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好吧!誰讓你是大人呢?我願意接受您的招安,從此以後,效忠於您。”

“很好。接住,這是我爲你煉製的判官印和判官套裝。有了它們,你可以更好地做你心中想做的事。

對你我不會用條條框框來約束,因爲你本身就用一大堆的條條框框約束住了自己。

話就說到這,等到你我下一次再見之時,我會有更重要的事交給你去完成。在此之前,你就先熟悉一下我設立的判官一職吧!

判官守則在判官印中,之後,你好好研究吧!再見!”

“唰”的一下,妙俊風的身影消失在了半空中。

“哎!每次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您就不能聽我多說幾句話嗎?”

從結界裏走出的獨角鬼王,在聽到鬼界第一善說出這一句話後,“噗嗤”一下,大聲的笑了出來。 西人國的信仰之力對妙俊風的影響微乎其微。突破二次問道後,只要是這個世界的力量,妙俊風都能借爲己用。

嘉德城,教廷的教堂外,妙俊風神情自如的在一羣西人的注視下,走入了教堂。

教廷在教徒的口中被稱爲聖庭,在其他人口中教廷就是教廷。

站在牧師禮臺上的米修斯在見到妙俊風的一剎那,嚴肅的臉龐上微微露出了笑容。

妙俊風對他點點頭,靜靜地坐到一旁。他正在爲大家做禮拜,這是一項神聖的工作,不可中斷。

“當”,“當”,“當”…

鐘聲響起,今天的禮拜日宣告結束。教徒們在向米修斯行禮後,一個接一個的離開了教堂。

“哦!我親愛的朋友,我原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 總裁總裁我不玩了 你的出現讓我感到驚喜,讓我覺得仁慈的主也喜愛你,他的聖光無時不刻不在照耀着你。”

“這麼久沒見,你到是一點都沒變。你口中所謂的主我是沒有見過,但我師父卻跟他見過面,兩個人聊得還算不錯。”

“嗯?你說的是真的嗎?你的師父真的見到主了?”米修斯忽然意識到了什麼,轉而說道:“不好意思,若是戳中了你的傷心事,還請你原諒我的冒失。”

“哈哈哈…,你想到哪去了?我師父他沒死,他身體棒棒的。他的修爲比我高出幾十倍,你說他能不能見到仁慈的主呢?”

“原來是這樣啊!不知者不怪。來,我們到後院一敘,另外,你的老朋友也在這,我想你見到他應該會感到高興。”

“該不會是斯麥把!在這裏我的朋友不多,你算一個,斯麥也能算一個。”

妙俊風的話讓米修斯的心裏頓了一下,他發現在妙俊風的面前,似乎沒有事可以隱瞞。

一把遮陽傘,一張圓桌,三把椅子。其中一張椅子上,斯麥把頭仰起,閉目養神,交叉的雙手時不時的會跳動一下。

“斯麥,醒醒,你看是誰來了?”米修斯遠遠地喊了一聲。

聽到米修斯的呼喊,斯麥懶洋洋的睜開眼。對他來說,在西人國能讓自己爲之激動的人已經不多了。

“呦!堂堂西人國大元帥,怎麼像只懶貓一樣縮在這裏曬太陽呢?”妙俊風覺得這樣的開場白能拉近自己和他的距離。

“噌”的一下,在聽到這個聲音後,斯麥如筆直的標杆,站立而起。

“妙帥,我沒有想到是您來了。有失遠迎,快快…”斯麥把話說到這發現有點不對勁。自己現在的身份也是一名客人,並非是此地的主人。

“俊風,看來斯麥對你很掛念啊!你見過這麼精神的懶貓嗎?”米修斯笑容綻放,身爲斯麥的朋友,能見到他開心,這是一件很愉悅的事。

“米修斯,快去把你珍藏的東方茶葉取來,他不喝咖啡,喜歡喝茶。”

