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覺得秦巖肯定不會有事,否則不可能這樣信心滿滿。

“我去!居然還真的敢和我動手!”秦巖不屑一顧地說,伸出手向這些小混混指去,同時在心裏面悄悄地念動咒語。

控魂術再次被秦巖施展出來。

秦巖控制着他們手的匕首紛紛向自己的胳膊扎去。

“噗嗤噗嗤”的聲音頓時響起,鮮血像不要錢似得從他們胳膊的傷口噴射而出。

一陣陣慘叫聲在剎那間響徹整間客房。

所有的小混混都驚訝無地看着秦巖,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這麼厲害,可以操控他們的手扎自己。

他們嚇得接連後退,像見了鬼一樣。

“怎麼樣?舒服嗎?”秦巖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笑眯眯地問。

他們嚇得臉色煞白,根本不敢和秦巖對視。

其一個小混混捂住胳膊,突然轉過頭向門口跑去。

他準備趕快離開這個見鬼的地方,一刻鐘也不想呆了。

不過當他快要跑到門口的時候,明明眼前什麼都沒有,卻像撞在了一堵牆,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小混混摔倒在地,整個人徹底嚇蒙了。

他實在想不通,秦巖到底做了什麼,居然能擋住他逃跑的路。

其他小混混也被嚇壞了,戰戰兢兢地看着秦巖。

有一個甚至嚇得小便失禁,直接尿出來了。

“我剛纔說,每人給你們一百萬,現在該我兌現承諾了!”

“不不不!大哥!我們什麼也不要,只求你能放過我們!”

“對對對!大哥,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大哥,我有老,下有小,求求你發發慈悲吧!”

一個個小混混接連跪在秦巖的面前,“咚咚咚”地給秦巖不停地磕頭。

但是秦巖不爲所動。

秦岩心裏面非常清楚,如果他是一個普通人,這些人是不會這樣做的,說不定剛纔已經把他刺傷了,甚至把他殺了。

這些人根本不值得他大發慈悲。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靈三清,下應心神,赦令一出,諸靈歸位!”

女主很忙 秦巖念動招魂咒,將遊蕩在酒店四周的六個孤魂野鬼招到了房間裏。

這六個孤魂野鬼有一個是被汽車輾軋死的,不但斷了半條腿,連腦袋也被碾爆少半個。

他的腦漿還裸露在外,冒着騰騰熱氣。

唯一的一隻眼睛從眼眶擠出來,吊在臉。

另一個女鬼是跳河自盡死的,整張臉被水泡的一片浮腫,像豬頭一樣難看。

“大師,您召喚我們有何貴幹?”六個孤魂野鬼同時給秦巖躬身施禮,生怕得罪了秦巖。

別說秦巖現在是天師,是一個普通的道師,他們這些孤魂野鬼也惹不起。

看到六個鬼突然出現在房間裏面,而且其兩個樣子還那麼害怕,小混混他們嚇得當即大聲尖叫起來。

有兩個膽小的更是直接被嚇昏了。

秦巖懶得理會這些小混混,對六個鬼說:

“你們每個鬼,給我抽他們一人一百萬個耳光!抽不完不許停!過段時間我回來檢查!如果誰敢偷懶,我讓他魂飛魄散!”

“遵命!”六個鬼紛紛點頭,然後轉過頭向譚芳芳他們望去。

“啊!不要啊!”譚芳芳等人大聲尖叫起來。

六個鬼不容分說,將他們抓住扛到了房間外。

他們也知道秦巖需要清靜,所以不能在房間裏面扇耳光。 譚芳芳他們被六個鬼拉到走廊,六個鬼掄起胳膊“噼裏啪啦”地狂扇他們耳光。

他們的頭被抽的不停的轉來轉去。

過往的客人和服務員詫異無地看着他們,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其一個服務員忍不住詢問:“先生,小姐,你們在做什麼?”

譚芳芳他們被封住了嘴,定住了身子,不但無法說話,而且無法動彈,腦袋依舊不停地轉來轉去。

像隨着軍令在向左看,向右看。

“先生?小姐?”服務員輕輕推了一下其一個小混混。

“滾!”其一個鬼對着服務員大聲吼起來,不過他並沒有顯出身形。

服務員只覺得耳朵像炸了一樣,立即“嗡嗡嗡”地直響。

她嚇得轉過身跑掉了。

房間裏,慕容雪菡顯出身形,笑眯眯地說:“主人,你剛纔好霸氣啊!”

