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好事的九九依舊是個熊孩子,一聽就歡快的跑到了大鵬身邊,握緊了他的手給他把脈。

大鵬還沒來得及揮開他,就聽見熊孩子嚷了起來:“不得了了!不得了!雄鳥懷孕了!”

大鵬的臉色瞬間就菜了,揮開了九九。

衆人都知道九九愛胡鬧,誰都沒有理會他。然而,正要舉杯飲酒的大鵬卻出現了噁心反胃的反應。

這是孕吐的反應啊……

一一愛熱鬧不嫌事大,趁機用法力去探測了一番。探測完,也是臉色大變:“好像還真是懷孕了……母后,您看看?”

“怎麼可能!”大鵬壓根兒就沒往這上面想。

羲和估計也好奇,上前也是看了看。看完,她一直溫和慈愛的臉上,出現了震驚:“還真是……”

就連孔宣,都在探測完之後得出了同樣的結論。

所有人都一頭霧水,墨寒驀然伸手覆向了我的小腹,一道探測鬼氣從中流入我的體內,他猛然抱住了我:“慕兒!”語氣帶着罕見的激動與欣喜。

“怎麼啦?”我一頭霧水。

“你說,白焰是會多個弟弟,還是多個妹妹?”墨寒問,每一個字都帶着藏不住的喜悅。

我居然懷孕了!我的腦海裏飛速閃過數以千計的信息,忙用自己的法力去探測了一下,小腹中,還真的有一個微弱的小生命。

好開心!

我和墨寒一起激動的一把,猛然想起大鵬當初發誓,如果我懷孕,他也懷孕。

如今……

真是FLAG立的飛起!

我們家的老二在第二年平安降生了,大鵬也在同一天分娩了,他下了顆金燦燦的蛋。

金頂雪山已經封山謝客了,據聞,大鵬變回了原型,每天都蹲在窩裏孵蛋。至於蛋裏是幼鳥是雄是雌,是什麼種族,卻誰也探測不到。

白焰悄悄溜過去看過一回,回來跟我說,大鵬生下來的蛋比我爸媽以前的公寓還要大,怪不得他要變回原形孵蛋了。

我與墨寒在踏遍千山遊過萬水之後,還是回到了冥宮。

離我在槐樹村初遇墨寒已經很多年了,白焰只比以前長高了一個拳頭的距離。

墨寒對此並不大擔心,一如既往的教着白焰各種事情。小傢伙小小年紀,就能不偏不倚的處理冥界的各大事項了。

至於家裏的二寶,整天就跟條小尾巴一樣,跟在白焰身後,“哥哥”、“哥哥”的喊個不停。

那糯糯的聲音,配着帶有嬰兒肥的小臉蛋,說不出的可愛。

我與墨寒坐在寢宮前的,品着茶,聊着天,看着兩個小傢伙在庭院裏玩耍,小白就撒丫子跟在後面陪玩。

墨寒擁着我輕輕低下頭來落下一個吻,冰涼的脣卻能暖到我內心深處。兩人相視一笑,彼此眼中只有對方的倒影。

一生摯愛,唯此一人。

一生摯愛,唯此一鬼。

這一生,這一瞬,一吻天荒。

(本章完) 疼……

非常的疼……

我的意識在一種奇特的情況中翻轉着,時而清醒時而暈眩。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在這逼仄的空間裏,除了我,還有另外一個人。

不……也許根本不是人……

我幾次想要清醒過來,可是身體深處傳來的顫慄讓我一次又一次的沉淪。

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又在哪裏?

我費力的睜開眼,身上感受着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冰冷,隱約看到了一張男人的側臉。

他是誰?

我想要推開他,可是身體已經不由自己了。眼皮沉沉的閉上,不知不覺的,便再次昏睡了過去。

醒來是在學校宿舍,雨滴聲不斷打落在防盜窗上,竟然讓才做完那個驚悚夢的我聽得有幾分害怕。

我叫花姒,是春伊大學的大學生。自從上一次誤入了一幢古宅之後,這一個多月間,已經反反覆覆夢見過這樣的場面很多回了。

請伊入甕:嬌妻逆襲 宿舍裏只有我一個人住着,看了眼時間,已經是早上十點多了。強撐着不適的身體起來給自己倒了杯水,正要喝,那白瓷杯中透明的白開水卻成了紅色的!

