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從包里抽出一條長長的隔汗巾,快步走過去,準備給女兒隔在後背。

汪卉轉身走了回來,她有點口渴,楊順微笑,舉著奶茶等她呢。

錢飛飛煙癮來了,和楊順打了聲招呼,摸出煙和打火機,往人行道邊的樹下走,舉起來點火。

20米外,環衛車正在緩緩前行,小鋼炮的騎手在縫隙中往這邊看,緊了緊手裡的油門,隨時準備衝出來。

保潔中年男人悄悄扔掉塑料掃帚,慢慢擰松桶蓋,綳著臉,低著頭,與擁擠的人流逆行,與蹦跳的小歐擦肩而過,他的目標正是站在樹下垃圾桶旁邊,抽煙的錢飛飛!

汪!

汪!

汪!

小歐突然沖著這個保潔男人大聲吠叫起來,聲音特別凄厲!

錢曉佳和蹲下的母親就在幾米外,錢嫂子好奇看了一眼小歐,也注意到了這個表情有些猙獰,提著奇怪塑料桶的保潔男。

楊順剛剛遞給汪卉奶茶,聽見小歐狂吠,感知中突然收到小歐強烈的警告。

一級危險品!

他看到那個保潔男,還有手裡的PP塑料桶,腦門一炸,渾身肌肉緊繃,用盡全身力氣怒吼一聲:「站住!」

四周行人被這聲嚇到了,錢飛飛也看過來,在大家都很奇怪回頭的時候,保潔男知道自己暴露了。

他毫不猶豫,改變目標,擰開塑料桶蓋子,戴著手套的單手一托,將半桶液體對著錢曉佳母女潑過去! 朱家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外間無從知道,可酆震他們只需想想就能猜到,朱翊伯和朱卓回去之後,朱家那邊知道他們將到了門前的破虛強者推了出去會是什麼反應。

酆丹青得了指點早早就尋了安靜之處修鍊去了,雷鳴和韋宿之說他們有事要辦不知道去了何處。

朱炳軍將他們安頓下來后,也匆匆趕回了朱家那邊。

酆震瞧著周圍的環境搖搖頭:「這朱家的人到底圖什麼?」

雷鳴和韋宿之平日里是多難見到的人物,別說說朱家了,就是如同秦家、玉家那般平日里眼高於頂的人家,恐怕也恨不得能舉族歡迎。

要不是姜雲卿和君璟墨無意前往垣川,而雷鳴和韋宿之又是沖著他們二人而來,酆震哪怕豁出去不要臉了,也會將人請到他們酆家去。

而如今哪怕不能請到人,酆震和酆丹青也死皮賴臉的跟著一起來了白渭郡,只希望能偶爾得到一些指點,與這二位特別是雷鳴關係更加親近一些。

可朱家倒好,送到眼前的好處被他們給推了出去。

酆震只要一想到朱炳軍走時那鐵青的臉色,就能猜到他心中有多惱怒。

酆思煜嘖嘖嘴:「還能圖什麼,不就是覺得義父他們這一次立了大功了,心中不滿想要下他們的臉嗎。」

「我聽卓哥說過,義父他這一脈本就人丁單薄,在朱家並不太受看重,而且卓哥又是旁支過繼來的兒子,上頭沒一個人看好他的。」

娛樂圈之貴後來襲 「之前和言婉玉那婚事原本是朱凌的,朱凌他娘就是言洪峰的幼女,朱凌他爹和他祖父都和言洪峰極為交好,當初言家想要跟朱家親上加親,才想著讓言婉玉跟朱凌成親,可朱凌卻瞧不上言婉玉。」

酆思煜之前跟朱卓關係雖然不好,可是對於朱卓的事情卻是知道不少。

那個言婉玉早年間他就曾經見過一次,那時候她正拿著鞭子鞭打一個不小心弄髒了她衣裳的婢女,酆思煜自己雖然也有些紈絝子弟的不良習氣,可比起言婉玉來說,他卻覺得自己純良的很。

