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子族也正是帝老所呆的地方,而去這個地方也正是帝老所讓的,他秦凡初來乍到,對於太初星域很陌生,地形什麼的根本就不是太清楚,更何況要去這個子族呢,

子族所處的地方竟然不在陸地之上,而是在海底,

秦凡潛入**之江水的時候,就發現這海底其實是別有洞天,

在海底潛遊了一段時間之後便是看到一座諾達的府邸,

府邸的的牆壁上刻畫著龍紋,附在牆壁上,翹首挺胸,恍若待會兒就要衝天而起,

府邸的大門是緊閉著的,這秦凡不禁有些疑惑,難道這地方不要收弟子嗎,

但是正在他疑惑之間,一道聲音傳了過來,這聲音如同來自更鼓的洪荒,如洪鐘一般,「來者何人,」

聲音穿破耳膜,聞其聲便可知這樣的境界必然不低,

秦凡打量了眼前的府邸,開口道,「我是來參加考核的,想成為貴族的一名弟子,」

他的話剛剛說完,便就看見一道光芒折射了過來,在秦凡的面前凝聚成了一道虛形的門戶,秦凡疑惑的打量了一下這個門戶,遲疑之後,秦凡這才走進了這個門戶,

循著這個門戶,轉眼便就來到了一個廣場,

偌大的廣場上聚集了很多人,在數十層台階之上有一個蒲團,蒲團之上坐著一名老者,

老者白須蒼蒼,仙風道骨,

他用手撫了撫胸前的鬍鬚,這才開口,「你們都是本次需要參加入門考核的弟子,既然是考核,那必然是要考核的規矩,」


「規矩每年都要重複一遍,今年也不例外,在考核之中靜止作弊,這是肯定的,誠信是最重要的,如果一個人失去了誠信,那麼這個人也就沒有活在世上的意義,」

「然後呢,本次考核的項目:共分為三個大項目,第一個項目是斬殺妖獸,獲得內丹,比賽內丹數;第二個項目是和本族的大力龍獸對抗,第三個項目則是各位長老的裁決了挑選根基,根骨極佳的人,」

…… 所有人都不禁驚呼一聲,

要說第一個斬殺妖獸獲得內丹,比賽內丹數那算不得什麼,但第二個大力龍獸就足以嚇昏很多人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清楚,這大力龍獸乃是子族當中出了名的大力士,一般人根本對付不了,

傳言說有人曾經在這場考核之中被大力龍獸給砸的粉碎,連渣都不剩,這也就讓在場的武者感到膽顫心驚,

這些武者大抵都是比較年輕的,在家裡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能夠到這兒來吃苦參加考核,已經算上精神可嘉了,若是再被砸成粉末,誰也不想,

故而,有些武者已經產生了退意,

「我有沒有聽錯,這竟然用大力龍獸,今年考核怎麼這麼嚴格,去年的時候好像不是大力龍獸啊,」

「哎,這考核一年比一年難,這日子還能過嗎,」

「算了,算了我不考了,回家了,我這三四十歲的人,家中還有妻子,若是我出點什麼事兒,豈不是讓我妻子去偷人,」

偌大的廣場上本來有三四千人的,就因為宣布了這考試項目,有些人已經紛紛產生了退意,

這一來二去,廣場上走了已經有近千人,

一位老者站在高台,環視著下面的一切,硬聲道:「如果有人還想離開的,現在大可以離去,現在不離開的可都是要參加考核的,如果在考核中選取退縮那這輩子都沒有機會進入本族,」

這是一條硬性規定,現在知難而退可以,但若是到了考核的時候,知難而退那性質就不一樣了,

子族不需要這樣的人,

這廣場中離開了接近千百人,剩下的都是想要參加考核的,這長老掃視了留下來的一些人,開口道,「好,你們選擇留下,就多少有機會,那些離開的人,就一定不會有機會,這是生存法則,你們的留下,只是為了不讓自己留遺憾,但結果如何還需要你們自己拼搏,」

「下面呢,我將要將你送入傳送陣內,穿過傳送陣,就是本次第一場考核的地點,」

秦凡一直留在這些人之中未曾開口,他在孬種正和帝老對話,

「這大力龍獸是什麼玩意兒,」

帝老嘿嘿笑說著,「那是本族的大力士,有很多人死就死在這上面的,這傢伙能夠爆發出剛八千斤的力量,並且防禦力特強,一般人傷不了它,」

秦凡聽見這句話的時候,也有種想要逃開的感覺,這不是坑爹嗎,

按照他目前神胎境的實力,怎麼和八千斤的大力龍獸對抗,

「早知道不聽你說了,來到這個地方,我還不想死呢,」

「凡兒,你這話什麼意思,若說來我也不清楚呀,這每年考核的內容都是不一樣的,我離開這麼多年,估計他們都把我這個族長給忘了,」

「成,你有理,」

秦凡感覺很憋屈,

以他目前的實力對上大力龍獸確實是有些困難的,他想逃走,但他更清楚現在若是逃走了,那救父親的一線希望就全沒了,他現在能夠拼,他祈求自己能夠在境界提升或者結實到一些人的時候可以回去救駕,

雖然這樣的機會很渺茫,但秦凡想只要有一線希望就不會放棄,

此時,高台上的老者大手一揮,澎湃的源力充斥而來,直接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道傳送陣,看著老者的境界一定是超越那種奧義境的強者,

