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孫烈讓九子將癩子給弄過來,現場很快就被清理乾淨了,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至於那些被打傷的人,而是連夜弄去了醫院。

當然,這醫藥費還是要癩子自己搞定的。

癩子看到六爺被按在這邊的時候,心裡頓時一萬隻草泥馬掠過,他想不明白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九子很是得意的笑道:「怎麼樣啊?你他娘的倒是繼續嘚瑟啊?」

眼見著這種情況,癩子哪裡還敢吭聲啊,千算萬算就是沒有想到,今天還是栽了。

孫烈對王陽和佛爺表示感謝,表示兩人想要多少錢或者什麼東西,那他肯定是儘力達到的。

王陽想了想,卻是看向了佛爺,因為他實在是沒有什麼想要的東西。

佛爺毫不猶豫的開口說道:「他,我要這個人。」

孫烈都有些懵逼了,因為佛爺說的人之不是別人,正是六爺。

王陽倒是明白佛爺的意思,既然這個六爺和兩家公司有關係,那麼說不定從他的嘴裡面能夠問出來什麼東西。

蘇烈百思不得其解的看著佛爺,那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怪物一樣。

佛爺見狀苦笑道:「實不相瞞,我們本來過來就是找這個混蛋的,不過一直不是他到底是誰,所以才拖到了現在。但是你放心,我們絕對沒有惡意的,只是和他有點私人恩怨罷了。」

六爺冷笑道:「呵呵,難怪你們這麼有本事。也罷,老子這一輩子樹敵無數,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了。」

孫烈表示明白,同時也很遺憾,因為王陽和佛爺表示他們是要離開碼頭了。

王陽和佛爺帶著六爺離開碼頭這邊,至於癩子那邊就可想而知了,起碼不會太好過的。

臨別之際,孫烈還是有些遺憾的說道:「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這真的不能夠透露一下嗎?」

王陽掃了一眼孫烈,意味深長的笑道:「來日方長,或許有一天你就知道了。」

兩人連夜回到了別墅那邊,嚴碧洲等人早就已經等得火燒眉毛了。

「我的天啊,老大你這是幹什麼去了啊?」

柳泉生一看到王陽,那就是直接撲上來了,趕緊東瞧瞧西看看,生怕王陽身上缺少了什麼零件一樣。

六爺被兩人給推到沙發上,卻是狐疑的看著柳泉生,因為在碼頭的時候他是見過柳泉生的。

「你不是和霄漢合作的富豪嗎?」六爺咬著牙,神色有些慌亂的問道。

柳泉生一翻白眼,也沒有理會他。

「老大,你怎麼把他給弄回來了啊?」

佛爺和眾人解釋情況,王陽則是抽空聯繫了一下尼古拉斯。

時間原本就緊迫,他們在碼頭上已經耽誤了兩三天的光景,如今抓到了這個六爺,那自然是要用最快的法子了。

尼古拉斯很快就屁顛屁顛的過來了,當然,那主要是因為這一次他又狠狠的敲了王陽一筆。

六爺被嚴碧洲他們弄進了二樓書房。

半個小時后,尼古拉斯從二樓走下來,將一份整理好的資料扔在了茶几上,同時還將一個手機也丟給了王陽。

「你要的東西都在這裡面了,嘖嘖嘖,沒想到你們運氣還真的好,那老東西可是知道不少乾貨啊。親愛的王陽,你真的不考慮給我加錢嗎?」

「滾,有多遠滾多遠!」

王陽拿著東西,頓時一副恨不得將尼古拉斯給轟出去的節奏。

誰知道,尼古拉斯卻是嘿嘿一笑,竟然沒有繼續敲竹杠。

這就讓王陽覺得很是詭異了,尼古拉斯不敲竹杠了,這他娘的是個假的尼古拉斯吧?

