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孫立成無奈地說。

「孫立成,我們的這些武器能對付亡靈嗎?」

孫立成身邊的卡羅琳突然問道。一個小姑娘,即便身為一個食人魔,對於死亡生物,還是充滿恐懼的。

「一般的武器對付骷髏兵還行,可要是對付那些能夠飛來飛去的亡靈,就不行了,那些傢伙沒有實體。一旦發現亡靈,大家要趕快躲到我身後,把我交給大家的特製盾牌舉起來,那上邊有我畫的凈化魔法陣,可以保護大家不受死亡氣息的威脅。」

孫立成向卡羅琳笑著說。

「對了,大家一定要保持盾牌上的能量充足,一旦發現能量不足,要趕快找我來充能。」

孫立成又補充道。

上次在水銀礦洞,因為有巧手先生和大量魔晶,他才能打敗亡靈法師遺留下的骷髏兵和亡靈。

現在巧手先生不見了蹤影,孫立成手頭的魔晶也不足,只能使用顏料在一些木質盾牌上製作出了凈化魔法陣。手工操作畢竟不如機器人製作得精細,畫出的魔法陣遠不如巧手先生製作的規矩,而且速度很慢,截至目前,孫立成也只畫出了不到五十面盾牌。

「唉,希望對方的亡靈沒有那麼多吧。」

看著遠方,孫立成在心中暗道。

「什麼?那些該死的傢伙已經從藍海綠洲出發啦。」

巨石山脈的山洞中,亡靈巫師憤怒地咆哮著。

就在剛才,骷髏老鷹飛回來報告說,孫立成領著八百多沙人勇士,騎著駱駝正向巨石山脈奔來。

「絕對不能讓他們來到這附近。」

亡靈巫師在山洞中來回走動了幾步,便下了決定。

只見他高聲吟唱起咒語,不一會兒,地面上就出現了數十個,手持武器的骷髏兵。

「去,晚上偷襲他們的營地,讓他們感受到死亡的恐懼!」

亡靈巫師向骷髏們大聲命令道,後者眼中的火團閃動了幾下,便咔嚓咔嚓地走出了山洞。

「命令部隊停下,準備紮營!」

孫立成對旁邊的傳令兵說道。

這是他們出來的第四天,除了碰到一些零散的沙人以外,路上倒是風平浪靜。

這些碰到的沙人,聽說孫立成他們要去打通暗河,恢復綠洲,紛紛要求加入隊伍。

對於他們的要求,孫立成當然是非常歡迎。他去粗取精,讓老弱們繼續前往藍海綠洲,青壯們則編入騎兵集團。

截至今天下午,孫立成的人馬已經突破了千人。

聽到可以休息,疲憊的騎兵們紛紛跳下駱駝,開始準備自己的晚餐。

「洪蘇奈布,你讓他們繼續製作盾牌。晚上我守夜的時候,會繪製凈化魔法陣,這項工作必須抓緊。」

孫立誠啃著肉乾,對洪蘇奈布說道。

後者點點頭,便去下達命令了。

浮沉共愛 沙漠里的夜晚非常寒冷,但因為濕度很小,所以能見度很好。

孫立成一邊用特製的毛筆在盾牌上繪製凈化魔法陣,一邊釋放出感知能力監視著四周。

這幾天的平靜,並沒有讓孫立成掉以輕心。他覺得前方一定有什麼陰謀在等著自己。

根據大地之神給的記憶,夜晚對死亡生物是有加持作用的。如果自己是亡靈,十有**會派出部隊進行偷襲。

所以這些天的夜裡,都是由他進行守夜。

「希望今夜還是一個平靜的夜晚吧。」

看著天空上一銀一紅,兩個大月亮,孫立成心中說完,便繼續畫起魔法陣來。

突然,他感覺到遠處的地面有些微微地顫動,好像是什麼東西來了。 見小薇一副同仇敵愾的樣子,簡力心裡稍稍安穩,至少自己入獄的原因並沒有引起小薇多大的反感。

小薇繼續問道:「在裡面的生活一定很艱苦吧!有沒有被人欺侮?」

