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問:「穆淮安很有名?」

「不了解。」

曲泊陽回國沒多久,一個多學期了也不認識班裡的人,更別說其它班級的了。

「長得好看嗎?」

穆淮安很有名,當年的名聲幾乎可以和寧知許並駕齊驅。

容貌家世更是令人讚歎。

可是曲泊陽討厭他,自然不願意說他好話,癟著嘴回她:「超級難看!」

「……」

還以為這個穆淮安是多麼驚艷的人物呢,聞言,南意頓時又沒什麼興趣了。

**

等待許爺的時間比預想的要長的多。

因為沒有他的號碼,南意在醫務室等不到人,正準備和曲泊陽去圖書館找。

少年從外推門進來。

想問他裝逼戰況如何,南意沒來得及吐字,先看見他染血的袖口和校服。

臨過來之前,寧知許隨便用紙巾弄了下手上的傷。但傷口太深,血流的太多,身上難免會蹭到。

鮮紅的血液幾乎濡濕了整個袖口

南意水眸盈著無措,寧知許受傷這件事是在她意料之外的,因為那幾個人看著太不禁打了。而且對許爺態度簡直可以說是卑微。

應該是穩勝的局面啊——

小姑娘走上前看少年白皙手背上血肉模糊的一片,黛眉微蹙:「這就是你說的罩得住?」

她站在面前,離他很近。少年目光垂落,眸底仍有未散的冰冷死寂。

南意專心看他的手,全然沒注意到頭頂上方的視線。

過了片刻,少年從校服口袋摸出什麼東西遞到她眼前。

女孩仰頭對上一雙透著煩躁的眉眼。

聽他低聲說:「壞了。」。 半夜,兩個人微醺,容言結了賬準備回去,起身卻發現,腳下似乎打飄,還沒站到一分鐘就重重坐到了凳子上。

孟馨兒喝了兩瓶啤酒,幾乎沒有醉的感覺,她扶著容言:「學長,你好像不行了,我來喊代駕送你回去,是到公寓還是到江南華府?」

容言迷迷糊糊地報著公寓地址。

孟馨兒重複了三遍,容言租住的公寓距離卓安不遠,但除了程光誰都沒去過,包括容晴,而孟馨兒也是去容家看望容媽媽時無意中得知容言為了方便在卓安旁租了房子。

女人腦補了無數的畫面,今晚得手的話,以後這裏是不是會變成他們的根據地,就想偶像劇里那樣,霸道總裁上班上到一半忽然有想法了,拉着女朋友去附近尋歡。

想想都激動。

代駕將車停到了車庫,孟馨兒支付了費用,便扶著容言下了車。

男人雖然走路跌跌撞撞,但大腦還算清醒,他半靠着牆壁,試圖找到上樓的電梯,但由於重心不穩,很快失去了方向感,跌跌撞撞遲遲找不到入口,於是只得跟孟馨兒道:「車庫東面有個上樓入口,不遠,你帶我去。」

孟馨兒很快找到了上樓電梯,按下6樓鍵,找到612,可是到了門口,女人看着密碼鎖又停下腳步。

密碼XXXXXX容言小聲說。

孟馨兒按下六個數字,門果然被打開,女人心潮澎湃,容言居然連大門的密碼都告訴她了,可想而知,自己在他心裏的地位。

推開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色廚房,廚房旁一個旋轉樓梯,複式大概是大部分公寓的佈局,門口還有兩雙男士拖鞋,沒猜錯的話一雙是程光的,容言下意識地換了鞋,孟馨兒也換上了拖鞋,接着關上門,扶著容言去了沙發。

「水,廚房有水。」男人口乾舌燥,想起身去接水,可是腿完全不受控制。

孟馨兒聽到指示,小跑着到廚房,找到了水杯,沖洗了下,接了杯溫水。

大口喝完完水后,容言靠在沙發背上閉着眼睛,不一會兒鼾聲如雷。

孟馨兒還想說什麼了,可是聽到打呼聲也只能作罷,她拿起容言喝完水的空杯,自己也倒了杯水飲下,接着開始參觀。

剛剛進門的一瞥不足以記錄下公寓裏的一切,於是她走到門邊,一點點的欣賞,先是廚房,灶台上除了一台凈水器,一台茶水機再無其它,可見容言平時並不做飯,不過這很正常,孟馨兒記得容晴說過,容言之所以在卓安附近租套房子是為了每天加班后能節省點時間,另外就是深更半夜回到江南華府哪怕動作再清總會吵到容媽媽,既然公寓只是個方便的落腳點,不做飯也屬正常。