柳泉生見狀在一旁酸溜溜的說道:「老大啊,你是不知道啊,這小子將我師父給賣的很慘烈啊。愛莉姿那個女人出手很是闊綽的,哎,就可憐了我師父,沒日沒夜的……」

砰地一聲,別墅的門打開了。

雲貢山黑著一張臉走進來,同時瞪著柳泉生問道:「沒日沒夜的怎麼樣?」

柳泉生楞了一下,撓撓頭急忙說道:「哦,那當然是沒日沒夜的辛苦勞作了。」

眾人去都是看向了雲貢山,因為這個時候雲貢山不應該回來啊,他應該是還在愛莉姿的身邊。

「那女人暫時脫不開身,我趁機回來一趟。」雲貢山說著話,將一個U盤塞進了佛爺手中。

佛爺看了之後發現,這U盤裡面都是兩家公司的黑料,再加上尼古拉斯這邊弄出來的大量資料,現在他手裡面的東西已經是足夠了。

接下來的事情,那就是要柳泉生和孟星魂出面了。

柳泉生和孟星魂再次去了碼頭,將計劃告訴了霄漢,實際上也是簡單的很。

佛爺在碼頭上的時候發現一個叫朱立的苦力,就是其餘勢力的內奸,而霄漢要做的就是在朱立面前,想辦法將消息給放出去。

柳泉生依舊是牛逼哄哄的模樣,坐在椅子上一本正經的開始胡說八道:「這個消息就是,兩家公司實際是為了華夏賣命的,表面上是黑的,實際上卻是白的。」

「這……這會有人相信嗎?」霄漢目瞪口呆的看著柳泉生,反問道。

要知道深水公司和藍天公司,那絕對就是壞事做盡的傢伙。

要說他們是為了華夏辦事的公司,這誰會相信啊?

「按照這上面的辦,消息放出去之後,我這邊還會有別的人助攻。你放心,這一次他們死定了。」柳泉生勾起嘴角,很是肯定的說道。

霄漢將信將疑的看了看裡面的東西,結果看完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裡面的大部分東西他都是知道的,基本上都是兩家公司這些年做的那些事情,不過根據霄漢所知,這些東西不過就是兩家公司為了牟取暴利罷了。

然而現在這裡面的資料是已經被改動的,將各種事情全都弄到了和華夏有關係的事情上面,外人看的話,那是根本就看不出來任何問題。

如果不是霄漢知道兩家公司的真實面目,那他都會覺得深水和藍天就是華夏在這邊的間諜公司了。

「瑪德,這招太損了啊!」

霄漢很是激動的一拍桌子,不過隨即卻是狂笑起來:「想想就很爽啊,吃黑的傢伙,瞬間被扣上了一頂官方的帽子,到時候那些和他們合作的人,還有那些他們的敵人。哈哈哈,還真的是死定了!」

柳泉生牛逼哄哄的翹著二郎腿,優哉游哉的提醒道:「這事情要是成了,那以後就沒有他們壓制你了,到時候你不想碰那些不幹凈的東西,也無所謂了。千萬不要給我搞砸了,成敗在此一舉!」

霄漢表示明白,隨後孟星魂和柳泉生離開了碼頭這邊。

幾個小時后,一批貨物抵達了碼頭。

朱立和一些苦力都在卸貨,碼頭上突然的變故那是將朱立給嚇到了,那都以為那些傢伙是沖著他來的。

剛才他也看到了孟星魂和柳泉生離開,又看到霄漢很是高興的樣子。

朱立敏感的意識到,這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貨運交易,不然霄漢不至於那麼失態的。

