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姬旦禮貌地打了個招呼,坐了下來。

林海在書房聽到外面的聲音,走了出來,對姬旦招了招手,示意他到書房去。

剛一進書房,林海殷勤讓姬旦坐在實木沙發上,而他坐在旁邊,端起了茶壺倒了兩杯茶。

“小姬,來喝茶!這茶是我從老爺子那軟磨硬泡要來的,十分難得。”林海客氣地說,話裏不免有些炫耀的成分。

姬旦微微一笑,接過茶一飲而盡。“好茶!陸羽搖頭去,盧仝拍手來。”

林海伸出了大拇指,暗贊這小子果然風雅。

“小姬,按理說咱們也不是外人了,你對小雅的感情我看在眼裏,確是良配。只是我公司最近遇到了一些困難,實在是難以啓齒。”林海邊說,邊搖了搖頭。

姬旦笑了,林雅的父親還挺。之前都告訴他了,缺錢找我,現在來了又難以啓齒。好,這種事,想必第二次見面,他也不好提出來。

“想必是伯父資金出了問題。”姬旦說完,將早準備好的黑銀行卡拿出了出來,放在了桌上。

“這是?”林海心中的激動已經溢於言表,顫抖的雙手早出賣了他的心情。這小子,太會來事了。

“這算是我給伯父的見面禮!裏面錢不多,但相信足以應付伯父此次的危機了。”姬旦說完張開了右手五指。

“五百萬?”這傢伙也太小氣了!林海有些不悅。這點錢對於他現在危機只能算杯水車薪。

姬旦笑着搖了搖頭。

“五千萬?”林海動容了,真是這樣的話,他有信心能夠挽救這次危機。

姬旦又笑着搖了搖頭。

“不會是五億?”林海的聲音已經顫抖了起來。如果是這樣的話,明天讓小雅跟他結婚都可以了!

姬旦湊到林海耳邊輕輕說了句話,林海聽了差點跳起來。“五億,美元。”

“這!……”被巨大驚喜包圍的林父,精神已經快癲狂了。這錢夠買下幾個自己的公司了!

“不過,我有個條件。”姬旦的話像一盆冷水,讓林父又冷靜了下來。

“什麼條件?”他小心翼翼地問道。

“跟我擊掌爲誓,把林雅嫁給我。並說服她的母親,認可我這個女婿。不瞞伯父說,我還是個學生。”姬旦嚴肅地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上蒼會見證這一切的。

“這麼簡單?”林父還是覺得幸福來得太簡單了。

“如果你認爲很簡單的話,這麼簡單。”姬旦笑了。

在姬旦的指點下,林海說了一句話,接着兩人以奇怪的姿勢擊了一掌。

三十三天,月老正在跟二郎神下棋。他最喜歡跟二郎神下棋了,因爲從來不會輸。正在這時,一道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今林海願將女兒林雅嫁給姬旦爲妻,願他二人白頭偕老,永結同心!”

“靠!這小子,好手段!既然如此,我也幫你一把好了!”一根看不見紅線已經悄悄地將林雅和姬旦聯結在了一起。

另一間客廳,林雅、林母、謝靜雯三人正在閒聊。

“姨母,表姐和她男朋友認識多久了?我看錶姐對他的緊呢!剛纔在門口,兩人還忘情的接吻呢!”謝靜雯想試探一下林母的態度。

“什麼!小雅,你們認識的時間可不長,你以後可得注意點!”林母嚴厲地看着林雅。

“好啦,知道了。”林雅低下了頭,心裏有些不悅。這表妹,嘴上沒個把門的。

“表姐,不是我說你,你可得小心點!這些有錢的富二代,尤其是你男朋友這樣的,**大蘿蔔可多着呢!一旦得手,很快會翻臉不認人了呢!”謝靜雯假裝善意地提醒道。

哼!這麼有錢的帥哥,應該是我謝靜雯的纔對!這要是姬帥哥變成我的男朋友,我那幫同學還不羨慕的要死!哼,他們找的那些小開,跟姬旦比起來,簡直都變成了乞丐,提鞋都不配!

