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孤月很享受他的擁抱跟親吻,兩人溫存片刻,孤月這才問道:「你說咱們什麼時候才能說服歌姬,讓她在同意咱們在她們的地盤建立傳送陣?」孤月問。

「我也不知道,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葉雄嘆道。

「對了,修真界是個什麼的地方?」孤月突然問。

「跟修羅界差不多,沒修羅界那麼大,也沒那麼多的森林,科技也沒那麼發達,好像整體實力也比修羅界要差一些。」葉雄回道。

「那……你回去之後,是不是要找她們了?」孤月繼續問。

葉雄知道她說的是誰,當初他可是跟孤月說過,她在修真界有兩個女人,一個是他老婆,一個慕容如音。孤月肯定是在吃醋了。

算算時間,葉雄跟幽冥,如音,差不多兩年沒見了,不知道她們現在變得怎麼樣了。

幽冥應該已經實破金丹期的,實力可能比自己還高。

葉雄將臉貼到她的臉上,認真說道:「別擔心,在我心裡,永遠有你的一席之位。」

孤月點了點頭,激動地摟著他,久久不願意放開。

感受著她那個溫暖的懷抱,葉雄覺得更不能讓她知道迷幻森林的事情,不然的話,她肯定不同意自己去的,哪怕同意,也不會讓自己一個人去。

接下來兩天,一陣都風平浪靜,沒什麼事情發生。

轉眼之中,就來到新城大典的大好日子。

這一天,整個仁城非常熱鬧,人人都從家裡出來,朝廣場而去,參加這喜慶的大典。

人族在妖界這麼多年,一直都是顛沛流離的,今天終於有機會擁有一座屬於自己的城市,怎麼可能不高興。

早上八點,陸陸續續的妖族代表,都開始去廣城登記入場。

人族的人見識到的妖獸多了,所以並不覺得什麼,反而是葉雄跟孤月,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多不同的種獸,各種各樣,千奇百怪,反而有點不習慣。

打交道的事情,石驚天全部包辦了,不需要葉雄怎麼操心,他只需要時刻保持警惕就行了。

這一次新城大典,主要是對外宣揚人族的強大,達到震撼的效果,這對人族未來的發展穩定,十分重要。

遺憾的是,精靈族並沒有派人過來,看來歌姬還是非常排斥異族。

大典的整個過程,過程非常順利,就在大典準備結束的時候,突然天邊出現數道流光,朝仁城這邊來。

葉雄跟孤月不回思索就迎了上去,將那些人擋住。

珠玉之名 面前一共是十名金丹修士,當葉雄看清楚為首的人的時候,臉色微變。

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

為首的,赫然是他的死對頭,飛羽族的族長白向仁。

(ps:今天就兩章,沒了。) 「白向仁,上次灰溜溜地走了,這次還敢過來找揍?」葉雄笑道。

白向仁臉色有點難看,上次飛羽族大敗,他落荒而逃,這是他這輩子最恥辱的事情,今天,他召集十名金丹修士,這些都是跟他有過硬交情的,其中有四名還是金丹中期,就是為了一雪前恥。

「葉雄,今天我要好好地把咱們之間的賬算一算,我要讓你親眼看看,我是怎麼把你們人族的新城,變成廢墟的。」白向仁憤怒地喝道。

「想毀新城,先過我一關。」葉雄冷哼一聲。

「就憑你們兩個人,加上一個和尚,三個人能擋得住我們十個人嗎?」

白向仁看著葉雄跟冷月,還有隨趕過來的金雞大師,冷笑起來。

「還有我。」

石驚天從下面,化成一道流光上來。

「還有我。」

「還有我們海妖獸。」

「我們青猿族」跟人族是朋友,別忘記我們。」

接下來,五道流光,從新城下面飛出來,幾位金丹期來使,紛紛站出來,力挺葉雄。

葉雄看了下身邊的妖族,加起來也有十來個人,人數並不比白向仁那邊少。

他真慶幸自己有先見之名,不然的話,今天真是大麻煩了。

下面來使很多,如果還有人站出來,鹿死誰手還說不定呢!

