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孟卉羞憤的看着離開的老闆,怒視着英俊說道,而英俊的胳膊上也只是留下一對可愛俏皮的牙印,可見孟卉並沒有用力咬。

“好了,都怪我,都是我不好行了吧。”英俊說着把嘴湊到了孟卉的耳邊,就在孟卉以爲這傢伙郵箱佔自己便宜的時候,英俊那帶着一絲殺機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

惹愛成歡︰不良嬌妻火辣辣 局長小妞,這上來的菜不要真吃,裝裝樣子就可以了,裏面被人下藥了,會演戲嗎?考驗你演技的時候到了,假裝吃菜然後裝昏迷就可以了,要對付我們的人自己會露頭的。”英俊說完,就趁孟卉震驚的時候對着她那嬌豔的紅脣親了一下。

“啊,你,你又佔我便宜。”孟卉半真半假的嗔怒道,眼裏卻是已經警惕了起來,在英俊的的耳邊小聲的問道:“你不會搞錯吧,是誰對我們下藥,不會是這大排檔的老闆吧。”

“有人要對付我們絕對不會弄錯,但肯定不是這裏的老闆,你看着就行了,那人自己會冒出來的。”英俊肯定地回答道。

很快一道道的菜被富態的老闆親自端了上來,最後還送上了幾瓶啤酒。

英俊和孟卉不着痕跡的一邊說說笑笑,一邊吃着海鮮,只是在別人看不到的時候,他們把送到嘴邊的吃的直接丟在了地上。


而在孟卉的後面,一個不知何時坐在不遠處戴着帽子,吃着烤串喝着啤酒的男子眼睛似有意似無意的看了英俊和孟卉所在的大排檔一眼,看到他們吃了桌子上的海鮮之後,這傢伙的嘴邊露出了一絲淫邪的笑意。

“黑狼哥,你說那邊戴着帽子吃烤串的傢伙剛剛趁那大排檔的後廚的人不注意的時候,在鍋裏放了什麼東西。”戴眼鏡的斯文男子,扶了扶自己的眼鏡看向黑狼哥問道。

“廢話,我他媽的怎麼知道是什麼東西,反正知道這傢伙和我們的目標一樣都是警察小妞就可以了,要是他能順便幫我們弄死那小白臉替老鼠報仇那就更好了,就算弄不死,我們就給他們來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黑狼哥嘴角帶着陰笑的說道。

“不行,這樣都丟掉實在是太浪費了,還是把這裏面被下的藥去掉吃了比較好。”英俊說着就運轉了可以解毒的青珠,用生命能量把富態老闆送上來的食物全都滋養了一番。

緊接着英俊給自己剝了一隻大龍蝦,塞進了嘴裏享受的吃了起來。

“喂,你這人怎麼回事,剛剛你不還說這裏面被人下藥了嗎?怎麼真吃起來了。”孟卉驚訝的看着吃的正香的英俊說道。

“味道不錯,我剛剛是說過被人下藥了,但是現在已經沒事了,不信你嚐嚐。”英俊說着,也不管孟卉願不願意,直接夾起一個鮑魚就塞進了孟卉的嘴裏。

“你,咦,這鮑魚怎麼和以前吃的不一樣,比以前的要好吃幾十倍這是怎莫回事。”本來想教訓英俊這個貪吃鬼一頓的孟卉,再咬了一下英俊送進嘴裏的鮑魚之後,立刻眼睛一亮的說道。

“這海鮮真的可以吃嗎?。”孟卉還是不放心的問了一句。

“放心吧,要是不能吃的話我怎麼可能餵你。”英俊絲毫不在意的說道,聽了英俊的話,孟卉也不再猶豫放心的吃了起來。

吃了一會兒,英俊阻止了孟卉說道:“好了,別吃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裝暈吧,不然就要引起別人的懷疑了。”英俊說着也不等孟卉有所反應,頭一歪就趴在飯桌上打起了呼嚕,這傢伙竟然睡着了。 “這哪裏是演技,這分明就是在睡覺。”孟卉無語的看着睡得很香的英俊說道,而她也趴在飯桌上眼睛微微的眯起,小耳朵微微地動着,警惕着四周的動靜。

而坐在孟卉的身後那吃着烤串戴着帽子大男子,看到這一切嘴角帶着一絲得意的笑容:“我燕京王家王決配製的**可不是那麼好吃的。”

