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只是咬著唇,想著待會兒摔下去的時候是以什麼樣的姿勢落地才會不那麼的丟臉。

可是,她最後悲哀的發現,不管是什麼樣的方式,都是好丟臉的。

就在她想著的時候,易和以驚人的速度跨到了陳鸞的那匹馬上,然後扯過陳鸞手裡的韁繩,快速的把方向給調理好。

「誒……」陳鸞感覺自己窩在了一個寬厚溫暖的胸膛里,瞬間是緊張的不敢動了,連說話都結結巴巴,「你怎麼就過來了?」

「不過來等著你摔死?」易和冷哼一聲,兩個人挨得是更加緊了。

「我不會的。」陳鸞沒有底氣的說道,她捏了捏指腹,剛剛易和的手好像是碰到了這個位置,感覺在灼燒發燙,陳鸞心裡也是升起了異樣的感覺。

易和冷哼一聲,更加的不屑了,「你不會?就你那個傻樣隨隨便便就可以把你給摔下馬,你除了會在草地上滾上那麼幾圈你還會幹什麼?」

「我和你說!我感覺你在侮辱我!」陳鸞感覺自己又是被無情的嘲笑和諷刺了,不用的想要為自己辯解,「你要是你考過來的話我還可以支持好久的。」

「我要是不過來你除了摔的更慘之外沒有什麼別的結果了。」易和笑了笑,聲音很是清爽好聽,「不過就是實事求是而已,你能不能直視你的無能?」

「我……」陳鸞心裡的小宇宙爆發了,易和就是看不起她還要無情的嘲笑她,「你給我下去,我自己來!」

「你自己來?」易和冷哼一聲,陳鸞都可以感覺他溫熱的氣流灑在她的脖頸間,酥酥痒痒的,很是不自在。

陳鸞微微的把自己身體給傾斜,不想和易和有過密的身體接觸,「嗯……我自己來。」

「你自己來的話摔死了我怕你找我麻煩,好了我知道你和垃圾了,希望你也可以直視自己的缺點好吧。」易和三言兩語就把陳鸞給制服了。

陳鸞又是晃了一下,想著是怎麼樣才可以離他遠一點。

但是,她才輕輕的晃動了一下,易和就伸出修長有力的手把她給摁在懷裡給固定住了,沉穩的聲音還帶著不耐煩,「不要動,你影響我的視線了。」

陳鸞呼吸都快要停止了,她和易和結婚這麼久從來沒有這麼親密的動作,除了那一次回來的時候他給她給接住了,其餘的怎麼也是有一米的距離啊。

這個讓陳鸞心裡感到恐慌和異樣,她有點迷戀這個但是理智告訴她不可以,於是她清了清嗓子,不自在的說道:「你影響我的心情了。」

易和輕笑了一下,故意俯下身子貼著陳鸞的耳朵說道:「我可以影響你的心情那就是說明你心裡有我啊。」

陳鸞沉默了片刻說道:「還有一個原因,也可能說明你實在是太討厭了,才會讓我不開心。」

易和怎麼說也是對自己超級自信的人,想也不想的說道:「那我肯定是第一種。」

陳鸞很是無情的說道:「不,你是第二種。」

易和:「……」 易和聽到了這個怎麼也是有點不開心的吧,而且他的不開心也不是會藏心裡,他不開心了就是要說出來讓大家都不開心。

「陳鸞,你是瞎了眼是吧,還是你的心被豬油給蒙了,我居然是第二種,口是心非做到你這個地步那也是絕了。」

「我怎麼就口是心非了?」江淮本來還是有那麼片刻的猶豫的,但是一想到易和的種種惡劣行為,頓時就是堅定了自己的想法,「這就是我的真實想法啊,我希望你沒事就可以刷新一下自己。」

「我是和你一樣嗎?」易和煩躁的說道,「天天沒事找事,正事就不幹,只會給我惹麻煩!」

「誒誒誒,你這話就是太缺心眼了啊。」陳鸞不幹了,她就是恪盡職守的好公民,從來都是本本分分的過日子,現在竟然被說是惹事精,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你說我缺心眼?」易和皺著眉頭,低沉著聲音問道。

「本來就是嘛……」不知道是怎麼的,陳鸞的聲音越來越低,可能是覺得易和真的是生氣了,就是有點兒害怕,「我明明什麼事情都沒有做,你怎麼就說我是惹事精了?」

「還什麼事情都沒有干?」易和嘲諷的說道,「你這是什麼事兒都沒幹的樣子?當時讓你不要選這匹馬非不聽,現在好了吧,騎馬難下的感覺怎麼樣?」

「不……怎麼樣!」陳鸞無話可說,心裡有點兒難受又有點兒委屈。

「現在你是不是拖累了大家?」易和似乎沒有說過,感覺到了陳鸞情緒低落,反而是變本加厲的數落她,「你要是聽我的別騎這匹馬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

「你要是不來的話才是什麼都不會發生。」陳鸞生氣了,硬邦邦的說道。

事實就是這樣的啊,要是易和不來的話,陳鸞就不會想著證明自己,要是不想著證明自己那她肯定是找一匹看起來乖乖的馬就好了,不然又怎麼會挑到這一匹不受管教的馬呢?