看到這麼多人站出來,白向仁臉色有些難看,說道:「海妖獸,你們敢跟我們飛族作對,就不怕我踏破你們海宮嗎?還有青猿族,就憑你們一個小小的種族,捏死你們,就像一隻螞蟻一樣。」

被他這麼一吼,海妖獸跟青猿族的兩名金丹修士猶豫了,但是他們很快就站出來,說道:「你們膽敢碰我海妖獸,人族絕對不會手旁觀的。」

「說得沒錯,咱們青猿族跟人族是朋友,朋友有難,我們絕對不會就手旁觀。」

葉雄見機站了出來,大聲說道:「今天是人族大難的日子,錦上添花的人,我記不住,雪中送炭的人,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今天誰出手,誰不出手,我記得清清楚楚。」

愛你似身處迷霧 他的聲音很大,遠遠地傳了出去,場下的百族,全都聽得清清楚楚。

可惜,除了海妖族,青猿獸,巨人族,螳螂族跟土族之外,其餘的百族忌憚於白向仁的實力,全都不敢站出來幫忙,生怕得罪了他,招來滅頂之災。

葉雄頓時十分失望。

「哈哈哈。」白向仁大笑起來:「識時務者為俊傑,姓葉的,一百多個種族來參加,只有五個不怕死的,我看你們今天怎麼擋住我們的腳步。」

「白族長,別跟她們廢話,咱們動手吧!」

白向仁後面,一名長著八隻腳的人臉妖獸站了出來說道。

這人是巨蠍族的族長,跟飛羽族交往甚蜜,實力強橫。

「白族長,這裡哪個最強,太弱了,我可不感興趣。」一名長著鹿角的妖獸說道。

「咦,那個姑娘不錯,就交給本夜叉王了。」一名臉目猙獰,滿臉發黑的獸人說道。

「我喜歡這帥哥,交給我好了。」一名打招得花枝招展,長著狐狸面孔的女子指著葉雄說道。

葉雄目光落到這四人身上,他們氣勢都非常強,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

白向仁這次招了這麼多的高手過來,這是準備要踏平人族了。

「葉兄弟,這四人分別是巨蠍族的族長,鹿族族長,狐妖女王跟夜叉族長。這四族,跟飛羽族十分交好,四族族長的實力也非常強,都是金丹中期,今天看來,要有一場硬戰要打了。」石驚天在旁邊,小聲地說道。

「穩住,今天一戰,如果咱們贏了,必定能名震天下,以後再也沒有人敢來惹咱們人族。」葉雄為他打氣。

早知道當初讓金鶴大師別那麼快回去,有他在的話,就多了一門勝算了。

「今天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們把咱們的城池給攻破。」石驚天小聲說道。

葉雄點了點頭,再看了下雙方的陣勢對比。

他們這一邊,除了他跟孤月,金雞大師三人之外,其餘六人都是金丹初期,如果真要打下去,絕對輸。

對方單單是白向仁一個,就能扛住他跟孤月,更別提其餘四族族長了。

他想了一下,當下說道:「白向仁,你今天帶這麼多人來我們人族算賬,我承認,你們今天的陣勢很猛,我們很難扛住,但是……你信不信我回修羅界,叫二三十名金丹修士殺過妖界,把你們這飛羽族,什麼妖族,夜叉族,鹿族跟巨蠍族,一個個給剷平?」

葉雄目光凌厲地落到四族族長身上,如同刀子一樣。

四族族長,被他的眼神盯著,突然覺得有些心怯,目光本能地退縮。

「你休想恐嚇我們,你今天在劫難逃,還想逃走,做夢。」白向仁狠狠地說道。

「萬一我真的逃走了呢?」葉雄冷笑,掃了四族一眼,說道:「白向仁,這是我跟你之間的事情,沒必要將其餘種族牽扯進來,既然是我們之間的事,就由我們自己兩個解決。」

「你想怎麼樣,人族對飛羽族,你以為我傻?」白向仁冷哼。

「對付你,還需要整個人族嗎?」葉雄冷哼一聲,一字字說道:「我一個人足夠了。」

「你一個人?」白向仁沒反應過來。

「沒錯,我們單挑。」

白向仁聽完,哈哈大笑起來:「好,很好,非常好。我白向仁,很久沒見過像你這麼狂妄的年輕人,既然你不怕死,那我就接受你挑戰。」

「阿雄……」孤月急道。

「不用為我擔心,我有分寸。」葉雄打斷她的話,這才繼續跟白向仁說:「不過我有個要求,你們飛羽族的東將南將是我殺的,西將也是我廢的,光明使也是我殺的,跟其餘的人沒有任何關係,不管我是輸是贏,你都不得再與人族為族,更不能摧毀新城。如果你膽敢將人族滅族的話,我保證,修羅界的人族大軍一定會過來,為人族報復,到時候別說你們飛羽族,任何摧毀這座城牆一塊磚頭的人,都會遭受滅族之滅。」

葉雄這番話說得鏗鏘有力,氣勢如虹,殺氣騰騰,任何人聽了,都會動容。 人族大軍,那可是整整一界的力量啊,誰敢得罪?