廚房對面是衛生間,依然是白色系,衛生間的香薰似乎定時散發着香氣,毛巾整整齊齊地掛在架子上,就連鏡子上都沒有一點水珠,可以看得出來主人非常愛乾淨。

接着是樓梯,原木色鏤空設計,直通二樓,樓梯下方是一個三人座的沙發,對面牆上掛着一台電視。

孟馨兒站在樓梯旁抬頭向上張望,一樓是客廳,想必房間在二樓,容言的房間什麼樣,女人非常好奇,但她不知道貿然上去容言知道後會不會生氣,畢竟有的人是不希望自己的私人空間被別人輕易踏入的。

做了幾分鐘的思想鬥爭,孟馨兒心一橫決定上去看看,為了不留痕迹,她直接脫掉了鞋子,赤腳上了樓,心想容言已經呼呼大睡,肯定不知道她去過卧室。

二樓的層高很低,哪怕自己一米六齣頭的個子,似乎站直都會碰到頭,樓梯口是一張書桌,書桌上有面鏡子,想必還可以做化妝台,繞過書桌才是容言的卧室,床上整整齊齊,深藍色的被褥趁著白色的牆壁顯得分外高級。

床兩邊是兩個可充電床頭櫃,柜子上放着一本書,全英文標準,孟馨兒讀了一遍沒太理解中文意思,床內側有個三面門大衣櫃,透過玻璃門可以看到柜子裏的衣服懸掛地整整齊齊,一個男人,能將生活過得如此精緻,孟馨兒對容言的喜歡又多了一點。

她連拍了十幾張照片,準備拿回去跟閨蜜炫耀,她終於來到了容言的公寓。

樓下,男人鼾聲依然不絕,孟馨兒在床上坐了坐,感受了下床墊的鬆軟,接着又躺了上去,張開雙手,閉上眼睛,開始想入非非。

如果她能嫁給容言,這生活該過得有多講究,還有那一面空着的柜子,到時可以掛上她的衣服,她的包包,每天下班回到這裏,容言在書桌上辦公,她則在大床上看書,想想都愜意。

YY了一會兒,孟馨兒猛然起身,心裏想着不能坐以待斃,她得下去和容言縮短距離。

沙發上男人蜷縮著,他眉頭蹙得很緊,似乎在做噩夢。

孟馨兒蹲在地上,看着男人俊美的側臉。

「水,我渴。」迷迷糊糊中,男人又要起了水。

孟馨兒立刻接來了一杯,在廚房翻了好久,翻到了吸管,插在杯子裏拿了過去。

「喝水。」她將吸管塞到男人嘴裏說。

但容言嘴唇動也沒動,翻了個身,臉朝向沙發靠背。

「難道是做夢想喝水?」孟馨兒自言自語,接着將水杯放在了茶几上,繼續觀察熟睡的容言,只見他一會兒伸手,一會兒踢腿,一會兒又砸吧嘴,一會兒還說說夢話,這些外人看起來的陋習,在孟馨兒眼裏卻變得異常可愛。

她索性坐在地上,各個角度拍了幾十張容言的照片,甚至還有她假裝抱着她的借位照,然後選了幾張發給了杜芬。

杜芬雖然也在外面嗨,可是看到閨蜜發來的照片還是高興地秒回:「拿下了?」

「求支招,他喝醉了,我在他公寓,只有我跟他。」孟馨兒特意強調只有他們兩人,言外之意是,不在容家,沒有家人的打擾,她們是不是可以更進一步。

「上啊,姐妹兒,這還等?你可真沉的住氣。」杜芬想都沒想說。

。 「蘇小姐,合作愉快!」放下筆,拿起簽到的兩份合同,對方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蘇韻接過合同,再次仔細看了一眼,也伸出手,「合作愉快!」

跟雅樂那邊的合作沒想到談的這麼順利,對方對她提出的條件,只是稍作了一點點修改,大部分都很爽快的同意了。

下一季度,對方將跟她推出聯名款,到時候的命名就是「雅樂-韻」系列,這其實是一種雙贏的模式。

當然也不是沒有過先例,本來就有些出名的調香師,跟國際大品牌合作,就是單獨出個聯名款系列,這個對於一些比較認調香師的客戶,是非常受歡迎的。

這只是打開國際市場的第一步,靠她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想要一步登天是很難的,跟雅樂的合作其實是非常好的契機,她也不是完全要拒絕的,但是如果條件不合適,那也不能退讓妥協的。

