• 未分類
  • 0

它這是在保護林隕!

然而白色巨蟒的蛇鱗防禦力太強,不管小冰怎麼用力地去咬,都根本沒辦法咬破蛇鱗的防護。相對的,白色巨蟒只是隨意一擺,那可怕的毒牙便是直接咬在了小冰的身上!

“吼!”

小冰吃痛地吼了出來,強烈的毒素灌入它的體內,讓它受到了岩漿洗身一般的痛苦煎熬。

但它眼中的戰意絲毫沒有減弱,只見它不知從哪裏摸出了好幾瓶丹藥,竟是連瓶子帶丹藥一同吞入了腹中!要知道,這些丹藥都是林隕給它準備的零嘴。

丹藥一入腹中,便有強烈的藥力涌了上來,小冰再度擁有了力氣!而它體內的蛇毒也在一定程度上被壓制住了,至少短時間內不會影響它的戰鬥力。

雖說是零嘴,但全部丹藥都是系統煉製出來的極品貨色,在三品丹藥之中絕對是頂尖的!

看着傷痕累累的小冰絲毫不肯放棄戰鬥,白色巨蟒居然變得更加地憤怒了,它那眼神像是在說,爲什麼要爲了一個人類拼上自己的性命?

它根本就無法理解,同爲妖獸的小冰,到底是爲了什麼才拼死去保護妖獸的天敵——人族呢?

簡直就是妖獸界的恥辱! “劍心通明。”

就在刺出最後一劍之時,林隕驀然睜開了雙眸,他那漆黑的瞳孔中竟是隱隱有着劍芒射出!

他終於突破了劍痕上的劍意!

不僅如此,在經過這次的劍意比拼過後,他感覺到自己的劍道意境似乎上升到了一個全新的層次!最讓他覺得驚喜的是,他的劍心在闊別數月後,居然終於達到圓滿境界!

這就是《問心劍訣》所記載的最高境界——劍心通明!

別看他的修爲境界沒有任何的增長,但他知道自己的戰力又提升了!而且還是大幅度的提升!劍道方面的突破,對他來說纔是最大的收益!

“小冰……”

從劍道感悟中脫離了出來,林隕才注意到小冰跟白色巨蟒激烈纏鬥的場景。當他看到小冰渾身的傷勢,就連原本光滑雪白的皮毛都沾滿了各種血跡,而且有一條腿似乎已經斷了,那扭曲的角度令人心驚!

可即便是受了如此嚴重的傷勢,小冰還是死死地咬着白色巨蟒的身子,硬生生地拖住了白色巨蟒朝着林隕走過去的步伐!

它是在保護我!

林隕終於意識到了剛纔在洞穴裏發生的一切!他剛纔全部心神都沉浸在了劍道感悟之中,對外界的一切都沒有絲毫的關注,偏偏白色巨蟒剛好突破了春生藤蔓的束縛,一舉殺到了這裏。

而知道林隕此時根本無法應敵的小冰,居然以三品妖獸的實力去硬撼六品巔峯的白色巨蟒!這簡直就是找死一般的行爲!

要知道,在妖獸界存在着絕對的弱肉強食法則,只要是實力弱的妖獸碰上實力強的,第一反應肯定就是臣服或者逃跑。

小冰爲了保護自己的主人林隕,居然打破了這種法則,選擇以命相搏也要護住林隕!

一時間,林隕的心裏陡然升起了前所未有的感動,還有……憤怒和殺機!

“嘶。”

白色巨蟒似乎終於厭煩了小冰的糾纏,正要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將小冰直接吞入腹中!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林隕忽然動了。

他的身形宛如化作一道劍光,瞬息間出現在白色巨蟒那滿是腥臭氣息的大口面前,只見他表情冰冷,手中的璇璣劍毫無預兆地一劍斬出!

嗤。

鮮血橫流,只見那白色巨蟒堅硬無比的毒牙居然生生地被林隕斬斷了!

“它是我的妖寵,你敢傷它……我就要你死無全屍!”

這一刻的林隕彷彿化身成了來自地獄的修羅,那凝如實質的殺機覆蓋在他身上,在外人看來彷彿有一層淡淡的血色光暈。

恐怖絕倫的殺意,竟是讓白色巨蟒生出了一絲畏懼之心。

難以想象,一個境界堪比五品妖獸的人類,居然能夠讓它心生畏懼!

野獸的直覺讓白色巨蟒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它竟是二話不說直接朝外奔逃了起來。也不知爲何,它總覺得眼前的這個人類跟之前有些不一樣了,自己很可能不是對手!

它不想死!

求生,是妖獸最大的本能!

“春生萬物!”

“烈日盛夏!”

然而,林隕絲毫沒有放過這頭巨蟒的打算,只見他憑空揮出了兩劍。數量極其可怕的春生藤蔓直接灌滿了整個洞穴,伴隨着春生藤蔓的延伸,一股令人心悸的高溫更是油然而生,直接點燃了所有的藤蔓!

雙重劍招的結合!

這是林隕此時所能施展出的最強絕招!

只是這一招的威力,似乎比起之前還要強上一倍不止!

劍心通明!

“吼!”

被無盡的灼燒藤蔓所糾纏着,白色巨蟒感受到了劇烈的疼痛感,它更是察覺到自己體內的生機在不斷地逝去。面臨這種生死危機,它居然生生地趴在了地面上,原本冰冷無情的豎瞳中浮現出了一絲求饒之色。

它終於害怕了,它一點都不想死,所以它選擇臣服林隕!