言婉玉的脾氣極為不好,行事更是張狂,不僅僅是在青滬,就連在其他幾家之中也有不少跟她結仇被她得罪的人,這十二世家之中許多人都知道,言家有這麼一個天賦極差卻囂張跋扈的姑娘。

當初朱卓跟言婉玉定親的時候,酆思煜還好奇的不得了,覺得朱卓是不是眼睛瞎了居然看上了言婉玉,後來他好奇之下讓人打探了一下,才知道言家最早看上的根本就不是朱卓。

酆思煜撇撇嘴說道:

「朱凌那時嫌棄言婉玉天賦不好不願意結親,可是他爹和他祖父又怕貿然拒絕聯姻得罪了言家,毀了兩家的關係,後來就想著將聯姻的人選放在其他人身上。」

「言婉玉是言家的嫡女,要跟她聯姻自然也只能是朱家的嫡子,可是朱家那些人哪裡是那麼好糊弄的,朱凌都看不上眼的他們自然也不樂意去當撿破爛的,最後推來推去,就落到了卓哥身上。」 啊!

四周已經有人尖叫起來,這是什麼東西?難道是汽油嗎?

錢嫂子想都沒想,立刻抱著女兒轉身,將女兒保護的嚴嚴實實。

嘩啦!

這一桶大約三四升的奇怪液體,大部分潑在她的頭髮和後背上。

兩個小情侶路人躲閃不及,被一小半的液體潑中,女孩子抬起右手胳膊擋住臉,整隻手被全部打濕,領口的毛衣被浸透。

男孩子稍好一點,牛仔褲前面的襠位附近打濕一片。

保潔男潑完液體,直接扔掉桶,拔腿就跑。

這還能讓他跑了?

小歐從後面一下子將他撲倒,狠狠的咬住腦袋上的毛線帽。

轟轟轟!

小鋼炮從後面衝來,騎手一腳踢飛小歐,被咬掉毛線帽的保潔男連爬帶滾跳上車,小鋼炮瘋狂逃竄。

這時候,錢飛飛如風般趕到,一擊重腿橫掃,直接連車帶兩人踢翻在地,小鋼炮撞在中心護欄上,打著旋滑行幾米遠,兩人爬起來就跑。

楊順看到這一幕差點暈過去,大喊一聲:「全都讓開!濃!硫!酸!」

嗡!

錢飛飛腦子爆炸了,他猛的回頭,看見妻子將女兒護住,後背還在滴水,衣服似乎開始冒起煙來!

這一刻,作為一名警嚓,錢飛飛也很驚慌,不知所措。

自己老婆孩子被濃硫酸潑中!

兇徒棄車逃跑!

他是救人?

還是追兇?

現場驚恐混亂一片,無數路人尖叫著,嚇得瘋狂逃竄,避之不及。

楊順怒吼一聲:「小歐!」

被踢翻在地的小歐差點就蹭上地面的濃硫酸液體,聽到命令,直接追兇。

「錢哥追人!」

抓罪犯是警嚓的職責,處理化學物品不是他們的專長。

錢飛飛虎目含淚,深深的看了一眼老婆和孩子。

他只能將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楊順身上,他將心中全部的憤怒爆發出來,拚命追捕逃進地庫的兇徒。

拉馬克游戲 兇徒逃進地庫后,年輕的車手跑在前,體能稍弱的保潔男在後,試圖分頭逃竄,但逃跑速度沒有小歐快。

「撲咬!」

錢飛飛大聲命令,小歐用力跳躍,第二次撲倒保潔男。

一人一狗在地上打了幾個滾,小歐死死咬著對方的耳朵,保潔男疼的拚命掙扎,慘叫連連,拳打腳踢,拚死推著小歐的身體,但無論如何都掙脫不了。

啊!

一聲慘叫,保潔男的耳朵被小歐咬掉,鮮血橫流,但他順利掙脫,連抓帶爬,想要逃走。

只是他剛剛爬起來,剛剛趕到的錢飛飛憤怒踹過去,保潔男身體撞在柱子上,當場昏迷過去,甚至很有可能骨折。

錢飛飛這次是下了狠手,如果不是一絲警嚓的理智在心中,他很有可能當場殺了這個兇徒!

