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如果周洋喜歡凌薇的話,那麼蘇青青怎麼辦?周洋這小子的豔福也不淺啊,不過蘇青青可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就她那個個性,能容忍得了凌薇麼?凌薇雖然也很厲害,但是我認爲她到蘇青青的面前,多少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凌薇周洋的話,白了他一眼,說道:“周洋,你別和我提那些事情。我懶得管你們,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得,說得好!只不過,我件事情問問你,我們在拘留所的時候,是誰讓青青去的?是不是你?”周洋緊緊地盯着凌薇,好像怕她撒謊似的。

“就是,肯定是你去找的青青姐。”胖子適時的插了一句。

“閉嘴,有你什麼事!”凌薇朝他瞪了一眼,胖子就乖乖的不說話了,而李信正準備說話呢,嘴巴都張開了,一見凌薇的樣子,愣是一個音都沒有發出。

凌薇訓完胖子,然後雙手抱着自己的手臂,說道:“周洋,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別說我不知道你被拘留了,就是我知道了,我纔不會管你們呢!你們又不是我的什麼人。”

周洋笑了一下,然後說道:“告訴你,你不承認都不行!青青已經告訴我了。就是你通知的她。你現在還不承認,有意思麼?”


“是我說得又怎麼樣?那是我怕青青姐守寡,不然的話,我才懶得管你們死活呢!”凌薇見遮不過去了,只好承認了。


沒有想到凌薇一直關注着我們,怪不得蘇所長他們那麼及時的趕到呢,原來都是凌薇通風報信的,看樣她一定是跟蹤了我們,或者是找人跟蹤了我們。

“噔噔噔……”

凌薇剛剛說完話的時候,我們大夥就聽見外面,有着高跟鞋的聲音,鏗鏘有力,然後就有人說道:“你們說誰守寡呢?” 我們正在包廂裏聊着天,門口卻有一人朝着包廂走過來,只是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喲喲喲,你們誰說誰守寡呢?”

我一聽這聲音,就知道周洋估計要涼涼了,因爲這是蘇青青駕到了。

果然幾秒鐘之後,蘇青青那高挑的身材,就出現在了包廂裏。

“青,青青……”周洋還叼着一支菸在嘴裏,一看見蘇青青的時候,香菸也驚訝的掉在了地上。

“青青姐……”李信和胖子也張大了嘴巴,估計一個凌薇就夠受的了,現在又來一個蘇青青,他倆也有些害怕啊!

“青青姐!”凌薇看見蘇青青,立刻就過去拽着她的手臂,看上去好像是撒嬌一樣。

蘇青青瞪了周洋一眼,然後很溫柔的問凌薇,“怎麼了?是不是周洋和這那兩個小子欺負你了。”

蘇青青還沒有說話,李信和胖子就連忙站起來,說道:“青青姐,天地良心啊,我們可是沒有說話啊!怎麼能談得上欺負凌薇呢?”

“閉嘴!”蘇青青瞪了他們一眼,又轉臉看着凌薇問道:“有沒有欺負你?”

凌薇立刻擺出一副特別委屈的樣子,然後點了點頭。

“凌薇,你可不能說瞎話啊?我們什麼時候欺負你的?”李信和胖子都是一副,比凌薇還要委屈的神色。

周洋看着蘇青青和李信他們幹上了,頓時心情就放鬆了不少,然後很悠閒的喝起了咖啡。

“別廢話了。”不過,蘇青青皺了皺眉毛,然後指着我們桌上的飲料,咖啡說道:“你們就給按照價格的三倍來付錢吧!最起碼要讓凌薇都賺點錢,我也就不找你們的麻煩了。”

“噗……”周洋的咖啡還沒有嚥下去,一聽蘇青青的話,一口咖啡都噴了出來,然後連忙擦了擦嘴,說道:“青青,你是不是入股微微的咖啡廳了?沒見過你們這樣宰客的啊。”

蘇青青一拍桌子,很直接的說道:“周洋,你就說給不給吧?”

周洋搖了搖頭,又嘆了口氣,說道:“給,敢不給麼?你們這真是黑店,下次不來了。”

周洋的一句話,說得兩個女人都笑了起來。

我看着他們三人,實在是猜不出他們之間的關係,周洋一口一個微微,蘇青青在旁邊不但不生氣,反而感覺很正常。

難道說,周洋真的能搞定蘇青青,讓她接受凌薇?這好像不現實,可是事實擺在眼前啊!蘇青青不但接受了凌薇,而且兩人相處得好像格外的好。

不過,我估計周洋也沒有什麼錢了,於是連忙站起身,一邊掏錢包,一邊說道:“青青姐,今天是我請周洋他們的。所以,這錢應該我來給。”

我剛剛掏出錢包,老三也立刻站了起來,說:“這錢怎麼能讓江曉出呢?這錢應該我出。”

