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如果胡家真的到了最後一刻,新加坡李家的人就算拿著槍衝進去了,但胡家逃跑的人絕對不會超過5%,因為這些人都十分清楚,這就是自己的根本了,如果把家族扔下自己逃跑的話,就算自己跑出去也是一個孤魂野鬼,這些年他們已經習慣了跟隨家族作戰,這又是家族的最後一站了,肯定會把自己所有的能力都施展出來,但這些雇傭來的修真者就不一樣了,他們本來在這個世界上也是孤魂野鬼,而且享受到的待遇也不是最高的,你得到了好東西肯定會給自己家族的人,絕對不會給我這樣的雇傭者的,所以也就沒必要給你們賣命了。

新加坡李家花大價錢雇傭來了20名修真者,這20名修真者剛開始的時候,還是打得有模有樣的,但他們當中的七八個人倒下的時候,這些人立刻就選擇了逃跑,也不管尾款的支付了,只要是能夠逃離這個地方,他們什麼樣的代價都是願意出的,很多人在逃跑的過程當中,就把自己的好東西給扔出來了,當然他們不可能會扔現金的,身後的追趕者也不會看上那幾個小錢兒,他們扔出來的全部都是一些丹藥什麼的,這對於修真者來說可真是好東西很多,貪財的就停下來撿這些東西了,所以他們也就跑了出去。

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那麼貪財的,還有很多人能夠看清楚這裡面的情況,為什麼要去見那些小東西呢?既然這個傢伙肯把這些東西扔出來,那就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個傢伙的身上有更多的好東西,只要是能夠把這個傢伙給幹掉,那麼這些東西就全部都是自己的了,何必去在乎地面上的那一點東西呢?這是一場一面倒的戰爭,新加坡李家請來的這些人實力不夠強,就算是便宜了別人,那也是自己家族的人,眼下最重要的是把這個人幹掉,看看他的身上是不是還有好東西,這才是有腦子的人乾的事兒,被眼前的東西給迷惑停下來的全部都是沒腦子的貨。

新加坡李家的人在更遠的地方,雖然第二批都是他們的核心實力了,但他們這些人都沒有多強的本事,如果過分的接近戰場的話,他們被幹掉的幾率也會高很多的,這些富家子弟都是非常惜命的,所以把自己的指揮部安排的稍微遠了一點,他們在望遠鏡當中看到了這一切,都感覺到非常的不可思議,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胡家了,胡兵就算是告訴了他們胡家的實力,但也沒有完全的告訴他們,這個時候一個個的都想要把胡兵給千刀萬剮,給了這個傢伙那麼多的好處,沒想到最後還是把他們李家給出賣了,挖了這麼大的一個坑等著他們過來。

其實這倒是他們錯怪胡兵了,胡兵也真的沒有想著坑他們的,一開始就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說了出來,可無奈胡兵這個傢伙也不是核心人物,雖然一大家子投奔了這個傢伙,但很多事情都沒有讓這個傢伙知道,原來這傢伙就是一個外圍成員,對於家族內部的事情都是一知半解的,是這個傢伙自己吹牛說是核心成員,才巧妙的把新加坡李家給全部坑蒙拐騙了,現在這個傢伙也是把所有知道的都說出來,可無奈他知道的東西實在是太少了,最為核心的東西一點都不知道,這也就造成了李家這邊的重大損失了。

眼看李家的人就要落敗了,不過新加坡李家也不是簡單的人物,他們竟然能夠發動這次襲擊,內心肯定是做好了各種準備的,新加坡李家的頭面人物立刻會見了周圍的幾個大家族,李家的所作所為周圍肯定都是知道的,他們雖然也想插一手,但是懼怕離家的實力,也害怕自己什麼東西都得不到,所以一直都沒敢動手,現在李家的頭面人物上門,就是把這個機會送到他們的手上,希望能夠派出他們家族的高手,跟李佳一塊兒完成現在的這個事情,至於利益分配方面,肯定是按照出力多少來計算了。

原本這些家族跟李家是有差距的,但是經過了這一場爭鬥之後,他們也都得到了戰場上的一首報告,李家的實力損失比較大,以後很有可能會在第一梯隊掉出來,所以他們開條件的時候也就不再手軟了,而且這些人的態度也改變了不少,原來的時候都是圍著李家傳的,但現在完全沒有那個必要了,誰讓你們的家族已經衰敗下去了呢?我們能夠接見你們家族的頭面人物,這已經是相當給你們面子了,如果你們不願意的話,乾脆我們就坐山觀虎鬥,看著胡家的人把你們都給解決掉,那裡面可是有不少你們的家族精銳的,這些年的投入都不要了嗎?

新加坡李家的人也是有苦說不出,本來是想著靠這個賺一把的,沒想到竟然把自己給陷進來了,而且還是拔不出腿來的那種,只能是跟各大家族展開談判了,他們也沒有多少時間,這個談判只是一念之間的事情,五分鐘的時間就可以決定很多事情,各大家族的人早就在戰場周圍等著呢,協議一達成,立刻就會衝進來。 新加坡李家布置這個事情布置了很長時間,原本以為自己做的事情是非常保密的呢,沒想到這些大家族現在都知道了,經過了大約十幾分鐘的談判,新加坡李家讓出了一部分的利益,準備跟各大家族進行評分,各大家族的人員也都抵達了戰場周圍,他們現在必須得同心協力,有了各大家族的幫忙,他們也就不再害怕新加坡警方了,包括新加坡上上下下的各大勢力,他們這四大家族就是最為強悍的,有他們四大家族做這個事情,其他人根本連插手都不敢插手的,東南亞地區還有許多強悍的勢力,但那些勢力也不敢硬扛新加坡的四大家族。

說起這四大家族也是非常有趣的,他們都是按照百家姓來的,四大家族分別就是趙錢孫李四大家族,雖然李家在百家姓上排名最後,但真正的實力卻是在第二第三位的,趙家自然就是排在第一的,孫家跟李家實力不相上下,錢家反而是最弱的一家。

四大家族的人都在別墅周圍聚集了,他們的手下也都跟狼一樣沖了上去,李家自己的人瞬間就有了幫手,剛才的損失都已經超過40%了,如果要繼續打下去的話,恐怕胡家就能把他們給包圓兒了,李家也確實感覺到了大陸世家的實力,如果自己不讓出這些利益的話,恐怕家族的好手都會死在這裡,到時候不但得不到胡家的財富,反而有可能會被胡家給幹掉的,反正都已經撕破臉了,胡家肯定不會吃這個虧的,他們這些人如果真的殺向李家的話,那才是李家那邊的末日呢,還不如這個時候讓出一些利益,讓周圍的三大家族一塊殺進去。

除此之外,李家還有一個想法,在這場衝突當中他們損失了那麼多人,以後的實力肯定會下降不少的,短時間內也是難以復原的,既然知道胡家那麼厲害了,那就得讓周圍的兄弟們一塊兒上去才行,原本我們四大家族都是同氣連枝的,現在李家降到了最後一位,我們就是因為胡家的人厲害才損失那麼大的,現在也得把你們推過去才行,這樣我們才能夠繼續維持原來的實力,這樣我們也就不會有什麼爭執了,李家的這個想法,其他三大家族也知道,但他們受不了金錢的誘惑呀,他們也都知道胡家的財富是多麼的驚人,就算拚命也得衝上去。

有了這三大家族的加入,新加坡這邊的力量瞬間就暴漲了好幾倍,而且這些人當中也有不少的修真者,雖然這些修真者的實力沒有辦法跟胡家相提並論,但他們周圍有很多槍手的特性,這就給他們很多的機會。

胡天磊這邊瞬間就感覺到了壓力,原本按照他的估算,雖然新加坡李家是地頭蛇,但是新加坡的李家並不是修真家族,整個家族當中的修真者是十分有限的,他們這邊可以在幾分鐘之內完成爭鬥,別看雙方的高手有很多,可高手過招都是非常快的,基本上一分鐘就能夠決出勝負,如果在剛開始的時候不能壓制住敵人,那麼這場爭鬥就要陷入相持戰了,這是任何高手都不願意進行的事情,都會在第一時間用出自己的全力,至於能不能擊倒對方,就看你自己的實力如何了,現在增加了那麼多的人,想要短時間之內結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啟稟家主,這些人不是新加坡李家的人,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應該是新加坡其他三大家族的人,四大家族在新加坡地區可以說是隻手遮天,只要是他們能夠看上的東西基本上都會強取豪奪拿在手裡的,這四大家族在新加坡地區立足了很多年了,他們家族內部也都是經常通婚的,如果我們不能夠殺出去的話,恐怕今天就要被他們給包圓兒了,李家應該是剛才看不到勝利的希望,所以把這三大家族也給叫來了,我們這邊可真是麻煩大了,其中一個家族控制軍隊的。」胡兵這個時候也看出了怎麼回事兒。

對於外面的這些人,這個傢伙現在是非常的害怕,外面到處都是槍林彈雨的,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傢伙還有用的話,恐怕老早就被胡家的人給幹掉了,現在新加坡的四大勢力全部到齊了,讓胡兵感覺到非常的絕望,在胡兵的印象當中,就算自己的家族非常厲害,但也僅僅能夠應付一兩個家族而已,如果要是想要應付新加坡四大家族的話,恐怕還是非常的困難的,對於這四大家族,他有一個深刻的認識,在別的地方可能實力不怎麼強悍,但如果在新加坡這一個地區,他們有一百種辦法讓你屈服,很多過江龍都在這裡翻船了。

胡天磊有些厭惡的看了一眼這個傢伙,對於這個傢伙的話,心裡也是有所思考的,其他人聽到之後也是臉色大變,不過他們現在都不把心思放在這個傢伙身上,看來這次真的是要拚命了,屋子裡還有幾個長老級別的沒有動手,他們就是在這裡守衛胡天磊的,胡天磊的身上裝著整個胡家最重要的東西。

「把家族所有的人員都召集起來,只在修真者走,其他的人只能是把他們留在這裡了,如果這些人大開殺戒的話,以後我們慢慢的找回來就是了,現在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把拖泥帶水那一套都給我扔下,我也有自己的老婆孩子,但為了家族的未來,現在只能是把他們給扔下,新加坡這裡也是一個法治城市,四大家族總不能把他們全部都給殺了。」胡天磊做出了一個決定,這個決定讓其他人都臉色大變,胡天磊的意思非常明確,等會兒肯定就要逃跑了,普通人跟著他們是沒有用的,他們也不可能把那麼多普通人帶出去,只能是讓家族的修真者往外跑了,四大家族的修真力量不強,面對這些修真者他們沒有能力攔截。 在四大家族的眼裡,雖然胡家的力量非常強大,但虎落平陽被犬欺,就算你們再怎麼強大,現如今你們已經離開了原來的地盤兒,這是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他們認為只要是四大家族聯手,在新加坡這塊地盤上沒有擺不平的事情,現在其他的一些二線勢力也得到了這個消息,他們也都想看看國內的修真家族到底多麼強悍,竟然一個家族就可以硬扛新加坡這裡的四大家族,在四大家族的眼裡,如果他們這一仗不勝利的話,不僅僅是得不到胡家的巨額財富,最重要的就是他們的面子上下不來台,現如今已經是這個樣子了,如果要是還拿不下人家不知道要多丟人呢。