「葉兄弟……」

石驚天旁邊聽著,眼睛有些濕潤了。

他總算聽明白了,葉雄之所以這樣做,是準備以己之命,換來人族的平安。

飛羽族被殺了兩將,重傷一將,黑白使也死了,整個飛羽族的力量,除了白向仁之外,幾乎全軍覆沒,作為族長的白向仁,不幫族內報仇,是無法在妖界立足的,所以,他必須要殺了葉雄,挽回面子。

至於滅不滅人族,對於他來說,又有什麼重要,沒有葉雄的人族,實力大降,到時候還不是下降為三流的小族。他本來是想將人族一起滅了的,但是葉雄這一番話嚇住了他,使他這種念頭當場就壓了下去。

「說得沒錯,這是我跟你之間的事情,就由咱們之間來解決,我答應你,你死了之後,我不滅人族就是,對這些手無寸鐵的人下手,不是我們白向仁的作風。」白向仁有了台階下,當下就答應了。

「阿雄,我不讓你去。」孤月走到他面前,焦急地說道。

葉雄是金丹初期,白向仁是金丹後期,雖然實戰力很一般,但是這可是跨了兩個境界,根本不可能打贏。

他們兩人也交手過多次,葉雄一直都處於挨打的狀態,兩人單打獨立,他就是送死。

葉雄拉住她的手,柔聲說道:「相信我,我不會有事的。」

孤月的眼睛濕了,點了點頭。

不過,一會葉雄如果出事,她會不顧一切出手的。

場下,數萬人族修士,全都目光炯炯地望著葉雄,全都被他的大義凜然給感動。

很多人都熱淚盈眶,修真一道,爾虞我詐,自私自利,為了活命,不顧一切的人太多了,像他這樣的人,能有幾個?

雲端之上,站著一名黑袍人,蒙莎獃獃站著,目光看著下面,沒有任何的表情。

木衛跟火衛易容成人族,混在人群之中,兩人本來是想過來湊湊熱鬧的,哪知道會遇到這裡的事情。

「我這輩子沒佩服過誰,葉前輩是我最敬佩的一個。」旁邊的陸飛揚說道。

「這個傢伙,我真沒想到他還能這麼有情有義。」木衛感嘆。

火衛獃獃地看著那道傲然的身影,沒有說話,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白向仁,咱們還是離遠一點吧,免得牢連到無辜的人。」葉雄說道。

「好,那咱們就換個地方。」

兩人正想離開,突然從下面飛上一道人影,大聲說道:「等一下。」

來人長著精靈族的外形,臉容非常漂亮,背上長著一雙雪白的翅膀,正是白羽。

「白羽,是你。」白向仁目光一緊。

「白向仁,你的目標是我,葉大哥是為了救我,才跟你結怨的,你放了他,我跟你回去,鳳凰令我也可以交還給你。」白羽大聲說道。

白向仁化成一道流光,閃電般朝白羽抓去。

葉雄早就知道他會出手,也化成一道流光,擋在他面前,一掌擊出。

白向仁同樣一掌擊來,兩鼓元氣在半空炸開,強大的衝波擊蔓延開去。

白向仁身體紋絲不動,葉雄的身體直接被震飛,抄著白羽的腰,落到城下,怒道:「誰讓你出來的,快離開這裡,回到黑暗森林去。」

「葉大哥,這事情是我惹出來的,我自己會處理。」白羽說完,面向白向仁,大聲說道:「白向仁,我就早猜到你會過來,你以為我會那麼笨將鳳凰令帶在身上嗎,我已經將鳳凰令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如果你不放了葉大哥,一輩子都別想得到鳳凰令。」