林母一聽,登時緊張起來,她看着林雅問道:“怎麼,小姬真的很有錢嗎?”

林雅默默點了點頭。姬旦應該算很有錢!

“那你可要當心點!別真的被靜雯說中了!不過小姬看起來很穩重,應該不會是這樣。”林母想了想在醫院姬旦的表現,還是挺讓人安心的。

這孩子可沒吹牛,說試着治治老爺子,真的給瞧好了呢!沒看那些專家瞧了好久都束手無策!

“表姐,還是小心爲妙。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謝靜雯見林母有些動搖,又假裝善意的勸道。

“哎,你說的也對。看來還是找個普通人家好點,反正我們又不缺錢。”林母又動搖了,可憐她倒是一心爲女兒着想。

“好了,媽!胡思亂想些什麼呢!姬旦不是那樣的人!”林雅急忙分辨着。在剛纔,她覺得她對姬旦冥冥之中有一條看不見的紅線牽連起來,對姬旦的感覺更微妙了。

“嗯,姨媽,我們也別在勸表姐了,沒準表姐的男朋友跟那些人不一樣呢!”謝靜雯眼珠一轉,假裝爲姬旦說好話了。

“反正還是要當心些,有什麼事情,你一定要跟媽商量,聽到沒有?”林母嚴厲地說。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林雅一肚子火,這表妹到底想幹什麼!

書房裏,林海感覺骨頭都輕了幾分。以前他偶爾還覺得,自己生了個女兒,有些怨天尤人。 重生之榮寵嫡妃 尤其是看到林湍那邊生了個兒子經常在他面前炫耀,讓他頗爲難受。這男人嘛,總想有個兒子繼承香火。

可現在,他釋然了。還是生女兒好啊!瞧瞧找的這女婿!林湍算生八個兒子又有何用?哈哈!

他看看了腕上的江詩丹頓手錶,已經快6點了。

“小姬,走,吃飯吃飯!今天咱爺兒倆好好喝兩杯!”今天是我林海的幸運日,當浮一大白!

林海熱忱地拍着姬旦的肩膀走了出來,“客人都餓了,還不出來把飯菜端上來?”林海大聲喊道,拉着姬旦進了餐廳。

“今天小雅的母親親自下廚,小姬,你可有口福了!你在此稍座一會,我去叫老爺子一起來吃飯。”林父說完走了出去。

呼!姬旦長出了一口氣,也許碰上這麼個岳父,是他的幸運也說不定。真要是碰到個油鹽不進的老頑固,可有夠他受的。

聽到林海的喊聲,林雅母女和謝靜雯也走了出來。

家裏的保姆已經把飯菜端了上來。

“姐夫,姐姐剛纔一直說你的好呢!我支持你哦!”謝靜雯過來低聲跟姬旦打了個招呼。

姬旦心裏一動,倒對她多看了一眼。這丫頭,難道自己看錯了?

“小姬,來來坐!老爺子的事情真是多虧你了呢!”林母看姬旦站在那裏,沒有東張西望,心裏的懷疑又去了幾分,但願這孩子不是裝的!

“伯母,初次見面,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姬旦說完,又從兜裏拿出一個古樸的木盒,遞給了林母。

林母疑惑地接了過去,心道:“這孩子倒還挺有禮數!”

打開一看,她忍不住一聲驚呼:“這是……!”

林雅和謝靜雯一聽好奇的過去看了一眼,登時捂住了嘴說不出話來。

這傢伙,好大的手筆!…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一顆蛋黃般大小的夜明珠正靜靜地躺在盒子裏,發出淡淡的黃光,令人如癡如醉。

“該不該要?”林母心中開始無限糾結起來。

“這……不會是傳說中的夜明珠!”林雅還好些,姬旦已經給他太多驚喜了,她已經見怪不怪。發出驚呼的是謝靜雯。

她此刻只想做一件事,把這顆珠子搶過來,抱在懷裏,捧在心裏!可是,她不能。爲什麼不是給我的!

