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姜夜看向夏雅,他到現在都沒有分清楚,夏雅到底是人,還是什麼別的異類。

不過很明顯夏雅有話要和他說。

「你的情書我收到了。」夏亞笑着看向姜夜。

姜夜臉色平靜,心中卻掀起了波浪,心中驚駭道:「副本中的東西難道可以影響到現實嗎?」

「你是怎麼走進教學樓的?」姜夜開口詢問。

夏雅低頭看去,一柄血跡斑斑的尖刀正好抵在她的腹部,而殺豬刀的主人正是姜夜。

姜夜白皙的手臂縮在寬大的袖袍中。

夏雅笑道:「這就是姜同學的問話方式,還真是夠特別的。」

「我在問你話,請你如實回答!」

「姜同學你忘了嗎,是你請老師進入的第一教學樓。」夏雅絲毫沒有慌張,從容的端起一旁的咖啡杯,抿了一小口,帶着笑容的看向姜夜。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一號教學樓是我的地盤,沒有我的允許,所有異類都進不來,而我不記得允許過你進入一號教學樓!」

姜夜變了臉色,面容上露出猙獰,厲聲呵斥:「說清楚,不然,死!」

「沒想到姜同學也會有慌亂的時候,不過確實是你邀請我進來的,我並沒有說謊。」說着,夏雅將一封信封拿了出來。

上面只有三個字「夏雅收」,沒有落款,更沒有署名,漆紅色的泥封已經被拆開,看樣子她已經看過了信封中的內容。

「你在耍我!」

姜夜頓時失去了耐心。

他當時帶入的是韓文清的視角,就算是送情書,也是韓文清去送的,而不是他,更何況他根本就不知道老什子情書裏面寫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而且用腦子想一想都知道,他怎麼可能會允許其他異類進入到他的節點中。

他絕對不允許有任何的東西沒有經過他的允許就進入到他的領地。

擅自進入他人的領地,這是對獵場領主的挑釁,是宣戰。

姜夜頭頂上的百脈鬼嬰呲牙咧嘴,露出一口獠牙,猩紅的眼睛盯着對面的夏雅,小手死死的抓着姜夜的頭髮。

姜夜環視一圈,外語辦公室中除了他們兩人之外沒有別人,其他的老師要麼就是拖課沒有下課,要麼就是提前卻上課了。

「開啟節點!」

「噌!」

猩紅色的荊棘從地牢入口中蔓延而出,瞬間就將一百多平的外語辦公室給籠罩了起來。

節點是處於半虛幻和半真實之間的東西,就算是打碎了東西,現實中也會復原。

為了不影響到其他的同學,姜夜只用荊棘籠罩了外語辦公室。

一刀捅過去,夏雅身軀散發出淡淡的灰色氣息。

傷口就像是紙片被火燒着后變成的黑色碎灰,連帶着整個人都開始向著黑色灰燼轉化,四散出的黑灰散落在四周。

「屠夫形態!」姜夜低吼一聲,血肉倒卷,化為屠夫,兩米的身高極具壓迫感,一把將夏雅從黑色的灰燼中拽了出來,捏著夏雅的脖子。

【判定失敗……】

「你到底是怎麼進來的!」姜夜嘴巴湊到夏雅的耳邊。

夏雅微笑的看着姜夜,將信封打開。

姜夜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信。

落款赫然就是他姜夜。

【叮,觸發任務「愛的回應」。】

【通關條件,以真愛之心說出『我愛你』三個字,即可完成任務,否則會死。】

「我特么!」姜夜感覺自己要腦溢血了,搞了半天,還真是他邀請人家進來的。

自己為什麼要手賤,非要把情書送出去,直接通關不好嗎?