小薇的話讓簡力再次回憶起了當時的情況,剛進去那會,裡面教育科的科長對待簡力倒是挺溫和的,了解了簡力的入獄情況,便始終鼓勵簡力不要因為進了監獄就自暴自棄,在生活上有什麼問題一定要如實向大隊長彙報,如果需要什麼幫助也可以直接找他。在這位科長的鼓勵下,簡力也曾一度振作起來,希望能通過自學,將大學里的知識學好,有可能的話再進一步,然而現實是:在獄中需要服役勞改,工作強度對於平日里養尊處優的孩子來說,是相當繁重的,而且沒過多久,一種年青人所特有的執拗性格讓簡力得罪了一些不應該得罪的人,其中就有一名監獄里的科員,起因很簡單,在一次勞改作業中,和簡力搭檔的一名獄友偷懶,導致了儘管簡力在作業中非常的努力,但在收工時依然沒有完成指標,這名監獄科員也不問原因,直接罰沒了兩人的放風時間。這樣的處罰,對於獄中的一些老人來說,根本無所謂,沒了放風時間,了不起回班房睡大覺,但是血氣方剛的簡力卻不這麼想,於是向科員報告了真實的情況,如此一來,倘若這事件要被落到實處了,這名獄友的監獄記錄冊上便會被記上一筆,這一筆記下,那麼從此什麼減刑政策啊,家屬探訪啊,獄室啊都會受到影響。所以他當然不認啦!不但不認,還倒把一耙,說簡力誣告,破壞團結,沒憑沒據的情況下,科員直接忽略了簡力的報告,維持原判,結果,沒過多久,簡力就挨上了入獄后的第一頓胖揍,還被威脅「一旦被問及,必須回答是自己摔傷的。」鼻青臉腫的樣子自然被科員發現了,問其原因,簡力再次實話實說,按照入獄時對獄規的了解,這樣的事件,肇事人應當被關禁閉,以儆效尤,可結果是這些肇事人僅僅被訓斥了一頓,罰沒了一周的放風時間。簡力對此判罰不服,直接越級向教育科那位較關心自己的科長彙報了情況。結果,終於如願以償,那幾肇事人的監獄記錄冊上分別被記錄下了相關情節,警告一次,若累計警告達到三次,刑期將被延長半年,與此同時,那名處事的科員,也被勒令提交述職報告,並接受紀律處分。

如此一來,簡力的苦難日子便開始了,平時不但受到科員的特別對待,在獄中放風時刻,還經常遭人暗算。日子苦不堪言,直到被調了獄室,與夏文強住在了一起,夏文強作為重刑犯,其所住的獄室條件肯定沒有簡力原來住的好,但對於簡力來說,終於得以緩了口氣,原因在於吃了這麼多的虧,簡力學會了小心,不但對夏文強十分的尊重,還經常替夏文強打下手,承包下了獄室的衛生工作。另一個好消息是換了獄室,相應負責的科員也換了個人,又有教育科的那位科長當面打招呼,所以科員對簡力倒也不好不壞。

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獄室是和諧了,怎奈夏文強也不是善主兒,在獄中同樣有不對付的人,結果在一次口角中,發生的肢體衝撞,當時夏文強是弱勢的一方,身邊只有二三個人,而對手卻有五六個之多,眼見夏文強一方得吃虧,在一邊靜靜看書的簡力鬼使神差的加入了戰團。儘管沒起到反敗為勝的關鍵作用,但卻贏得了夏文強的「友誼」。

冷妻價到,總裁請認輸 夏文強此人也是個有情有義的主兒,知道簡力入獄的經歷,也了解到簡力只要一有空就看報紙,讀書的習慣,於是會主動找機會讓簡力有更多的時間學習,按夏文強的話來說,你出獄的時候還不到30歲,正值大好青春,現在多學點,出去以後也好有一技防身。有了夏文強的照應,簡力終於可以相對安穩的生活了,當然,也只是相對安穩,因為監獄也是一個小社會,在這個小社會中,自然也少不了矛盾與爭鬥,幸好有了監獄管理人員的介入,大多數情況下的爭鬥僅僅是小打小鬧,別人簡力不知道,但是按照簡力自己的經驗,平均下來,基本上一個月至少需要干一場架。也就是說在簡力入獄的十年裡,干架的次數絕不會少於百次。