就在他們有些著急的時候,胡家的人已經做好了準備,都跟自己的家裡人告過別了,這些家裡的年輕婦孺也十分明白,此刻已經到了家族危難的時機,如果她們還哭哭啼啼的話,那麼所有的人都將會沒有生機的,現如今他們也明白,只有這些修真者跑出去,他們才是更加安全的,只要這些修真者還在外面獨立一天,四大家族的人就不敢對他們怎麼樣,如果做出了人神共憤的事情,恐怕四大家族的人每天也是戰戰兢兢的,這些修真者肯定會暗殺他們的,他們這些有錢人都是怕死的,都還沒有享受夠呢,怎麼可能會離開這個世界呢。

胡兵肯定是被拋棄的一個人,這個傢伙終於是跟家裡的人團聚了,但是心裡卻沒有一點的高興,不管是四大家族的人殺進來,還是他繼續的留在這裡,反正結果都不是多好的,這個傢伙在四大家族那邊解釋不清楚,如果沒有胡兵在裡面幫助的話,外面的消息這些人也不可能知道,所以對於四大家族那邊來說,胡兵這個傢伙是一個叛徒,就算他掩飾的再好,今天這裡有那麼多的人呢,早晚會有人會把這個事情說出去的,所以對於這個傢伙來說,不管怎麼選擇都是死路一條,此刻看她的臉色就能明白,死氣沉沉的一點血色都沒有。

胡天磊的心裡也是悲痛萬分,這屋子裡的很多人都是胡家賴以生存的基礎,他們都是各行各業的精銳,但他們都沒有修真者的實力,所以只能是把他們扔在這裡了,現在胡家已經離開了華夏大陸,如果再沒有了這些人的話,以後想要起來是非常困難的,這些修真者雖然有強橫的實力,但他們對於經商和其他的方面沒有任何的能力,所以他們出去之後也只能是跟四大家族談判,希望能夠把這些人給弄出來,到時候花錢是少不了的,不過胡天磊還有另外一個想法,那就是出去之後別綁架四大家族的重要人物,拿它們來一對一的交換。

突突突…

就在屋子裡的人想要衝出去的時候,外面竟然響起了機關槍的聲音,這不是那種微型衝鋒槍,這是那一種大口徑的重型機槍,而且還是有好幾把的,胡天磊的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看來四大家族的實力的確是強悍,連這種軍隊里的武器都能夠拿得出來,如果他們有這樣的東西的話,那他們衝出去的難度又要增加好幾倍,雖然修真者的實力夠強,但這種重型機槍的威力強大,只要是被打中一顆子彈的話,普通人很有可能直接就變成一團血霧了,就算修真者的實力比較強,他們也沒有辦法硬扛這種子彈呢。

剛才胡兵說的話他還記得呢,四大家族當中的一個家族能夠控制軍隊,拿到這些武器彈藥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他們看到常規的武器彈藥,沒有辦法解決胡家的修真者,當然要去軍隊當中弄一些新的東西了,這些東西對於胡家的人來說才是剋星,除了大口徑的重型機槍之外,還有好幾個人拿著火箭炮過來了,看來他們真的是要滅亡胡家。

這也不能怪四大家族的人這樣做事,剛才他們發動了第一輪的衝鋒,最終的結果是什麼呢?他們四大家族的修真者損失了超過30%,在以前那麼多的日子當中,都沒有損失那麼多的人,所以他們也真的是心疼了,同時也是非常痛恨李家的,既然你們都知道對手那麼厲害了,事前的時候也不警告我們,讓我們有那麼大的損失,他們雖然心裡不滿意,但也知道這個時候不是窩裡反的時候,所以迅速的從軍隊當中調遣了這些武器過來,就算你們的修真實力再怎麼強悍,面對這些大口徑機槍也是沒有辦法的。

「家主,恐怕我們沒有辦法衝出去了,他們動用了幾十輛大型機械,把周圍的道路全部都給堵上了,而且也對外發布新聞了,周圍地區全部都有軍隊的封鎖,他們對外說是在進行軍事實彈演習,周圍的情況就是這樣,如果我們想要衝出去的話,至少也要找到他們的首腦人物才可以,但現在他們的首腦人物在什麼地方我們是不知道的。」三長老一身是血的從外面進來了,剛才他帶出去的人就有一個人被子彈打中了,直接擊中了那個傢伙的左前胸,整個人的軀幹都被打碎了,那種子彈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12.7毫米的子彈跟人的手掌差不多。

「看來咱們還是小看了這些對手了,原本我以為靠著咱們的武力能夠衝殺出去,現在看來還是我想的太簡單了,這些人不會給我們機會衝出去的。」胡天磊的話讓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默,連家主都說出這樣的話了,那肯定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所有的人也都知道這件事情不好做,你看我我看你的也沒有一個主意,現在幾乎就到了他們最後關頭了,殺出去就是送死,在裡面呆著也得送死,最後就只有投降這條路了,真的投降了的話,還不知道人家會怎麼對待呢。 剛才的時候,孫強就出手了,剛才胡家的人來了一波兇狠的衝殺,如果孫強還是不出手的話,恐怕這些人就要衝出來了,所以孫強一槍幹掉了一個,孫強也是用的大口徑重機槍,如果使用自己的武器的話,沒準裡面的人還能夠看出來呢,雙方以前都在魯東省混飯吃的,胡家的情報機構也不是沒什麼消息的,他們也知道李天的手下有一個非常厲害的槍手。

當時是一名軍隊里的士兵在操作,這個傢伙打了500發子彈,都沒有擊中敵人的一個修真者,最多也就是把那些修真者給逼退,現在孫強接過去之後,很快就擊中了對方的一個修真者,這讓四大家族的人都感覺到非常驚奇,同時他們的心裡也都起了招攬之心,四大家族擁有巨大的財富,但是卻沒有非常厲害的手下,這是他們在海外的家族的一個短板,他們也想自己的手下有很多的修真者靠,無奈這邊都沒有常年的傳承,更加沒有那些存在千年的門派,他們只能是找一些門派當中的叛徒。

在華夏大陸上,所有的門派都是有自己的傳承的,那些修鍊的比較好的,當然會被保護起來,他們以後要在門派當中佔據高位的,至於金錢之類的東西,他們也是絕對不會缺少的,所以說他們不會到海外這邊來撈金的,只有那些在門派當中不行的,被他們的師傅所看不起的那些人才會跑到海外來撈金,但這些人的本事是一個弊端,他們都是門派當中不怎麼行的,但是在東南亞地區還算是可以,誰讓當地沒有多少的修真者呢? 我家夫人又炸毛了 現在真正的對戰就看出來了,四大家族原來養著的那些修真者,給胡家的修真者比起來,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孫強幹掉了兩名修真者之後,立刻就走到旁邊的樹底下坐著了,跟剛才的時候一個樣,這個傢伙也是一直睡覺的,事先都已經跟胡家講好了,只有在最後關頭才會出手的,其他時間跟我沒有什麼關係,剛才的時候就是最後關頭了,如果孫牆還不出手的話,恐怕那幾個修真者就要衝出來了,這不符合四大家族的利益,更加不符合李天的利益,必須得把胡家的人逼到地獄的邊緣,這樣才能夠跟他們談一些條件,如果不讓胡家的人走上絕路的話,如何去跟他們談條件呢。

四大家族的掌權者也都看到了這一幕,短短的半分鐘而已,這個這麼懶散的傢伙竟然做成了這樣的大事,在前面的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僅僅發射了20多發子彈,十發子彈就能夠打中一名修真者,這樣的幾率實在是太強悍了,如果能夠把這個人收歸到自己手下的話,那對於自己的家族增長可是十分強悍的,這就等於自己擁有了一張王牌一樣。

別墅外面的修真者都推進去了,死了將近十個人呢,還有兩個人是被拖進去的,眼看也要斷氣了,這對於胡家來說是致命的,如果在魯東省當地的話,他們損失比這多一倍也不害怕,因為原來的修真者比較多,還有很多不是胡家的修真者,他們也可以算是頂上了,但現在因為樹倒猢猻散,他們帶著的大多都是自己家族的修真者,那些原來打工的老早就不在這裡了,他們也得給自己找一個長期飯票,離開了魯東省之後,國家的手裡雖然還有錢,但大部分的錢都是死錢了,沒有經濟來源如何養著修真者呢?要知道,修真者的花銷可是很大的。

這兩名傷者剛剛進門就咽氣了,那種大口徑重機槍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就算打不中你的要害位置,也能夠讓你的其他位置變成一團血霧,就好像剛才進來的那個傢伙一樣,他僅僅是被打中了大腿而已,但子彈的威力讓她的大腿直接斷了,現在這裡又沒有醫生,又沒有直選設備的,所以只能是流血而死了,雖然他們胡家還有療傷葯,但那種東西也不能夠挽救這麼嚴重的傷勢,只是能夠挽救一些其他的傷勢而已,現在你斷了一根大腿,直接就是血流如住,怎麼可能能把你救起來呢。

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了胡天磊,他們都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做,現在大家都是六神無主了,外面的進攻已經停止了,他們也很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以前他們也是侵佔過別人的家族的,當進攻告一段落之後,對方就應該有人進來談判了,那個時候也算是他們的一個機會,不過他們希望這一分鐘能夠晚一點,現在他們到了別人的地盤上,等於是被別人給打劫了,這些人的胃口肯定是不小的,他們開出的數字還不知道是多少呢,但現在這種情況他們也沒辦法反抗,不然的話,外面的人就要下一輪進攻了,下一輪進攻可要比這一輪厲害的多。

剛才很多人已經看見了,外面的士兵手裡還有肩扛式火箭筒,周圍可是有20多個窗戶的,如果那些人往窗戶里發射火箭筒的話,屋裡這些人又能夠活過去多少呢?不過那是一種玉石俱焚的做法,相信四大家族的人不到最後是不會這麼做的,把整個屋子裡的人都給炸死,對於四大家族的人來說也沒有什麼好處,最終他們什麼東西也得不到,而且這裡原來的時候還是富人區呢,突然之間就多出來這麼一個殘核,也沒有辦法給外面的老百姓解釋。

雖然四大家族的人可以隻手遮天,但新加坡這個地方畢竟是一個法制社會,這樣的事情老百姓也會懷疑的,等到哪一天,他們四大家族的勢力衰退,可能就有人把這件事情拿出來說話,那個時候四大家族可就麻煩了,不管他們如何的去解釋,最終這件事情都會有人盯著的,也算是他們歷史上的一個污點了,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不能這麼做。 事到如今了,如果繼續耽擱下去的話,鬼知道將來是個什麼情況,所以他們必須得在這個時候衝出去,如果繼續耽擱下去的話,所有人的心都有可能沉澱下來,如果他們沒有了衝出去的勇氣,那個時候不管說多少話都沒有用處,現在大家還沒有看清楚外面的情況,所以這個時候還是有勇氣出去的,等他們看到外面和槍實彈的軍隊的時候,很多人都沒有了抵抗的勇氣,那個時候他們胡家才算是真的完了呢,胡天磊眼神一橫,立刻就有人準備衝出去了,這時候胡天磊也拿出了自己的武器,胡天磊已經很久不用自己的武器了,這次也算是給四大家族面子了,把整個胡家的真正實力都給逼出來了。

下面的人也知道這是一場生死戰,如果能夠衝出去的話,司大家族的人以後肯定沒有好果子吃,他們這些人都是有能力在身的,以後肯定要找四大家族的人報仇的,所以四大家族的人也很明白,絕對不能讓這些人有活著的出去,這可是解不開的仇恨,你都要把人家給滅毒了,人家難道不應該跟一個殺手一樣隱藏在暗處伺機出動嗎?