雅樂那邊的眼光有多高,如果不是真心看中了她那套四季系列,是絕懟不會向她投來橄欖枝的。

在國外,對華國的調香師並不怎麼看重,甚至是有一點點歧視的,所以如果能主動來和她談合作,主動權就會握在她的手中,開條件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當然了,也不能漫無邊際的獅子大開口,只有合理的爭取,才能達到長遠的目的。

簽下這份協議以後,她整個人都輕鬆一截,舒展了下胳膊。

「這份合同的條件給的是真不錯,就業內來說,我敢說也沒幾家能有這樣好的待遇。」趙欣用手指彈了下合同,很感慨的說。

「多虧有你幫我把關,裡面有些細小的條款,不是你說我都沒注意,還有一些文字遊戲。」她很有些感慨的說。

趙欣笑起來,「你沒注意也是在正常不過了,合同條款這種東西,沒點經驗或者專業性,不是很能分辨出來的,畢竟都是專業的律師團隊做出來的。我是簽過太多次,多少有些經驗了,不然的話,是我也看不出來。」

蘇韻點頭,想到當時司耀特意發話撥人,讓她把趙欣帶上,當時還覺得沒這個必要,現在想想他考慮的確是周全。

一來趙欣在這些方面的確很懂,也能幫她過眼把關,兩個人也有商有量,二來,趙欣是她熟悉的人,她不會有陌生和距離感,當然了……還有個重要的原因,趙欣是女人。

據說環亞整個律師團隊基本都是男性,讓一個男人跟著她一起過來,司耀怎麼可能放心。

她甚至有想多,如果不是他實在是走不開,手上有大項目要談,很可能會親自飛過來幫她看合同。

「這個簽下來以後,後面就順順利利了。長遠的發展是不用擔心了,不過估計你也會忙起來。雅樂每年的訂單不少,對質量要求也很高。」趙欣歪了歪頭,看著她說,「你們不是要辦婚禮了嗎?新婚燕爾,不先給自己放個假?」

「到時候再說吧,現在還沒想。」她活動了一下脖子,就聽到邊上有個聲音同樣在說,「合作愉快!」

在這邊談生意的很尋常,不尋常的是,這個人的聲音很耳熟,耳熟的讓她……忍不住去看。

這一看,不由得驚了驚。

對方剛好站起來跟人告別,握手笑送的同時,也看到了她。

相比之下,對方倒是很自然的,微微笑了笑,還跟她打招呼,「蘇韻,這麼巧。」

「……」能叫出她的名字,那就不是認錯人了?

「你怎麼……」蘇韻吃驚的話都說不出來。

「我怎麼還沒死?」他笑意更深了,看上去成熟許多,和之前那個桀驁的少年相比,感覺成長了一大截。

今天的他穿著白色的修身襯衫,很是商務范的,髮型也是明顯打理過的,手邊甚至還放了一個公文包。

說實話,如果不是他主動叫出她的名字,她真的會不敢去認的。

「別這麼說。」蘇韻皺了皺眉,雖然他是說他自己,但也聽著讓人不舒服,「我只是,好久都沒看到你了。」

看到蘇韻和邊上那桌帥哥的互動,趙欣好奇的看了過去。

「有點事。」點了下頭,他淺笑著說,「既然這麼巧,一起喝杯下午茶?我請客。」

「好啊。」

反正來這裡的事也差不多辦完了,難得會遇到他,相請不如偶遇,她也就點頭答應了。

「你們……」趙欣遲疑著開口,不知該不該打斷他們的對話。

「我一個朋友。」蘇韻笑了笑,「趙姐,你是跟我們一起去喝茶,還是自己先回去休息?」

趙欣想了想說,「我還是自己去逛逛街吧,來這裡兩天,都沒好好逛過,馬上又快走了。」

「那也好,有事你給我發信息。」她站起身來。

邊上隨便找了個茶吧,點上一壺桂花普洱,坐下來享受這難得的靜謐時刻。

小小的茶盞握在手中轉動,蘇韻看著眼前的少年,感慨萬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