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如此遠的距離,竟然瞬間趕到,沒有玄階修爲根本不可能做到,可就是這樣才讓他們震驚。

因爲陳楓廢物之句早就傳遍了整個星魂北大陸,如今突然間看到一個廢物竟然達到了玄階,而且還如此年輕,這讓他們不想信,更是不敢信。 陳楓的出現僅僅成爲試劍大會上的一個小插曲,他們兩人的離去並沒有對試劍大會造成太大的影響,而整個試劍大會也不可能因爲這麼一件小事給耽誤了。

“剛剛那人是誰,好年輕!他怎麼沒有參加試劍大會?”

“誰知道,估計是哪個世家的子弟吧。”

這樣的話語也僅僅在觀衆中流傳了一會兒便銷聲匿跡,也僅有一些個好奇者纔會追根究底,當然也有一些知道內情的,不過並沒有太大的觀注,他們的目的是觀看這次的試劍大會。

“大哥,剛纔那人好強,我不是他的對手。”

回去的路上,阿二扶着受傷的凌旭,陳楓走在前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聽到凌旭的話纔回轉過來,回答道:“一隻腳踏進黃階的人當然強,不過你也不用恢心,以你的年齡,總有一天會超越他的。”

“嗯!”凌旭堅定地點點頭,不過隨即興奮地說道:“不過說真的,大哥的方法還真有效,這才幾個月的時間,我竟然可以抗衡四級星士。”凌旭的話語中不免有些興奮,這在以前他根本不敢想。

“呵呵……”陳楓笑了,他不得不承認,凌旭有這方面的天賦,雖沒有神魂,可是在肉體的鍛鍊上高出了其它人,有了天賦再加上努力,能有今天的成就,陳楓並不覺的意外,想了想,說道:“等會回去的時候,教你一種新的修練法訣,算是對你今天的獎勵。”

“法訣?”凌旭僅僅只是愣了一下,便兩眼冒光,雖然他不知道陳楓口中的法訣是什麼,更不明白沒有神魂的自己要法訣有何用,可是這話從陳楓的嘴裏說出來,由不得他不高興,只是,他不懂,今天的表現?今天他可沒有順利晉級,爲什麼還有獎勵呢。

想不通,索性也不去想他,重重地點點頭,說道:“謝謝大哥。”

僅僅四個字,出自一個還未成年的孩子之口卻另有一翻味道,陳楓看了一眼凌旭,搖搖頭,朝着自己所住的地方走去。

“大哥,今天怎麼沒有見到小雨姐,她昨天明明晉級了啊。”


正在想着事情的陳楓,忽然被凌旭的一句話給打斷了,猛然停住了前行的腳步,眼中露出了一絲疑惑。

他今天在場中搜索了很久,該出現的人都出現了,唯獨沒有見過司馬星雨,這也是他爲什麼着急回來的原因之一。

“就是,以小姐的實力應該會出現的,可是今天就是沒看到她,公子,小姐會不會出事了?”阿二的話語也響了起來。

陳楓看了一眼阿二,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猛然回過頭,朝着二人說道:“你們兩個先回去,我出去一下。”

根本不給二人說話的機會,直接飛一般地離開了,看着陳楓離開的背影,阿二不解,喃喃自語道:“難道真的出事了?”

司馬家的人所住的地方離陳楓的住宅並不遠,再加上現在正是試劍大會進行的時候,司馬家除了那個神祕的司馬天風以外,所有人都去參加試大會去了,所以陳楓認爲這次根本不會有人阻止自己了。

再加上這裏是萬花宗,他對這裏無比的熟悉,所以在沒有人帶路的情況下,順利地找到了地方,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剛進入這片住宅區,就被一個他印像很深的人給攔住了。

“華雄?他怎麼在這裏?”陳楓看着面前的男子,不由地皺起了眉頭,按道理來講,這華雄此時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裏。

“這裏是司馬家的臨時住所,閒雜人不得入進。”華雄那高大的身軀擋住了陳楓的去路,只是他覺的眼前的小子有些熟悉,一時有些想不起來了而已。

“哦?”陳楓笑了起來,看着那高自己一頭的華雄,語氣溫和地問道:“那你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裏?我可是記得司馬家沒有你這麼一號人物哦。”

陳楓那不緩不慢的語氣倒是引起了華雄的注意,當然,也僅僅只是好奇而已,對於他而言,這個小小的北大陸,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又會厲害到哪去,盯着陳楓打量了一翻,問道:“你是萬花宗的弟子?”