十幾個窗戶應聲而破,十幾位高手從窗戶當中沖了出去,但同時有無數的子彈發射到了窗口這裡,剛才四大家族沒有把自己的實力暴露出來,讓胡家的人以為他們沒有那麼多的重機槍呢,這下子可算是倒霉了,七個人當場斃命,剩下的幾個人也都掛了彩了,不帶一個人沒有衝出去,反而是把自己這邊的高手給栽了不少,門口那邊的人幾乎都不敢往外沖了,他們也非常清楚,沒外面肯定有好幾挺重機槍頂著呢,只要他們敢於把門給打開,鬼知道那些重機槍會發射多少子彈過來,從窗戶里出去的都是家族最厲害的,在門口等著的都是次一等的,他們還不如那些人呢。

胡天磊也非常驚奇的看著這一切,果然四大家族的人非常厲害,竟然能夠搞到那麼多的重型機械,剛才他粗略的估計了一下,這個房屋總共有十幾個窗子,這些人衝出去的時候,每一個窗口至少有三挺重機槍在盯著呢,這說明外面弄來了上百挺的重機槍,這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弄來的呢?就算是從軍隊當中拉來的,也應該會驚動外面的老百姓的,看來四大家族的人已經孤注一擲了,他們絕對不會讓胡家的人活著離開的,要不然的話也不會搞那麼多的動作,等會兒他們就應該往裡沖了吧,胡家的人現在已經被困死在這裡了,幾乎找不到衝出去的辦法。

此刻大長老也受傷了,大張老捂著自己的胳膊,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還真是小看了這些人了,讓大長老踏入高級武者的行列的時候,認為自己已經不害怕這些現代武器了,但今天這個情況還是讓他覺得自己大意了,剛才他從窗戶里跳出去的時候,立刻就感覺到了不對勁,雖然第一時間沖回來了,但他的胳膊還是被打傷了,他已經算是非常不錯的了,在衝出去的這十幾個人當中,二長老直接就被打成了篩子,二長老的動作就慢了那麼一秒鐘,也就是那麼一秒鐘的時間,十幾發子彈已經招呼過來了,外面的火力配置十分強大。

從剛才的聲音來判斷,除了大口徑重機槍之外,外面還有很多小口徑的機槍,這些機槍的威力並不是很大,但他們的射速非常快,每分鐘幾乎都可以射出數百發子彈,這讓屋裡的人根本就沒有逃跑的可能,有大口徑重機槍壓著你們,再加上這些小口徑機槍的打擊,就算你的速度再怎麼快,你落地之前也肯定會被打傷的。

就在這個時候,屋子裡的電話聲音響起來了,胡天磊痛苦的閉上眼睛,他很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兒,剛才的時候電話線已經被切斷了,所以大家都沒有辦法跟外面聯繫,現在電話聲音又響起來了,切斷電話線的是四大家族的人,他們肯定要從電話當中跟屋子裡的人商量了,這個時候就是讓你交出錢的時候,如果你能交出買命錢,那麼剩下的事情都好商量,如果你不交出來的話,恐怕他們就要進行下一步的行動了。

「家主,這件事情都到了這個樣子了,我們絕對不能把手裡最後的籌碼交出去,如果我們真的給他們的話,那我們才是什麼都沒有了呢,他們把事情搞得那麼大,如果最後什麼都沒有得到的話,這些人肯定是不甘心的,所以他們不敢對我們痛下殺手,如果我們現在就把錢給交出去,外面又死了那麼多的人,你認為他們會跟我們和解嗎?肯定會把我們趕盡殺絕的,現在我們沒有足夠的力量衝出去,那我們就在屋子裡呆著,只要他們有人進來,那就是我們的天下了。」大長老平時的時候跟家主不和,這在整個家族當中都是知道的,主要就是因為雙方的權力分配問題,但現在整個家族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沒有人還會管權力的問題,所以大長老就把自己的擔憂說出來了,胡天磊也在一旁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的情況就好像歹徒挾持人質要求警察把槍放下一樣,如果警察不把槍放下的話,那麼歹徒的心裡還是會非常忐忑的,因為他還沒有掌控全局,如果要是警察把槍放下的話,那就代表現場沒有人能夠治得了他了,歹徒說什麼就是什麼,現在這個時候就看胡家該怎麼選擇了,如果真的要是答應了對方的條件,那胡家現在就可以宣布破滅了,如果胡家繼續困守這座房屋的話,雖然最後也有可能被敵人給幹掉,但至少還能夠堅持的時間長一點,在這一段時間內,或許會有新的解決辦法呢,大家都是聰明人,以前的時候也做過類似的事情,都不是傻子。 電話聲音響了一段時間就掛了,那邊也明白這邊的意思了,這邊很明顯就是不想談判的,如果是想進行談判的話,電話肯定早就接起來了,外面四大家族的人臉上也很難看,都已經把自己的全部實力拿出來了,沒想到還是沒有讓胡家屈服,他們還真是小看了大陸的修真家族了,在這一方面,大陸的修真家族真的是很有骨氣,比他們這些海外家族要強得多,如果換位思考一下,他們這些人處在現在這個情況下,恐怕老早的就會跟人家談判了,跟人家談判的結果也就是把自己給交出去了,這一點他們還真是有些佩服。

四大家族的人也不是拖拖拉拉的,所以立刻就開始制定新的作戰計劃,對於四大家族的人來說,今天晚上能動用的力量全部動用了,不能動用的力量也已經是拉過來了,他們副大家族所有的實力都在這裡了,四大家族的四位組長也已經到了,他們必須要在今天晚上拿下這裡才行,如果今天晚上拿不下來的話,不僅僅是損失了大量金錢的問題了,周圍東南亞各大勢力都得到消息了,他們的臉面也成為問題了,以後想要欺負他們的人或許會有很多,如果他們能夠一戰拿下胡家,他們的名氣也會宣揚出去的,周圍那些人就不敢過來找事兒了,所以這件事情有很多的象徵性。

新的作戰計劃很快就制定下來了,就跟胡家的人想象的差不多,他們不敢把整個胡家的人都給消滅了,他們主要是為求財來的,如果把這些人都給殺了,最後的時候什麼東西也得不到,反而是給他們留下一屁股的麻煩,雖然現在胡家已經落魄了,但他們在華夏還有很多親朋好友,那些人現在可能不會找四大家族的麻煩,因為他們的手伸不到這裡來,如果那些人以後發展的夠強大呢,如果有些事情涉及到四大家族呢?恐怕那些人是絕對不會留情的,順水人情誰都是會做的,胡家畢竟是一個上百年的大家族,怎麼可能沒有一些親朋好友呢。

有些人也會說了,胡家被李天逼迫到這個程度,為什麼那些親朋好友都沒有出手呢?那還是因為李天的實力太強了,而且李天的背後又有國家的支持,就算他們對李天出手的話,恐怕也不可能有什麼樣的效果,反而會讓李天這樣的人給記恨上,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整個國家安全局的人都站在李天那邊,上面幾位大領導都對李天抱以厚望,如果他們這個時候跳出去整事兒的話,他們自己的尾巴也是不幹凈的,被那些大人物給盯上,很有可能他們自己的家族也會玩玩的,但四大家族這裡就不一樣了,最多也就是個海外家族,上面的人可不會管他們的死活的,對他們動手也沒有什麼心理壓力。

作戰計劃很快就制定下來了,有些人拿著簡易的榴彈發射器到了指定位置上,他們手中的槍可以發射小型的榴彈,但絕對不是那種爆炸性質的,他們全部都裝上了催淚彈,催淚瓦斯會讓裡面的人受不了往外跑的,那個時候也就是他們抓俘虜的時候,他們非常清楚裡面有多少的人,裡面那些普通人肯定是堅持不住的,修真者或許能夠堅持一段時間,但最多也就是半天的時間,半天之後,這些人也會跑出來的,那個時候就到了收穫的時候了。

四大家族的聯合指揮官點了點頭,周圍就有幾十個催淚彈飛了進去,剛才打仗的時候窗戶都被打爛了,所以現在也沒有任何的阻礙,催淚瓦斯直接就飛進去了,外面這些人也趕緊的撤退,從窗戶當中飛出來幾十個子彈,這些子彈還打死了十多個人呢,他們一共有25個人過去執行任務,一下子就死了14個人,這還是在對方重傷的情況下,如果對方的人都完好無損的話,鬼知道他們這邊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四大家族的掌權者也都互相看了一眼,大陸的修真家族實在是太可怕了,都已經到了現在這種程度了,戰鬥力還是如此的強悍,以後最好還是不要招惹他們。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的話,恐怕這些人不會打胡家的主意的,現在他們反而覺得把自己架在了火上烤了,如果就此撤退的話,不但之前的損失沒有辦法彌補,周圍的人也會恥笑他們,找事兒的小型組織也會成倍的增長,因為他們認為四大家族的人都是一群無能的人,何必要這麼給他們面子呢,新加坡可是一座國際化的大都市,在這座大都市的下面可有很多的利潤呢,每年幾千億都是有可能的,憑什麼要讓四大家族的人來賺這個錢呢?他們如果是有能者的話,那我們肯定會讓賢的,但現在他們蠢到了這個程度,為什麼讓他們佔據這麼好的黃金地帶呢。