獄中沒有獨善其身的說法,因為你不犯人不代表人不犯你,最開始也許只是占你點小便宜,你若忍了,那麼便宜會被越占越大,你若反抗了,那就開始了與獄友斗勇,與獄警鬥智的日子,然而好漢不敵人多,雙拳不敵四手,最終吃虧的少不了你。所以明智的做法就是站隊——向獄中的某個勢力靠攏,夏文強在獄中算得上一股勢力,不是最強,但是想針對他的勢力多少需要在動手前先掂量掂量所需付出的代價。

因此在這十年裡迎來送往,簡力也認識了相當一批靠攏夏文強這個集團的『奇人異士』,這其中有專事坑蒙拐騙的人渣,也有整日神神叨叨的神卜先知,有身懷武林絕學的『隱世高手』,還有高精尖的商業犯罪分子。

為了打發無聊的時間,簡力除了看書,就是和這些『奇人異士』聊天,聊的好的,便跟著學個一招半式,比如鬥毆的時候,簡力就多少和那位叫方靈海的獄友學了兩三套拳腳,比如吹牛聊天的時候,簡力將信將疑的向「神卜」學會了從面相上看人的性格!商業犯罪的那些專業術語簡力不懂,但是不妨礙他能判斷一些簡單常見的詐騙伎倆!

獄中的十年,簡力和夏文強同住了九年,人生四大鐵雖然和他們都沾不上邊,但是簡力相信兩人的關係絕不輸於四大鐵,因此,夏文強出獄的日子,簡力肯定會去接,夏文強落難的日子,簡力一定會出手相助,因為有朝一日,兩人情況反過來,相信夏文強也同樣會如此。

聽著簡力的回憶,小薇的心情也隨著其經歷而起伏,直到簡力大致說完,小薇才吐了口氣道:「幸好你遇上了夏文強,不然的話,估計在裡面的日子也不太好過。」

「是啊,相比其他人而言,我這十年還算是平靜的,所以就算現在出來了,夏文強這個老哥哥,我還是要認的!」

「他出獄了嗎?」

「嗯,現在在G市呢,之前和喬斌去過一次,他在那邊負責幾家夜場的安保工作,看起來還不錯。」

「嗯?他在做這行啊?那你和喬斌去那邊有沒有去玩過?」

「呃……」簡力感覺到了一絲凝滯的氣息……

「老實交代!」

「去是去了,可是我啥都沒幹啊!」

「你這麼自覺?」小薇滿臉的不信任。

簡力無奈地道:「必須的!」

「其實就算你幹了什麼也沒關係,因為那個時候我們還不認識呢!」小薇繼續誘導著。

簡力舉起右手道:「我發誓,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其實我現在還是個老男孩!」

「撲哧……」小薇沒忍住笑道:「別逗了!真的假的啊?」

簡力聞言,壞笑道:「你試試不就知道真假了嗎?」

「流氓……」小薇假嗔的輕輕拍了一下簡力的額頭。

「入獄的事今天說出來,我整個人都輕鬆了,對了,你不會嫌棄我吧?」簡力舒了口氣道。

「如果我嫌棄你,現在你還想這麼靠在我腿上?」小薇沒好氣道,「見義勇為是好品質,何況為了保護自己的妹妹,這事兒不加分不減分!」

「那就好!之前我媽給我介紹過一個相親對像,我直接告訴她我坐過牢的事兒,然後分分秒秒結束了!」

「幸好結束了,不然,我們也就沒有緣分了呀!」

「是啊!如果沒有GZ這麼一趟旅程,那人生會多可惜啊!所以你說,我們要不要試試?」

「嗯?試什麼?……你怎麼滿腦子這種念頭啊!」小薇反映過來后,一把捏住簡力的鼻子使勁的搖晃道,「你是不是好了?可以起來了吧!」

簡力順勢起身,一把將小薇摟進懷中親吻了一下她的頭髮道:「謝謝你!」

小薇將腦袋貼著簡力的胸口輕聲道:「謝什麼啊!今天不方便!你想試的話,下次……」

2008年的情人節,簡力和小薇的關係增進了一大步,這讓簡力整個人在之後的幾天里依然徜徉在愉悅當中。

周一一大早,簡力便接到了B&Q公司的電話,表示今天盧工的店面可以正是動工了,問簡力要不要來動第一鎚子。這裝修公司動工前為什麼要業主來敲第一錘呢?就是求個一錘定音,工程順順利利的寓意。講究的人講究,不講究的人也無所謂,但是作為裝修公司,總會做到先問一聲。