我看了他一眼,挺上路子的,只是我又不缺錢,於是便爭着要付錢。

“江曉,你別爭了,這錢怎麼能讓你出呢?就讓周洋給吧!”蘇青青雖然脾氣挺厲害的,但是對於這方面來說,她從來不喜歡佔別人的便宜。

周洋連忙掏着錢包,準備付錢,可是老三卻搶先一步付了錢,只不過凌薇沒有收他三倍而已。

我們大夥在包廂裏又聊了一會,我和周洋約好了明天去租場地,然後他才帶着蘇青青他們回去了,老三很自覺的到包廂的外面等我。

“江曉,明天這店也可以接過去了吧?”周洋他們一走,凌薇就坐到了我身邊。

“嗯,明天我就接過來,你放心吧!”聞着凌薇身上的體香,我往旁邊坐了坐,畢竟個他周洋有着曖昧的關係,如果我要是和她發生了什麼,這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兄弟?

凌薇很奇怪的看了看我,說道:“這幾天的營業額,我也全部都給你。”

“那怎麼行?這些天都是你們在幹,這營業額理當是你們的,怎麼能給我呢?”我連忙擺手,如果我拿了這些營業額,我成什麼人了!

“咯咯……”凌薇捂着嘴笑了笑,又說道:“江曉,我就是喜歡你這種不貪圖小便宜的人,但是我更有個習慣,那就是我說了給你,如果你不要的話,那我們以後見面,就誰也不理誰!”

我看着凌薇,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好吧,好吧!今天都聽你的。那我明天就過來。”

凌薇點了點頭,說:“好好幹,我這個咖啡廳還是蠻賺錢的,只要你們用心,一定能做得不錯。”

“這個必須謝謝你啊!只是,現在這麼晚了,而且我還有事,我就先回去了。”我起身和凌薇道別。

凌薇看了看我,好像有什麼話要說,只不過她始終沒說,而是站起來和我道別。

離開了羅曼咖啡廳,我急忙要打車回家,而老三卻自告奮勇的要先給我們家人當保鏢,我勸了他好長時間,現在不需要,保鏢已經讓胖子去找了,可是他就是不願意,最後沒有辦法,只得讓他和我一起回家。

在路上的時候,我在想妹妹和沈思雪一定回家了,只是爸媽還不知道急成什麼樣了,這一次鬧得,真的讓他們擔心了。

不過,我正坐在車上的時候,有人給我發來了一條短信:李洪譚是不會罷休的,一定要保護好沈思雪,他的下一個目標,就是她。

我一看,連忙就打了過去,可是對方又是關機,這到底是誰?一直在背地裏幫我,而且今天幫我開車去追我妹妹的那個人,他又是誰呢?

這幾件事情,一直縈繞在我的腦海裏,直到我回到了家,站在家門口,老三沒有跟過來,而是在外面等我。

“爸媽,開門!”我有些火急火燎的拍打着門,因爲剛纔收到那條信息的時候,我就擔心他們和沈思雪的安全了,生怕李洪譚一計不成又生一計。

“是江曉麼?”我媽沒敢開門,而是隔着門確認是不是我,看樣是已經害怕了

“媽,是我!快開門。妹妹怎麼樣了?”我着急的喊道。

我媽一聽真是我,然後猛然打開了門,接着就抱着我哭了起來,然後說道:“你妹妹的命,怎麼那麼苦啊?剛剛痊癒,怎麼就被人綁架了啊?怎麼會有人綁架呢?”

我拍了拍我媽的肩膀,安慰道:“媽,別怕!他們綁錯人了。”

“綁錯人了?”我媽擡頭含淚問我。

我點了點頭,就準備問問我妹妹怎麼樣了,可是正好看見我爸和沈思雪從裏屋裏出來,然後沈思雪做了一個小點聲的手勢。

“江玉,怎麼樣了?”我小聲的說道。

我爸走到一旁的凳子那,悶悶不樂的坐了下去,沈思雪對着我,也小聲的說道:“江玉回來的時候,情緒非常的不好……不過我和江叔勸了她好久,現在好不容易纔睡着。”

我點了點頭,又把綁錯人的事情,說給了我爸聽,還好沈思雪沒有把真相告訴他,他只是點了點頭,就沒有說話了。

看得出來,他心裏還憋着氣呢,後來我和沈思雪又安慰了他們一番,才一起回去了,老三執意要留下來做保鏢,搞得我特別的感動。

回來的路上,我就已經想好了,明天一定要先買套房子,讓他們換一個環境,不然的話,我這天天提心吊膽的。

終於到了家,我直接躺在了牀上,沈思雪坐在我的身邊,說道:“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人要綁架江玉呢?”

我點燃一支菸,猛吸了一口,說道:“這件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可是你帶着江玉走了之後,對方確實告訴我,是綁錯人了。不然的話,我肯定會報警的。”

我不想讓她知道真相,更不想也讓她提心吊膽的。

“真的?”很顯然,沈思雪一點都不相信我。

我扔掉了手中香菸,摟着她說道:“好了,不說這些了……明天早上早點起來,我帶你羅曼咖啡廳,明天你就給我去做經理去。以後這個咖啡廳就歸你管理了。”

沈思雪順勢靠在了我的懷裏,說道:“江玉的事情,你一定要認真點,我真害怕她會有個三長兩短的……這件事情都怪我,那個什麼羅子軒找人,去找江玉的麻煩的?”