幾個人很快就被房子里的情況吸引過去了,門口真的跑出來了好幾個人,不過這幾個人一看就不是修真者,甚至還有女孩和兒童在內,四大家族的人也沒有對他們幹什麼,看著他們慢慢的跑到了房子的外圍,然後找人直接把他們給抓起來了,總算是取得了一些效果,他們現在也是非常滿意的,看來裡面的催淚瓦斯濃度還是不夠的,很快,另外一批人就過去了,原本釋放催淚瓦斯不是個危險的事情,但經過剛才那一批人他們知道了,死亡率幾乎過半兒呀。

第一批催淚瓦斯還沒有散掉,第二批催淚瓦斯又射進來了,外面的很多人都在期盼出來更多的人,可除了一些婦女兒童出來之外,成年男人幾乎都沒有出來,胡家的人都是有修真者的,他們都可以短時間內避器的,而且這邊海風非常厲害,整個房子的窗戶都打開了,催淚瓦斯散的速度也比較快。 李天微笑的看了這些傢伙一眼,現在這些傢伙已經被打得沒脾氣了,就算是李天出現在這個屋子裡,所有的人對李天也沒有什麼警戒之心了,反而是感覺到非常的奇怪,難道這件事情也跟李天有關係嗎?所有的人都搖了搖頭,雖然李天的勢力增長很快,但是話又說回來了,現如今的李天在魯東省勢力強大,在整個華夏的勢力也能夠說得過去,可這個地方是新加坡呀,連華夏官方的勢力都沒有發展過來,更何況是你一個區區的地方軍閥呢,所以她們不相信李天在這裡有多大的勢力,但李天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呢?難道雙方還有什麼未了的恩怨嗎?

「李先生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李先生能不能告訴我們出現在這裡的理由呢?這裡的事情讓李先生笑話了。」胡天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剛才有一名普通人實在受不了催淚瓦斯了,所以隨便的抓過一塊布堵在自己的嘴上,沒想到那塊布就是胡天里的衣服,所以現在想要體面的跟李天會面,都是一件十分難能可貴的事情,好在李天也不是注意這種事情的人。

「現在這種情況並不是能夠會談的情況,各位還是稍安勿躁。」李天微笑了一下,然後就運起了一招太極的起手勢,在屋子裡還有很多白色的催淚瓦斯,但現在這些煙都好像是有了生命一樣,慢慢的朝著李天的手中走去,而且慢慢的匯聚成了一個球,當這個球越來越亮的時候,屋裡的空氣也就越來越新鮮了,竟然能夠把這些有毒氣體聚在一起,這絕對已經超越了宗師的境界了,胡天磊的認知當中只有大羅金仙才有這樣的能力,沒想到李天在這一段時間當中又精進了很多,現在已經是大羅金仙這個層次了,在地球上還沒有出現過這個層次的人吧。

不僅僅是胡天磊感覺到吃驚,胡家的其他修真者也納悶兒了,這才過去了多長時間呀,他們原來也知道李天的實力的,如果要進展到現在,這個階段至少需要十年左右的時間,就算李天是一名絕頂天才的話,那五年的時間肯定是必須的,但現在過去了還沒有一個月的時間呢,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原來的李天就是這麼厲害的,只不過人家沒有施展出來就是了,在心裡又對李天佩服了一層,對付自己人沒有用出武力威懾,這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

屋子裡的催淚瓦斯不是一個少數,為了能夠把胡家的人給逼迫出來,足足發射進來了三四十個催淚瓦斯,也幸虧胡家的人比較厲害,如果換成普通人的話,這些人老早的就跑出去了,所有的催淚瓦斯都被李天壓縮成了一個小球,直徑大約不超過五公分而已,而且還是十分明亮的那種,此刻小球就在李天的手裡,就好像是一個玩具一樣,不過所有的人都沒有忘記,幾分鐘之前,這個小球差點要了他們的命。

經過了剛才的慌張之後,現在的胡天磊也已經是鎮定下來了,李天不會平白無故的出現在這裡,李天之所以會出現在這個地方,肯定是因為他們家裡有李天需要的東西,不然的話,李天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呢?胡天禮的腦子裡立刻就形成了一條線,很有可能這件事情跟李天有莫大的關係,沒準幕後的知識人就是李天呢,但現在絕對不能把這個話說出來,就算李天是自己的敵人,那也必須得想辦法拉攏才行,如果李天真的是自己的敵人的話,那他們這些人也就一線生機都沒有了,如果李天不是自己的敵人,那麼這件事情或許還有轉機。

四大家族的人這個時候也開始安靜下來了,他們知道裡面的催淚瓦斯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她們也沒有忙著衝進來,如果這個時候進攻進來的話,對他們來說也沒有任何的好處,很有可能也會被催淚瓦斯傷害到的,他們大部分都是一些普通人,並沒有修真者的那個實力,雖然可以攜帶防毒面具,但你們不戴防毒面具的時候還不是人家的對手呢,如果再帶上那麼一個害人的玩意兒,進來就是給人家送菜的,不需要人多了,只需要三兩個修真者,恐怕就能夠把他們給全部解決了,誰讓雙方的實力差距大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呢。

就在他們休息的這一段時間,也算是給李天他們爭取了一段時間,雙方之間可以用這段時間聊一聊,李天或許能夠得到自己想得到的,胡家這邊也能夠得到他們想得到的,這個世界上還是有等價交換的。

胡家的很多年輕人非常憤怒,他們都認為這件事情是李天搞出來的,甚至都要上去對李天破口大罵了,不過又想到剛才李天露出來的那一手,這可絕對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阻擋的,別說是他們這些年輕人了,就算是家族的長老們都聯合起來,最後又能夠怎麼樣呢?難道我們這些人是人家的對手嗎?看看家主他們的臉色就明白了,咱們這些人老早就已經落伍了,年輕人在李天的手上走不過一個回合,就算是咱們家族的長老們恐怕也不是李天的對手,所以還是省省力氣吧,所有的事情都有高層來決定,年輕人不要隨便的出頭,不然丟人的那個人肯定是自己。

對於胡家這些人的表現,李天還是非常滿意的,如果這些人上來就要跟自己動手,說不得還要跟他們來一場呢,既然是這樣的話,看在大家都是同一個國家的份兒上,李天還準備幫助這些傢伙,至少幫助他們走出這個困境,如果李天現在拿了秘方不說話的話,那麼這些人還是要面對四大家族的攻擊,他們現在都已經損失慘重了,想要從這裡走出去是不可能的事情,李天必須得站出來說句話才行,反正咱的大本營在國內,不怕得罪四大家族。 「各位也不需要有什麼疑惑,你們今天的事情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我來這裡的原因是我聽到了一個傳聞,你們胡家的手上有一個丹方,你們胡家也沒有煉藥師,留著這種東西也沒有什麼用處,我們不妨來做一個交易,如果你們肯把這個單方交給我的話,那麼我會幫你們化解今天的危險,如果你們執迷不悟的話,那我就在旁邊坐山觀虎鬥,看看四大家族的人如何殺掉你們,最後我一樣能夠從他們的手上拿到丹方,最終犧牲的就只有你們胡家的人了,看你們如何選擇了,路就在你們的腳下,我能做的也告訴你們了。」李天剛剛收到了孫強的消息。

孫強隱藏在四大家族當中,那邊已經決定要動手了,現在已經是開始準備了,如果李天這邊動作夠快的話,能夠在進攻前達成協議,那麼這件事情就可以很好的解決,如果胡家這邊疑神疑鬼的,那李天乾脆就得先撤退了,四大家族弄來了不少的重型武器,在修真方面,他們沒有辦法跟胡家相提並論,所以她們就想到了現代化的武器,現如今都已經驚動了周圍的老百姓了,那也就沒有必要藏著噎著了,只要能夠達成自己的目的,什麼事情都可以直接辦的,現在他們就已經是孤注一擲了,所以孫強有些擔心李天的安危,讓李天還是早點脫身比較好。

聽到了李天說出的話之後,胡家的人都感覺到非常的震驚,沒想到他們都已經跑到新加坡來了,李天還是沒有放過他們,竟然是追到了這裡來了,他們都看向了自己的家族,如果家主的手中真的有這個丹方的話,他們希望家主能夠把這玩意兒給交出來,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活下去,那些東西固然重要,可是就跟李天說的一樣,咱們家族現在又沒有煉藥師,就算是有煉藥師的話,恐怕也湊不齊那麼多的珍貴藥材了,雖然這樣的東西價值千金,可現在跟咱們的性命比起來,別說是價值千金了,就算是價值萬金也得付出呀,只要能夠讓大家都活著,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他們這些人都能想明白的道理,胡天磊當然也能夠想明白了,家族的長老幾乎全部都受傷了,現在高層當中沒有受傷的,就只有胡天磊自己了,剛才那種攻擊胡天磊也看到了,就算是胡天磊帶著人出去,恐怕也沒有可能殺出去的,所以現在必須得找外力幫助了,李天就是最合適的一個人選,而且李天這個人說話還算是可以的,這一次的事情雖然跟李天有關係,但李天絕對不是幕後的主力,這一點胡天磊還是能夠分得清楚的,如果李天是幕後主力的話,那就沒有必要到這裡來跟他們談判了,直接等著四大家族拿下來再談判比較好,也就是李天多費出一些努力就是了。

「明人不說暗話,我們的家族收藏了三張丹藥的方子,就是這三張方子,我沒有別的要求,我希望你能把我們所有的人平安護送離開這裡,只要是我們能夠離開新加坡抵達澳大利亞,這三張房子就全部是你的了。」胡天磊做事也比較光棍,從自己的懷中把東西直接拿出來了,看來最寶貴的東西都在這個人的身上,李天打量了一下這個人,這讓胡家所有的人都十分的害怕,如果李天真的要殺人奪寶的話,現在他們還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家族的高手都已經受傷了,沒有辦法結成陣法抗敵,就算是能夠把陣法給弄出來的話,李天會害怕你們的陣法嗎?現在他們只能祈禱李天是懂規矩的人,不會隨便的對他們動手的。

「放心就是了,所謂盜亦有道,我這個人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我答應的事情還是會辦到的,你們這些人想要去澳大利亞的話我不敢保證,但我只能敢保證讓你們活過今天這個情況,這也是我的能力極限,我沒有辦法逼迫四大家族同意,也只能是跟他們達成一個協議,你們也看清楚了,雖然我在國內的實力很強,但這裡畢竟是人家的地盤兒,就算我的實力再怎麼強,人家如果不跟我合作的話,那咱們也是乾瞪眼的,我一個人的實力有限,跟他們談判能夠保障你們的安全已經是可以了,如果你們想要去澳大利亞的話,恐怕還得靠你們自己了。」李天實事求是的說道。