這個時候霄漢的兩個心腹遠遠的走過來,朱立趕緊低著頭繼續忙活手上的事情,不過腳步卻是刻意放慢了一些。

從碼頭到貨倉,那基本上就是一條直線的,他們這些苦力在做工的時候,也是不會到處跑的。

霄漢的兩個心腹跑到碼頭的邊緣,坐下來一邊喝酒一邊聊天,吹著海風好不愜意。

「哎,你們動作都麻利點,老闆知道碼頭出了點事情,但是大家放心,只要大家安心幹活,這該拿的錢不會少拿一份的。」

「別給我們找不痛快啊,老闆特地關照的。」

兩個心腹沖著正在卸貨的苦力們叮囑道。

朱立微微一愣,心中有些納悶,看這個架勢霄漢是擔心六爺這邊剩下的人鬧事啊。

想到這裡,朱立反倒是鬆了一口氣,因為平時他們是看不到霄漢的人過來的,都是九子等人在管理卸貨的事情。

不過現在是非常時期,霄漢要是不派人盯著點,那才是腦袋進水了呢。

朱立來來往往的卸貨,注意力卻還在那兩個心腹的身上。

他之所以來碼頭,就是為了降順而來。

一旦得到那些消息,他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結果朱立到了碼頭這邊才發現,苦力們和霄漢那邊分開的,所以迄今為止他還有沒有拿到什麼消息,而他上面的人已經很是不滿了。

霄漢的兩個心腹喝著酒抽著煙,其中一個人則是一臉疲倦之色,唉聲嘆息說道:「過了這個月之後,我想回國了。」 「回國幹什麼啊,在這裡不是挺好的嗎?怎麼,難道你覺得漢哥虧待你了?」

「哎,你這說的哪裡話,漢哥對咱們那是沒的說啊。不過你也知道,漢哥這邊也不好做,被兩家公司架著往前走。」

「那又怎麼了,也不影響什麼啊。」

「我把你當兄弟,我勸你,到了月末和我一起回國吧,不然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咯。」

兩人不斷的交談著,朱立隱隱約約的可以聽見這些話,他不由得提起了十二分精神,因為他覺得那個人的話裡有話啊。

要知道霄漢對待下面的人那都是很不錯的,尤其是在錢財這方面,更不會虧待自己的兄弟。

那人突然萌生退意,這情況就有些詭異了啊。

神色疲倦的男人抓起一瓶啤酒,咕嚕咕嚕幾口喝光了半瓶,隨即很是凄慘的說道:「咱們這樣的人,哪一個手上沒有點事情啊?我他娘的也是才知道,深水和藍天竟然他娘的是為了華夏辦事的。這不黑不白的,到時候那些大佬們肯定沒事,一旦華夏秋後算賬,像是你我這樣的,那就是炮灰咯。」

「啊?不會吧,他們販賣那些科研人員還有大量的資料,還能是白的?」

「呵呵,這你就不懂了吧,我可是看到了老大那邊的東西。對了,這事情你可千萬別說出去,老大現在是壓著這事情呢,沒看他這幾天人都不正常了嗎?」

「實話跟你說吧,那個開豪車的老頭就是個傻子,老大已經打算將碼頭盤給他了,不過那老頭啥也不知道,還當自己是撿到了一塊香餑餑呢。」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喝悶酒的男人斷斷續續的說著一些事情。

朱立心急如焚,因為他不敢過分的停留。

但是,朱立還是聽清楚了一些關鍵信息,那就是霄漢那邊突然發現兩家公司是為了華夏賣命的,而他們這些混碼頭的,將來很有可能成為上面人的炮灰。

碼頭做的這些事情總歸要有人來承擔,霄漢是想跑也跑不掉的。

所以現在霄漢已經開始準備把碼頭給賣了,然後趕緊跑路了。

朱立不由得聯想到了柳泉生,之前他就覺得柳泉生不像是什麼做貨運的客戶,如今看來他的感覺是正確的了。

兩個心腹還在繼續說著話,朱立想要靠近一些,結果他剛一靠近,其中一個人就很是警惕的發現了,還訓了朱立幾句,兩人很是掃興的拿著酒趕緊離開這邊。

這情況就讓朱立有些傻眼了,他還想再聽一聽呢,結果這兩人不喝了。

經過一晚上的深思熟慮,朱立最終還是用特定的辦法,將他得知的消息給傳遞了出去。

殊不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霄漢這邊一直都有人暗中觀察朱立,直到確定朱立對外傳遞了消息。