語氣中絲毫沒有平等的樣子,完完全全把陳楓當做了比自己低一等的人物看待,可是陳楓卻不和他計較這麼多,再者,他平時在萬花宗內出入很少穿着宗門的衣服,所以華雄有此一問也不爲過,只是對華雄的語氣有些不爽。

“萬花宗弟子,陳楓!”陳楓自報家名,盯着華雄,可是華雄在聽到陳楓的話後,完全沒有一絲的自報名字的意思,而是喃喃自語。

“哦,原來是萬花宗的那個廢物啊?”

雖然陳楓明知道他沒有挖苦自己的意思,可是在聽到這話的時候心裏還是有些不舒服,心道:“這人還真是傲氣。”

“你來找人?”華雄問道。

陳楓點頭道:“找司馬家的司馬星雨。”

“哦,小雨她今天沒空,不見客。”

簡單的對話,氣憤有些尷尬,可是陳楓在聽到最後一句的時候,那一直平靜的面孔也不由地變了起來。

心道:“小雨?小雨是你能叫的嗎?”陳楓原本對華雄的那一絲好感也消失了,盯着華雄,他沒有了那一絲的奈心,想直接繞過華雄。

華雄是何等人物,年紀輕輕便達到了玄階的修爲,在中州更是那種屬一屬二的天才人物,可是現在到了這北大陸竟然被一個小小的廢物給無視了。

“請止步!”雖然用上了一個請字,可是他的動作卻恰恰相反,直接朝着陳楓出手了,雖然速度不快,可是對付一個廢物卻是足夠了。

陳楓面色一冷,他一直對這人禮敬,卻沒有想到對方竟然直接向自己出手,雖然沒下殺手,可是如果陳楓真是一名普通人,在他這一擊之下,沒有個把來月也休想下牀。

“哼,狂妄!”陳楓冷哼一聲,腳步微變,輕而易舉地閃開了他的攻擊,這倒另華雄有些驚訝了。

“呵,想不到還有兩下子,竟然看走眼了。”說着,華雄那一擊不中的雙拳收了回來,緊接着以比之前快十倍的速度向陳楓衝了過去。

陳楓看到如此麻煩的傢伙,知道今天這一戰在所難免了,飛快地躲閃着華雄的攻擊,一個攻一個閃,而陳楓的速度竟然絲毫不比這華雄差。

越打越是心驚,華雄知道根本不是自己走眼了,是所有人都看走眼了,這被人稱爲廢物的陳楓竟然有如此身手。

“好,哈哈,有意思,想不到萬花宗竟然有你這般有趣的人物。”華雄狂笑了一聲,直接取出了自己的武器。

刀!一把比他的身軀矮不了多少的戰刀,明晃晃的戰刀一看便知不凡,如果被其它萬花宗弟子看到一定會大驚。對付數十人的幽冥軍團華雄都未出刀,可是今天對付一個廢物竟然使出了刀。


“拿出你的武器,今天我要和你公平一戰。”華雄這是見獵心喜,像他這種天才級的人物,能夠找到一名對手是多麼的難,所以在見到陳楓的身法之後,那顆被埋藏的戰意被激發了出來。

“武器?對付你我從不用武器。”陳楓其實想說我沒有武器,可是他自己也不知怎麼的,這句話竟然脫口而出。

打擊,**裸的打擊,對於他這樣的一個天才人物而言,何曾聽到過這樣的話,沒想到今天讓一個看着毫不起眼的小子給打擊了。

華雄在聽到陳楓的話後,氣勢大漲,相比之前對付幽冥軍團的時候更盛,陳楓不敢大意,但更加想見證一下自己剛剛修練出來的天崩勁。

“大言不慚!吃我一刀。”華雄一刀出,周圍本來無風,卻因他的這一強大的攻擊給帶動了起來,猶如一道龍捲風圍擾在他的身旁。 狂暴的龍捲風隨着華雄這猛烈的一刀直劈陳楓,周圍塵土四起,從外面根本看不到華雄的身體,如果這一刀斬在身上,一般的星士必會當場身亡,可他的對手是陳楓,並不是一般人。