「什麼情況!」

停車場保安趕緊跑出來,錢飛飛怒吼道:「警嚓辦案!控制他!小歐!」

小歐嘴裡還咬著保潔男的耳朵,聽見命令后,立刻沖向另一個兇徒,追進地庫深處,它也是追蹤和撲咬的警犬,還是最優秀的那個!

錢飛飛像一陣風緊跟著後面奔跑,拚命擺著胳膊,只恨自己沒有長出飛毛腿,他一定要抓住這兩個兇徒,要將他們繩之以法。

他的老婆和孩子被濃硫酸潑中,現在生死未卜。

如果發生什麼不測,他絕對會讓這兩個兇徒,血!債!血!償!

地面上,楊順在喊出錢哥追人之後,一秒鐘都沒有耽擱,立刻處理現場。

高中化學課裡面學過,如果不小心被濃硫酸濺到,怎麼處理?

化學老師會說,濃硫酸具有超強的氧化性,以及脫水性,接觸到皮膚后,要立刻找不帶水的棉布,小心地蘸去濃硫酸,千萬不要用力擦拭哦,因為這樣會造成皮膚受損的,蘸乾淨濃硫酸后,再用大量清水沖洗。

化學實驗基本上都是小劑量,比如無意中滴了幾滴落在手背,或者不小心打翻了濃硫酸瓶子,濺了一點,趕緊按照教材寫的那樣做,沒錯的。

可這是現實,人家不是甩幾滴濃硫酸過來,也不是新聞里說的一小瓶家用硫酸。

人家保潔男提著5L容量的PP桶,裡面至少裝了3-4L濃硫酸,這麼直接對著人潑過來,像洗了澡一樣,怎麼處理?

還蘸個毛啊!

哪來的棉布?

在外面逛街,叫楊順哪裡去找棉布?

有哪家化工廠,會在硫酸反應釜旁邊放棉布?

書上說,不準用水稀釋濃硫酸,是因為稀釋時會釋放大量的熱,會造成化學灼傷,但這是現實,想得分就去找棉布,想要命就直接用水沖,灼傷總比丟命強!