這些人也真是把自己當成萬能的了,雖然剛才李天漏了一手顯得自己很厲害,但話又說回來了,就算一個人再怎麼厲害,也沒有辦法在敵人的地盤上反了天呀,這裡畢竟是人家四大家族的地盤,到處都是人家的眼線,你想要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登上飛機前往澳大利亞,這實在是有些不太可能。

胡天雷點了點頭,其實剛才也在是太李天的,如果李天把所有的事情都攬下來,胡天磊就知道李天是騙他們的了,現在李天把事情說的那麼完整,肯定就沒有騙他們的意思了,如果真的要欺騙你們的話,何必還在這裡編瞎話呢,直接把東西搶過來就是了,對於李天這樣的人來說,根本就沒有必要騙你們,雙方都不是在一個層次上的,李天既然答應了你們的事情肯定就會做到,李天檢查了一下三張丹方,基本上就是自己需要的。

當裡面正在談判的時候,外邊這邊也已經準備完畢了,很多軍車都被開來了,全部都是在軍隊當中開來的,這些軍隊也接到了上面的命令,說是房子當中有一批恐怖分子,他們進去直接把這些恐怖分子圍剿了就是了,江湖爭鬥做到出動軍隊,而且是為某個家族進行牟利的,恐怕這也就是新加坡這邊能做得出來了,換成其他的國家都是不能做得出來的。 如果是在其他比較大的國家,又或者是制度比較森嚴的國家,一個家族想要動用軍隊的話,恐怕是需要他們付出極大的努力的,但現在這個情況又有所不一樣,新加坡這個地方並不是很大,在這裡很多家族都可以調動軍隊,但大部分都只是調動軍隊去做一些小事情,而且調動的人員並不是很大,跟今天這樣的情況的確是很少見,新加坡一共過來了500名軍人,加上現場的雇傭兵和四大家族的槍手,總人數已經超過了1500人,周圍地區被包圍的水泄不通,如果沒有得到四大家族的允許,恐怕除了擁有李天這樣的變態實力,其他的人都不可能從這裡走出去的,這周圍的防守實在是太嚴密了。

孫強表面上是在睡覺,但實際上已經把周圍的情況給偵查清楚了,當新加坡地區的軍隊來了之後,新加坡李家的人也就不怎麼看中孫強了,雖然這個傢伙的實力非常厲害,但這個傢伙畢竟只有一個人,單兵作戰實力再怎麼強悍,最終也沒有辦法解決屋子裡的一群人的,如果孫強有能力解決屋子裡那一群人的話,恐怕也就不需要這些士兵跑到這裡來了,調動士兵是需要留下很多的案底兒的,以後他們也是不怎麼好解釋的,但這次已經行動到這個程度了,如果不把胡家的人給拿下的話,恐怕別人都不覺得四大家族有多麼的厲害,甚至還認為他們是繡花枕頭。

孫強把周圍的情況都記下來了,然後使用特殊的器材給李天發過去,這些東西全部都是國家安全局的器材,如果是普通的民用器材的話,恐怕老早就被新加坡軍隊的偵察兵給發現了,這支軍隊在世界上雖然沒什麼名氣,但使用的各類設備都是非常先進的,新加坡地區比較小,但這裡的經濟比較發達,每年的軍費數目也是比較多的,東南亞地區雖然沒有什麼戰亂,但這一地區的海盜數目比較多,所以新加坡的軍隊維持了高度的訓練,在緝拿海盜的過程當中也進行了一些鍛煉,戰鬥技能還是非常不錯的,剛才孫強通過他們擦槍就能夠看得出來,這就是老槍手之間的交流了,一個眼神就知道你的實力。

李天接到這些消息后也有些頭疼,原本以為這是修真者之間的對決,沒想到四大家族做事情一點都不講究,為了拿到最後的勝利,他們根本不管軍隊不軍隊的,就那麼把軍隊的人全部都給調動過來了,現在這場戰爭已經變味兒了,根本就不是修真者之間的對決,變成了修真者跟軍隊之間的對決,這樣的對決在歷史上不是沒有出現過,但基本上都是軍隊獲勝了,除非修真者當中有逆天的人能夠拿住他們的頭裡,要不然的話是不會有勝利出現的。

胡家的人也觀察到了外面的變化,雖然他們的攝像頭都被拆除了,但是他們也能夠從窗戶當中看得見,外面的人群好像更加密集起來了,剛才的人群雖然也不少,但是胡天里還是能夠找到逃出去的道路,至少周圍那邊的士兵數量比較少,按照胡天里的速度,自己單槍匹馬的出去還是可以的,但現在情況跟原來不一樣了,自己找到的那個出路已經被堵死了,周圍的士兵數量也密集了很多,而且剛才很多是拿著手槍的槍手,現在全部都變成了拿著衝鋒槍的了,那可是比較強悍的武器,就算你穿著避彈衣也沒有多大的用處,如果真的被那些衝鋒槍打中的話,胡天磊也是沒有活路的。

自始至終,胡天磊都沒有感覺到過,害怕原來的時候,胡天磊就已經下定決心了,如果家族這些人真的跑不出去的話,那麼胡天磊會拋棄他們自己跑出去的,也算是給胡家能夠留下一點東西,現在胡天禮的心裡有些忐忑了,按照現在的這個布置情況,胡天磊絕對沒有跑出去的希望,外面的人已經把所有的出路都給堵死了,除非胡天磊有剛才李天的那個速度,幻化出鬼神一樣的速度,這樣胡天磊能夠跑得出去,不過胡天磊知道自己的內力根本就沒有那麼強大的。

四大家族的人用意也很明顯,之所以那邊會這樣的進行布置,一點保留的都沒有的放在你們面前,就是要摧毀你們的戰鬥意志,按照他們本來的作戰計劃,這會兒裡面的人應該出來投降了,那些催淚瓦斯可不是鬧著玩的,沒想到裡面的人竟然堅持住了,所以她們的評估部門就開始重新評估了,認為胡家的戰鬥力要比剛才他們評估的高很多,按照剛才他們的評估報告,胡家的人最多能夠堅持十分鐘,但現在15分鐘已經過去了,裡面什麼樣的聲音也沒有傳出來,從窗口晃動的人影能夠看到裡面的人基本上都是活著的,根本就沒有發生太大的危機,所以他們必須得提高自己的作戰力量了,要不然的話很有可能會被敵人跑了。

胡天磊看向了李天,然後重重地點了點頭,這就代表胡家的人全面屈服了,現在他們所有的身家性命都放在李天身上,很多人也對李天有所懷疑,但現在並不是懷疑的時候,如果你敢於對李天懷疑的話,那你就先出去把外面的人給解決了吧,如果你能夠把那些人給解決的話,什麼事情都是好說的,如果你沒有辦法解決的話,那就老老實實的聽同李天的就是了,李天肯定能夠把他們給弄出去的,他們這些人對李天有絕對的信心,說起來也奇怪了,他們對自己這些人沒有那麼強的信心,反而是對李天有那麼強的信心。

李天苦笑的搖了搖頭,出動了那麼多的軍隊,以為事情真的那麼簡單嗎?恐怕李天也要跟四大家族好好談談了,要不然這件事情沒那麼容易解決的。 李天老早就十分清楚,今天這個事情不可能善終,對方那邊出動的勢力已經趕上他們80%了,如果你不露點兒真格的東西給對方,恐怕那邊沒有人覺得你有能力管這個事情,李天今天也準備管到底了,這主要是因為胡家方面的大方,自己本來就跟人家要一張方子,誰知道人家給了三張,這已經是非常的給面子了,如果這個事情你不給人家辦的漂漂亮亮,那以後這件事情傳揚出去,人家會說你李天不會辦事兒的,咱還得在這個世面上混呢,怎麼可能會讓這樣的名聲傳揚出去呢?這要是真的傳揚出去了,還有多少人會跟咱合作呢?

李天又在屋子裡囑咐了幾句,然後直接衝出了這座房子,廖忠誠也跟在李天的後面,李天的速度比剛才要慢得多,當李天衝出去之後,外面的槍聲直接就響起來了,胡天磊他們也不是傻子,聽這個槍聲也能夠判斷外面的火力多麼強悍,這也能夠知道李天跟外面的人不是一夥的,很多人還說李天跟外面的人是一夥的,胡天磊這個時候就想叫他們出去聽聽槍聲,如果真的是一夥的話,你會對你們自己人這麼開槍嗎?最多也就是開幾槍擋別人的眼,可現在這個情況完全不是了,現在這個情況可是置人於死地啊,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李天在裡面,還以為出去的都是胡家的人呢。

李天剛剛出來的時候也擔心,他自己躲過那麼多的子彈是沒問題的,不知道廖忠誠的速度怎麼樣?廖忠誠還是很快追上來了,雖然中間有些尷尬,但是使出了自己的全力之後,這些東西也沒有把廖忠誠怎麼樣,李天也是心裡老懷安慰了,自己手下終於是出現了一個高手,宗師級別的人也別想在這樣的子彈風潮當中出來,廖忠誠在這樣的級別當中出來了,的確是非常的厲害的,這一段時間修鍊也是沒有偷懶,一個已經有那麼高成就的人還會那麼刻苦,這樣的人以後成就的確是不可限量的,比那些有了一點成就沾沾自喜的人強多了,那種人以後也不會有太大的成就。

四大家族的人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當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李天兩個人已經是消失在了他們的眼前,四大家族的掌權人吃驚的看著這兩個人,這兩個人已經站在了她們的旁邊,周圍的這些護衛還想要拿槍呢,廖忠誠上去就把他們給解決了,這裡面也有高級武者的,但這些人都感覺到了,都不是廖忠誠的對手,所以他們也都沒有做殊死抵抗,只有兩個人準備來真的,不過李天上去直接就了結了他們,並沒有傷害他們的性命,但現在一時半會兒的他們也沒辦法戰鬥了,整個人都被李天給摁在那裡了,這樣的高手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難道胡家有那麼厲害的人了嗎?