“小姬,禮物太貴重了,我……不能要!”林母閉上眼睛把盒子遞了回來。她不敢再看哪怕一眼,那樣自己會忍不住想拿回來。太美了!

“我靠,姨媽瘋了嗎?你不要給我啊!我要!”謝靜雯的心底在吶喊。

姬旦並沒有接,他笑着說:“送出去的東西,豈有收回之理。伯母將其放在室內,有驅避蚊蟲,凝神安睡之功效。我的一番心意,還請您不要拒絕。我的是小雅的,您何必分什麼彼此。”

林雅聽到這,含情脈脈的看着姬旦,那眼神都快把姬旦融化了。

“不瞞您說,我已經跟伯父提親了,而且伯父已經同意了。”姬旦又拋出了一個重磅炸彈。

“那……這麼說,這也是聘禮的一部分?”林母終於又把木盒拿到了手裏。

“算是,呵呵。”姬旦點了點頭。

於是說好的一場家宴,變成了姬旦來下聘禮。

這倒令林母心裏踏實了起來。既然都下了這麼重的聘禮,應該不是靜雯說的那種花花公子了。

“小姬,你來啦!哈哈,我可得好好謝謝你,一會陪我喝兩杯!”一聲爽朗的大笑傳了過來,正是林老爺子。

“老爺子,身體可好些了?”姬旦行了個禮,走過去扶起了老爺子。

“那是,你的……嗯,挺好的,你看,我現在又生龍活虎了。”老爺子頓了一頓,終於想起和姬旦的約定,沒有把養身茶的事情說出來。

“這是您福澤深厚,跟我其實並沒有多大關係。”姬旦感激的看了老爺子一眼。

“都別站着了,來,坐坐!”林海說着,看到妻子手上捧着一個木盒,奇道:“這是什麼,我怎麼沒見過?”

“是……是小姬送我的禮物。”林母不好意思地道。

老爺子對姬旦更加欣賞起來,這孩子,懂禮數!

“先放一邊,來先吃飯!”老爺子拉着姬旦的手,把他安排在了自己座位旁邊。

“爺爺!那個位置是我的!”林雅撒起嬌來。

謝靜雯的眼睛眯了起來,熊熊的嫉妒之火已經快把她點燃了。

“小姬可是我的恩人,你下次再說。”老爺子毫不留情的打斷了她,樂呵呵地拉着姬旦坐了下去。

林母珍而重之地把夜明珠放進房間暗格收好,這才走了出來,看向姬旦的眼裏充滿了自豪。

飯桌上,老爺子和林海拉着姬旦喝了不少酒。老爺子是感激姬旦救了自己,林海則是因爲姬旦,他所面臨的經濟危機已經不再是問題。

姬旦來者不拒,每次喝完必定回敬,老爺子喝了三杯之後,再也不喝了。歲月不饒人,他有病在身,喝酒完全是因爲姬旦來了,他心裏高興。

倒是把林海喝高了,姬旦扶起林海進了臥室。

回來之後,老爺子見姬旦面不改,對他豎起了大拇指。這孩子,酒量好,人品更好!