陳楓見到這刀眉頭也僅僅只是皺了一下而已,暗自凝內勁於右手,腳下發力,直接迎向那兇猛的刀風而去。

“他想硬抗這我一招?”華雄靈光一閃,立馬看出了陳楓的意圖,臉色大變,他可不想就這樣要了陳楓的小命,這裏可是萬花宗,如果殺了陳楓,他如何向他舅舅交待,可是憑兩人的衝勁,根本不可能收手。

呼!

長刀落下,可是華雄卻悲哀地發現,自己這一刀彷彿斬在了棉花上,龐大的力道只發揮了一成不到。

風停了下來,原先的地方出現了陳楓與華雄的身影,只見陳楓一隻手反抓着華雄的手背,輕輕一扭,然後猛然一拉,順着華雄來時的兇猛勁竟然直接將華雄扔出了好遠。

僅僅是一個照面,華雄便落了下風,他不可思議地看着自己的雙手,剛纔那一擊可是使出了他的全力,再加上他那玄階的實力,一般人躲都來不及,可是這陳楓不但不躲,反而以更快的速度擺了自己一道。

“哼,狂傲是需要本錢的。”陳楓嘴裏冒出一句超打擊人的話,也不給華雄反省的時間,直接在原地消失。

華雄可不是普通人,見到陳楓消失,立馬意識到陳楓反擊的手段要來了,暗自凝神,不給陳楓偷襲的機會。

呼!

陳楓出現在華雄的面前,僅僅一尺之遙,華雄反應很快,幾乎就在陳楓剛出現的那一瞬間便揮刀斬下。

唰!

長刀落下,另華雄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刀實實地落在了陳楓的身上,由頭頂劈下,陳楓竟然沒有躲開。

咦!就在華雄失神的瞬間,面前的陳楓竟然碎掉了,消失在他的面前,與空氣融爲了一體。

“不好!”

華雄那多年的實戰經驗告訴他,這是一個局,一個讓自己鑽進去的局,可是他知道自己反應晚了,雖然只是一瞬間,可是高手對決,一瞬間都可以要了一方的小命。

果然,華雄只覺的自己身體一麻,一道雄厚的掌勁從背後拍來,幾乎沒有任何懸念地,身體飛了出去。

爲何會有麻木的感覺?這個問題華雄不知道,也沒有去想,他此時只知道自己敗了,敗在了一個比自己小上幾歲的傢伙手中,而且對方還是一個沒有神魂的“廢物。”

廢物嗎?華雄心中這樣問着自己,一個廢物竟然可以輕而易舉地打敗在中州有着天才之名的自己,這說出去,誰會相信?

陳楓看着趴在地上的華雄,心裏終於對自己體內的內勁有了一個新的認識,而且他還有一個新的發現,自己的內勁之中竟然含有雷電的力量,從華雄現在還失去知覺就可以看的出來。

“雷電的力量?難道……”

正在陳楓陷入沉思的時候,忽然覺得有一道氣息鎖定了自己,還沒等他弄明白怎麼回事,一把鋒利的匕首已經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好快,好強大的氣息!”陳楓渾身冒起了冷汗,如果這人想要自己的性命,他知道,就算是正常情況下,一招也可以瞭解自己。

“你是何人?闖入萬花宗,傷我萬花宗弟子是何用意?”

一個女聲在陳楓的背後響起,而此時他脖子上的匕首也被收了回去,此時他纔敢轉過頭去。

一個女人,一個看起來有些熟悉可又想不起來在哪在見過的女人,女人看起來僅有三十來歲,可是陳楓知道三十歲不可能,這女人至少也有四十多歲。

“闖入萬花宗?”陳楓發現自己竟然不敢直視眼前的女人,這女人給他的感覺,他向來只有在他師傅身上纔會感覺的到。

師傅?忽然,陳楓腦袋裏思考了起來,眼前的這個女人他終於想起來爲什麼會這麼眼熟了,這女人竟然和他的師傅有幾分相像。

“萬花宗內門弟子陳楓見過師叔!”