原來四大家族的人就聽說過大陸修真家族的厲害,所以他們已經是準備了很多的人了,沒想到最後的時候還不是人家的對手,現在已經把海軍陸戰隊都給調動過來了,如果這些人還不能夠把胡家給抓住的話,那他們估計就要失敗了,沒想到勝利在望了,竟然試出來了這樣一個高人,這已經是大羅金仙了吧,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李天的實力在什麼檔次上,反正李天一出手就做到了極限,所謂擒賊先擒王,四大家族的族長都在這裡,他們四個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看著李天站在他們的眼前,渾身上下都感覺到十分的寒冷。

「各位不需要那麼緊張,我過來跟各位也是商量一些事情,我並不是他們胡家的人,但這件事情跟我有直接的關係,你們現在也付出了不少,一定也需要一定的代價,這一點我是非常清楚的,所以把你們的價格說出來,我去給胡家的人傳個話,如果不是太過分的話,他們會支付這一部分的費用,但你們必須得放他們一條生路,如果不然的話,那你們就繼續拼到底吧,我已經是跟胡家達成了協議,會把他們安全的護送離開這裡,以後你們願意不死不休的話,那就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了,對我沒有任何的關係。」李天輕描淡語的說道。

但周圍的這些人都不敢說什麼了,李天現在就是一名絕頂高手,四大家族的族長也算是見多識廣,他們也曾經到華夏大陸上去溜達過,也看到過一些所謂的世外高人,但那些人跟李天比起來,差距太大了,根本就不是李天的對手,如果真的要計算一下的話,那些人和李天之間的差距可以用月光和星星來對比。

「不知道前輩來自何方?胡家的人開出了什麼樣的價格把前輩給請了來,前輩完全可以說出來給我們聽一下,我們四大家族在東南亞地區也有些微的實力,相信應該會讓前輩滿意的,而且我們四大家族在世界各地都有資產,前輩如果看中了任何一點的話,我們願意為前輩效勞。」其中一個傢伙小心翼翼的說道,他們認為李天是胡家請來助拳的,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可以跟李天做一筆買賣了,他們這邊也是有很多的資產的,不管胡家那邊出多少錢,他們這邊都可以比胡家多一倍的,因為他們這邊是非常有錢的,只不過缺少一些其他的東西而已,他們看中的就是修真家族的這些東西,比如說秘籍跟丹藥什麼的,他們最缺少的也就是這些東西,如果是全世界各地的資產和金錢,四大家族還真是不看在眼裡,那些東西對於他們來說沒多大的重要性。

這事情真的是越來越好玩了,四大家族除了要拉攏李天之外,另外就是想要跟李天交朋友了,這樣的高手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果能夠跟李天成為朋友的話,那他們也算是收穫。 聽到四大家族的發言之後,李天的臉上立刻就露出了不滿意之色,四大家族的人也害怕了,這樣的一位前輩高人,是你能夠隨便用銅臭就能吸引來的嗎?四大家族的人感覺到非常可怕,如果要是惹得這位前輩高人發怒的話,恐怕他們這些人都會被當成刀下鬼的,剛才這位前輩的實力他們都看到了。

他們這屋子裡也有好幾個高手的,但是這好幾個高手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顯然跟人家不在一個檔次上,而且剛才那麼嚴厲的火力封鎖,人家從那邊過來身上的衣服都沒有臟一點,就這樣的能力那是開玩笑的嗎?別說是普通的修真家族了,就算是那些龐大的修真門派,恐怕也很少有這樣的高人吧,這種高人應該是站在金字塔尖上的,竟然被你們用三兩個金錢誘惑,你們這到底是安的什麼心呀?想到這裡這幾個人竟然是出汗了?

「你們也不用費盡心思了,我也不可能給你們做什麼生意,今天這個事情就按照我說的辦,你們把你們的人撤退,讓胡家的人給你們一定的補充,但你們必須要保證他們安全的離開新加坡,如果要是按照我說的這個版本來做的話,那我們雙方都是皆大歡喜的,如果你們要是有什麼想法的話,那就看看你們有沒有打敗我的能力了。」李天說完之後就一拍桌子,桌子上本來就有一串子彈的彈鏈,當李天拍在桌子上之後,裡面的子彈竟然全部凌空而起了,數百顆子彈就那麼在空中旋轉?李天微笑著看了看他們,這已經不是宗師級別的人物了,這絕對已經超越了宗師級別的人物了,可以用內力隔空取物,竟然還能夠控制好幾百個,這樣的實力他們連聽都沒有聽說過,今天不管怎麼樣,能夠見到這樣一位前輩高人,這一輩子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混賬東西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讓下面的人撤退,難道還要前輩說第二遍嗎?前輩既然已經出面了,我們跟胡家之間的事情就此拉倒了,我們也不要什麼賠償了,前輩說什麼就是什麼,只求前輩讓他們日後不要報復我們,就算是要報復的話,也請光明正大的殺過來,我們四大家族雖然不如前輩,但如果他們想要報仇的話,我們也絕對不會後退的。」李家的家主大聲說道,下面的人趕緊的去傳達命令了,實在是剛才這一幕太可怕了,就算是他們做夢的話,也絕對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情況,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真的是讓人感覺到吃驚啊。

「這個是自然的,我讓你們保證他們安全的離開新加坡,自然也得給他們說讓他們不要回來找麻煩,至於你們說的其他要求,那就跟我沒什麼關係了,你只是四大家族其中一家的家主,你能夠代表他們三家的嗎?如果不能的話,我想你們最好還是商量一下,我有的是時間在這裡等著。」說實在的,沒想到那麼容易就完成了,李天也是感覺到有些奇怪的,在李天的印象當中,這些人出動了那麼多的力量,自己這邊的損耗又那麼大,如果還這麼好說話的話,那可真的是有些奇怪了,難道他們都是不要臉面的嗎?周圍那麼多勢力都在這裡看著呢,四大家族的臉面就這樣被自己給嚇了嗎?

其實這是李天和他們的思維不一樣,在李天的眼裡,看到的都是大陸的修真世家,那些修真世家有的是高手,就算李天把剛才那一手給露出來,恐怕那些人也不會怎麼害怕的,因為在他們家族的歷史上多少的都記載著一些高手,甚至比李天厲害的高手還有的是呢,所以他們不會害怕這一點的,但新加坡的大家族就不一樣了,他們本身就跟修真家族有很大的差距,李天剛才露出來的就跟神跡一樣了,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如果敢於冒犯這樣的人,那就是跟神仙為敵了,他們都是一些普通的凡人,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大的膽子呢?

這就是雙方的眼界問題了,李天一出生就在大陸地區,大陸地區又是整個亞洲最為強盛的地區,修真高人和異能高人可以說是一個接著一個的,新加坡這邊除了經濟發達之外,根本就沒有什麼高人在這裡,比如那些大巫師之類的,都是採用的旁門左道,他們那些人一直宣揚自己的秘法比較厲害,說什麼修真之法不如他們,你可曾看見修真之人說他們嗎?因為在修真之人的眼中,那些人才是旁門左道,根本就不需要跟他們胡扯的,那些人就算說出個大天去,也絕對沒有修真之人一點兒的風範。

外面的軍隊接到命令還有些納悶呢,剛才不是說死戰也要拼進去嗎?絕對不能夠讓裡面的人走脫的,現在已經是殺到這個程度了,裡面又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修真家族,雙方的仇已經是結下來了,不是你想撤退就能撤退的,就算你現在開始撤退,你以為人家也會撤退嗎?人家那些人的腦子可沒有出毛病的,人家肯定會繼續殺上來的,所以他們都有些懷疑的看向他們的上司,他們的上司也納悶,但現在軍令就是軍令,叫你幹什麼就幹什麼,就算你有太多的懷疑,這個時候也得趕緊滾蛋。

很多人都想到了剛才那兩個人,莫非這個命令跟剛才那兩個人有關係嗎?剛才那兩個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們那麼多人那麼多支槍,最終都沒有把那兩個人給攔下來,那兩個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呢?從剛才的速度來看,那已經超越了正常的人類了吧,就好像是英雄電影上的超人一樣,那兩個人穿到了四大家族族長所在的房子里,看來是達成了某種協議吧,反正咱們就是當兵的,只要不讓咱去送死,做什麼事情就跟咱沒什麼關係了。 正在別墅當中的胡家人也發現了外面的情況,對於這些人來說,屋子裡的東西已經是毀壞到極限了,屋子裡的人也馬上就要崩潰了,如果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恐怕他們是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李天出現的可真是及時呀,很多人都又想起了剛才那一幕,李天是不是早就計算好的呢?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為什麼會出現得那麼及時呢?而且三言兩語的就讓外面的人退兵了,難道他們被李天算計了嗎?很多人的眼裡都露出了懷疑,但是人家會算計你們嗎?就你們現在這個情況,算計了你們你們也沒其他的辦法呀。

「我知道你們有什麼樣的想法,但我醜話先放在前面,剛才我已經把咱們的藥方子交出去了,所以就算你們有這樣的想法也沒用了,咱們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現在還在新加坡的地盤上呢,四大家族的人隨時都有可能把咱們給包圍起來,所以都還是想想自己的日子該怎麼過,至於其他的事情都還是不要去想了,如果這些人真的要跟咱們玩到底的話,那咱們也絕對不會害怕的,但我請你們都給我注意了,誰也不能去懷疑李天,那個人不是我們能夠招惹的,況且如果他看上了咱們的東西,何必放咱們離開華夏大陸呢?」胡天磊最害怕的就是節外生枝。

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整個家族的高手都受傷了,只剩下他一個人完好無損的,原來他覺得自己還能跟李天打個平手呢,但是從接下來的這些接觸當中,他發現自己跟李天的距離越來越遠了,尤其是離開華夏大陸之後,雙方之間的差距已經沒辦法趕上了,原來的時候還能讓人興起趕上去的希望,但現在這種希望已經是被埋葬了,根本連這個念頭都沒有了,雙方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就好像小河溝跟大海一樣。

聽到了胡天磊的話之後,家族裡的其他人也都明白了,這個時候不是找人家麻煩的時候,就好像剛才那種情況,如果真的跟四大家族串通的話,人家何必要上來跟你們在這裡胡扯呢,直接在旁邊等著就是了,四大家族的人已經把你們給包圍了,雖然修真者的實力不如你們強悍,但人家把軍隊都已經調動過來了,很有可能會把你們一網打盡的,那個時候從死者的身上找東西豈不是更容易嗎?何必要上來跟你們進行談判呢?還要把你們的安全給背在身上,這樣是不符合邏輯的,除非李天的腦子出了問題了,要不然的話肯定會讓你們死這的。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我們是不是要離開這裡呢?看外面的士兵都已經撤退完畢了,從電腦上也已經看到了,他們的外圍人員也開始撤退,這絕對不是引誘我們的,我能夠看得出來,他們這些人是在真正的撤退,把所有的東西都帶走了,而且還在清理痕迹,如果是引誘我們的話,這些東西大可以不必去做的,這些工作也不能在短時間內完成的,這些士兵都做得非常仔細,看來也是害怕別人秋後算賬的,這些該死的四大家族,早晚我們會殺回來的,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動手,這個梁子算是跟我們接下來了。」家族內的一個高手說道。