「瑪德,想不到這混蛋傳遞消息的辦法竟然如此簡單,就是在外面院牆壓了一塊磚罷了。」霄漢咬著牙,沖著電話無奈的說道。

電話一端傳來柳泉生的笑聲:「哈哈,你管他用什麼辦法,只要這消息出去了,那你就算是成功了一半。這幾天你們該怎麼樣還怎麼樣,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這邊了。」

霄漢自然是萬分願意的,因為在他看來,這事情他也不承擔什麼風險,就算兩家公司的人問起來,那也可以說是下面的人喝多了亂說話罷了。

柳泉生掛斷了電話,很是激動的說道:「成了,朱立已經將消息傳遞出去了。」

王陽微微頷首,卻是看了佛爺一眼,有些無奈的說道:「我這邊倒是在米國有些可以用的人,但是我現在還不能動用他們,不然這身份怕是要藏不住了。」

這一點也是王陽的顧慮,因為華夏在米國這邊的一些人,那身份都是很特殊的。

各個國家之間多少也是知根知底的,如果王陽在這個時候動用了那些人,那麼很快那些有心人就會猜測到,他就是赤龍王。

能夠在國外調用人員的,除了華夏一些高層人員,也就只有赤龍王了。

佛爺表示明白,笑道:「這一點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在這邊雖然人手不多,但是隼在米國可是很牛逼哄哄的,這次主要就看隼那邊的情報了。」

隼?

王陽都是有些晃神的,因為當初他們過來的時候就是分開的,直到現在王陽都沒有看到隼的影子。

他都以為佛爺這一次根本就沒有將隼給帶過來了,如今看來,那怕是佛爺還有別的安排了。

米國某處秘密據點中,幾個外國人圍住在辦公桌前。

一個滿頭白髮的老頭怒視著辦公桌,在這張辦公室上擺放著一張紙條,紙條上還有些髒亂的痕迹。

而這張紙條正是從碼頭那邊傳過來了。

「這消息太令人驚訝了,該死的,藍天公司和深水公司竟然是華夏在這邊弄下的雷!」

「不一定,說不定這是華夏的陷阱呢,想要引咱們過去?」

「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但是華夏會在這個時候冒險嗎?」

一時之間屋內的幾個人議論紛紛,誰都拿不準,這消息的真偽。

最終還是那個滿頭白髮的老者拍著桌子說道:「既然不知道的話,那就叫下面的人去調查,華夏在咱們這裡弄了這個東西,咱們在華夏不是也有自己的手段嗎?」

這些傢伙安插在華夏內的人很快就開始調查,十幾個小時之後,消息就傳回來了。

「情況很糟糕,我們被那兩家公司的外表給欺騙了。」

「哦?」

帶回消息的人將情況說明了一番,他們的人在華夏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種種情況都證明,藍天和深水兩家公司確實和華夏上層有些聯繫。

明顯上是兩家黑公司,實際上卻是暗地裡為華夏辦事的。

這些人還專門調查了一下,兩家公司最近幾年的資料,結果發現幾乎百分之七十被他們弄來的華夏科研人員,那最後不是回到了華夏,就是杳無音信了。

至於其餘國家的人,則是被輸送了出去。

老者將調查結果仔細看了一遍,最終深吸一口氣很是憤怒的咆哮道:「我就知道!華夏那些狡猾的傢伙,怎麼會讓他們的人才任人宰割呢?瑪麗隔壁的,這次咱們可是賠慘了。」

當然是賠慘了,實際上這幾年他們也都注意到了兩家公司做的事情,不過他們覺得兩家公司也在損害華夏的利益,再加上這點小事情還不至於他們這些官方人員出面,這才沒有理會。

結果沒想到,他們是被人給耍了好幾年。

深水和藍天這兩家公司,儼然就是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作死啊。

「該死的,我會讓他們生不如死的!」老者臉色發青,似乎是在為被人耍成了這個樣子,實在是憋不住這股火氣了。

半個小時之後,所有的消息從這邊流露出去,進入了米國幾個比較大的黑市交易場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