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好說好說。”

戴金鵬支支吾吾的起來,說道:“羅師兄,我……我也敬你。”

“嗯。”羅榮微微點頭,但還是喝了一杯。

就這麼一圈下來,葉文昊喝了兩杯,但是羅榮喝了三杯。

當然了,這還太少了。

葉文昊突然從桌子底下拎出了一瓶,那啓瓶器一開:“來,一杯一杯的太小家子氣。羅師兄,您是副組長,以後我們幾個在聲樂組可就全靠您照顧了。這樣,我直接一瓶,你半瓶就好。”

“還有你們兩個啊,別拉下,今天必須讓師兄們喝開心了。”

說完,也不給羅榮拒絕的機會,葉文昊仰頭就是支吹。

CNMD,想灌老子?

葉文昊已經在生活技能的【酒量】上面點了10個技能點,幾杯下去雖然上臉了,但是卻屁的感覺都沒有。

此時吹着一瓶,甚至還覺得這啤酒很甜。

羅榮見狀也不能慫,想着不就是半瓶?對方還一瓶呢,自己怕什麼?

“葉師弟爽快啊,那師兄不能落下了。”

羅榮仰頭喝下半瓶。

葉文昊喝完之後,吳風華不甘示弱,雖然這是他第一次支吹,但是也硬着頭皮喝了。


羅榮打了一個嗝,還沒什麼太大的感覺,也就把剩下的半瓶給喝了。

戴金鵬一咬牙,站起身來說道:“羅師兄,我也敬你!”


小胖子肚子很大,酒量着實不錯,三兩口就將一瓶給喝完了。

羅榮暗暗罵着,不過依舊咬着牙喝下。

又一輪,葉文昊一瓶,羅榮一瓶半。葉文昊還有緩的時間,但是羅榮沒有。

羅榮眼盯盯的看着葉文昊,就看到葉文昊從桌子底下又提起來一瓶酒。

“羅師兄酒量真的好,師弟佩服。來,再來一瓶!”葉文昊笑呵呵的說道。 羅榮或許還看不出來葉文昊其實是在灌他,但是小吃街一哥陳偉奇卻看得清楚。當即就攔了葉文昊下來,說道:“怎麼一個勁的敬羅師兄,我也是師兄,你怎麼就不敬敬我?”

葉文昊將陳偉奇的手打掉,說道:“這不要有個先後順序嗎?羅師兄是副組長,你呢?”

葉文昊一句話懟的陳偉奇屁話都說不出來。

孫雅靜聞言不由擡頭看了葉文昊一眼,隨即微微一笑,一雙桃花眼似是看透了一切。

羅榮擺手道:“沒事,我還行。”

羅榮還沒回過身來,想着自己喝半瓶,葉文昊喝一瓶,他又不虧。

“羅師兄海量。”葉文昊豎起拇指說道,“那還是一樣,我一瓶,羅師兄半瓶。”

說完,仰頭就喝,半點都不帶含糊的。

此時,連趙琪琪都看出了葉文昊剛剛就是裝出來的。

“蕭嵐,咱們都小看葉師弟了。”趙琪琪小聲的說道。

蕭嵐還在爲葉文昊擔心,聽到這句話不由皺眉:“怎麼說?”

“你就看着吧,我覺得陳偉奇兩個人都喝不過葉師弟了。”趙琪琪笑着說道,看着葉文昊的時候,雙眸多了幾分神采。

這樣的師弟,挺有意思的嘛。

那邊,輪到吳風華了。

吳風華上學期就沒出來喝過就,酒量什麼的根本就沒有,能夠喝下剛剛的那瓶都是硬着頭皮的。

此時吳風華的肚子裏翻江倒海,已經極限了。

可是葉文昊已經喝了,他不知道自己不喝的話,羅師兄會不會不高興。

不過,他不敢冒險,就一拍大腿,拎着一瓶就豪言壯語的說道:“羅師兄,師弟也敬你一瓶!”

說着吳風華就要喝,只是一聞到那酒味,他就差點吐出來。

葉文昊見狀就說道:“不能喝就別喝了吧,師兄不會強迫你的。”

葉文昊不說還好,吳風華一聽,熱血上頭啊,當即就悶了。

咕嚕咕嚕……

吳風華感覺自己的胃已經滿了,現在喝下去的就正順着食道堆上來。

“嘔!”

吳風華終於吐了出來,鼻孔都噴出啤酒,嗆得吳風華差點窒息。拼命的咳嗽,拼命的嘔吐,毫無形象。

南音正吃着烤串,聽到聲音之後就柳眉一蹙,然後放下烤串,有些不開心的扣着手指頭。

葉文昊見狀,一把拿起南音沒吃完的那串塞進嘴裏。

“浪費糧食。”

南音見狀瞪大着眼睛,然後被葉文昊唬着臉兇了一下,就急忙低下了頭,俏臉漲紅。

羅榮見狀差點當場爆炸,也不管戴金鵬的敬酒了,就提着一瓶酒對葉文昊說道:“現在我一瓶,你得兩瓶!”

葉文昊擺手道:“別急別急,讓金鵬敬了你先。”

戴金鵬本來要敬一瓶的,聽到羅榮剛剛那句話,就又提起來了一瓶,說道:“師兄,我兩瓶…..幹了!”