她還以爲是羅子軒因爲她,才讓楊子言去綁架的江玉呢,其實他倆根本沒有什麼交集,於是我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口,說道:“放心吧!我一定會處理好的……不過,你明天去上班,也要好好努力。”

“你真讓我去做經理啊?”江玉睜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點了點頭,說:“真的啊!你別說不想去。”

“去!”她連忙起身說道:“我當然要去了,這麼好的機會,以後可以管那麼多人了,我怎麼可能不去呢?好了,我回去睡覺了,明天還要上班呢!”

我一聽,怎麼能讓她就這麼走了,於是一伸手,就抓住了她的玉手,說道:“不如現在就上班吧!”

沈思雪突然臉一紅,道:“現在上什麼班?你也不看看都幾點了?”

我笑了笑,一用力,就把拽進了懷裏…… 我們正在包廂裏聊着天,門口卻有一人朝着包廂走過來,只是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喲喲喲,你們誰說誰守寡呢?”

我一聽這聲音,就知道周洋估計要涼涼了,因爲這是蘇青青駕到了。

果然幾秒鐘之後,蘇青青那高挑的身材,就出現在了包廂裏。

“青,青青……”周洋還叼着一支菸在嘴裏,一看見蘇青青的時候,香菸也驚訝的掉在了地上。

“青青姐……”李信和胖子也張大了嘴巴,估計一個凌薇就夠受的了,現在又來一個蘇青青,他倆也有些害怕啊!

“青青姐!”凌薇看見蘇青青,立刻就過去拽着她的手臂,看上去好像是撒嬌一樣。

蘇青青瞪了周洋一眼,然後很溫柔的問凌薇,“怎麼了?是不是周洋和這那兩個小子欺負你了。”

蘇青青還沒有說話,李信和胖子就連忙站起來,說道:“青青姐,天地良心啊,我們可是沒有說話啊!怎麼能談得上欺負凌薇呢?”

“閉嘴!”蘇青青瞪了他們一眼,又轉臉看着凌薇問道:“有沒有欺負你?”

凌薇立刻擺出一副特別委屈的樣子,然後點了點頭。

“凌薇,你可不能說瞎話啊?我們什麼時候欺負你的?”李信和胖子都是一副,比凌薇還要委屈的神色。

周洋看着蘇青青和李信他們幹上了,頓時心情就放鬆了不少,然後很悠閒的喝起了咖啡。

“別廢話了。”不過,蘇青青皺了皺眉毛,然後指着我們桌上的飲料,咖啡說道:“你們就給按照價格的三倍來付錢吧!最起碼要讓凌薇都賺點錢,我也就不找你們的麻煩了。”

“噗……”周洋的咖啡還沒有嚥下去,一聽蘇青青的話,一口咖啡都噴了出來,然後連忙擦了擦嘴,說道:“青青,你是不是入股微微的咖啡廳了?沒見過你們這樣宰客的啊。”

蘇青青一拍桌子,很直接的說道:“周洋,你就說給不給吧?”

周洋搖了搖頭,又嘆了口氣,說道:“給,敢不給麼?你們這真是黑店,下次不來了。”

周洋的一句話,說得兩個女人都笑了起來。

我看着他們三人,實在是猜不出他們之間的關係,周洋一口一個微微,蘇青青在旁邊不但不生氣,反而感覺很正常。


難道說,周洋真的能搞定蘇青青,讓她接受凌薇?這好像不現實,可是事實擺在眼前啊!蘇青青不但接受了凌薇,而且兩人相處得好像格外的好。

不過,我估計周洋也沒有什麼錢了,於是連忙站起身,一邊掏錢包,一邊說道:“青青姐,今天是我請周洋他們的。所以,這錢應該我來給。”

我剛剛掏出錢包,老三也立刻站了起來,說:“這錢怎麼能讓江曉出呢?這錢應該我出。”

我看了他一眼,挺上路子的,只是我又不缺錢,於是便爭着要付錢。

“江曉,你別爭了,這錢怎麼能讓你出呢?就讓周洋給吧!”蘇青青雖然脾氣挺厲害的,但是對於這方面來說,她從來不喜歡佔別人的便宜。

周洋連忙掏着錢包,準備付錢,可是老三卻搶先一步付了錢,只不過凌薇沒有收他三倍而已。

我們大夥在包廂裏又聊了一會,我和周洋約好了明天去租場地,然後他才帶着蘇青青他們回去了,老三很自覺的到包廂的外面等我。

“江曉,明天這店也可以接過去了吧?”周洋他們一走,凌薇就坐到了我身邊。

“嗯,明天我就接過來,你放心吧!”聞着凌薇身上的體香,我往旁邊坐了坐,畢竟個他周洋有着曖昧的關係,如果我要是和她發生了什麼,這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兄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