剛才這傢伙就出去看了一番,他也是想要看看怎麼回事兒,原本以為那些人是為了引誘他們出去,卻從蛛絲馬跡當中發現了,不是這樣,那些人是真正的撤退的,很多人現在已經上車走了,除非外面還有另外一支軍隊,新加坡這個國家本來就不是很大,除了四大家族之外還有其他的勢力,他們能夠調動這麼多的軍隊已經不容易了,不可能還有其他的軍隊在旁邊埋伏的。

「都先在屋子裡呆著,看看傷者的傷勢,你們兩個跟我出去一趟,我們應該跟李天見個面,就算他跟四大家族的人談妥了,恐怕還是會有其他的事情的,等會兒李天說話的時候我們都不要說話,就算有些要求過分了,咱們先答應下來再說,為今之計是需要離開新加坡,至於其他的事情就跟咱們沒什麼關係了,這個時候還是不要節外生枝的好,把所有的人都檢查一遍,能帶走的全部都要帶走,如果沒有辦法帶走的,給他們留下一些錢先讓他們在當地治病,等到咱們安頓下來再把他們給接回去。」胡天磊的這個安排也在情理之中。

並不是說要把家族的人給拋棄在這裡,實在是現在這種情況沒辦法帶著,他們第一站來到了新加坡被四大家族的人給圍住了,可如果第二戰還被圍住了呢?帶著這些傷病員只能是影響家族的戰鬥力,對他們的安全也是一個巨大的威脅,所以還是把他們留在新加坡比較好,雖然他們跟四大家族鬧翻了,但四大家族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礙於面子也不會對這些傷病員動手的,除非他們全部都是一群下三濫,不過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下三濫不可能發展的那麼大的。

兩個還沒有受傷的家族弟子跟著胡天磊出去了,他們要到外面進行仔細的觀察,現在胡家又一次受到中創,離開大陸的時候就損失了不少了,這一次又損失了那麼多的人,如果下一步還不小心的話,這個家族真沒有多少人讓他們損失了,百年的大家族雖然底蘊很深,但也不能接二連三的遭遇這樣的事情,這樣的事情實在是來得太突然了,他們手裡一點準備都沒有,原本以為自己家裡在這裡的人很可靠呢,沒想到就是這些可靠的人才出賣他們。

外面的情況基本正常,敵人的確已經撤退完畢了,他們現在就等著李天出來跟他們商談了,畢竟眼前的情況是李天弄來的,他們也必須得跟李天進行商談才行,要不然的話就顯得自己太沒有禮貌了。 等到閑雜人等都撤退了之後,廖忠誠就把胡天磊給接過去了,他們總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談事兒吧,現在就需要進去好好的談談了,剩下的事情就是你們自己進行交談了,李天僅僅是提供一個機會而已,現在這邊的事情都已經辦完了,李天最重要的就是要去會會大巫師了,那才是李天到這裡最主要的目的,至於到這裡來拿丹方,那純粹就是順路的事情,對於李天來說,探索這個世界上的最強者,那也是李天最喜歡的事情,重生之後總不能夠白來一趟,上一輩子沒有機會好好的探索一下,這一輩子機會就在自己的眼前,如果要是還放過來的話,那純粹就是自己的問題了。

四大家族和胡家也都明白,現如今這個機會也是不容易的事情,雖然雙方都是不甘心的,對於四大家族來說,出動了那麼強悍的力量,現在什麼東西都沒得到,雖然李天說了讓他們提出要求,但是在李天的壓力之下,他們敢於提出要求嗎?李天萬一是一句客氣話呢,他們提出的要求要是過分了呢,那個時候李天卡還在這裡呢,很有可能就會把他們給幹掉的,他們可不敢提出要求,對於胡家的人來說,他們的心裡也是不滿意的,憑什麼要給你們東西呢?有本事真刀真槍的干一仗,把我們包圍起來算什麼本事呢?下一次你們可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雖然雙方都有各種各樣的不滿意,但是在李天的注視之下,雙方還是達成了協議,胡家跟四大家族之間就這樣結束了,就當這件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以後,胡家的人如果要來報仇的話,那也必須得正大光明的來報仇,不能從旁邊偷襲他們,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這樣的事情誰也不敢保證,李天活著的時候這件事情是作數的,因為李天是一個絕頂高手,違背絕頂高手的話那可是非常要命的,可如果李天不管這個事情了呢?那個時候就沒有什麼關係了,胡家的人可以採取一切措施來報仇,今天可是一個巨大的恥辱的,對於任何人來說都不可能忘記。

看到雙方就這樣結束了,其實李天的心裡也感覺到很奇怪,難道這件事情就那麼容易嗎?對於李天來說,他覺得這件事情並沒有結束,但至少現在雙方已經撤退了,四大家族的人也不是傻子,回去之後也會提高自己的防霧的,他們不可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李天的身上,胡佳也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修真家族,如果要是真的進行暗殺活動的話,會給四大家族的人帶來巨大的損失,那個時候他們必須得好好的應對,要不然自己家裡是個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他們在當地還有那麼多的產業,必須要提高自己的安保級別。

李天也並沒有跟胡家的人寒暄,自己到這裡來就是看上了人家的東西,雖然最後救了人家家裡的命,但這也算是各取所需吧,並沒有什麼好吃的寒暄的,胡家的人現在還在懷疑李天呢,他們感覺這一切都好像是李天弄出來的,如果四大家族的人表現的厲害一點的話,他們可能還覺得跟李天沒關係,但現在李天說什麼就是什麼,不過也有人表示出懷疑,就算李天在大陸地區很有勢力,難道四大家族的人都歸順了李天嗎?這應該是不可能的吧,新加坡的四大家族也是有一定的年份了,他們沒有必要在李天的手下做事。

「這些討厭的蒼蠅都已經離開了,咱們是不是該解決我們的事情了?你們有沒有大巫師的消息呢?我們總不能隨便找個地方去打聽吧?」送走了所有的人之後,李天和孫強兄妹上了一輛汽車,這輛汽車是剛剛從租車行里租來的,本來四大家族想要贈送汽車的,但李天並沒有使用他們的汽車,因為那上面都有定位系統,如果使用他們的汽車的話,很有可能自己的行蹤會暴露的,別看四大家族的人現在很聽話,鬼知道他們呆一陣子會怎麼樣的做事情,萬一自己跟大巫師打得兩敗俱傷,這些傢伙肯定會第一個衝上來的,這一點是不用懷疑的。

「老闆放心就是了,這些年我一直在打探大巫師的消息,雖然我跟著你在大陸混,但我也經常跟這邊的消息商人聯繫,他們雖然不能夠找到大巫師在什麼地方,但卻知道大巫師在城市當中的聯絡人,只要我們能夠找到這個聯絡人,我們見到大巫師的幾率就會很大,這個聯絡人負責給大巫師找生意,到時候我們就扮作生意人就行了。」孫強的計劃已經是制定了很長時間了,雖然他們也可以採用別的計劃,但別的計劃都沒有這個計劃速度快,如果想要快點見到大巫師的話,這的確是一個非常好的辦法。

既然孫強這邊早有安排,李天也就不會多事了,點了點頭坐在後座上閉上眼睛休息了,雖然剛才解決了這件事情,再李天也真的是感覺到累了,躲子彈的時候動用了真氣,如果這一段時間不好好的休息一下,恐怕見了大巫師也沒有辦法發出最強的戰鬥力。

對於孫強兄妹來說,他們是不希望李天插手這場戰鬥的,就算他們兄妹兩個都死在這裡,那也是不希望李天插手戰鬥的,他們兄妹兩個活著就是為了報仇的,如果兄妹兩個沒有辦法報仇的話,那他們還活著幹什麼呢?雖然他們還可以多呆一段時間過來,但兄妹兩個每天都在受到折磨,每當他們閉上眼睛的時候,就看到以前的兄弟們死去的情景,大巫師實在是太可怕了,如果讓大巫師知道他們兄妹兩個的情況,恐怕大巫師也不會放過他們的,斬草除根對於大巫師來說那是太正常的事情了,所以兄妹兩個必須得先發制人,在大巫師沒有發現的時候殺掉他。 等到李天醒過來的時候,此刻已經不在新加坡了,大巫師是在馬來西亞的境內,而且是在一個城市的郊區,那裡已經深入原始森林了,大巫師不喜歡呆在城市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這個傢伙控制了很多的毒蟲,如果要是在城市當中的話,這些毒蟲會引起老百姓的反應的,當地官方也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大巫師雖然不害怕這樣的事情,可如果變成了全世界的毒瘤的話,恐怕會有很多人上門找麻煩的,比如說一些修真者就想要殺掉他為民除害,那麼這樣的麻煩大巫師就不想看見,乾脆還是住在郊區比較好。

新加坡的面積並不是很大,在高速公路上狂奔兩個小時就可以出新加坡了,現在已經是在馬來西亞的境內了,馬來西亞跟新加坡比起來稍微有些落後,從道路的兩邊就能夠看得出來,在後視鏡當中看出後面的高樓大廈,但是在馬來西亞境內並沒有那麼多的高樓大廈,看來馬來西亞這個地方還是需要進行開發的,不過李天沒那麼多的功夫去關注這個,半個小時之後,他們就在一棟很破舊的樓房前面停下來了,這裡就是大巫師的聯絡人所在地,剛才孫強已經跟消息商人見過面了,支付了5萬美金才買到這樣一個消息,這個消息的價格也真是不便宜。

「消息商人信得過嗎?千萬不要前腳給了錢,他後腳又收別人的錢,據我所知,這些消息商人都是兩面收錢的,他們經常會做各種各樣的買賣,別以為這些人會給你講信義。」下車的時候李天說了一句,那些消息商人就跟以前社會的特工一樣,很多人只要是沒有了自己的信念,什麼樣的消息都能夠拿來賣錢,在他們的眼中只有金錢,他們也就沒有什麼職業道德可說了,滿嘴的仁義道德,但手下全部都是金錢買賣。

「老闆放心就是了,這個消息商人跟我們合作很多年了,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事情,而且這個人的老婆和女兒就是被大巫師給抓走的,那個時候大巫師好像看上了她的女兒,但這個傢伙堅決的不從,最後直接把他老婆跟女兒抓走了,這傢伙也是跑到高麗國做了手術,隱姓埋名之後又跑回來的,所以他是不會對我們有什麼想法的,如果我們能夠幹掉大巫師的話,這個傢伙沒準還會好好的謝謝我們的,這一點,請老闆放心就是了,這些年關於大巫師的消息都是他給我的。」孫強十分相信這個人。

但是李天卻不怎麼相信這個人,在李天看來,如果這個人真的跟大巫師有仇的話,關於大巫師的消息還要收錢嗎?早就知道孫強是要過去報仇的,這個消息應該贈送就是了,你不是想要報仇嗎?那你還想要人家的錢,從這方面就能看得出來,這個傢伙最重要的還是錢,報仇這樣的事情並不是多麼的重要。