吃完飯,時間不早了,姬旦起身告辭,而林雅也打算回學校看看。因此林雅開車,兩人一同回去了。

“靜雯,你要是沒事,在這陪姨媽住兩天,多陪陪姨媽。”林母看着靜雯,一陣子沒見,這孩子出落的越發漂亮了。

“姨媽,我剛纔同學給我發信息,有急事找我呢!我也不多呆了。我下次有空再來看您!”謝靜雯此時一刻也不想呆在這裏。

“既然有事,那趕快回去!沒事來找姨媽玩,姨媽帶你好好逛逛!”林母依依不捨地說。

謝靜雯走了,開着她那輛寶馬三系,帶着滿肚子的嫉妒。

“一定得想個法子拆散他們,這麼優秀的男人,應該屬於我纔對!”她暗暗下了決心,疾馳而去。

美國,舊金山。一個地下室裏,一羣鞋教的修士正在開會。

“教主,那個神祕的東方人自從上次絡上的照片發出,我們已經查清楚了他的所在。如同幾十年前一樣,他的相貌絲毫沒變。也許長生不老的祕密,在他的身上。”一個滿臉大鬍子的修士半跪在地上,正在跟教主彙報。

“很好!我將派出我們最強大的修士,把他抓回來,一定要抓活的!長生不老的祕密,一定要由我掌握!”教主的聲音彷彿金鐵交鳴。

豪門閃婚:偏執老公追上門 “憑你們?” 巨星重生:捕獲花心大BOSS 一聲嘲笑,自窗口發出,所有人神大變。

“是誰?裝神弄鬼!”邪修們如臨大敵,每個人都將衝鋒槍拿在手中,警戒地看着四周。

黑影一閃,一個黑的身影落了下來。他掏出一根高希霸長矛,右手食指和中指併攏,一股紅的火焰出現,將雪茄點燃。

狠狠地吸了一口,一張黑髮紅眼的面孔露了出來。額頭上的黑豹紋身若隱若現,他這麼睥睨地看着,臉上露出一絲嘲弄。

“原來是查理伯爵,我們要找的人,貌似和吸血鬼並沒有任何關係!”教主冷眼看着來人,似乎並不怕他。

“no,當然有關係!因爲他只能做我的對手,任何勢力妄圖打他的主意,我決不允許。”蒼白英俊的臉,一絲邪笑若隱若現,讓他看起來魅力四射卻危險絕倫。

“哦?那你想怎樣呢?你應該知道,你在我這裏,討不到任何便宜。與你們吸血鬼不同,這個世上,沒有任何人能殺得死我。”教主一聲冷笑,一股黑氣從他身上冒了出來。

“呵呵,我還是那句話,你們要是敢動他,別怪我出手滅了你們。沒有任何人能夠插手我們的對決!”查理額頭的黑豹已經完全顯露,這代表他準備大開殺戒了。

“哼!給我殺了他!”教主憤怒了,一聲令下槍聲四起。

“把他們殺光,一個不留!”查理說完,身影像一道黑的閃電,向着教主殺去。

無數的蝙蝠出現,很快此起彼伏的槍聲漸漸停止了,只剩下滿地的屍體。

路過六月 那邊教主和查理正殺的難解難分。

“黑魔鬼的伎倆,你還真以爲自己是不死之身了?”查理一邊嘲弄着,一邊狠狠的回擊着教主。

教主身上的黑氣越來越濃,似乎教衆的死去反而令他的力量更加強大了。

“狡猾的傢伙,你竟然還找了幫手!我的教衆,無窮無盡,只要我在,隨時都能在拉起一幫人!”教主毫不在意教衆的死活,一些螻蟻罷了。

“很好,你果然很強大。”查理邪惡的笑着,“不過正合我意。出來,我的老朋友!把這傢伙給我吞了!”一聲嘶吼自他的額頭髮出,一個巨大的黑影憑空出現。

一個巨大的黑豹陰影,雙目像兩個黑洞,正如狼似虎的盯着教主。接着大口一張,一股龐大的吸力,像是要把地下室的一切席捲一空。

教主全身化作一道黑煙,妄圖逃出去。這個黑影,給了他一股死亡的威脅。

“給我收!”隨着查理的一聲大喝,黑豹猛然向前一竄,一口將黑煙吸入腹中。

“不對!你不是查理!”教主憤怒的迴音在地下室迴盪着。

“傻叉,現在才發現,早幹嘛去了!”查理陰陰地笑着,臉越來越蒼白。黑豹一閃,又回到了他的額頭。

黑魔鬼的力量麼!我會慢慢的把你消化的!身體傳來一陣強烈的虛弱感,查理變成一隻蝙蝠,消失在沉沉的夜裏。

周公旦,好好享受這短暫的平靜,暴風雨很快會來了!你,準備好了嗎?…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大洋彼岸發生的一切,姬旦並不知曉。他此刻正坐在車裏,而林雅正在開車。

