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幸災樂禍的樣子,南風翊還真的沒辦法,上前一步順勢攬住她的腰:「沒辦法,我們若兒太小氣了。今日若不說的清楚,聽著她在本太子面前矯揉造作,哭哭啼啼,之後吃苦的還不是本太子。」

南風翊說這話的時候,搞得沈清若很兇的模樣。

「臣女可沒有一點這樣的意思,全都是太子殿下誤會了。臣女只是剛好遇上了她,又是剛好遇上了她在我面前演戲,原本直接離開就好了,卻沒想到堂堂戰王之女也不知道什麼叫做端莊自持,耍起心機來讓人瞧不起。」

或許,沈清若也沒資格說別人,至少在南風翊面前不會。

因為從始至終,她都沒想過利用報仇,若是這樣的話,何必說那些話做那些事情呢?她的心中清楚的很,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到底想些什麼!

她的眼裡面,一抹平淡油然而生,在這後宮裡面好不自在。

「太子殿下,今日太后召見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

「皇祖母說不定很喜歡你!」

「若不是太子殿下說了什麼……」

「本太子今日可是沒有多說什麼,一切的事情本太子也沒想到。許是聊天聊到這兩日的身體,她老人家便想起那日你過來真證,變相的說明了我們若兒在宮中還是有點人脈的。至少這樣認真,以後皇祖母會更加喜歡你!」

此時此刻,南風翊笑了:「但是本太子確實期待了一下,皇祖母關心若兒你的婚事的時候,你會不會直接跟皇祖母要了本太子呢,若是這樣的話,就很有意思了。」

沈清若再次嘆息:「我哪裡敢?」

她這話,也是當真了沒錯。

有時候面對這些事情,她確實是一點都不敢啊。想到這裡沈清若似乎有點著急了,抬起頭來:「或許,太後娘娘不是這個意思,讓她以為臣女想要攀這高枝,日後還不是連這宮中唯一不討厭我的人,都給得罪了呢?」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若兒你今日真的跨出這一步,沒準兒皇祖母就會做主呢。這皇祖母儘管是太后,小時候對本太子也很照顧,本太子卻也沒有想到這一步,倘若這事情交給了皇祖母主持,其實也是不錯……」

或許吧,提起婚事兩個字的時候,沈清若也跟著緊張了一下,哪怕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沈清若的心裏面確實是想到了南風翊。

「太子殿下可萬萬不要這樣做!」

沈清若咬了咬下唇:「太過招搖!」

「太后對臣女,不過是印象好了些,稱不上喜歡。畢竟在這爾虞我詐的後宮,臣女不是他們之中的一員,不存在幫助誰,想要拉攏也是好事兒,但是這一步走的太過,怕是要樹敵了。」

沈清若想的也很到位。

她真的那樣說了,太后真的是個善茬子一切都好說。

若是太后只是表面說是獎勵,哪怕只是客氣一下,沈清若這一番話都足夠讓太后動怒到針對。淑貴妃那麼討厭自己,不過是因為她沈清若回來之後,不是站在自己應該站的地方,痴心妄想,不甘於平凡。

當然,沈清若的存在是為了噁心貴妃的,絕對不是為了噁心太后的。

「有時候啊,本太子也不知道說你過於謹慎好呢,還是……」

南風翊伸手,輕輕的撩起沈清若的鬢髮,這種近距離的打量,眸子裡面帶著濃濃寵溺的味道。兩個人已經決定聯合了,這確實一件不錯的事情,至少是對於沈清若而言,儘管現在可能還沒有頭緒。

「過於謹慎,總是沒錯的。」

沈清若那話說的自信,卻還是有點閃避南風翊那灼灼的目光,這裡還是御花園呢,儘管這裡沒有什麼人,倘若被個多事兒的看見,在這宮中傳開的話……

「這個時辰也不早了,臣女先回去了。」

她眨眨眼睛,那是後退。

「別著急,本太子好不容易見你一面。若不是因為太后,今日還不知道是否見得著呢。」

沈清若輕輕的眉開眼笑:「太子殿下不要這樣說,臣女空了就去幫忙。而且太子殿下身子還在康復,確實需要細細觀察的。那珍貴的五色蓮用下去了,畢竟要發揮最強的功效,所以說臣女先走了。」

她開口,語氣清淡。

咩咩求月票!喜歡的朋友可以加入書架。加更1!

咩咩友情推薦,《你與愛,時光都記得》

超級好看的言情,戳書名或者下面鏈接!么么噠!

。 清晨,郊外。

韓毅站在房子前,看着失火的房子,一臉的吃驚,怎麼回事,昨晚自己還來過,今天竟然失火了。

他走向一邊查看的消防員。

「你好,這是我的證件,請問這裏什麼時候起火的,起火的原因是什麼,裏面有沒有人?」

消防負責人看了他的證件,說。

「昨天晚上十二多起火,一點多火熄滅,我們是來查找起火原因的,據我們的勘察,人為放火,不過裏面沒有人,只是燒掉一半的房子,也幸好周圍沒有聯排的房子,並沒有造成大的損失。」

韓毅聽着消防員的話,不禁想到昨晚看到的兩輛車子,不知道是不是他錯覺,要不要查下去。

房子裏沒人,那是不是證明湯義離開,或者他為了逃避,所以燒房子。

又或者祝小珍為了保守住秘密,對他動手。

如果湯義出事,房子裏應該留下痕迹,但現在都隨着大火消失,查不出什麼。

他靠在車邊吸煙,努力回想那兩輛車子,可能是夜晚車子少,他的印象特別地深刻。

可是努力想卻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也許只是他想太多了,竟然覺得和妹妹有關係,他果然不是一個好哥哥了,竟然這麼想自己的妹妹。