“好,我這就去,你們先聊着。”米修斯知道他們有話要說,知趣的離開了。

“妙帥,實在抱歉,我未能阻止盟長的決定。對您來說,在未來恐怕會有一場硬仗。

之前我以爲掛帥出征的會是我,但在盟長看來,我的心已經變了,不再適合擔任元帥一職。

目前,元帥的人選還沒有定下,但我想也只會在那幾個人中誕生。

你知道嗎?我現在擔心的不是我的元帥之位,而是在未來的戰爭中,我國恐怕會有很多人不明不白的犧牲。

身爲軍人,爲國捐軀是光榮的,是驕傲的。可在接下來的戰爭中死去,我覺得是完全沒有必要的,這純粹是一場沒有意義的送死行爲。

今天能見到您,我感到很高興。本來我是準備親自去你那一趟的。哎!我給妙老寫了幾封書信,可到現在一封回信都沒有收到。

他老人家若能對盟長勸上幾句,我想盟長也不會做出如此荒唐的決定。”

“未必!依老朽之見,朗普這麼做的根本原因是爲了自身利益。在他心裏對他威脅最大已不是兩位副盟長,而是你。

倘若你能左右當下局勢,並能讓西人國在這混亂的世道不受衝擊。試問,下一任盟長人選,是你還是他呢?”

斯麥張大嘴,雙眼瞪得老大,臉上一副震驚之色。站在自己眼前的究竟是妙俊風還是妙老?難不成來的人是妙老並非是妙俊風?

“好了,斯麥元帥。不要用這樣的神情看着我,我又不是大美女,有那麼好看嗎?”妙俊風再次變換,恢復了原樣。

“哦!上帝啊!這是魔術嗎?就算是魔術,也不可能如造物主般擁有神之一手。妙帥,不!妙老,請問站在我面前的你是誰?”

“我就是我,妙俊風。以前和你見過面的妙老是我本人變化的。出於某些原因,在當時我不能以真面目見你,還請你見諒。”

“哈哈哈…,謝謝你。我就說爲什麼我總能在妙老的身上看到你的影子。我也一直在琢磨妙老和你的關係。

既然你們兩個人是同一個人,那很多事也就能說得通了。

我現在開始同情朗普了,他的計劃也許很快就要打水漂了。”

“斯麥,你對我就那麼自信嗎?我可是東方人。”妙俊風盯着他的眼睛說道。

“這很重要嗎?不管是東方人還是西方人,我們都是世界人。未來的世界是一個大同的世界,世界的聯繫會更加緊密。閉關鎖國只會導致自身的滅亡,我可不希望這樣的結局發生在西人國。”

“你看,還沒當上西人國的盟長,這潛質就已展現出來。所以我說,朗普不如你,他最擔心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來來來,你們兩個就別站着了。快嚐嚐我衝的咖啡和泡的茶。”米修斯端着圓盤,從迴廊那一頭走了過來。

咖啡的咖香混合着茶水的茶香,衍生出一種令人感到舒適的迷迭香。

西方的咖啡,東方的茶,咖啡與茶。

“斯麥,連咖啡和茶的香味都能融合在一起,你覺得你的世界大同理念還會遠嗎?”

“世界大同?你們兩個在我不在時,究竟談了什麼?我怎麼感覺像是錯過了很重要的內容?”米修斯放下手中的咖啡,向他們二人遞去詢問的眼神。

“親愛的米修斯,你覺得我會跟他談什麼呢?我和他談的內容在前幾天也和你提起過,你不也覺得這個理想很好嗎?

眼下,我們三個人在一起,就是要把這美好的理想轉變成看得見摸得着的事實。” 三個人,兩杯咖啡,一杯茶。

一老,一中,一青年。

這樣的搭配讓人看了,會覺得這是人生的縮影。

“神父,聖庭的執法隊到了,帶隊的是懲戒騎士普羅。我看他們的樣子來者不善,您需不需要回避一下。”

“不,帶他們到這來吧!我想他們也會很樂意見到這位遠道而來的客人。”米修斯沒有驚慌,鎮定的向他吩咐道。

等到小修士離開,妙俊風向米修斯說道:“我發現我跟聖騎士真的很有緣,每次見到西人,總歸會遇見聖騎士。

懲戒騎士厲害嗎?我想和他切磋一下。聽說聖庭最厲害的首席聖騎士近乎於神,這一次,我一定會登門拜訪的。”