“姬旦,你爲什麼會喜歡我呢?”似乎每個女人都喜歡這麼問。

“從人間到天上從天上再到人間,這生生世世的輪迴變幻無常;美人你一直是我的春天,你是我生命中的世外桃源。”姬旦手機鈴聲響了。

姬旦臉上微微一動,“這個解釋你還滿意嗎?”

林雅似喜似嗔地掃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喂,小寶。怎麼了?”是桂小寶打來的電話。

“周公,去哪裏瀟灑了?現在還沒回來!”那邊桂小寶調侃道。

“如果我說我正在跟你們心中的女神在一輛車裏,你信嗎?”姬旦說着看了一眼林雅。林雅給他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你越來越能吹牛了,你咋不說現在你跟女神老師在車震呢?”那邊桂小寶大聲說着。

“你的室友?小寶是,我記住了。”林雅清冷的聲音從電話裏傳了過來。

“周公,沒想到你還會學女人說話,是我低估你了!別廢話,趕緊回來,我有要事跟你商量。”桂小寶纔不信周公跟女神正在一起。

“嗯,等我回去再說。”周公掛了電話,有些哭笑不得。

總裁的契約女人 “小雅,一會我跟你先去趟別墅,你以後住在那裏好了。你放心,到結婚以前,我都不會過來的。晚上要是覺得無聊,把朱婉儀喊過來陪你。我寢室還有事。”姬旦想到一會還有事情要辦,心裏有些可惜。大好的獨處機會啊!

“啊?不用了,我自己回學校附近的住處行了!”林雅的心裏猶如小鹿亂撞。這一切簡直跟做夢一樣,雖然她從來沒做過夢,可是和書上說的夢境何其相似!

“不行,我的女朋友,怎麼能住在那種地方。一會到了別墅,我會安排一輛車送我回學校的。”姬旦的語氣很堅決。

“真霸道。”嘴上雖然這麼說,林雅內心還是覺得很幸福。哪個女人不希望被男人寵着呢?

到了別墅,姬旦跟管家公孫交代了幾句,突如其來地擁抱了林雅,在她臉頰輕輕一吻。“有什麼事情給我打電話,我先走了。”

林雅看着姬旦的身影,心裏一股暖流涌了上來。這樣的男朋友,應該是她們說的打着燈籠都找不到的人!

“我的天!自己在想些什麼?我不會想讓他留下來過夜!”想到這,林雅的心徹底亂了。

門外司機老周早已在門口等着了。姬旦上了車,撥了一個電話。

“把照片和視頻先傳到秦帥手機上,替闖王先收取一點利息。”對敵人仁慈,是對自己的殘忍!

闖王他們的**,秦寶山是出了力的。沒有他一開始的推波助瀾,也許闖王他們進去做個筆錄會被放出來了。衝這一點,姬旦也不會放過他。

醫院裏,秦帥其實已經早沒什麼事了。斷掉的牙齒在高科技醫學的幫助下,已經重新種上了。只不過現在還不敢用力咀嚼。黑虎這廝早跑的無影無蹤,報仇都找不到人了。

此刻他正在病房玩着手機,他已經看好了醫院一個漂亮的護士,正準備勾搭上手。

說的文藝一些這叫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說的直白些是狗改不了……。

叮~,一條陌生的好友邀請傳了過來,是一個半掩**的美女頭像。

“看來我終於要否極泰來了!最近的黴運,也該過去了!”秦帥毫不猶豫的點了同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