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如果先前無聲無息的刺客是躲在黑暗裡的鬼魅,那麼現在的黑衣刺客便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

明明他只是一個身高不過兩米的人,但他站在那裡,卻彷彿他就是天,他就是地,他就是洪水猛獸,所有擋在他身前的一切,他都要都能毀滅!

刺客的動作不再輕盈詭秘,而如泰山般沉重,如蝸牛般緩慢。

但隨著他每一腳的落下,卻像是整個院子都晃動了起來。

「啊!」刺客還在五十米之外,艾西維婭已經承受不了那股沉重的氣息,胸口一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韓宇也一點都不好受,他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他知道這是玄王級別的高手的最後一擊了,這一定會是前所未有的恐怖一擊!

即便對自己身體強悍的修復能力有絕對的信心,但在這一刻,韓宇也不得不承認,這一擊下來或許自己真的要從此倒地不起了!

這絕對是韓宇到離火大陸以來,最大的危機!

「呼!」

突然一陣風吹了起來。

「滾回去!」

再接著便是一個聲音的響起。

冷情總裁很不純 聲音便不大,卻又像是一個重鎚狠狠地敲打在了眾人的心房,讓所有在場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一個激靈。

也在同一時間,那個擺明了要拚命釋放出了無雙霸道氣息的玄王級彆強者,眼睛里竟然出現了恐懼。

而後,甚至連看也沒有看韓宇一眼,那人竟然一腳跺地,整個人凌空而起,像是被貓追著的老鼠一般,落荒而逃了!

看著這一幕,韓宇心下就是一沉,一個無可抑制的恐怖想法瞬間瀰漫了他整個腦袋。

一名在整個離火大陸都算得上絕對高手的玄王,竟然因為一個聲音便落荒而逃?那麼那個聲音的主人該有何等能量?難道他是玄君,甚至是玄皇?

如果這樣的人要針對自己,自己不就如同放在砧板上的魚肉只能任人宰割了?

韓宇沒來得及想到更多的東西,又有意外發生了!

天空之上,突然火光大作。緊接著,一頭仙鶴從空而降!

…… 這絕對是一個韓宇無法想象的晚上。

這段日子以來,無憂無慮,一心想著增加自己的財富,韓宇怎麼可能想象得到平靜如水的日子裡,竟然會有一場又一場讓人驚訝到驚恐的事情發生?

那頭突然出現在天空的仙鶴,並不是一頭真正的仙鶴!

此時,那頭仙鶴竟然燃燒了起來。

如同晝夜已經離去,那頭仙鶴此時成了一輪太陽,一輪要將整個銅城都照亮的太陽,光芒萬丈!

漆黑的夜被照亮,原來因為刺客突然出現而溫度驟然下降的院子,在這一刻,火熱無比,似是火山爆發的熔漿已經將這裡給淹沒了一般,院子之內所有的物事都像快要被那炙熱的熱量給融化了!

看著那離著院子越來越近的火鶴,韓宇的眉頭簡直皺成了一線。

在這一刻,韓宇真正意識到了在離火大陸自己還只不過是一名無足輕重的小人物。

不說別的,就眼前所見一切,便足夠讓韓宇心神震蕩了。

很明顯,那仙鶴是某人的法術所致,而很可能那名施發之人還遠在千里甚至是萬里之外。

但即便就是這樣,感受著那頭火鶴帶來的強悍氣息,韓宇也很清楚自己要幹掉這頭有人隔著千山萬水凝聚而成的火鶴,也不是自己輕易能夠對付的!

如此想來,自己和千里之外的那人的實力又是何等隔天差地的懸殊啊?

但無論如何,韓宇也只能先解決眼前的這一個障礙了。

深深地吸了口氣,韓宇不管不顧自己身上的重傷,平息靜氣將自己精氣神完全集中了起來,同時迅速運轉起了「煉天」功法,拳頭緊緊握起,準備再次施展蠻王三連殺。

卻在這時,那正在燃燒著的火鶴,竟然突然就失去了光芒。

只在這麼一個瞬間,院子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一切又再次恢復平靜!

片刻之後,院子之內依舊一片寂靜、

「怎……怎麼回事?」幾乎已經被今晚所發生的一切給弄傻了的艾西維婭,還無法適應突然而至的安靜,像是如夢初醒一般痴痴地問道。

而此時,韓宇正用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手中的一張便簽。

對,就是便簽!

剛剛火鶴突然消失不見之時,韓宇感覺到了一陣微風的吹起,隨後他手上便有了這樣一張便簽。

原來剛剛所發生的一切,便是那隻在傳說中能夠聽到的仙人傳訊的一種方式!

只為一個簡單的訊息,便要仙鶴潛力而行,好大的一個手筆啊!

再次深深地吸了口氣,韓宇打開了手中的便簽。

「韓宇,速回宗門。」

便簽紙上只有這麼莫名的寥寥幾字。

但韓宇卻大致明白了一切。因為韓宇從那端正大氣的字跡上,感受到了自己師父心陽真人的氣息!