妙俊風的話,讓米修斯緊張起來。以前的自己還有自信可以和他勢均力敵,但現在的他,給自己的感覺猶如見到教皇一般。

“俊風,友誼第一,打架會傷和氣的。”米修斯間接地勸道。

“放心吧!只要他們不主動來招惹我,我是不會閒着沒事去找他們麻煩的。這一次我可是帶着誠意來的,當然,殺伐也是準備好的。”

斯麥長長的呼出一口氣,他不會去阻攔妙俊風。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計謀都是蒼白無力的。

“咚咚咚”,整齊的腳步聲響起。在小修士的引領下,執法隊邁着整齊的步伐走了過來。

在執法隊最前方,身穿一身黑甲的,正是懲戒騎士普羅。他是聖庭執法團隊中最強大的聖騎士。

在所有聖騎士排名中,他位列第三。但也有人說,他的實力比首席聖騎士要高出不少,他之所以低調,是因爲喜歡在執法隊的感覺。

“見過米修斯神父。”普羅向米修斯行了一個標準的騎士禮。

“不好意思,我來的不是時候。我沒想到現在的您會在此時會見朋友。”

普羅的傲慢隱藏在禮貌中。在他的眼中只有米修斯,至於被免了職的斯麥,還有妙俊風,他壓根就沒有放在心上。

“普羅,我來給你介紹下,這位是…”米修斯站起身來,準備將妙俊風介紹給他。

“不用介紹了,神父。他們的身份對我來說不重要,重要的是,請您現在跟我們走一趟。”普羅打斷了米修斯的話,他不覺得認識他們二位是件榮幸的事。

“普羅聖騎士,我知道你們執法隊從來不會無辜請人。可我還是要問一聲,你們帶教皇的手諭了嗎?沒有教皇的手諭,我是不會跟你們走的。”

“恐怕要讓你失望了,請您過目。”普羅伸手,站在他身後的普通騎士把一卷卷軸恭敬的放到了他的手心上。

米修斯眉頭微蹙,伸手拿起卷軸,將它攤開,快速瀏覽起來。

“好了,神父,請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我們走吧!這項任務執行完後,我還有很多任務要去執行。”普羅不等米修斯看完,一把奪回了他手中的卷軸。

“嘖嘖嘖,教廷的聖騎士看起來人模人樣,充滿了紳士風度。實際上骨子裏就是一個痞子無賴。”妙俊風放下手中的茶杯,對普羅一臉的鄙夷。

“你要爲你剛纔的話付出代價!當衆詆譭聖庭的聖騎士,鞭刑一百,立刻執行!”普羅擡手一揮,三名普通騎士立刻從執法隊隊伍中走出。

若換成以前的斯麥,定會阻止眼前這件事的發生。但現在,對聯盟失望的他,不會再有過多的舉動,只是靜靜的坐在一旁,等待着接下來精彩的一幕。

“我不喜換在我和朋友聊天時被人打斷,更不喜歡我的朋友被人不尊重。因此,我不管你們什麼身份,今天,我會給你們好好的上一課。”

妙俊風雙眼一稟,身上的氣勢凌厲迸發,浩瀚的威壓如華蓋般,迅速將這塊區域籠罩。

“噗通”,“噗通”,“噗通”,最先響起的下跪聲,來自向妙俊風走來的普通騎士。

緊接着,執法隊的其他成員追隨着他們三位同伴的步伐,一個個的跪了下來。

普羅的修爲比他們高出不少,本身也是一名強者。猝不及防之下,他雙膝微微彎曲,但沒有讓小腿與地面平行,而是呈六十度角。

“起!”普羅高喝一聲,雙腿發力,身體開始一點點的上挪起來。

“不錯,有點底子!那要是這樣呢?”妙俊風可不會讓他扳回顏面,他要讓普羅的信心一次性徹底被自己擊潰。

“嗡”的一聲,華蓋籠罩下的空間蕩起了一圈圈的漣漪。

“我不是他的對手。他真的很強。”米修斯在看到空間漣漪後,輕聲的呢喃了一句。

普羅“啊”的一聲大叫,雙膝“嘭”的一聲嵌入了地面表層。殷紅的鮮血自他傷口處流出,連帶着他心中的驕傲也隨着血液的流出而一點點的黯淡。

“在這世上,你高傲沒人怪你。但在比你的強的人面前,你的高傲將變成你的恥辱。

我不知道你在教廷呆了多久,學了多少教廷的教義。倘若教廷裏稍微有點實力的人,都像你一樣,我覺得,教廷離分崩離析的日子也將不遠了。

米修斯神父是個好神父,若是連這樣的好神父都要被治罪。我必須得好好考慮下我來這的初衷了。”

