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的眼中蓄滿了淚水,可是顧盼就這樣倔強地仰着頭,死活不願意讓那淚水落下。

顧盼不想自己在輸下去了。

……

“盼盼你怎麼這麼久,念念出了什麼事情了嗎?”


顧靖城的聲音陡然從院子裏傳來,顧盼被驚得連忙收回視線後退了好幾步。

只是她退的有些晚了,這個時候她身後已經傳來了幾個腳步聲,顯然是裏面的人已經出來了。

顧渺渺更是一眼看到了顧盼微紅的眼圈,一個箭步衝上去,惡狠狠地瞪着霍承翔:“你對我姐做了什麼?” 顧盼低着頭不敢讓他們看自己的臉,她能感覺到自己現在的形容有多麼狼狽不堪。

如果就只是自己的家人在場,還好一些,這會兒還有哥哥給他安排的相親對象也在這裏。

顧盼不願意讓外人看到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即便將來自己跟那個男人沒有任何交集也不可以。

霍承翔並不搭理顧渺渺,直接繞過擋在自己面前的人,從自己的後備箱將所有的禮物都拿了下來。

將後備箱關上之後,他順帶繞到後座讓念念下車牽着她來到了顧擎蒼面前:“原本想來拜訪您的,看來今天家裏不放便,我改天再來。”

話落,霍承翔便將東西都遞到了顧擎蒼面前。


顧擎蒼瞥了一眼他遞過來的東西,看起來是用了心去挑選的,每一樣都是按照他的喜好來的。

只是,他並沒有將霍承翔的東西接過來。

顧擎蒼的目光越過眼前一臉謙和的霍承翔,落在僵硬地站在車邊垂着腦袋不言不語,不管渺渺怎麼詢問都不說話的顧盼身上。

霍承翔順着他的視線看向了顧盼,眸底閃過一抹複雜,旋即又謙和一笑:“那我就不打擾您了。”

www⊙ тTk ān⊙ ¢ ○

他也不拖泥帶水,將手裏的東西盡數塞進顧靖城手中就轉身往自己的車子走去。

就在這時候,顧渺渺驚呼一聲:“姐你的嘴脣怎麼受傷了?”

顧盼沒有想到自己最後還是被妹妹給坑了,她羞赧地瞪了自己妹妹一眼,不管還有這麼多人在場就低着頭一路往家裏跑去。

顧渺渺沒有想到她居然跑了,趕緊追了進去。

兩個女人都進去了,一時間門口就剩下幾個男人還有一臉懵懂的顧念念。

顧擎蒼瞥了一眼顧靖城:“你把念念帶進去吧!”

顧靖城點了點頭給自己的首長一個眼神讓他留下來,就將念念一把抱了起來直接往裏走。

等孩子已經聽不到這邊的談話了,顧擎蒼才涼涼地掃了霍承翔一眼,冷聲道:“盼盼的傷你不需要和我解釋一下嗎?”

“就是您看到的那樣,我心裏有她也在意她,只要看到顧盼紅着眼眶看着我就忍不住想要吻她,不小心用力了一些。”霍承翔解釋起來是非黑白顛倒,完全臉不紅心不跳。

顧擎蒼聽到他的話,不悅地皺了皺眉頭,把他的寶貝疙瘩弄哭了一點悔意都沒有,竟然還惦記着挑釁他人。


只是,這種事情他作爲長輩不好隨意置喙什麼,年輕人的事情自該由着他們自己去決定。

“承翔既然顧盼答應她哥哥去相親了,我希望你不要隨意干涉她事情,畢竟你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法律關係了。”顧擎蒼只就事論事,他給過霍承翔機會,但是兩個孩子一直相愛相傷讓他看不下去了。

原本今天靖城讓人來家裏相親他是不同意的,只打算用師生見面敷衍過去。

畢竟他的女兒上一段感情都沒有處理清楚,顧擎蒼不希望顧盼這麼草率,到時候只會傷人傷己。

但是現在與自己的學生相比,霍承翔在顧擎蒼眼中只比他多一個是念念親生父親的優勢,其他的他都不看好。

一個一而再再而三傷害自己女兒的人,就算他再看好也沒有用。

霍承翔沒有想到一直都鼓勵自己遵從內心的顧擎蒼今天會反過來勸自己放手,可即便對方是顧盼的父親,他也沒有打算輕易放棄。

“我對顧盼是真心的,所以不管是誰插足進來我都不會輕易放棄。”霍承翔抿了抿薄脣,淡淡地瞥了一眼一旁不動如山的男人。

他想過好幾個人,獨獨沒有想過跟顧盼相親的人會是他。

這個男人溫潤如玉的外表之下披的那層皮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人選,可是那皮囊之下隱藏的東西,不知道顧家人是否瞭解。