也就是說,自己的師父,那名已經達到了玄皇級別的絕世高手,要自己回去宗門。

韓宇對於仙鶴傳訊這種手段並不真切了解,但他知道要使用這種手段,需要的代價一定不低。而自己的師父卻還是用了這樣一種手段。

那麼,是不是就說明了自己的宗門重玄派發生什麼大事了?

如此想著,韓宇的一顆心不由變得沉重了許多。

「韓宇,究竟發生了什麼?剛剛那火鶴,究竟……究竟是怎麼回事?」作為蠻族的一員,艾西維婭對力量有著很直觀的認識,所以她能很輕易地從那火鶴之中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威脅,那種威脅甚至比剛才那要拚命的玄王高手給自己的感覺還要危險。

韓宇手不由輕輕撓上了自己的腦袋,陷入了沉思。

好半響之後,韓宇終於下定了決心。

是時候回宗門去了!

這個晚上韓宇雖然身受重傷,但他並沒有休息,而是和艾西維婭詳談了半個夜晚。

然後,韓宇協同艾西維婭幾乎將整個銅城走了一遍。

這個夜晚,註定是一個不眠的夜晚。

除了韓宇和艾西維婭,幾乎整個銅城有權有勢的人物都沒有睡覺。

在這一個夜晚,韓宇將自己的所有對銅城經濟走向的計劃詳細告訴了艾西維婭,包括每一個細節。

然後,她們兩人又連夜走訪了任何一個可能和韓宇合作的人物,將自己的想法粗略說了出來。

如此這般,當兩人做完這一切之後,天已經亮了。

一夜不睡,但韓宇的精神卻出奇的好。而更讓吃驚的是,昨天晚上韓宇明明已經被洞穿的胸膛竟然完全癒合了,甚至乎韓宇還隱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強悍程度又向上增長了一成、

真是強悍到變態的身體啊!

而在這時,艾西維婭的精神更是爆滿得讓人吃驚,臉上不但沒有一絲疲倦,甚至還滿是激動興奮。

看著艾西維婭這個樣子,從昨天晚上到現在,韓宇的臉上終於再一次出現了笑容。

韓宇知道,在銅城自己能做的,已經做了。

或許可以這樣說,韓宇已經將種子灑遍了這片大地,收成是一定會有的,至於會達到何種程度,怕只有時間能夠給出答案了。

韓宇相信,這片很適合經濟發展的土地,一定能夠給予他一個驚喜,甚至會是一個他自己也無法想象的驚喜。

但無論如何,這也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現在韓宇需要做的是,離開!

站在城門前,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即便性格強悍如艾西維婭,眼眶裡也不由出現了點點淚痕。

這個男人如雨後春筍突然出現,出現之後卻又是這樣一發不可收拾。他讓自己對男人有了重新的定義,他讓自己知道了什麼是天外有天,他讓自己知道太多自己從來不知道的事情……

但,就如同流星一般,他的出現讓她的整個世界都變得光亮無比,可這一切卻又是這樣的短暫。

看到艾西維婭臉上的悲傷,韓宇的臉色也不由變得悲傷了起來,他知道這一天之後,兩人想要再次相見或許會是很長一段時間之後的事情了。

情不自禁地,韓宇手伸了出去,在艾西維婭的臉上輕輕撫摸了起來。同時柔聲說道:「不用傷心,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

艾西維婭感受到了韓宇的柔情,心情卻越加地難受了,頭不由完全垂了下去,這個優秀到優異的男人就要離自己而去了。

但隨即,艾西維婭卻又笑了起來,把頭抬了起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韓宇。

再接著,艾西維婭這個強悍的女人,豁然做出了一個強悍到讓人驚呆的動作,她的雙腳一踮,雙唇便貼在了韓宇的嘴唇之上。

深吻,深情的,久久的……

片刻之後,艾西維婭收回了自己的嘴唇,然後看著韓宇嫣然一笑,說道:「你是一個偉大的男人,我會一直等你,直到永遠。」

說完,艾西維婭毅然將頭轉了開去,向著銅城大步跨起。

他是一個偉大的男人,他需要去做偉大的事情,沒人能夠也沒人應該阻止他,有幸成為他的女人,我應該做的便是在他背後給予他支持,默默的,這樣便已足夠。

如此想著,一步步逐漸遠離韓宇的艾西維婭,小手不由輕輕地撫摸起了剛剛和那個男人接觸過的嘴唇,一臉幸福笑容。

……

而在這時,韓宇也收起了紛亂的心緒,坐上馬車向著回歸之路而去。

韓宇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在回歸宗門的這一路上竟然還會有意外發生。

竟然有人擋在了韓宇所坐馬車的前面,而且這個人還是一個女人。

更讓韓宇大吃一驚的是,這個女人竟然是自己認識的!

