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不死不滅。

七號感到一股灼燒,

在代碼位元組間如電流般瘋狂流竄。

讓它想要宣洩,

想要謾罵、破壞、毀滅。

它,真的很生氣。

宿主怎麼可以這麼說!

怎麼可以跟別人說!

不疼嗎?不難受嗎?不……

想哭。

它的宿主,

明明一直對萬福聖光不喜。

它也曾推測,

一度腦洞了好幾部,

百萬字苦情小說。

可那也不代表它能忍受其他人去看宿主的瘡疤。

它的宿主,那麼好。

這些人,太壞了。

自此,七情六慾,生。

……

巨龍從西方來。

千百異獸憑空乍現。

大地雷動,

滾滾塵煙奔涌而至。

當龍吟響徹天際,

當精靈拉緊長弓,

當機械任的軍隊列陣待戈,

巨大的金屬戰斧與長槍,交錯磨礪出刺耳肅殺。

人類,

只能如螻蟻般,

瑟縮顫抖,

惶惶伏地,以期苟生。

「千~~歲~~~呀~~~~」

「千歲大人——!」

突如其來的天降神兵,

讓況千歲一瞬失神。

而她心底幾欲暴走衝出桎梏的戾氣,

瞬間,一潰千里。

「你們…怎麼……」

綠葉趴在小禿龍的背上,

拚命催它下降,

甫一靠近,

小禿龍的大腦袋便搶先懟向了況千歲。

啊,媽媽的味道!

況千歲:……

「開花他們在森林裡驅趕闖入者,

然後突然哦,深爺爺的房間里,

piu地一下,出現了兩個精靈和矮人。

他們身上有傷呢,就留在拂曉之地啦。

不過,他們說,艾威緹,

還有其他族人被囚禁在這裡,

我們就來啦~

啊,千歲你知道嗎,

原來兔兔龍吼一嗓子,矮人就能聽到哎~」

況千歲:……

龍吟破九霄,

矮人只是住得遠,

又不是聾子。

不對,不是吐槽這個的時候。

所以……兔兔龍?

「千、千歲公主!」

地面上,

國王、公爵悉數跪伏,

騎士們也放下了武器,摘掉了面罩。

面對遠古強大種族,

人類渺小得不堪一擊。

奧德爾國王幾乎用最後的生命吶喊,

「艾威緹王啊!

蘭緹二世千歲陛下!!」

況千歲回過神,

垂眸看向他,

「嗯?」

奧德爾網兩股戰戰,

往前匍匐一步,

「艾威緹子民共四百零六人,

毫髮無傷就在城堡之內,

請允許我等,恭送他們回到您的王國。」

況千歲嘴角繃緊一抹殘忍。 指尖正要抬起,

餘光瞥見幾道身影朝這邊跑來。

艾澤瓦提著裙子,

一臉傻笑,又蹦又跳,

一個勁地朝她揮手,

「千歲,千歲!」

另一邊,

萊瑟和爾濟,

邊哭,邊現場表演大變活人。

艾威緹的子民一個接一個從牆裡走出,

欣喜地朝她呼喊,

「千歲大人!是千歲大人!」

像是不服輸似的,

瞧見況千歲身後漫天的精靈與異獸,

矮人的機械人軍隊霸道無匹,

各個掏出自己的機械球,

爭先恐後喊出口令,穿上盔甲,配上武器。

小學生做早操似的,

興奮又混亂的列隊。

況千歲:……

眾國王、公爵:……

原來你們是這樣的艾威緹。

人與人之間,實在沒有一點誠信。

等所有人就位,

躍躍欲試,

才突然反應過來,

他們這邊,

好像……早就贏了?

「哎呀,你們!你們倆!」

一聲急促的年輕男子的聲音,

從不知哪個牆頭翻過來,

渾身狼狽卻顧不上,

急急忙忙朝站在角落的萊瑟和爾濟跑去。

「我說你們!

怎麼回事,怎麼還在這裡。

剛剛不是讓你們快跑嗎,

是不是迷路了?

哎呀,怎麼跟那些精靈一樣笨啊。

來,快點,

趁其他人還在睡,我帶你們出……?」

小奧德爾眨了眨眼睛,

抓著萊瑟的手,

剛邁出一步,就定身在原地。

「……我好像出現幻覺了。」

他用力擠了擠眼睛,

詭異的畫面仍然沒有變化。

「天吶,我一定是在做夢,好可怕。

我居然看見父王,

還有哈姆尼公國的公爵們,

全都光屁股跪在地上。

而且天上好多星星掉下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