這下好了,送出去情書收穫厲鬼。

姜夜打算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夏雅吞了好了。

下頜張開,姜夜鯨吞一口。

黑色的灰燼被他吸入口中,感覺像是吃紙錢一樣,但是沒有任何的任務提示,不一會兒的功夫,夏雅重新出現在姜夜的姜夜的面前。

夏雅臉上帶着笑容的將雙手放在姜夜的耳邊,一臉的笑容。

姜夜能夠感受到耳邊的冰涼,冰冰涼涼的卻讓他毛骨悚然,那是刺骨的寒意。

對方不僅僅不懼他的恐懼光環,甚至連殺豬刀都奈何不得她,還能近身姜夜,簡直無解。

「咔嘣!」

夏雅猛地擰了一個三百六十度。

姜夜的整個腦袋直接被夏雅的雙手給擰掉了,從脖子上硬生生的扯了下來,屍首分離。

他的頭顱被夏雅舉了起來。

就算是被砍頭,也能數出14個數,這也就意味着,被砍頭頭顱依然擁有意識,而姜夜就相當於被砍頭的狀態。

姜夜瞪大了眼睛,他甚至能夠清晰的看到自己後背上的猩紅色紋身,能夠看到四周的場景。

隨後,他的頭顱被一雙冰涼的白皙手臂抱入懷中。

夏雅臉上帶着愛意,露出微笑,微微的閉上雙眼,抱緊了姜夜剩下的頭顱。

「砰!」

姜夜的無頭身軀轟然倒塌。

頭頂上的鬼嬰頓時哇哇大叫了起來,猙獰大吼,露出一口獠牙,瘋狂的沖向夏雅。

霎那間,姜夜的意識重新恢復,他茫然的站了起來,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還老老老實實的放在自己的頭上,並沒有被摘下來。

【叮,消耗一天壽命,恢復完整狀態。】

「呼!」姜夜長出了一口氣。

剛才那一瞬間,疼痛升到了極點,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他整個人都懵了。

隨後眼前就是一黑。

霎那間過後,姜夜醒了過來。

他都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沒想到不僅僅能夠消耗壽命恢復傷勢,甚至能夠消耗壽命讓他復活。

而讓他復活的代價竟然只是一天壽命,那這麼一看,他還擁有五十四條命。

轉頭看去,鬼嬰正和夏雅爭奪自己的頭顱,鬼嬰明顯處於弱勢的地位,但是鬼嬰絲毫沒有示弱。

眼看着姜夜站了起來,鬼嬰又趕忙的返回到姜夜的脖子上。

看了看夏雅手中的腦袋,又看了看姜夜,鬼嬰猩紅的眼中閃過疑惑的神色。又來回的看了看,最後還是決定老老實實的蹲在姜夜的頭上,小手死死的抓着姜夜的頭髮。

這一次他一定要看住姜夜的腦袋,不能讓姜夜的頭再被人給摘走了。

「咦?」夏雅輕咦了一聲,看了看懷中的頭顱,又看了看對面完整的姜夜,面色露出驚訝。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姜夜皺緊了眉頭,他殺不對方,甚至也吃不了對方,完全處理不掉。

但是對方竟然能夠瞬息之間在他的節點中擰下他的腦袋,這簡直就離譜。

夏雅就像是遇到了什麼有趣的玩具,認真的將姜夜打量了一遍,說道:「嘛,既然今天無法讓姜同學感受到我的愛意,以後的每一天也會感受到的。」

「那麼多的人都通關了那個情書的遊戲,為什麼你只找上了我。」姜夜面色陰沉。

穿着高跟鞋的夏雅坐在座椅上,翹起二郎腿,笑了起來:「那當然是因為……」 第126章

慕安安心裏清楚,最近惹的事有點多,身上老受傷。

所以昨天在宗政御出差后,便選擇安分守己。

即便亮亮發來信息,也是選擇在家。

七爺除了她跑出去飆車,不照顧好自己之外,很少會跟她生氣。

這麼冷漠對待她。

慕安安有些委屈,偷偷伸手拽著七爺的衣角,「七爺?」

宗政御沉默的看着面前的小公主。

低着頭,拽着她衣服,一副遭受了委屈的可憐樣。

又在賣慘。

偏偏,看着她這麼委屈,宗政御心裏總會有幾分柔軟。

但一想到,慕安安竟然為了別的男人掛他電話,宗政御的臉又沉了幾分。

尤其是想到早晨,醫院門口那一幕,宗政御臉徹底黑了。

他不多言,直接拉開慕安安的手,抬步向上走。

「七爺……」

慕安安想追上來,但宗政御已經做了禁止的手勢,「別跟着。」

說完,邁開長腿上樓,到達書房,將門關上。

慕安安站在樓梯的地位,看着緊閉的書房門,心裏不是滋味。

難受,還有慌張和不解。

慕安安回頭時,客廳外面已經一片安靜,傭人各自忙碌,已經找不到剛才刺殺的任何影子。

彷彿根本不存在一樣。

慕安安情緒低落,見着羅森走來,便抬步下樓,朝羅森走去,「有空嗎?」

羅森:「安安小姐,我現在需要上樓跟七爺彙報,這次刺殺情況。」

「給我三分鐘,回答我一個問題。」

「安安小姐,您請問。」

「七爺為什麼突然回來?」慕安安丟出問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