楊順拚命喊著:「不想死就跟我來!快點脫衣服!沾了濃硫酸的地方都脫!所有人都散開,濃硫酸氣體有毒!」

濃硫酸遇到水,會產生大量的熱,使得硫酸被蒸發形成酸霧,吸入呼吸道后,會引起劇烈咳嗽,肺氣腫,氣管炎和肺炎,萬一引起喉頭水腫,人會窒息而死。

講這些科學道理沒用,直接喊有毒,保證所有人跑的一個都不剩,嘩啦啦,好多人都掩鼻退開。

穿越筆下的女權世界 錢嫂子跟著楊順跑向10米開外的環衛車,楊順從環衛工手裡搶過高壓水槍,對著她的腦袋噴過去:「衣服全部脫乾淨!」

「曉佳!曉佳怎麼樣了?」母親想到的第一個,永遠是女兒,錢嫂子自己都顧不過來,她還在擔心錢曉佳。

「我這就去!」

錢嫂子很聽話,她主要是頭髮上沾了太多,很多順著脖子流進去了,在脖子,後背,還有前哅口部位,肌膚接觸面積太大。

女警好歹也是訓練過的,知道命比面子重要,很快脫的只剩貼身衣物,還在繼續脫,楊順一直在沖她的腦袋,這地方沾的濃硫酸最多。

「師傅,對著她沖,沖腦袋和前後皮膚!」

楊順將噴槍還給環衛工,自己又跑去救錢曉佳,路過那對反應遲鈍的年輕小情侶,還順便吼了對方一句:「不想死就脫乾淨!」

幸好人行道和路面中間隔了一個30公分高的檻,水會順著排水溝渠流到下水道。

而且環衛車距離硫酸現場還有10多米遠,還沒有噴到地面的濃硫酸上,要不然,這裡一遇水就全完蛋了,絕對會產生大量的酸霧,危害整個片區。

「汪卉你走遠點!」

汪卉趕緊從錢曉佳身邊離開,拿著手機打120。

楊順剛才就脫掉外衣了,他先將錢曉佳一把抱起來,往環衛車那邊的人行道奔跑,看熱鬧的人群嚇得趕緊後退。

還好還好,錢曉佳只是發梢和外衣碳化了一部分,媽媽幫她擋住了絕大多數的濃硫酸,女兒身上只滴了一點點,衣服滴到硫酸的部位已經全部碳化變黑了。

「媽媽!媽媽!我要媽媽!」

錢曉佳嚇得厲害,撕心裂肺哭著,楊順哪裡顧得上安慰,快速給她脫衣服,沖著圍觀群眾怒吼:「有沒有剪刀?」

「有有!」

有個賣五金的小門面跑出來一個人,遞過來剪刀,楊順迅速幫錢曉佳剪掉那一撮頭髮,轉身往環衛車跑,回頭喊著:「照顧她,脫掉鞋子,跟她洗頭沖水!小心濃硫酸!」

「唉唉!我知道!」

老哥看樣子經驗豐富,抓著錢曉佳不准她跑,仔細檢查,小心脫掉她的牛皮靴,上面已經嚴重碳化,鞋子沒用了,幸好沒有腐蝕到襪子,但老哥不敢大意,抱進店裡,對著水龍頭猛衝赤腳,拚命洗頭。

「你們還沒脫完啊?」

楊順拿著剪刀跑回來,看到年輕情侶,尼瑪的這都什麼時候了,估計都兩分鐘了吧?

男孩子脫的只剩褲衩,都開始沖水了,但女生扭扭捏捏,不好意思,明明衣袖和領口的毛衣都被濃硫酸浸透了,都特么碳化變黑了,她還不脫。

「我去公共廁所沖!」

幾十米外確實有個公廁,女孩子不聽勸告,忍著疼痛,穿著毛衣往回跑。

就連男孩子喊她的名字,都沒有效果。

楊順急得不行,哪裡還顧得上女的,讓環衛師傅對著男孩子的大腿沖洗,喊著:「不想爛丁丁,給我脫乾淨!」

「啊?」

男孩注意到四面八方都是人,心一橫,將最後的布脫掉,濃硫酸剛好潑到他大腿位置,此時他確實感覺到丁丁附近的灼熱感,嚇得半死。

雙向車道都被堵死了,步行街兩邊的行人全都在十幾米外看熱鬧。

當然還有不怕死的,膽子大的,舉著手機拍照,越靠越近,還有人說風涼話:「喲,快瞧,大過年的,有男女當街脫衣沖涼水澡,真流弊。」

楊順現在連罵人的時間都沒有,拿著剪刀衝過去給錢嫂子剪頭髮。

他也不知道能量是否可以保護她的皮膚,但顧不上了,在整理頭髮時,他傳遞了一些過去,錢嫂子被冷水沖得身體冰涼,頭皮已經凍的失去感覺,麻木不堪,他也不怕被對方覺察到。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碳化后的頭髮被水沖后粘黏在一起,剪刀也不快。

楊順擔心扯掉頭皮,只能將剪刀遞過去:「你自己剪,別怕,別怕,沖乾淨就好了,你一定要堅強,曉佳很安全,她沒事,120很快就到了,很快就能送你去醫院……」

他自己都快說哭了,說實話,他根本不知道錢嫂子還能不能活下來,她頸部皮膚都變黃了,這就是濃硫酸脫水后的顏色。 錢嫂子泣不成聲,這時候皮膚產生了滾燙的灼燒感,伴隨著劇烈的疼痛,但強烈的求生欲網讓她堅持下來,聽話照做,忍著疼痛去剪頭髮。

她不希望錢曉佳這麼小就沒有媽媽!

有好多熱心群眾過來幫忙了,站在環衛車后喊著:「小哥,我們能幫什麼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