秦凡一陣唏噓,十二族真不愧是一代大族,

這奧義境目前對秦凡來說都只是仰望的地步,更別談這奧義境的強者了,

傳送陣凝聚出來,所有武者都紛紛邁入傳送陣,

,,

眾多武者進入傳送陣之後,眼前一花,隨即便是來到了一個茂密的森林,

初入這森林的時候便是聽見一陣低沉的嘶吼聲傳來,

這陣嘶吼讓所有人毛骨悚然,

「所有武者們,你們已經到了第一場考核的場地,在這場考核之中,請各位賽出精神,」

在這個時候自虛空中傳來這麼一道聲音,

聲音傳盪過後,便是聽見嘶吼聲越來越近,

然後便是看見一頭巨大的猛虎向著這邊沖了過來,這猛虎看上去足足有一人高的高度,看上去怪嚇人的,

有些武者看見這猛虎都不禁產生了退意,一頭普通的猛虎就已經可怕了,現在竟然是一頭比人還要高大的猛虎,那還不得搞死搞殘的節奏,

在此之前秦凡早已經有了對付猛虎的經驗,這下當然不讓,他當空一躍,直接從這些人的頭頂掠了出去,而後便是直接坐在了那頭猛虎的背上,

他一拳直接轟在了猛虎的背上,

那頭猛虎慘叫了一聲,接著便是前蹄一蹬朝天,發出一聲慘叫,

秦凡直接被這頭猛虎從背上給甩了下來,他怒視沖沖的看著秦凡,然後直接向著秦凡奔了過來,他蹄子直接朝著他的胸膛踩了下去,這若是被踩到了,秦凡和廢了沒啥兩樣了,

嘩啦,,

陡然,秦凡的手掌之中出現了一把鈞天槍,

「崩裂,」

當那頭猛虎就要踩過來的時候,秦凡直接舉著鈞天槍一把刺了上去,

哧啦,,

猛虎的腹部直接被凜冽的鈞天槍給撕裂出一道口子,

那頭猛虎估計也是經受不住秦凡的攻擊,身子直接向後面滾了出去,

細細的嘶吼了一聲,聲音雖然低沉但已經沒有之前的氣勢,看上去就知道受傷了,

乘勝追擊一直是秦凡的良好作風,

於是,秦凡提著鈞天槍直接沖了過去,搶光一閃,血光漫天,

嗡,,

接著,便是一道血紅色的元丹衝天而起,這是猛虎的內丹,

內丹的表面有一道道的螺紋,從這內丹上能夠感受到威嚴的氣勢,

內丹是血紅色的,這是一頭血虎,

秦凡伸手一握,將內丹給握在了手掌心之中,

「這是誰,好生猛,直接將血虎的內丹給得到了,運氣要不要太好,」


「媽的,這可是一頭血虎啊,我要是得到這內丹,那得提升多少實力,」

血虎的價值在場所有武者都是心知肚明的,這秦凡竟然悶聲悶氣的得到了一枚內丹,這些武者都眼紅了,

「小子,將血虎的內丹交給我,」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儒雅的男子從人群中躍了出來,站在了秦凡的面前,滿目不遜的看著秦凡,

他的手中提著一把大刀,

「憑什麼,」秦凡不禁皺了皺眉,難不成今天又有人想要打這個內丹的主意,像上次在魔焰山奪取奪命舍利一樣,

「憑什麼,我宋明想要得到的東西還不許要為什麼,現在你只需要知道將內丹交給我,我可以饒你一條命,」

宋明也是一個囂張跋扈的主,不過這個也是和他的出生有關的,他本是來自南陸雷洲的人,這宋家在南陸雷洲也是有一點威名的,一生當中養尊處優慣了,

「你看我說的對不對,」秦凡的目光冷淡,他握緊了手中的鈞天槍,就好像任何時候都能夠及時出手一樣,「你看我比較的年輕,所以你就以為我好欺負,」

「呵,」宋明冷笑一聲,

「你看我好欺負,所以你想插一腳,覺得這內丹應該是你的,」

宋明還未開口,秦凡已經開口繼續道:「你這個人怎麼就這麼自以為是呢,什麼都是你以為你以為你能夠殺了我,但你真的能殺了我嗎,還有請你不要用你認知來衡量我的本事,你還不配,你也沒有這個資格,」

「臭小子,你找死,」宋明這下被激怒了,他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虧,

當下掄起大刀就欲砍了下去,

「這小子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這下估計要死了吧,那宋明的實力我可是清楚的,」

「是啊,那宋明的實力最起碼快要達到元始境界了吧,你看著小子才神胎境初期,這一個境界的相差就是天翻地覆,這小子這下子要死了,」

在場的武者都不看好秦凡,畢竟秦凡是一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人,

雖然他是東陸雲洲,縹緲城城主府的,但城主府根本算不得什麼,比一些家族要弱,而且縹緲城在整個太初星域來看只是一個小小的城池,

宋明的大刀直接沖著秦凡的腦袋中間劈了下去,這要是被劈到了,那非得劈成兩半不可,

秦凡冷笑一聲,當下提起自己的鈞天槍擋在了前面,

源力充斥在槍柄之上,、

「鏗鏘」一聲,大刀與槍柄發出沉悶的聲響,


這大刀竟然沒有將槍柄給砍斷,

秦凡冷笑一聲,手上的力道越來越大,身子往上一躍,直接將大刀給掀翻了,接著便是看見他一腳踹在了宋明的胸膛之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