簡力想了想,第一天動工,自然還是應該有人在現場跟蹤一下,於是便應承下來,約了B&Q九點在店面踫頭。可剛掛了電話突然想到今天準備讓周嘉琪到大學校園裡去發招聘的,好歹也得到先鋒去參與一下。猶豫了一下,正準備給喬斌打電話,讓他到盧工去頂一下時,趙雪飛的電話進來了。

簡力接通電話劈頭蓋臉的問道:「人在哪裡?」

電話那頭的趙雪飛下意識的回答道:「我到S市了,剛下飛機呢!」

簡力聞言一樂道:「正好,你哪也別去了,直接到盧工踫頭吧,今天裝修公司開始動工了。」

「好嘞,我現在馬上過去!」

簡力到盧工的時候,裝修公司的人已經到了,象徵性的敲了第一錘后,裝修公司的兩名師傅便開始動工了,借著與裝修公司督導站在門口抽煙閑聊的機會,簡力又再次確認了施工圖紙,以及施工預計進度,按照簡力的要求,整個裝修結束大約需要二十天左右的時間,再輔以清結,除味以及一些軟裝潢,估計一個月後,『藏雪閣』就可以正式開張營業了。整個裝修費用差不多需要十二萬左右。沒聊多久,趙雪飛拎著大包小包的出現在了眼前,見小胖子一副氣喘吁吁的樣子,簡力搖搖頭道:「你說你回老家大包小包的正常,這回來了,幹嘛還帶這麼多東西?」

趙雪飛一胖笑容道:「簡哥,你不知道,這包里的東西可了不得,我們『藏雪閣』能不能開張就全靠它了。」

「嗯?什麼東西?」

「我在京城的收穫啊!」趙雪飛得意的拍拍大包道。

「看樣子這次收穫不小啊!不過這事晚兩天說,這個施工圖紙你看一下,我和B&Q之前談的,如果有什麼問題,趁現在改還來得及,我一會有點事要去辦,今天這裡就交給你跟了,有事給我打電話吧!」

「沒什麼要改的,就按簡哥你談好的來就是了!有事你先去忙,這裡有我,放心吧!」

簡力聞言點點頭,正準備離開,趙雪飛再次叫住簡力道:「簡哥,你等一下……」說完打開包裹開始翻找,「老家也沒什麼好東西,我帶了點『米易』那邊的何首烏給叔叔阿姨,你要不現在拿回去吧!省得放我這裡壓份量!」

簡力笑道:「有心了啊!替我爸媽謝謝你!」

趙雪飛壞笑道:「其實這個也適合你的,固本培元,補腎養氣的!」

簡力開車趕到先鋒,和孫自佑打了個招呼,便把周嘉琪招到了自己辦公室。

「招聘的資料準備好了嗎?」簡力邊收拾桌子邊道。

周嘉琪看著簡力,一臉的尷尬道:「對不起簡經理,本來一早就該準備的,但是見你沒來,以為你……,所以就……」

簡力撇撇嘴道:「按周五我們說的,去做幾份資料吧,下午,我看看有沒有時間,到時候我們一起去你們學樣一趟吧!」

「可是下午孫總那邊還有一些東西要趕出來……」周嘉琪為難的道。

「嗯?這是對我陽奉陰違么?」簡力心中暗道,「那行吧,你先把資料打出來給我看看再說!薪水寫另議吧!」簡力最終還是放棄了去和孫自佑溝通的想法。 黑暗中,幾團綠幽幽的鬼火猛然亮起,不一會兒,三個白色的骷髏兵出現了。