陳楓想也不用想便知道這女人的身份了,早就聽司馬星雨提起過這位神祕的師叔,可是一直沒有見着,唯一一次還是遠遠相見,沒想到這次竟然兵戎相見。

“你是萬花宗弟子?你師傅是誰?”

這女人嘴裏這般說着,可是本人卻朝着華雄走去,在華雄的身邊停了下來,檢查了一遍他的傷勢,隨即從身上取出一顆藥丸,塞到了華雄的嘴裏,這才站起身朝陳楓說道:“即然是萬花宗弟子,就應該懂得宗門的規矩,如今你擅闖賓客的駐地,又重傷同門,按門規,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吧?”

陳楓愣住了,他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門規?按照宗門的規矩,重傷同門可是要被逐出宗門的。

“師叔,我不知道……”

“不知道?這不是理由,如果其它弟子都像你一樣,萬花宗還有何法可講,更何況你還是一個連神魂都沒有的小子。”

陳楓話沒說完就被這剛見面的師叔給打斷了,而且對方竟然一眼就可以看出自己沒有神魂。


沒有神魂在星魂大陸就算是半個殘疾人。

“重傷同門?看來這最主要的還是因爲自己的身體原因啊?”陳楓暗歎一聲,對這師叔的印象一下子低到了谷底。

“聽說這華雄是師叔的兒子,呵呵,這明顯就是護短,公報私仇嗎。”陳楓現在終於知道,爲什麼這萬花宗是師傅當家,而不是這實力更勝一籌的師叔了,再沒有腦子的人也能看出這事情的怪異,可偏偏這師叔看不出來。

沒有神魂和一箇中州有着天才之稱的人打鬥,倒下去的卻是那個天才,這說明了什麼?陳楓苦笑一聲,雖然對方是師叔,可是他卻不能就這般任由她胡作非爲下去。

“宗門一直由宗主當家,就算我犯了門規,自然由執法堂來管。”陳楓的臉色變的很快,剛纔的恭敬消失不見,變的有些冷淡了起來。

“哦?你一個小小的三代弟子還敢在我面前講道理,哼,我今天就替哥哥來教訓教訓你。”說完不等陳楓反應過來,便使出了殺手。

只見他衣袖一揮,數十道劍氣朝陳楓揮來,陳楓心中暗驚,這女人還真夠狠的,如果自己真的是個普通人,那今天就當真交待在這裏了。

“膽大包天,心狠手辣,且護短。”陳楓的心裏給出了評價。

流星步!

陳楓不敢大意,看着瞬間飛來的劍氣,直接使出了自己最得意的身法武技,並且將內勁發揮的淋漓盡致,一道道殘影出現在花似月的周圍,彷彿華麗的舞藝一般,躲過一道道劍氣。

可是這劍氣好像長了眼睛一般,在失去了目標之後不但沒有消失,反而追着陳楓打,大有一股不見血跡不罷休的樣子。

唰!

一道劍氣劃破了陳楓的衣服,一道長長的傷口中冒出了絲絲血跡。

任憑他身法再好,速度再快,面對擁有天階實力的師叔,也沒有一點的還手機會,任人宰割。

唰!

又是一道傷口出現,可是陳楓的身影不但沒有放慢,反而越舞越快。 十幾道劍氣彷彿認準了陳楓一般,不止不休,每一道劍氣都能在陳楓的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傷口,任他有逆天的身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也無法避開。

陳楓的身影如同幽靈般忽左忽右,原本白色的衣服此時早已被鮮血染紅,可是他仍然堅持,體內的內勁運行到最大,配合着流星步法,那流星般的速度留下的殘影彷彿十幾個長相一樣的人在飛舞一般。

“哼!不知所謂!”花似月,也就是花有名的妹妹,看着陳楓的身影,臉上一陣清一陣白,不過嘴裏仍然冷哼一聲,不再理會抵擋劍氣的陳楓,反而蹲下了身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