白向仁的臉不停地抽搐著,憤怒到了極點,說道:「他殺我飛羽族那麼多人,哪怕我不要鳳凰令,也要殺此人,等我殺了他,再慢慢找你算賬。」

「白羽,回去。」葉雄厲聲喝道。

「我不回去,我不讓要讓你去送死。」白羽倔強地說道。

她話剛說完,葉雄突然出手,重重地擊在她的頭上,將她打暈過去。

「孤月,將她送回精靈族。」葉雄吩咐。

孤月搖了搖頭,現在是葉雄的生死關頭,她是一分鐘都不會離開的。

「石驚天,把她送回去。」葉雄只能找石驚天。

石驚天點了點頭,知道自己在這裡也沒用,當下下來將孤月帶走。

「把她留下。」白向仁身影一閃,朝白羽抓來。

葉雄怎麼可能讓他把人帶走,瞬間就迎了上去,施展《梵聖功》,身上現出金光。

「狐妖女王,麻煩將她抓住,她盜取了本門的鳳凰令。」白向仁急道。

狐妖女王正想出去,葉雄突然大吼:「白羽現在是精靈族的人,你在精靈族的地盤抓人,不怕死嗎?」

這話,讓狐妖女王機伶伶打了個寒戰。

對啊,精靈族離此地不遠,他們最是護短,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出手抓她們的人,以精靈女王的逆天神通,她只有死路一條。

「白族長,我過來是幫你對付人族的,精靈族的事情,你還是自己處理吧!」狐妖女王說道。

白向仁目光落到鹿族,巨蠍族,夜叉族三族族長臉上,發現他們都躲過目光,顯然不想為了他得罪精靈族。

「姓葉的,我要你不得好死。」白向仁大怒,狠狠地撲了過去。

如果不是葉雄出口提醒,四族絕對不會這麼畏手畏腳,這個傢伙,不但殺他飛羽族的人,還屢次壞他大事,他此刻,只恨不得立刻殺了他。

葉雄身影嗖地朝遠處逃去,將戰場拉遠。

白向仁窮追不捨,兩人眨眼之間,已經在數公里之外了。

一行修士,怎麼可能錯過這場曠世大戰,紛紛跟上去。

到了十公里之外,葉雄馬上真猿二三變,首先變身金身巨猿,然後,將曼陀羅毒藤釋放出來,由木靈控制,在他背後形成參天的毒藤,如同巨蛇一樣。

劍靈化成一道巨大的劍影,握在葉雄手中。

冰靈跟火靈,也在他的身體之內,束勢待發。

短短瞬間,他就將自己自己的最強戰體展露了出來。

(PS:補昨天的兩更。) 「如果你是金丹中期,還有可能贏我,現在只是金丹初期,想贏我,天荒夜談。」

白向仁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一支紅色的長槍,槍頭彎彎曲曲,呈蛇狀,槍身之上,銘文流動,發了出一道道光芒,赫然是一把丈八蛇矛。

這蛇矛本不是白向仁之物,是他向一個妖族朋友借的;那朋友沒有答應他一起攻打人族,最後借了他這把神兵。

「他手中握著的,難道是海神族族長的赤蛇矛?」場外傳來震驚的聲音。

「此矛丈八,矛頭如同赤蛇曲折盤旋,矛身有銘文流動,必是赤蛇矛無異。」

「沒想到,在妖界之中,跟精靈族齊名的海神族,居然借了它這把神兵,看來這一戰,根本沒有任何懸念了。」

場下的人,竊竊私語,被白向仁拿出的武器給震撼到了。

葉雄目光炯炯地看著那把赤蛇矛,眉頭皺了起來。

他隱隱感覺,那矛身之上,發出不俗的氣勢,絕對是一把神兵。

「劍靈,這赤蛇矛上似乎有兵魂,而且還不弱的樣子,咱們一會想辦法將它吞噬。」

葉雄跟邪劍靈溝通。

「主人,我最喜歡兵魂了,這赤蛇矛上的神兵之魂,雖然比起君子劍的劍魂差遠了,但是如果我能吞噬的話,對我的實力能增漲不少。」劍靈說道。

「君子劍是段成安的劍,在數百年前的修真界,也是赫赫有名的神兵,這赤蛇矛差遠了。」葉雄說完,話音一轉:「如果讓你獨自戰赤蛇矛,你有多少把握能將它吞噬?」

「百分之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