這叫王決的男子說完,而燕京王家則是和東方世家一樣,也是一個古武世家,沒想到這王決居然還是燕京王家的人。

王決在付了烤串錢把手裏的啤酒一飲而盡之後,壓了壓帽檐就向趴在桌子上的英俊和孟卉走去。

而另一邊的黑狼哥他們也向這裏看來,等待着那給英俊和孟卉下**的王決下一步的動作。

“黑狼哥既然我們的目標已經被那傢伙弄昏迷了,我們直接過去把他們帶走就是了,要是那戴帽子的傢伙敢壞我們的好事就直接幹掉他得了。”戴眼鏡的斯文男子說道。

“你說的容易,他媽的別給老子添亂,那戴帽子的傢伙不簡單,我可不想出現什麼意外,先看看再說。”黑狼哥瞪了斯文男子一眼說道。


“咦,這兩人,怎麼回事,不會是又喝醉了吧。”富態的老闆剛招呼完別的客人,來到這裏就看到英俊和孟卉全都趴在了桌子上。

而正好那叫王決的戴帽子的男子也剛好趕到,聽了那富態老闆的話無奈的一笑說道:“老闆,我這兩個朋友喝醉了,唉!他們叫我來吃飯,沒想到我剛來他們就醉了,他們的飯錢多少我來付好了。”

“你是他們的朋友,飯錢四百五你給四百就行了。”富態老闆本來有些懷疑這人說的話是真是假,但是聽此人願意爲英俊和孟卉付錢他就打消了心裏的懷疑,畢竟誰願意爲陌生人付錢。

王決剛付完錢英俊就迷迷糊糊的從桌子上爬了起來,拍了拍王決的肩膀說道:“謝謝你幫我們付錢朋友,還在飯菜裏面給我們加料,讓我睡了一個包覺謝謝啊。”英俊道完謝之後還張嘴打了一個哈欠,示意自己這個覺睡得不錯。

而另一邊的孟卉則是在王決滿臉震驚的時候,快速的掏出一副手銬對着王決的雙手拷去:“你就是那個破害了兩個女孩子的色!魔吧,今天你被捕了。”

孟卉俏臉很是得意,她發現只要和英俊在一起自己急手的案子就會很容易破掉,上次的珠寶搶劫犯鬼哥他們,還有人販子朱菊花他們都是英俊間接地幫她破獲的。

富態的老闆手裏還拿着那四百塊錢,一時根本沒反應過來,怎麼剛剛還說是朋友的人,轉身就要戴上手銬,還什麼色!魔他有點迷糊了。

就在孟卉剛把那王決的一隻手拷上,反應過來的王決就一拳打向了孟卉的面門

“你們這些騷!貨,就知道騙我,明明心裏很渴望被幹,還要裝純潔,那兩個和你一樣打扮得很妖豔的女人就是我弄死的,她們穿的那麼暴漏不就是渴望男人嗎,我只是滿足他們的願望而已,我有什麼錯。”

孟卉的反應速度也不慢,在這王決一拳打向自己面門的時候,她就向旁邊閃去了,但是另一個要拷上王決手的手銬卻是無法完成了。

“英俊,你還站在那裏做什麼,還不趕緊的幫忙,絕對不能讓這個心裏變態的傢伙逃走了。”躲過王決一擊的孟卉一看英俊那懶洋洋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的說道,他可是知道這傢伙的厲害。

而王決的反應也不慢,在孟卉求救的時候,他的腿就擡了起來對着英俊就踢了過去,那凡級高級的實力直接爆發了出來,這傢伙居然是一個古武修煉者。

雖然王決的反應和動作很快,但兩個酒瓶子比他的反應還要快上一倍“砰砰”兩聲酒瓶和東西碰撞產生的響聲,和酒瓶碎裂的聲音響了起來。

王決一聲慘叫感覺滿腦袋全是小星星,緊接着雙眼一翻就昏了過去,王決那踢向英俊的腿也無力的垂了下來。

英俊得意的看向孟卉說道:“怎麼樣老婆,還是我給力吧,武功再好酒瓶撂倒,酒瓶和板磚絕對是砸人腦袋的神器。”