他們停下來,盯住沙人的營地看了一會兒,一個高大的骷髏兵揮動起自己的右手,很快,數不清的骷髏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黑夜對亡靈生物有加持作用,在月光的照耀下,骷髏兵們的動作比白天明顯順暢了很多,走起路來幾乎沒有了骨頭摩擦的聲音。

正當骷髏們以為沙人營地沒有防備的時候,隨著一聲爆響,一支燃燒的火箭從前面的營地邊緣噴射了出來,準確地擊中了一個骷髏。

「敵人夜襲!」

隨著孫立成的大喊,沙人營地立刻躁動了起來,睡夢中的戰士們立刻翻起了身,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總裁的灰姑娘 見到偷襲失敗,骷髏兵們紛紛跑動了起來,如同一片白色的潮水,向沙人營地漫了過去。

「這些傢伙怎麼跑得這麼快?」

孫立成大驚,士兵們還沒有完全進入戰鬥位置,骷髏兵們就已經衝到了近前。

「敢打擾姑奶奶睡覺,看姑奶奶抽碎你們這些垃圾!」

隨著一聲高亢的女高音,卡羅琳揮舞著她那個巨大的鑲釘狼牙棒沖了出去。

「洪蘇奈布,讓戰士們堅守陣地,千萬不要衝出去!」

看著如女暴龍一般,在骷髏兵中肆虐的媳婦,孫立成連忙向洪蘇奈布喊道。

雖然今天晚上的視線不錯,可孫立成怕黑暗中隱藏著更大的危險,特別是亡靈那種普通武器根本傷害不到的怪物,一旦沙人們不注意,極易喪命。

即便洪蘇奈布極力約束,可還是有數十個沙人勇猛地衝進了骷髏兵大軍之中。他們揮舞著武器,開始瘋狂地砍殺。

打了一會兒,孫立成看出了一些端倪,這些骷髏兵比想象中的要弱不少。

視野中的骷髏兵幾乎沒有防具,手中的武器也十分原始,他們身上的骨骼經過多年,估計已經風化,被戰士們一擊,立刻就變成了粉末。

面對這種弱雞,在卡羅琳的帶領下,數十個沙人戰士越戰越勇,竟然擋住了敵人的大軍。

見到骷髏們被攔住了,孫立成這才放下了心,開始使用英雄之力。

隨著輝煌的音樂聲響起,沙人們只覺得精神一振,身體的狀態立刻調整至最佳。

「孫立成竟然是個英雄!」

洪蘇奈布心中大為驚異。

沙人中雖然也曾有過英雄,可卻是極為稀少的存在,至少最近,還沒有聽說哪位新的英雄出現。

「不愧是神祇陛下選定的人,的確不一般啊。」

洪蘇奈布在心中感嘆。

等孫立成完全施展開英雄之力,沙人軍隊的面貌煥然一新,一個一個已經沒了對亡靈生物的畏懼。

即便做好了準備,孫立成也沒命令大家殺出去,他總覺得,敵人弄這麼大陣仗,不可能只有這些辣雞骷髏兵。

果然,沒過一會兒,一聲彷彿能夠撕破耳膜的尖叫,上百道黑影在月光的照耀下,如同烏雲一般向孫立成他們飛了過來。

「大家小心,亡靈們來了,豎盾!」

等看清楚那是什麼,孫立成急忙大喊,並開始向空中發射熾熱之箭。

對付這些沒有實體的亡靈,除了凈化法陣,就只有魔法最管用了,而火系魔法的效果僅次於光明魔法的效果。

因為距離過遠,孫立成發出的熾熱之箭根本沒有辦法擊中亡靈,好在擾亂了他們的進攻節奏。

借著這個機會,沙人們已經把孫立成特製的盾牌豎立了起來,組成了一道長長的盾牆。

卡羅琳的脾氣雖然爆烈,可戰場嗅覺非常好,亡靈們一出現,她就吆喝著那數十個戰士跟她往回跑。

可亡靈們來的太快了,有幾個戰士打得興起,撤退時候稍微晚了幾分,迅速陷入了亡靈的包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