說完,小胖子也一點都不含糊,仰頭就尼瑪喝了起來。

這一幕,讓衆人對戴金鵬刮目相看。

看不出來啊。


葉文昊覺得戴金鵬這纔是扮豬吃老虎,看着膽怯的很,喝起酒來嚇死個人。

羅榮也不管戴金鵬已經喝完了,一擺手:“我就要跟你喝!”

葉文昊站起身,說道:“羅師兄你這就不守規矩了,剛剛陳師兄說的很清楚啊。不管師兄還是師弟,只要敬酒了,那就不能拒絕。陳師兄,是這樣沒錯吧?”

陳偉奇無話可說。

羅榮恨得牙癢癢,“好,我喝!”

一瓶下肚,羅榮已經喝下去了接近三瓶。他的酒量大概在五瓶,畢竟不是陳偉奇這樣的人。

這三瓶喝的急,所以羅榮已經有些暈乎乎的感覺。不過至於吐,那就還不至於。

葉文昊見羅榮還能撐,就說道:“那就照師兄說的,我兩瓶,你一瓶!”

羅榮剛想喘口氣,葉文昊就將剛開好的酒放在他的手上,然後葉文昊已經開始喝了。

羅榮打嗝的時間都沒有,葉文昊就一邊喝一邊幫羅榮把酒瓶擡起來。

無可奈何,羅榮再次支吹。

對瓶吹過的小夥伴都知道,同樣是一瓶酒,一杯一杯喝,和對瓶吹那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因爲對瓶吹,酒的氣很足,一瓶酒喝下去實打實的。在胃裏面一攪和,酒氣騰騰騰的往上冒。

要麼打嗝要麼吐,反正難受的一批。


此時羅榮肚子裏就是這種狀態,所以他喝的極慢,葉文昊一瓶都喝完了,他還只喝了三分之一。

“羅師兄喝不下了?要是喝不下咱就不喝了。”葉文昊看了一眼羅榮的酒瓶,一副我不爲難你的樣子。

羅榮本來不是什麼衝動的人,但是幾瓶下肚了,柳下惠都能變成武大郎,畢竟怎麼說都是熱血青年,就是激不得。

羅榮強忍着噁心,猛地灌下去。

酒氣狂涌而上,羅榮咬着牙壓着,最終是壓下去了,但頭更暈。

沒等羅榮緩過勁來,葉文昊又提起了兩瓶酒。

“痛快!再來!”

砰砰!

“師兄,這一瓶就無論如何都得喝,因爲師弟我對你的欽佩之情,那真是如黃河之水一般,奔涌不息啊。”葉文昊睜着眼睛說瞎話,反正胡說八道就對了,就是要羅榮接着喝。

“來,喝!”葉文昊將酒瓶放在羅榮的手上,自己先喝,然後幫羅榮擡酒瓶。

羅榮死死的盯着葉文昊,雙眼都通紅了。

葉文昊見羅榮不喝,自己也停了下來,“羅師兄不守規矩?”

此時,葉文昊一開始認慫的作用就爆發出來了。規矩是你們說的,現在難道你們要不守規矩?

“那就沒意思了,那就吃烤串吧,喝不了還喝什麼。”葉文昊將酒瓶放下,繼續逗南音。

羅榮猛地一拍桌子,“喝!誰說我不喝!給老子喝!”

葉文昊沒着急,就這樣看着羅榮。

“南音,你信不信他會吐?”葉文昊說道。

還不容易忘掉吳風華那嘔吐聲音的南音剛剛拿起烤串,又急忙放下,然後捂住了耳朵。

下一秒,羅榮果然步了吳風華得到後塵,狂吐。

葉文昊砸吧砸吧嘴,對着一個勁盯着自己的趙琪琪挑了挑眉。

隨即葉文昊先把自己的兩瓶喝完,然後纔對着扶着額頭的羅榮說道:“羅師兄,我就喝完了,你那一瓶還有剩的,趕緊喝完,不然陳師兄又得說養金魚了。” 羅榮喘了幾口氣,死死盯着葉文昊,拿着酒瓶就要繼續喝,但一聞到那個氣味,就再次吐了起來。

趙雨澤本就和羅榮不對付,見此情形自是開心,哈哈大笑兩聲:“師兄居然喝不過師弟,說去丟不丟人?”


說着,趙雨澤還對葉文昊豎起了拇指:“師弟不錯,師兄很看好你。”

“師兄客氣客氣……”葉文昊笑道。

兩人雖然沒說幾句話,但是一切盡在不言中。

羅榮徹底不行了,也顧不上什麼面子不面子,趴在桌子上起不來。隨着趴着的時間越來越長,羅榮頭越來越暈,最後徹底醉了過去。

陳偉奇見狀神色一狠,對着葉文昊說道:“師弟好酒量啊,說一瓶的呢?”

葉文昊哈哈一笑:“今天狀態比較好,喝的比較順。”

“既然這麼順,那就跟我喝唄。”陳偉奇說道。

葉文昊冷冷一笑,就算你不來找老子,老子今天也得讓你趴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