孟卉剛剛還替英俊擔心,王決剛剛爆發的那一腿要是踢向她的話,她絕對躲不過去,沒想到這機靈的傢伙比這色!魔還要陰險狡猾,早就不知道合適手裏多出了兩個酒瓶,全送給王決的腦袋了。

在孟卉給這王決銬上手銬的時候,英俊卻是擡頭看向了另一邊躲着的,一臉震驚的看向這裏的黑狼哥他們,對着他們招了招手示意他們過來,嘴角還漏出了一個迷人的笑容。

這讓黑狼哥和斯文男子還有另一個同夥全都是臉色一變:“我靠快走,那小子已經發現我們了。”黑狼哥說完就要轉身逃跑。

但就在他們轉身的時候卻是傻眼了,因爲一個手裏拿着剛剛英俊說起的神器板磚的光頭男子,正帶着一幫小弟在他們的後面站着,臉上還掛着陰惻惻的的笑容。

“嘿嘿你們好,我們又見面了。”

“是你們,你們要幹什麼。”黑狼哥和斯文男子臉色一變下意識的問道,他們也認出了當初在那高速路下的樹林裏,被人打斷了雙臂和雙腿的光頭強他們。

“幹什麼,嘿嘿,當然是幹你們了,快把菊花貢獻出來吧。”光頭強說完手裏的板磚對着黑狼哥的頭上就砸了過去,與此用時他帶來的一幫小弟也一擁而上,對着黑狼哥三人就是一陣的狂毆。

倒黴的黑狼哥三人被光頭強他們打的慘叫連連:“不要打臉。”黑狼哥慘叫到,但下一刻他的臉就變成了豬頭。

而戴眼鏡的斯文男子,已經不知道被誰踢了褲襠,雙眼一翻直接昏迷了過去。

“別,別打了,再打我開槍了。”

終於被打的鼻青臉腫的黑狼哥,直接拿出了腰間的手槍指向了光頭強他們,說真的要不是光頭強他們人多,黑狼哥早就開搶了,但是現在他卻不敢亂開槍了,他知道只要自己一開槍自己的下場肯定比現在悽慘百倍。

光頭強他們看到黑狼哥手裏的槍,全都是臉色一變,他們沒想到這傢伙居然有槍,而黑狼哥的另一個同伴也睜着被打腫的眼摸向了腰間的槍。

“他媽的你居然還有槍,還敢威脅我小弟,看我不廢了你。”

不知何時到來的英俊罵了一句,緊接着黑狼哥就是一聲慘叫,被英俊一個手刀打斷了手臂,而黑狼哥的另一個同伴,則是早已經和戴眼鏡的斯文男子一樣昏死了過去,在他的頭上還鼓起了一個大包。

“這,這是怎莫回事。”把王決銬上手銬,聯繫了警局讓他們剛進來人的孟卉,看到這裏的情況立刻就趕了過來。

“我也不知道怎莫回事,反正我就知道這三個傢伙和剛剛那個色!魔一樣一直跟着我們,是我打電話讓光頭強他們來圍堵這幫傢伙的。”英俊看着被自己打斷了手臂慘叫的黑狼哥,和他的兩個昏死的同伴說道。


“他們不會是一夥的吧,這些人居然還帶着槍說不定還是通緝犯呢。”孟卉說着快速的把黑狼哥和斯文男子,還有他們的另一個被英俊敲昏的同伴身上的槍全都收了起來。

“這我就不知道了,這就是你們警察要管的事情了,最近你出門小心點,今天還好我在這裏不然你可就危險了。”英俊看着孟卉關心的說道。

“恩,我會小心的。”孟卉想想自己也有些後怕。

而接到了孟卉電話的小傲他們,快速的開車警車趕了過來,把黑狼哥三人和王決那個色!魔全都拷上了手銬帶進了警車。

而抓破了案子還抓了三個身上帶着槍的人,孟卉也不可能在陪英俊了,和他打了一聲招呼之後,就壓着這四個人去警局進行突審去了。

而英俊也和光頭強去藥店轉了一圈,並且囑咐光頭強讓他好好看着藥店,最近自己要離開漢江市一段時間。

現在每天喝着,英俊幫他們配的強身健體的中藥的光頭強他們,也變成了真正的凡級中級的高手了,只要不遇到東方二獲那樣的地級初級高手,或者東方一劍那樣的低級中級高手,在這漢江市他們也可以橫着走了。