普羅沒有聽進妙俊風的話,現在的他心中除了憤怒還是憤怒。只有用他的鮮血,才能平息自己心中的怒火,才能洗刷自己受到的羞辱。

“你是誰?”普羅雙眼通紅,把全身的力氣匯聚到這句話中。

“我是誰?我是你們的夢魘,我叫妙俊風。”妙俊風回答完,收起了威壓。

“妙俊風?好啊!米修斯神父,你竟然跟我們的敵人在一塊兒,現在哪怕你不回去,我都有權把你就地除死。”

“普羅,用你之前的話回你。你要爲你之前說過的話付出代價。在我面前還敢威脅我的朋友,不知道是你沒有腦子還是說在你身上有依仗。

懲戒騎士?很好!就讓我用你來告訴教廷,我妙俊風的態度。”

米修斯看了斯麥一眼,斯麥對他搖了搖頭。

“哎!”在一聲嘆息中,米修斯走回到自己位子上坐了下來。拿起咖啡,一口氣把它全部飲完。

“不要急,俊風自有分寸,他不是莽撞的人。我們只要靜靜地坐在一旁便好。某些人不吃點虧,就不會長記性,就不會知道自己有多無知。” “依仗?在主的國土上,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難逃主的制裁。

仁慈的主啊!請賜予我力量吧!請將懲戒之劍賜予我,讓我懲戒罪人,斬盡黑暗!”

普羅的目光中燃燒起神聖的金色火焰,一股股信仰之力從四面八方洶涌的奔騰而來。

普羅在不斷吸收信仰之力後,身上的氣息瘋狂膨脹,神聖的光澤在他身後形成了一圈潔白的光輝。

越是強大的聖騎士,身體內所能容納的信仰之力就越多。按照目前普羅容納下的信仰之力計算,他的實力絕不像平日裏展現出的那麼簡單,那個小道消息也許是真的。

“嗡”的一聲,信仰之力停下了前進的腳步,緩緩的消散在周圍的空氣中。

白茫茫的神聖光澤在普羅的身體表層亮起。此時他身上的氣息已完全轉變,不再帶有一點人間煙火味,充滿了聖潔的神性。

“懲戒之劍!”

白光一閃,一把通體由藍色水晶構成的大劍在他手上出現。

若是細看,可以發現,在劍柄的位置,正反兩面都被鑲上了一顆白色寶石。

“制裁!”

藍色的劍氣劃破空間,向妙俊風急斬而來。絲毫沒有顧及在他身後的米修斯和斯麥。

“僞聖器而已!”妙俊風擡手一招,明王劍在手。

“叮”的一聲響起,妙俊風舉劍橫檔,擋下了劈來的劍氣。

“神的光輝!神的制裁!”

“咻”,“咻”兩道由信仰之力匯聚而成的流光遁入了劍柄的白寶石中。

伴隨着信仰之力的遁入,白寶石立刻閃現出金色的光輝。下一瞬,金色的光輝自劍柄向上騰起,轉眼間就讓懲戒之劍變得金光閃耀。

普羅二話不說,雙手舉劍,再度對妙俊風狠狠劈下。

這一劍,除了懲戒之劍本身的力量外,還附帶光明法則和神的祝福。

地府巡靈倌 “臨,兵,鬥!”

妙俊風不會拖大,九字真言念出其中三字。

三道古樸的道則氣息剎那間將明王劍包裹。之後的明王劍在妙俊風的手上發出微微的抖動,它想立刻衝上去,把那劈來的劍氣砸個粉碎。

“既然想去,那就去吧!”妙俊風手掌一攤,讓明王劍自主的飛了出去。

“嗖”的一下,明王劍帶起一道金色殘影,迎着那劈來的劍氣就砍了下去。

僞聖器對明王劍,光明法則對光明法則,神的祝福對九字真言中的前三個字。

沒有聲音,沒有爆破,只有一層光環在二者相遇後,向周圍快速擴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