“不是對付幾個小混混嗎?根本算不霸氣,如果我剛纔對付的是崔俊洛,那不一樣了。”

一想到崔俊洛秦巖恨得牙癢癢,好幾次秦巖都差點着了崔俊洛的道。

秦巖在心裏面發誓,總有一天會報仇雪恨,到時候一定讓崔俊洛魂飛魄散。

“主人,這件事情我們最好還是從長計議,畢竟崔俊洛不是等閒之輩。”

秦巖點了點頭,將慕容雪菡拉住,抱到了自己的腿。

女王跳槽:拒寵前夫 第二天一大早,秦巖準備退房去找馬嬌。

走出門口看到譚芳芳六個人依舊被噼裏啪啦的抽來抽去。

六個孤魂野鬼看到秦巖後,立即恭敬的行禮。

秦巖點了點頭,算是和他們打過了招呼。

當譚芳芳他們看到秦巖,立即對秦巖投去了哀求的目光,希望秦巖可以饒恕他們。

秦巖對此無動於衷,帶着慕容雪菡從他們身邊走過。

如果人人犯了錯只說一句對不起可以了,那這個世界絕對會多出無數個殺人犯。

因爲他們即便殺了人,只要說一句對不起能解決事情。

秦巖剛走到電梯門口,電梯打開了。

一個服務員帶着幾個警察走出電梯,指着譚芳芳等人說:“警官,是他們,他們在這裏站了一晚,而且還不停的搖頭。我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幾個警察點了點頭,走到譚芳芳等人身邊。

秦巖也不怕他的事情被警方知道,因爲警察不可能相信鬼神之類的邪說。

離開酒店,秦巖直奔萬泉山莊。

萬泉山莊正是羅家召開陰陽大會的地方。

與此同時,在萬泉山莊一個圓頂的大型會議室內,以羅家爲代表的各大陰陽世家按照實力大小列坐在會議室四周。

其馬澤洪和馬嬌被安排在代表實力最低的位置。

馬澤洪臉色極其難看,他萬萬沒有想到羅家居然將他安排在最下首的位置,這讓他無法接受。

如果是以前,他們馬家怎麼可能會被安排在這種位置。

他們一般都是被安排在最高的位置。

馬澤洪真想甩手離開,但是他不能這麼做。

他如果走了,代表着和在場所有的陰陽世家決裂,所有的陰陽世家以後將不再接納他們。

畢竟他們馬家現在不是曾經的馬家了,他現在唯一能做的是忍。

羅家家主羅玉剛擡起頭瞟了一眼馬澤洪,語帶譏諷的說:“馬兄,是不是對我安排的位置不滿意啊?”

聽到羅玉剛的話,其他陰陽世家看戲似的轉過頭向馬澤洪望去,想看看馬澤洪怎麼應付。

馬澤洪被說的滿臉通紅,氣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特別是看到曾經那些對他恭敬有加的各大陰陽世家,現在卻紛紛像耍猴似得在看他。

這讓他更加怒急攻心。

馬嬌被羅玉剛的話氣壞了,“啪”的一聲,馬嬌拍了一下桌子,站起來指着羅玉剛的鼻子大罵起來:“羅玉剛,你什麼意思?我們馬家對你不薄,你爲什麼落井下石?”

在馬家沒有衰落的時候,馬家對羅家照顧有加,羅家也對馬家恭敬有加。

馬澤洪原本以爲憑藉他們馬家和羅家的關係,羅家肯定會幫他們馬家的忙,讓馬家重振雄風。

●Tтka n●co

可是誰能想到羅家不但沒有幫馬澤洪,還要落井下石。

這讓馬嬌氣憤不已,也讓馬澤洪心寒不已。

“哈哈哈!”羅玉剛哈哈大笑起來,用調侃地眼神向馬嬌望去,自言自語地說,“落毛的鳳凰不如雞!還真以爲自己是曾經的天下第一大陰陽世家嗎?”