在俊兮藥店和張老告別之後,英俊就趕回了別墅。

英俊剛回到別墅,就被龍妙妙給堵住了:“英俊,說,我牀上的珠寶怎麼少了一半,我還想以後都向巨龍那樣睡在財寶上呢,沒想到我和若兮姐剛逛街回來就少了一半,現在只能鋪一半的牀了。”

“你說這個啊,另一半被我拿走了,老話說得好,見者有份,你要哪麼多珠寶做什麼,再說了你這次逛街花的錢還是我的呢,我們兩還用得着計較這點東西嗎?。”英俊一副不在意的說道。

“什麼見者有份,那你帶來的東西呢,我怎麼一個都沒有看到,不行, 妙手神農 ,老話還說的好呢,親兄弟明算賬。”龍妙妙一副不依不饒的說道。

“哦,你說那些東西,都被我送到我那豪華遊輪上去了,你也知道那上面的空間還很大,我準備弄一個古董展覽的地方。”英俊一副你不早說的樣子,彷彿龍妙妙早說他真的會分她一半一樣。

“那好,你那豪華遊輪和上面所有的東西也都要分我一半纔可以,見者有份嗎。”龍妙妙挑了挑眉毛,一副小狐狸的樣子說道。

“沒問題,我就是這麼大方這麼好說話,你就是全要過去也沒問題。”英俊很是大方的說道,心裏卻是在嘿嘿的想着“反正你早晚都是我的人,你的東西還不早晚都是我的東西,就當放在你那裏保管好了。”

“妙妙英俊你們別吵了,吃飯了,妙妙你下午不是還要趕去學校嗎?。”做好了午飯的林若兮,看着爭吵的兩人有些無奈的說道,小白狼則是在她腳下扭動着小屁股撒嬌要吃的。

得到了英俊承諾的龍妙妙不在糾結那少了的一半珠寶,反正用那些珠寶換來一半的遊輪,怎麼算都是自己佔了便宜,吃完飯之後龍妙妙就和龍五去了學校了。

雖然英俊剛剛已經和突破了一點關係的美女局長吃了飯了,但這豬一樣的傢伙還是又吃了不少。

吃完飯之後英俊就拉着林若兮神神祕祕的說道:“若兮我帶你去一個神祕的地方吧,那是我的私人領地,你肯定會喜歡的。”英俊決定把一些自己的祕密告訴這個深愛着自己的女人。

“去什麼地方啊,神神祕祕的還私人領地,要不要準備一些東西,遠不遠。”林若兮看着英俊的樣子,也被他勾起了自己的好奇心。

“嘿嘿什麼都不用準備,那是一個空間,一個屬於我自己的空間,你只要閉上眼睛交給我就可以了,一眨眼我就可以把你帶到哪個神祕的地方了。”英俊拉着林若兮的手溺愛的看着她,開玩笑般的把自己的祕密說了出來。 “英俊,你說什麼呢,什麼屬於你自己的私人空間,你不會是看科幻電影,或者網絡小說看傻了吧。”林若兮聽了英俊的話沒有驚喜,而是擔心的用手摸了摸英俊的額頭,像是這樣可以試探出英俊有沒有得病一樣,弄的英俊一陣的無語。

“我沒病,乖,若兮閉上眼睛。”英俊雙手託着林若兮的俏臉,在林若兮那嬌豔的紅脣上親了一下之後說道。

面對這樣溫柔的英俊林若兮甜甜一笑,情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那心裏的不相信也消失無蹤,現在的林若兮很期待英俊所說的那個屬於他的空間。

英俊抱着林若兮的嬌軀,身體裏面的橙色空間珠子運轉了起來,無聲無息之中英俊和林若兮就消失在了別墅裏面。

英俊自然是帶着林若兮進入到了空間珠子裏去了,看着這片屬於自己的小空間,英俊依舊緊緊地摟着林若兮,在她耳邊柔聲的說道:“若兮睜開眼睛吧,看看這就是我說的那片屬於我的神祕空間了。”

林若兮心裏帶着無比的好奇睜開了眼睛:“啊,這就是你說的空間啊,這真的是一個空間。”