眼下這個時候,李天也不願意說的那麼明白,畢竟這個人也算是孫強的朋友,況且除了這個人之外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是跟這樣的人進行合作,大巫師在東南亞地區的勢力十分強悍,包括新加坡的四大家族在內,都不是大巫師的對手,在東南亞地區大巫師應該就是實力最為強悍的了,只要是他所看上的東西,基本上沒有人能夠攔得住,但大巫師也就是一個窩裡橫的主就是了,外面的各大勢力根本就看不上他,所以這個傢伙從來都沒有走出過東南亞,但如果你想要在東南亞境內做事,如果沒有得到大巫師的允許,恐怕你的人也會損失慘重的。

李天抬頭看了一眼這個樓房,就好像國內70年代的建築一樣,如果要是來一場龍捲風的話,很有可能這棟樓都會倒塌的,對於這樣的危房,馬來西亞官方老早就說要解決了,但苦於並沒有多少的資金,所以這些地方也就不管了,只是吹得比較響就是了,讓他們真正拿出資金來的話,恐怕那就拿不出來了,一些地產商人想要改造這些地方,畢竟這裡的位置還是不錯的,可無奈裡面有很多的釘子戶,聽到那些釘子戶開出的價格,這些人也就不準備改造了,改造完畢之後還是給人家打工呢,乾脆就不管這樣的地方了,隨你們自己折騰吧。

久而久之的這種地方就變成了犯罪分子的溫床,很多人就選擇在這個地方落腳,反正這裡的人也是十分的繁雜,你也不知道這裡的人都是幹什麼的,他們只要是進入這個地方之後,很多人都會變成壞人,因為這裡面黃賭毒什麼都有,只要是想在這裡立足,那麼這幾樣東西你至少得會一樣,如果你是一個純粹的好人的話,那麼你在這個地方絕對是混不下去的,一會兒的功夫就有很多人過來欺負你,當然,如果你身手很好的話,那你也是可以在這裡混下去的,不過那個時候就有人來招攬你當手下了,可以說這裡是一個十分混亂的地方。

都說湘江的城寨可以跟這裡相比,當李天走進去之後,卻發現這裡根本沒辦法和湘江的城寨相比,湘江的城寨雖然比較亂,但至少那裡是有一些規矩的,這個地方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規矩,裡面到處都是垃圾,甚至有很多人在這裡隨地大小便,很多的房間連個門都沒有,裡面的人就那麼光著在那裡睡覺。

李天無奈的搖了搖頭,孫強也是十分的抱歉,早知道就不讓老闆到這樣的地方來了,老闆可是比較金貴的人,就算沒有那麼多的資產的話,老闆也是修真者當中的高手,怎麼可能會到這樣的地方來呢?但現在都已經上來了,也就在上面好好的看看吧,這也算是人間百態,沒準還能發現一些了不得的人呢,住在這裡的人可都是不普通的。 「老闆,這種地方就是這個樣子的,來抽根煙吧,在這種地方抽根煙,可以緩解氣味兒的。」孫強給李天拿出了一支香煙,原來李天都是不吸煙的,不過這個地方的味道實在是太大了,如果李天真的不吸煙的話,很有可能會堅持不下去的,這裡的很多東西都不知道多少年沒打掃了,整個走廊當中能夠插腳的地方也不多,不過想到大巫師的接待人,李天也就得繼續堅持下去了,選在這樣的一個地方的確是不錯,至少這裡來的人比較少,除非必要到這種地方來,其他人是不會到這裡來的,連李天這樣的人都敢說下次絕對不會來。

根據消息商人提供的線索,大巫師的接待人在五樓的地方,當他們登上五樓的時候,這裡的氣氛驟然緊張起來了,雖然走廊當中躺著幾個偽君子,但李天能夠感覺得出來,這幾個人別看高吸濕完白面,但這些人的戰鬥力還是可以的,他們應該就是那個委託人的保鏢了,在這個走廊當中也沒有閑散人等,樓下的很多人都是互相廝殺的,但五樓卻沒有其他的人廝殺,只有這麼幾個吸毒的在這裡。

「我們有些事情需要找大巫師來幫忙解決,不知道我們應該走什麼樣的程序呢?我們是來自華夏大陸的,第一次跟大巫師進行合作,如果有什麼地方做錯的話,還請各位能夠直接指出來之前的手續該如何去走?也請各位幫忙告訴一聲,這是我們的一點薄禮,請各位笑納。」根據消息商人的說法,而這些人就是在這裡看門的,所以孫強拿出了一萬美金放在地上,看看這些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意思。

天價寵妻惹不得 「繼續往前走,看到白色的門就推門進去,當巫師的聯絡人就在那裡,把你們想要做的事情告訴那個人,至於接下來該怎麼做,那個人會告訴你們的,你們想進去幾個人就放下幾萬美金。」走廊的盡頭傳過來一個聲音,李天敢肯定絕對不是這幾個吸毒鬼說的,這個聲音傳過來的時候有些顫動,就好像是碰到了很多的迴音壁一樣,但這個走廊當中只有這些牆壁,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多的迴音呢?這也讓李天感覺到奇怪,整個樓都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莫非這些人真的是鬼魂嗎?大巫師那邊可是能夠煉製鬼魂的,這一點李天是從孫強那裡知道的。

關於大巫師這個人,李天在網路上根本找不到任何的資料,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這個人的存在,只有一些有實力的人才知道有這樣的東西存在,對於李天這個實力的人來說,大巫師就得算是能夠匹敵的了,但巫師的實力應該很強,孫強他們的傭兵團原來在東南亞地區也有自己的名聲,但是因為得罪了大巫師,最後被大巫師直接給滅團了,如果孫強兄妹不是跑到了大陸地區,誰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反正根據孫強所說的,如果他們繼續呆在東南亞地區的話,恐怕最終的結果就是屍骨無存,對於這一點李天還是敢肯定的,看看胡家的情況就知道了。

繼續往前面走去,一路上到處都是在這裡躺著的人,這些人好像剛剛吸完毒,但李天用自己的神識查看了一番,這些人的氣息都非常的微弱,如果李天現在打開雙瞳的話,就能夠看到一些白色的絲線,其實這些人都是殭屍了,他們根本就沒有自己的思想,他們都受屋子裡的那個胖子的控制,胖子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力量,就是因為吸取它們生命力的結果,這些人自願拜入胖子的門下,都以為能夠跟著胖子學一手呢,沒想到胖子只是把他們當作能量罐兒就是了,胖子並沒有多麼高深的實力,只能是靠吸取普通人的生命力過日子。

打開這個白色的門,裡面坐著一個超級大胖子,體重至少得有三四百斤了,這個傢伙剛才李天用神識就已經看到了,這屋子裡也跟外面完全不一樣,這屋子裡就好像是一個總統套房一樣,如果你站在門外面的話,打死你也不敢相信這裡會有一個總統套房,但事實的情況就是這樣,胖子正在吃很多的好東西,如果你仔細研究一下的話,就能看到桌子上的這些東西都不便宜,全部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貴重玩意兒,這個胖子也是十分會享受的,身為大巫師在人世間的聯絡人,這個傢伙自然是不缺少金錢的,但花費成這個樣子還是讓人佩服。

李天注意到了桌子上還有李天的酒廠,生產出來的白酒,而且是最高等級的白酒,在國內的售價都已經是上萬了,運送到這裡的話至少要翻好幾倍的,看看旁邊十幾個空酒瓶了,在國內很多人搶一瓶都困難,這個傢伙竟然拿到了十幾瓶,這也就說明這個傢伙的力量很厲害,就算是在國內那邊也有非常強的實力,當然也不排除另外一種可能,可能是國內的某個勢力跟他們有合作關係,又或者是有人來求他們辦事,所以把這些東西送到了胖子這裡,胖子才能夠享受到這麼美味的白酒,旁邊還有一些其他的美酒,價格都是非常貴的,但胖子幾乎都沒有碰。

看到李天他們幾個進來,這個傢伙也沒有任何的舉動,還是在使勁的吃自己的東西,李天能夠看出一些端倪來,這個傢伙並不是這麼的貪吃,她只是想要表現自己的高傲就是了,你們這些人是來這裡辦事的,那麼就應該讓你們先開口,如果讓我們先開口說話的話,那我們就要比你們低一頭了,這樣的事情是絕對不會做的,對於他們的這個小計量,李天也是非常熟悉的,所以進來之後李天只是到處看看,把所有的事情交給孫強兄妹去做,李天就好像是一個過客一樣,胖子雖然在跟孫強兄妹說話,但眼睛始終沒有離開李天。 這個胖子也感覺到了今天的這些客戶和平常的客戶不一樣,今天的這個客戶非常厲害,孫強兄妹就表現出來了非常強悍的基因,但是這兩個人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個高中生模樣的人,三個人都是來自華夏的,聽他們的口音就能夠聽得出來,原來孫強兄妹還有很多東南亞口音的,就好像是那些海外華人一樣,說華夏的文字有點兒口重,但現在他們在大陸呆了那麼長時間了,張嘴閉嘴的就是普通話了,所以這個胖子也沒有聽出什麼不對勁的來,他只是感覺到李天非常厲害,看不清楚李天這個人的實力,這在以前可是沒有發生過的,任何人都逃脫不了他的眼睛。

「我們的要求非常簡單,我們兄妹兩個有一個仇人,那個仇人的實力非常厲害,以我們的能力是沒有辦法報仇的,我們希望大巫師可以為我們立下一個詛咒,這樣就可以讓我們兄妹兩個報仇了,不管花多少錢都是可以的,我們在大陸地區擁有一個不小的集團,我沒有足夠的錢來完成這一場詛咒,之前我也聽介紹人說過了,這樣的詛咒都是需要好幾次的,所以我們心裡都有準備。」孫強站在前面說道,對於大巫師的工作方式,孫強兄妹可是十分清楚的來錢最快的一個方面就是這樣的詛咒了,雖然距離比較遠,但是大巫師總會完成客人的意願的,其實這個詛咒就是騙人的。

很多人都比較迷信大巫師,認為大巫師總是有求必應的,不管你這邊有什麼樣的想法,大巫師最終都能夠給你完成,其實完全不是這個樣子的,當你親自跟大巫師談你的要求的時候,後面就有一個速記員,全部都記下來了,等到大巫師收了你的錢之後,大巫師會給自己手下的人核算一下,他們需要多長的時間來完成這件事情,如果你想你的仇人中毒而死,那麼他們就會派人給你的仇人下毒,如果你想你的仇人出車禍而死,那麼他們就會去偽造一場車禍,反正所有的事情都不是真的,說白了就是一個高級雇傭兵團,但他們又想蒙上一層神話的面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