說罷,羅玉剛再次肆無忌憚地哈哈狂笑起來,笑聲充滿了譏諷和嘲弄。

其他陰陽世家跟着哈哈大笑起來,居然沒有一個幫助馬家說話的。

馬嬌被氣得臉色鐵青,馬澤洪更是被氣得渾身顫抖。

“馬澤洪,你太不懂規矩了,居然讓一個黃毛丫頭跑出來嘰嘰喳喳,她有資格和我們這些人說話嗎?我們可都是她叔父輩的人。”

羅玉剛冷笑起來,眯起眼睛看向馬澤洪,眼寒芒閃爍。

以前羅玉剛對馬澤洪恭敬有加,那是因爲馬家勢大。

現在他不用這樣做了,因爲他們羅家不需要馬家做依靠了。

而且他們羅家想拿下第一大陰陽世家的名號,要殺雞儆猴,而馬家恰好是最合適的靶子。

首先馬家是曾經的第一大陰陽世家,其次馬家衰落了,即便欺負了馬家,馬家也不敢說什麼。

至於以前的人情,見鬼去吧!

爲了利益,爲了家族,狗屁的人情。

“馬嬌,你是不是應該向我謝罪啊?”羅玉剛口氣平淡地說,但是卻充滿了不容置疑。

“羅玉剛,你……你無恥!”馬嬌指着羅玉剛破口大罵。

“嗯!敢侮辱我,我看你是找死!來人哪!給我掌嘴!”羅玉剛猛地一拍桌子,瞪大眼睛站起來指着馬嬌對手下說。

其實馬嬌和馬澤洪根本不知道,羅玉剛這麼譏諷馬家,是要激怒他們,只有這樣他才能藉機出手,殺殺馬家的銳氣,同時震懾住其他陰陽世家。

聽到家主的話,羅家早準備好的幾個人立即從門口走進來,大踏步地向馬嬌走去。

錯吻霸權總裁 “我看誰敢!”

一道厲喝猶如驚天炸雷一樣在衆人耳邊響起。 秦巖一腳踢開會議室的大門,背抄着手從外面走進來。

看到秦巖後,馬嬌雙眼溼潤,差一點哭了。

最近幾天馬嬌在羅家受盡了白眼,現在看到秦巖來了,像找到了靠山,心的委屈頓時噴涌而出。

馬澤洪看到秦巖來了,心十分欣慰:我這個徒弟終於來了,我們馬家不用再遭受白眼了。

馬澤洪知道秦巖此刻晉升爲天師了,他的實力堪天尊。

以秦巖天尊的實力,足以碾壓羅家等陰陽世家。

其他陰陽世家的人看到秦巖,紛紛眯起了眼睛。

他們聽說過秦巖的事蹟,但是不知道秦巖此刻已經從道尊晉升爲天師。

他們以爲秦巖還是以前的那個秦巖。

“我以爲是誰呢?原來是九陰九陽之體的秦巖啊!”羅玉剛譏諷的笑起來。

“羅玉剛,如果你今天跪下來求我師姐,並且得到她的寬恕,我饒了你。否則我定讓你魂飛魄散。”

說到最後,秦巖陡然提高了聲音,他的話像炸雷一樣在會議室裏響起,迴盪在每個人的耳邊。

“哈哈哈!”羅玉剛狂笑起來,他覺得秦巖實在是太不自量力了,居然敢在自己的地盤和自己叫囂,這簡直是找死。

“秦巖,人們都說你聰明無,但在我看來,你是愚蠢至極。你雖然擁有天師級別的實力,但是你再厲害,也厲害不過我整個羅家吧!也厲害不過這麼多陰陽世家吧!”

羅玉剛覺得他們聯合起來絕對能殺得了秦巖。

“少廢話,如果不認錯道歉放馬過來。小爺我時間緊的很。”

秦巖一邊說一邊擡起屁股坐在了會議桌。

他的這個動作顯然沒有將羅家放在眼裏,同時也沒有將在場的其他人放在眼裏。

否則秦巖不可能做出這種侮辱性的動作。

羅玉剛被秦巖的話氣樂了:“好小子,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

“啪!啪!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