廚房。

李安安做好一碗麵條,端到桌子上。

「好了,吃吧。」

她笑。

「不說別的,我做的麵條可是別的地方吃不到的,味道獨一無二!」

她有點得意地自誇。

沈陵拿起筷子吃了一口,香噴噴的麵條,湯汁濃郁,麵條勁道,他誇獎。

「是不錯。」

他早上很少吃麵條,小時候沒人做,長大是沒時間做,反而喜歡上吃簡便的速熱食品。

「那就多吃點。」

李安安去了沙發邊坐下,想褚逸辰,不知道他醒了沒有。

他醒來會是什麼樣子,會不會睡覺只穿着睡褲,筆直大長腿,露出精壯的胸肌,啊,不能再想了,她甩掉腦子亂糟糟的想法。

沈陵默默地吃麵條。

「大小姐,你晚上要去參加龍家的宴會嗎?」

李安安點頭「當然要去,我和龍庭畢竟是對頭,不去看他的笑話,怎麼行,會少很多樂趣的。」

吃瓜是她很喜歡做的事。

而且鶴城也去,她要看着鶴城,不讓他被顧芸為難。

總覺得顧芸會因為愛而不得,變得陰暗,那就太可怕了。

「如果祝小珍是褚逸辰的女伴,你怎麼辦?」沈陵小聲地問。

李安安一愣,她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那我就做了龍庭想做的事!把宴會給砸了。」

她想,自己是忍受不了那樣的。

那是對她最大的打擊,她都沒有和別的男人有牽扯,褚逸辰怎麼可以讓祝小珍做他的女伴。

她會控制不住脾氣,不管不顧的。

現在才有點憂心忡忡,她想打擊祝小珍,弄清真相,讓外界以為她被褚逸辰拋棄了,讓背後的牛鬼蛇神都出來,可是無法看到他和祝小珍親密。

沈陵笑「那會不會太有個性了。」

那場面一定很好看,可惜他不能去。

「對了,為什麼龍庭打斷沈凡的手?」

他很奇怪,沈凡才來怎麼惹上了龍庭。

偷香 聽到劉瑩這麼說,胡天搖了搖頭,說道:「那個,不好意思,我還有事,先掛了。」

說完后,胡天就掛斷了電話。

其實胡天不願意再跟跟劉瑩有什麼牽扯。

畢竟胡天跟劉正雄有仇,不想再跟他女兒有什麼特別的關係。

只是胡天有些疑惑,劉正雄怎麼突然失蹤了?

他不是應該去警察局自首嗎?

怎麼突然人間蒸發了?

不過胡天也沒有再太在意這個事。

畢竟胡天現在的心情比較複雜,沒有心思管這麼寬。

於是胡天離開房間,去下面的餐廳吃東西去了。

另一邊,劉瑩拿着嘟着忙音的手機,身子有些無力的跌坐在了地上。

她實在是接受不了,自己的爸爸突然失蹤的事。

這個時候,房間的門『吱呀』一聲,被人從外面給打開了。

只見劉小志探頭探腦,慢慢的走進來了。

「姐,你看到爸爸了嗎?」

「我,我想找他拿這個月的生活費。」劉小志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說完后,劉小志又說道:「我也不要多了,只要兩千萬,姐,你要是有的話,可以先給我嗎?」

劉瑩並沒有說話,而是眼睛裏瀰漫出了淚珠。

這個時候,她抬頭看了一眼劉小志。

劉小志看着劉瑩這個樣子,他心裏也是一驚。

「姐,你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還哭了?」劉小志一頭霧水的問道。

劉瑩把信件遞給了劉小志,哽咽道:「小志,你看看這個。」

「哦。」劉小志點了點頭,接過了信件。

劉小志拿着信件,慢慢的看了起來。

只是他越看,臉上的神情就越是陰沉。

看完后,劉小志也呆在了原地,整個人變的不可置信了起來。

他怔怔的說道:「怎麼,怎麼會這樣啊?」

「弟弟,我們該怎麼辦呀?」劉瑩有些無助的說道。

這個時候,劉小志激動的說道:「姐姐,我想問一下,為什麼爸爸把家產都交給你了?」

「你……」劉瑩不可思議的說道:「你難道不應該先關心爸爸嗎?怎麼關注家產了?」

「姐,你別裝了,爸爸把家產都給你了,你現在心裏肯定開心死了。」劉小志臉色很難看的說道。

聽到劉小志這麼說,劉瑩獃獃的說道:「你在說什麼?」

「我說,憑什麼爸爸把家產都給了你啊!」劉小志陰沉着臉說道。

其實劉小志一直都很尊敬姐姐劉瑩的。

但是一旦牽扯到錢,劉小志就有些喪失理智了。

畢竟他只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富二代,要是離開了錢,那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所以親情跟錢比起來,他當然更看重錢的。

劉瑩沒有想到,弟弟劉小志竟然說出這樣的話。

她這個時候聯想到劉正雄說過的話,心裏更是覺得一片冰涼。

因為她知道了,劉小志不是爸爸親生的。

但即便是這樣,劉瑩也沒有想過疏遠自己的弟弟,畢竟都是一個媽生的。

可是她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弟弟竟然混賬到了這樣的地步。

「劉小志,你很想要錢是嗎?」劉瑩哭着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