「喂,你還記得我嗎?」說話的這女人赫然便是昨天來韓宇店裡敲詐的那名女人。

這樣問著,女子雙手下意識地握緊了腰中那把價值一百個銀幣卻是免費得來的寶劍,臉上的表情很奇怪,有期待有害怕甚至還有一種似是叫做愧疚的情緒。

韓宇不明就裡,上上下下地打量起了這個女子。

女子一身淡雅的綠色素裙,一頭長發經過頭頂之上一根不知道何種材質的發簪挽了一個圈后自然垂下,臉型是精緻的瓜子臉,眼睛大而靈動,皮膚吹彈可破,好一副出水芙蓉見者心悸的美人模樣。

「當然,我怎麼可能忘記姑娘這樣的美人。不過不知道姑娘來此找我,是為何事?」第一次認真打量起這如花似玉的美麗女子,韓宇不免因為女子的美麗而有點心猿意馬了起來。

女子似是還沒有想好說辭,支支吾吾了好一會,眼睛看著韓宇,但在韓宇對視了一會後,又像是被碰觸的含羞草之後,連忙躲閃了開去,好一副惹人喜愛的小家碧玉的嬌羞啊。

看著這一幕,韓宇對於這個女子的喜愛不免又加深了些許,卻沒有表現出來,反生出了一股玩耍的心態,笑道:「呵呵……姑娘難道對我一見鍾情了?」

聞言,女子眼睛不由狠狠瞪向了韓宇,隨即在接觸到韓宇玩味的眼神之後,又立即收回了視線,一張小臉瞬間漲紅,白裡透紅的紅,透著一股小女人的嬌羞,可愛之極。

韓宇不由又是一愣,心猛烈地跳動了起來,一雙眼睛痴痴地看著女子,竟然忘記了說話。

如此沉默了半會,女子再次抬起了頭來,看見韓宇這樣直勾勾盯著自己看的模樣,不由就是一怒。

「哼!登徒子!」罵了這麼一句,女子憤憤地將身子轉了過去,就要大步走開。

韓宇不由輕輕撓了撓頭,想要阻攔女子的離去,最終動了動的喉嚨卻沒有發出什麼聲音來。

畢竟和這個女子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一切就讓它隨風而去吧。

如此想著韓宇收回了視線,就要回到馬車繼續上路。

「喂,記住了,我的名字叫做林雪,我是林家的人。」

誰料卻在這時,女子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

韓宇稀里糊塗地轉身,同一時間某件物事向著韓宇飄了過來。

「接著,這是我送你的禮物。」說著,隨意扔出了某樣東西的女人,一轉身再不回頭,大步向前走了起來。

韓宇愣愣地搖了搖頭,然後看向了女子扔過來的東西。

這是一塊石頭,普普通通的一塊只有半個拳頭大的石頭,圓潤,光滑,卻毫無特色。

韓宇感覺不到這塊石頭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不由輕輕地笑了笑,把石頭當成了一件無足輕重的東西,就欲扔。

又看了幾眼石頭,韓宇再次搖了搖頭,將石頭隨意收進了空間戒指之內。

禁區之狐 畢竟這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么。

再接著,韓宇便坐上馬車,向著宗門而去。

……

如果讓剛剛離開的林雪知道韓宇竟然這樣對待那塊石頭,她真不知道要做何種想法了,大罵韓宇敗家子?或者直接一腳將這個要暴殄天物的絕世大傻貨給踹死算了?

無論如何,林雪現在來到了某片森林之中。

此時,林雪的身前正又一人低垂著腦袋,跪在那裡,就如同做錯事了小孩子一般,整個人垂頭喪氣的。

「哼!」看了眼眼前這人,林雪不由生氣地冷哼了一聲。

聞聲,眼前這人嚇得整個身子都顫抖了起來,腦袋像是鎚子一般狠狠地磕在了泥土之上,一下又一下,直接讓他身前出現了一個大坑。

「哼!丁,你是想嚇唬本小姐嗎?」看著眼前這人引起的響動,女子臉上不但沒有驚慌,反而憤怒的情緒越加地明顯了。

「小人不敢,小人該死。小人以為那人欺負了小姐,才做出那樣的事情的。小人並不知道那人竟然是小姐的朋友,要知道那人是小姐的朋友,再給小人一百個膽,小人也絕對不敢做出這樣的事情的。」

一邊這樣說著,眼前這人就如同面對君王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的臣子一般,還猛地磕著頭。

如果讓韓宇見到這一幕,怕是他不止下巴即便是腦袋都要驚掉在地了,因為眼前這人正是昨天晚上刺殺他的那人,那個霸道無雙的玄王級別的強者!

而這樣的強者,竟然在這個韓宇認為經歷了什麼悲慘事情的小女子身前誠惶誠恐地跪了下來!

「哼!」林雪又冷冷地哼了聲,接著才說道:「這次我就繞了你,如果下次你再敢擅作主張,看我不叫丙扒你皮抽你筋!不過死罪可繞活罪卻不可饒。丙!」

隨著聲音的落下,周圍的空間突然一陣晃動,再接著同樣一個滿身黑衣不見臉孔的男人突然出現!

「甲?」看見來人林雪眉頭不由輕輕皺了起來,因為眼前這人並不是昨晚將丁嚇了回去的丙,「你怎麼出現在這裡了?你是不是要將我捉回去?」

「不敢。不過,我有件事情想要問小姐。小姐你為什麼要將那東西送給那人?」突然出現的這人並不像丁一般對林雪誠惶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