“晚了。”

然而,林隕迴應它的只有簡簡單單的一劍,直接劈開了它那龐然的身子!那碩大如牛的蛇頭被璇璣劍插入其中,狠狠地甩向了一旁。

這頭巨蟒跟林隕本無深仇大恨,但它剛纔差點殺了小冰,林隕就不可能給它求生的機會。


斬殺巨蟒過後,林隕抱起了不知何時又變回原樣的魔虎小冰,此時的小冰虛弱無比,渾身上下都是血跡,而且體內還有着蛇毒的毒素在折磨着它。

“你這頭蠢虎,乖乖地當只賣萌的家貓不好嗎?”

林隕有些心疼地斥責道。

“喵嗚……”

小冰發出了委屈的叫聲。

它彷彿又變回了林隕熟悉的那頭好吃懶做,整天把自己當成家貓的小老虎。

林隕立刻動用“百毒剋星”能力替小冰解除了蛇毒,然後拿出了各種療傷聖藥,給小冰服下。做完這些事情後,小冰才漸漸恢復了以往的精神。

本想着將小冰放進懷裏讓它休養幾天的林隕,卻是發現這小傢伙突然用那毛茸茸的小爪子指了一下牆上的劍痕。

“這……”

循着小冰指的方向望去,林隕這時才驚訝地發現,那道劍痕不知何時居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竟是一些蒼勁有力的大字!

他仔細察看了一番,才發現這些文字所表達的內容居然是一位無名劍客的自述經歷,也正是這個洞穴曾經的主人。

牆壁上的文字大概說的就是洞穴主人一生追尋着劍道巔峯,從小劍道資質極強,以一柄長劍打遍天下無敵手,幾乎站在了九州大陸的巔峯!

直到有一天他碰到了一個同樣被稱爲劍道奇才的人,兩人進行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劍道對決,戰了足足七天七夜,最終他卻以一招惜敗!

而這個打敗他的人,居然正是傳說中的劍皇無塵!

“能跟劍皇無塵鏖戰數日的無名劍客?!”

林隕心中微驚。

劍皇無塵是什麼人?那是當代的劍皇,代表着最巔峯的劍道戰力!能夠跟諸多頂尖宗門勢力之主齊名並稱的絕世強者!

甚至,有一個傳聞如此說過,那位劍皇無塵是千百年以來最強的一位,沒有之一!他的劍道早已出神入化,驚天動地,就連很多頂尖宗門勢力之主都曾坦言過自己不如劍皇。

可是留下這個洞穴的主人,曾經居然跟劍皇無塵打得不相上下?

即便是輸了一招,那也是實力通天的人物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位無名劍客並沒有在文字記載中留下關於自己名字的任何信息,按照他的話來說,失敗者是沒有任何資格擁有姓名的。


“真是一個好勝的人!”

林隕輕嘆道。

雖然他並未見過這位無名劍客,也不知道對方如今是生是死,但他剛纔從對方的劍意中卻是能夠強烈地感受到對方那強大無比的劍道。

文字所記載的內容有限,林隕也看不出其他任何有用的信息了。

至於無名劍客留下這個洞穴和劍痕的目的,林隕更是捉摸不透。或許,他只是想在這裏留下自己的經歷和劍意,待有緣人來到此地後,再讓自己的劍意跟對方比拼一番吧?

即便身不在此,也要跟人進行劍道比拼?

還真是一個劍道狂人!

“嗚……”

就在林隕暗自感慨之時,小冰卻是不知何時扒拉開了牆壁上的某個位置,從裏面居然掏出了一塊碎裂的石頭。這塊石頭拳頭大小左右,通體漆黑,形狀更是怪異無比,根本就看不出是什麼東西。

可小冰在看到這塊黑色石頭的時候,心裏卻是憑空生出了一股很想吞食的慾望!

那是來自於它體內詭異珠子的意願!

於是,它二話不說直接吞了下去!

它必須聽那顆破珠子的話,否則這顆破珠子一定會想辦法折磨它的!小冰雖然年齡小,但它卻很清楚自己體內的那顆珠子壞得很!

“你剛纔又吃了什麼?”

林隕張了張嘴,神色古怪道。

“喵嗚?”

小冰無辜地晃了晃小腦袋,指了一下牆壁上的空洞,它剛纔就是在那裏挖出來的黑色石頭。

“罷了!”

見這小傢伙一臉懵逼,林隕輕嘆一聲,立刻想到這肯定又是詭異珠子的意思。他也沒有什麼辦法去制衡這顆珠子,只能任其發展,反正那珠子想要繼續吞噬東西,就一定得依靠小冰的存在。

至少,他在短期內不用擔心那顆珠子會對小冰做些什麼。

值得讓他注意的是,那顆珠子之前不惜控制小冰的意志,也要將他引到這處洞穴破除劍意禁制,難道就只是爲了剛纔那塊其貌不揚的黑色石頭嗎?

那塊黑色石頭到底是什麼東西?能讓那顆詭異珠子如此地在意?

想了一通卻是絲毫沒有成果的林隕也就不再去多想了,他抱着小冰離開了這處洞穴,不管怎麼說這次的意外經歷他還是很有收穫的,也不算是白來一趟。 “吼!”

正準備帶着小冰從寒潭原路返回的林隕,卻是忽然注意到小冰身上的異樣,這小傢伙全身皮毛直接炸了起來,就像是一隻被激怒的貓兒。

林隕面帶異色,還以爲又是小冰體內的珠子在作怪,他下意識地想要將靈識之力探入其中。可小冰卻是直接從他身上跳了下來,低吼一聲後身形膨脹了許多。

再度變成了那副戰鬥的猛虎姿態!

小冰神色痛苦,像是在忍受着強烈的疼痛感。

林隕想要靠近它,卻是被它連連低吼,那雙虎眸中似乎是在說自己沒事。見狀,林隕只能選擇原地等待,眼巴巴地看着小冰渾身顫抖着,時不時發出哀嚎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