濃濃的腥味傳來,那杯中的赫然是血!嚇得我直接扔掉了手中的杯子!

被子碎裂的聲音在寂靜的宿舍裏炸起,額外的刺耳,我彷彿聽到誰不滿的輕哼了一聲。

然而,四下望去,卻找不到任何人的蹤跡。

可女人的第六感告訴我,這裏除了我,一定還有別人!

再三尋找沒有看到那人,我渾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被子摔在地上碎掉,已經流了一地的血了,我就站在這灘血跡之中。我急忙想要離開這裏,轉身奪門而出,宿舍門口卻倒着一個人。

是對面宿舍的唐清澈!

“清澈!”我上前想要扶起她,碰到她,皮膚卻是冰涼一片。

我心中驚駭,卻也顧不上這些,將面朝下倒地的她扶起來,卻看到了一張面容扭曲、滿是血跡的臉。

她死了!

一瞬間這個念頭席捲過我的腦海,我正要去探一探她還有沒有呼吸,脖子忽然被人掐住了。

是唐清澈掐住了我!

她被幹涸血跡凝固住的眼皮睜開,眼白充血,雙眼卻閃着異常怨恨的眼神。

“爲什麼要殺我?”她問。

明明是你在殺我好不好!

她的聲音乾枯而詭異,那雙掐着我脖子的手沒有任何的溫度,彷彿冰塊一般。

我使勁想要掰開她的手,卻無能爲力。平時連瓶蓋都擰不開的她,此刻卻力道大的驚人,生生要將我的脖子掐斷。

慌亂之中,我在地上瞎摸一通,握到一把掃把,擡手就朝着唐清澈那猙獰的臉上掃去。

一股寒意驀然從我的肚子升上手臂,我揮着掃把,唐清澈居然發出一聲尖嘯,被我一掃把把腦袋都給削掉了!

那沒有溫度的暗色血液濺了我一身。

她掐着我脖子的手驟然被什麼東西彈開,一道模糊的黑影從她的身子裏飛速的退出,閃入一邊陰暗的角落裏消失不見。

我卻是驚魂未定,正要爬起來先離開這裏,驟然聽見背後傳來一聲尖叫聲,竟然是另一個女同學驚恐的望着我。

見我回過頭去,她更加恐懼,轉身飛一般的逃走了。

我也想離開,就要追過去,路過牆上掛着的全身鏡,忽然明白了那女生那麼害怕我的緣故了。

我此刻也是渾身是血,而且,手中還拿着“兇器”掃把。

沒多久,警察就來了,是那個女生報的警。我被當成了嫌棄人帶去了警局,無論我怎麼辯解是唐清澈先攻擊的我,警察就是不相信我的話。

在我的鞋子上,他們檢測到了唐清澈的血跡。而鞋子上的血,是我在宿舍裏那杯血上沾到了。

杯子、人血、女屍,警察們眼神怪異的看着我,彷彿是在看一個吸血的怪物。

然而,沒多久,一個女警察臉色更加怪異的走了進來。她給我倒了一杯熱水,我對那杯子血有心理陰影,沒有接。

她也不勉強,將水杯放在了我面前的桌子上,坐到對面問我:“孩子的父親是誰?”

什麼鬼!

我不懂她的話,懷疑自己聽錯了:“不好意思,你說什麼?”

她嘆了口氣:“你們這些大學生啊……唉……你不會是連自己懷孕都還不知道吧?”

“不知道啊……”不對!我一隻單身狗怎麼可能懷孕!

重生之傻夫君 正要解釋,那女警察更加恨鐵不成鋼的看着我了:“女孩子怎麼能這麼不注意!你都懷孕一個多月了!”

“不可能!”這種鍋我可不背,“我怎麼可能懷孕!”

“你的尿檢顯示你懷孕了。”女警察顯然是覺得我在狡辯,面對我不坦白的我,她也不從寬了。

因爲將人的頭砍掉屬於作案方式極爲殘忍的手段,而我還一再聲稱是唐清澈先攻擊的我,當時情緒非常激動,警察們就懷疑我是不是嗑藥了,給我弄了尿檢。

現在,恐怕是尿檢結果出來了。

“我不可能懷孕,再驗一次!”