“霍少這話我不愛聽,你跟顧盼已經不是夫妻,我跟她兩個人一個喪偶一個離異,並且我很欣賞顧盼願意照顧她下半輩子,所以我不覺得自己這是插足了誰。”一直站在一旁的男人終於開口了。

“呵,你這麼說憑着什麼底氣?別忘了自己坐到今天這位置,是答應了京都那位什麼條件。”霍承翔嘲諷一笑。

一個靠女人上位的男人,在他面前裝什麼深情,還照顧顧盼下半輩子?

這個男人不把顧家人全部連累了,他霍承翔三個字倒過來寫。

男人沒有想到那麼隱祕的事情霍承翔居然能知道,他眼底閃過一抹異樣但又很快恢復了平靜:“我知道霍少嫉妒我能被老師看上所以才血口噴人,這次我可以不和你計較,但是沒有下次。”

他的聲音陡然一轉冷了許多,與他溫潤如玉的外表並不相符。

站在一旁看戲不參與他們兩個人明道暗槍的顧擎蒼原本也覺得霍承翔剛剛在挑撥離間。

畢竟那是自己的學生他不可能不瞭解,但是剛剛他眼底閃過的異樣老人還是看到了。

顧擎蒼這會兒落在男人身上的眼神也帶了些許探究,他是榕城人家境普通能跟京都那邊什麼人有牽扯?

在這之前他從來沒有細細思量,這個學生剛剛去部隊時候確實年年跟自己聯繫,但是後來升遷之後也消失了許久。

如果這次不是靖城牽線,他們估計也不會聯繫上。

這麼一想,顧擎蒼心裏對他便有些意見了。

霍承翔沒有錯過他的變化,知道老人在自己的提醒之下,已經有了警惕。

他的目的既然達到了就沒有必要再繼續糾纏下去了,霍承翔勾了勾脣角:“顧爸我今天本來就是來拜訪您的,既然家裏有外人在,我改天再來找您解釋顧盼的事情。”

話落,他微微頷首就直接轉身上車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就像是剛剛挑起的事端不是他所做所爲的一樣。

至於被留在原地的其他兩個人,他們之間的氣氛就有些詭異了。

顧擎蒼嚴肅着臉審視着眼前足足三年多沒有見到的學生,人還是那個人只是多年不見他身上確實有了一些他讀不懂的東西。

至於他爲什麼變成這樣又會變成什麼樣這些都與他無關,顧擎蒼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女兒跟任何的危險打交道。

“今天你就是來家裏吃飯的,相親的事情不要再提了。”顧擎蒼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沒有馬上下逐客令。

只是男人並不滿意,他沉着臉看着顧擎蒼的背影,大聲道:“老師真的要把霍承翔的挑撥離間當真嗎?” 顧擎蒼的腳步微微一頓,他沒有回頭卻還是因着師生情分多說了一句:“蕭麟老師希望你看在師生一場的情分上不要動顧盼,否則你我之間師生關係就此結束。”

當年初遇,他看到了這孩子身上有一股韌勁,所以在他求自己的時候他願意去幫他,但絕對不是要讓他變成自己難以想象的模樣。

“蕭麟不知道老師說的是什麼意思,我對顧盼是真的很滿意。”男人頓了頓又道:“在我心裏不管您怎麼想我,您永遠都是蕭麟的恩師,這一點不會變。”

顧擎蒼沉默片刻對他說的話不予評價,人心終究不能用隻言片語來衡量。

他快步往客廳裏走去,現在的蕭麟讓顧擎蒼有點不願意多接觸。

顧擎蒼自認爲他說的很清楚了,可沒有想到對方竟然這麼執着,別說他跟顧盼八字沒一撇,就算是兩個人相親成功了,將來相處不好分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不知道蕭麟非他女兒不可到底是心存何種目的,至少徹底查清他的底細之前,絕對不能再允許對方跟顧盼接觸了。