林若兮驚訝的看着四周,好奇的打量着英俊的橙珠空間,這是一片十幾畝地大小的空間,英俊從賈仁義那裏得到的千年人蔘,何從巨蟒那裏得到的數百年的靈芝,還有偷來的藥材古董,和一小堆的錢最後還有從龍妙妙那裏偷來的一半的珠寶首飾全都在這片小空間裏面。

林若兮從英俊的懷裏離開,驚訝的看着這一片小空間。

“嘿嘿這就是我的小空間,就是有一點荒涼,若兮過來我給你說一些祕密吧。”英俊考慮了一下之後,對正好奇地打量着這片空間的林若兮說道。

林若兮乖巧的來到英俊的身邊緊緊地抱着他說道:“什麼也別對我說,我知道你是一個神奇的男人,是我的男人就可以了,其他的對我來說都不重要。”

林若兮知道英俊有一些特殊的能力,現在又看到了這樣一個神祕的空間,林若兮知道英俊肯定有着天大的祕密,但是她不想知道這些祕密,她知道這些祕密要是傳出去的話肯定會給英俊帶來無窮無盡的麻煩。

英俊心裏很感動同樣緊緊地摟着林若兮,他自然明白林若兮心裏的想法,知道她是爲了保護自己,不想自己暴漏太多的祕密。

“若兮有你真好。”英俊緊緊地摟着林若兮說道,感受着彼此身上傳來的體溫和交織在一起的情感。

“恩,我有你也真好,英俊就像你說的這裏太荒涼了,我可以在這裏蓋一個大房子嗎,還可以弄一個魚池,再養一些小動物,就是不知道這裏可不可以種樹和花,要是可以的話我們把這裏裝扮一下肯定會變成一個世外桃源的。”

林若兮看着這一片神祕的空間說道,她想把這裏變成她和英俊的第二個家。

英俊聽着林若兮的描述也是眼前一亮,他對着自己的腦袋打了一下:“對啊,我真笨這樣的好主意都沒有想出來,還是我的若兮老婆聰明,來老公獎勵你一個香吻。”英俊裝作恍然大悟的說道,說完就向林若兮撲了過去對着那嬌豔的紅脣就連親了數下。

林若兮自然知道英俊這是在逗自己開心,這樣的想法英俊肯定早就想到了,只是這個懶懶的傢伙懶得弄纔是真的,不過看他這樣誇獎自己,林若兮的俏臉還是像花兒一樣綻放開了迷人的笑容。

接下來英俊又說起了他要去流雨城的事情,把他想讓林若兮在這珠子裏陪他一起去的的想法也說了出來,他實在是怕在出現什麼綁架事件了。

林若兮自然是答應了下來,她讓英俊幫她多買些花草樹木,還有大量的食物還有小兔子雞鴨之類的小動物,當然了最重要的是要買一張大牀。

第二天英俊就踏上了去流雨城的路上,正看着車外飛快掠過的一個個小樹出神的時候,英俊的手機卻是響了起來:“居然是這小妞,昨天才分開她不會就想我了吧,嘿嘿魅力大就是沒辦法。”

按了接聽鍵之後英俊還沒來得及說道,另一邊就傳來了剛剛和英俊突破了一點關係的美女局長的聲音:“英俊你最近小心點,那色!魔王決已經被人保釋走了。”美女局長的話語裏透漏着深深的無奈和疲憊。

“什麼,怎麼會這樣,不是已經證據確鑿了嗎?。”英俊有些不解的問道。

“沒辦法,上面打來的電話,然後就讓人來把人領走了,說這件事親我們不用管了,聽說那傢伙好像是燕京王家的人,是一個世家子弟,上面有令我們也只能聽了,我怕他會報復你,所以不放心給你打個電話,你以後小心一點。”孟卉把自己的無奈和打聽到的一些情況說了出來。

“又是世家子弟,難怪這麼囂張,這些世家子弟還真是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都敢做,做了還有人保他們。”英俊有些氣憤的說道。

“是啊,這就是現實,你以後小心一點就行了,那變態的傢伙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孟卉囑咐道,她並沒有說那王決被人帶走時候對她漏出的那威脅的笑容。

“小妞,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你最近不要亂走,也別單獨行動了,我會讓光頭強去保護你的,我已經在去流雨城的路上了,等我辦完事情就立刻趕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