在我的強烈要求下,警察局再次給我弄了尿檢。結果,還是一樣的懷孕。

他們沒有必要在這方面弄虛作假,一來我與他們無冤無仇,二來我如果懷孕,加上沒有確切證據證據我殺人了,他們就不能關押我了。萬一我真的是犯人,因爲懷孕沒有被關押趁機逃走了,他們就沒辦法結案了。

但我始終不願意相信我懷孕了!

我又沒跟人同房過,一個人怎麼可能懷孕!

忽然,我想起了這一個多月來經常反覆出現的夢。只是做個夢而已,不應該吧……

女警察要我交代孩子他爹是誰,我交代不出。他們又去找我的同學和老師瞭解了情況,也沒有得到任何線索。

由於是孕婦,我被暫時放回了學校。但是,從警察局出來,我就知道暗中有兩個警察在跟着我了。

隨便他們,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可是,想起唐清澈的事,我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我的確是一掃把打掉了

她的頭,可是當時她脖子裏沒有大量血液噴出,而是隻有少量的暗紅色血液濺出來。

活人由於心臟起搏的緣故,脖子處的大動脈若是被切斷,是一定會有血液大量噴出的。而只有死人,心臟不會起搏,纔會是這樣的情況。

這也就是說,其實我當時一掃把揮過去的時候,唐清澈就已經死了。

還有她問我,爲什麼要殺她……

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我哆嗦了一下,不敢細想下去。

路過藥店,我想起自己懷孕的那份報告,還是心存疑惑。

之前被帶去警察局的時候,穿的是睡衣。後來那身染血的睡衣就被當做物證留在了警察局,現在我穿的是輔導員後來給我送過來的另一身衣服。

口袋裏殘留着我之前忘記拿走的十幾塊錢,我忍着尷尬去藥店買了根驗孕棒,找廁所親自驗了一回。

看到兩道槓的時候,我覺得整個人生都灰暗了。

奇了怪了,哪來的孩子!

我仔仔細細反反覆覆的將自己這一個多月來的日子全部回想了一遍,沒有任何可以的地方。

每天正常上課吃飯,一個人回宿舍睡覺。唯一的意外,也是我跟人去了一趟古宅……

想起那陰氣森森的古宅,我就覺得不舒服。

有個叫福伯的說,那裏有我親生父母的消息,讓我過去看看我是不是就是他們家老爺夫人要找的人。

這對作爲孤兒的我來說,是絕對不會拒絕的。

在那裏,我迷迷糊糊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而我卻一個人躺在他們家一個廢棄院子的天井裏。

在那裏,我第一次做了那個夢。那男人的側臉,我至今還記得。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着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去了院子裏。只記得自己從那裏走出去的時候,在院子外已經圍了一羣的人。

見到我,他們異常震驚。

也許是從沒見過我這麼自來熟,纔來第一天就在別人家院子裏亂逛還睡着了的人吧。

從小到大,沒有父母照顧與保護,我已經受夠了別人的白眼。如今,看到他們眼底藏着的那份厭惡與失望,我尷尬的離開了那裏。

我摸着依舊平坦的小腹,不由得去想,難道那不是一個夢?

因爲不是一個夢,所以他們都知道了我在那裏與那個男人發生了關係,才用那樣的眼神望着我?

似乎,也只能這樣解釋了。

思來想去,我決定再去那裏看一看。我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懷孕,那裏是唯一的破綻!

天價交易,總裁別玩火! 回到宿舍,我們那一層已經因爲唐清澈被殺的案子搬空了,只有我的東西還留在宿舍之中。

當天的血跡已經被清理乾淨了,我強忍着不安走進了自己宿舍中,將自己這些年攢的一點錢全部拿了出來。

正要開門出去,門上猛然探出一張人臉來,正是染血的唐清澈的臉!

她對着我握着門把手的手張嘴就要咬下去,好在我反應快及時躲開了。空氣中傳來她咬空的聲音,那鋒利的牙齒相撞發出響亮的聲音,隨即便是更加滲人的磨牙聲傳來。

我往後退去,唐清澈的臉一步步放大,她居然穿過宿舍的木板門進入了宿舍!

這世上真的有鬼!

我此刻相信的不能再相信了,擡手抓起桌邊的防曬霜就往她臉上丟去,想要阻止她過來。

防曬霜被她一口接下,嘎嘣一聲,居然被她尖銳的牙齒直接咬碎了!

乳白色的防曬霜液體從她的口中留下,又是噁心又是滲人。

“爲什麼要殺我?”她再一次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