只要想到自己差點要撮合蕭麟跟女兒,顧擎蒼的腳步都不自覺地凌亂了。

如果不是霍承翔提醒,他不就差點看走了眼。

看着顧擎蒼往裏走的背影,蕭麟一改溫潤如玉的模樣,眼底閃過濃濃的恨意……

兩個人一前一後進入了客廳,將孩子安撫好正跟自己另外一個好兄弟聊天的顧靖城站了起來。

原本還想要活躍一下氣氛的,可是看到顧擎蒼表情僵硬甚至不像之前剛剛見到蕭麟時,對他處處照顧着,顧靖城到了嘴邊的話生生地嚥了下去。

顧擎蒼面色不好乾脆找了一個藉口,讓顧靖城幫忙照顧蕭麟他自己直接回房休息了。


本來該跟顧盼相親的蕭麟這會兒沒能跟顧盼好好聊上幾句,卻又被顧擎蒼冷待了,哪裏還有心思留下來。

蕭麟得知兒子跟顧念念在一起玩,便跟顧靖城聊了幾句。

沒有多久蕭麟就接了一個電話,就神色嚴肅地將孩子交代給顧靖城照顧自己便形色匆匆地離開了。

顧靖城哪裏是照顧孩子的料,可是看到他接電話的手機是他們執行任務的時候,纔會被允許帶到身上的手機,他便不敢多說什麼把孩子留了下來。

他甚至沒有多心想一下,爲何蕭麟可以把那手機帶出來。

……

二樓,顧盼和顧渺渺一直隱藏在窗簾後面看着院子裏的一切。

樓下的的幾人到底說了什麼顧盼聽不到,但是顧渺渺之前因爲左耳的原因學了一段時間脣語。

在她們離開之後樓下所有的對話,她幾乎是同聲傳譯給顧盼聽。

一開始都是霍承翔在說話,顧盼根本就沒有心思去聽,可是後面對話越來越不對勁,她就也一起來到了窗邊。

卻沒有想到居然讓她無意中看到了爸爸轉身之際,蕭麟眼中那無法掩藏的恨意。

顧盼想不明白這個男人爲什麼對自己的父親會有那樣的恨,而不是感恩。

在顧盼看來,她爸爸在蕭麟20歲之後的人生幾乎充當了他父親的角色,將他父親該做的事情全部都自己攬了下來。

從蕭麟上大學到後來去部隊,每走一步都少不了她爸爸的扶持,後來他結婚家裏沒有錢給聘禮,她記得爸爸也給了他一筆數目不小的紅包。

而且這錢還是在他下聘禮之前給的,那時候顧盼不理解爸爸爲什麼那麼幫一個學生,還特意卻問了一句。

當時爸爸給她的答案是蕭麟很優秀,爸爸惜才願意幫幫他,畢竟這是他最得意的學生,而那些錢對於他們顧家來說並不算什麼。

可是……顧盼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清不清楚自己這麼多年根本就是幫了一個白眼狼。

想到這些,顧盼忍不住苦笑一聲,他們父女二人,還真的是遇人不淑。

顧渺渺意識到顧盼不對勁,擡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姐你怎麼了,不會真的看上那個蕭麟吧?如果是他,你還不如滿足了小念唸的心願,跟霍承翔在一起。”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反正顧渺渺第一眼看到蕭麟的時候就不喜歡他,總覺得他看顧盼的眼神目的性太強。

一個帶着未知目的接近顧盼的男人,跟霍承翔那個回頭的浪子相比,顧渺渺心裏的那桿秤開始不公平了。

顧盼收回視線淡淡地瞥了一眼顧渺渺,秀氣的眉心皺了又皺:“不能喜歡蕭麟就非霍承翔不可了?我的行情真的那麼糟糕嗎?”

雖然顧盼心裏清楚顧渺渺不是那個意思,但是她就是突然生起了逗弄她的意思。

“我……”顧渺渺摸了摸鼻子,伸出食指戳了戳顧盼的手臂:“姐我不是那個意思,你那麼優秀只要往哪兒一站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爆胎,怎麼了可能沒有行情。大哥說要給你介紹喪偶男人的時候,我就說不靠譜了。”

“你也就敢背後說說大哥,到他面前也這麼說說試試看!”顧盼勾了勾脣角睨了顧渺渺一眼。

“嗷嗚~你還是我親姐嗎?哪有這麼拆臺的!”顧渺渺身子一軟整個人直接掛在了顧盼身上。

“不是!”

顧盼乾脆直接拖着她往牀上仰着躺起,姐妹二人紛紛倒在了。

二人皆是沉默地看着天花板,她們兩個人看起來命運不同,其實從小也是彼此惺惺相惜的親人。

命運讓她們都生在顧家,可是顧盼跟顧渺渺兩個人從小就沒有享受過顧家小公主該有的人生。

不知看着天花多久,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