「你現在還給我推卸責任了是吧?」易和嘖了一聲,也是不耐煩了。

「沒有!」 鹿鼎外傳之大帝傳說 陳鸞看了一下自己的形勢覺得自己還是順著他的話來說比較好,不然就是會吃虧呀,「我的錯,什麼事情都是我的錯,沒錯就是這樣。」

「你還不服氣?」

「沒有的事情,我超級服氣。」陳鸞假笑。

易和冷了臉,不打算和陳鸞說話了,他只是拉緊了韁繩,不一會兒,這匹馬就是慢了下來,到了最後,就是慢慢的聽了下來。

停下來后,易和也不管陳鸞,直接是下馬了。

陳鸞看見馬停了,也是歡天喜地的就下來了,不帶一點兒留念的那一種。

江淮在旁邊看的是心急如焚,現在好不容易是相安無事了,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她跑到陳鸞身邊,好奇的說道:「你怎麼回事啊?這麼久都沒有下來?」

「我……」陳鸞理了理被風吹亂的頭髮,突然就是感覺有一點兒的不好意思了,感覺就是被打臉了,好窘迫的樣子。

她們和易和也就是幾米的樣子,江淮走過來的時候就發現易和的臉陰沉的要命,也就是沒有去叫他,讓他自己消化的。

但是站在後面看他的背影怎麼就是感覺到了落寞呢? 易和煩躁的走回來休息所,感覺自己就是抽風了,陳鸞怎麼樣了和他有什麼關係,就算是摔死了他也是頂多給她舉行一個葬禮。

現在這又是算什麼回事?易和自己始終是想不明白,他怎麼會去管陳鸞的事情呢?他從來對她都是愛搭不理的,現在的行為也是越來越難以解釋了。

「你快點說呀?」江淮把目光收回,又是幫陳鸞把耳邊的碎發給整理好了,一臉不解的問道,「怎麼這麼久都是不下來?因為太久沒騎所以很是懷念嗎?」

「不是……」陳鸞羞赧的說道,突然她就覺得易和來這裡不是一個錯誤,她來這裡才是一個錯誤了。

她們差不多也是走到了休息室,顧培風很是貼心的給陳鸞遞了一瓶水。

陳鸞的接過水,低聲說了一句謝謝。

易和就是走在了她們的前頭,她們的話可是一字不落的進入了易和的耳朵裡面,他轉過頭來嘲諷的笑了笑,「江淮你問她她怎麼可能會說呢?」

陳鸞心下一緊,感覺自己的遮羞布終於要揭開了,但是她絕對是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怎麼也是應該力挽狂瀾啊,於是陳鸞也就是不在乎距離什麼的了,直接是上前就把喝過的水直接給懟到了易和的嘴邊。

大家的表情都是錯愣的,不就是一起騎了一下馬嗎?怎麼感情就好到這樣。

明明他們兩個人昨天還是吃飯的時候坐對面都是恨不得對方消失的那種人,今天就是願意喝一瓶水了?

這進度……好像是有點快的樣子。

「你幹什麼呢?」易和像是碰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猛地後退一大步,瞪大了眼睛看著陳鸞,一臉的不可思議,「你喝過的水給我喝?沒有毛病吧?」

「我不是看你太累了嗎?」陳鸞陪著笑臉的說道,表情很是諂媚,「你要是不願意喝的話我給你重新開一瓶好不好?」

易和反正就是一臉的你是不是有毛病的表情,對於陳鸞變臉變得這麼快也是瞬間就不想說什麼了,只是又後退了一步,「不需要,你自己喝吧。」

「那行,我就不打擾你了,你自己慢慢玩吧。」陳鸞覺得易和應該不會對她落井下石了,這才是輕輕的呼出一口氣,慢慢的放下心走了。

顧培風站在一邊,等陳鸞走了以後輕飄飄的提醒了一句,「你的西裝皺了你知道嗎?」

「我知道!」易和煩躁的抓了抓頭髮,表情很是懊惱,他罵罵咧咧說了一些髒話,然後又是嘆氣,表示有點後悔,「早知道就讓你的江淮去了,反正你也不可能真的讓江淮去那裡,到時候說不定就是你去了。」

「怎麼可能?」顧培風噙著笑,眼睛裡面有著精光,「她的丈夫都還在這裡,我去就是太不符合規矩了吧,我怎麼樣也是會讓你去的。」

「我只是名義上的。」易和笑了笑,並不是很在意,「其他的什麼也沒有,你可以當作不是。」

「要不是我覺得小辣妹比較適合我,說不定我真的就是對你的小夫人產生了什麼不好的想法。」

易和頓了頓,覺得心裡有點兒不舒服,但是想著吧這個話題也是自己挑起來的,要是生氣的話那也是太說不過去了,最後只是說了句,「隨便你。」 可是說完易和他就是納悶了,怎麼他說完了之後還是更加的不舒服了,這也是太說不過去了吧。

「別隨便我了,反正我也是沒有興趣。」顧培風笑了笑,戲謔的說道,「剛剛為什麼要這麼的著急啊,明明可以先換上衣服再去的嗎?你看看現在,嘖嘖嘖你的衣服就這樣的被你給糟蹋了啊。」

「我樂意不行嗎?」易和煩躁的說道,「要你管。」

「哈哈哈,我不管,你自己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哈。」顧培風似乎心情很好,笑著說道。

陳鸞換好衣服也是走了過來,整個人整理了一下一點也是看不出狼狽了,很是清麗。

陳鸞的漂亮是不同於江淮的哪一種,江淮美得是驚心動魄,辨識度很高,是那種一眼看上去就是會著迷的。

但是陳鸞不一樣,她看起來就是清純,可能是一開始覺得沒什麼,那就是清秀吧,可是只要多看一眼就會發現很是驚訝,五官很是精緻。

「都好了嗎?」顧培風抬起頭看了看手錶,「差不多是中午了,去吃飯吧。」

「好啊。」江淮贊同的說道,「小橙子你今天消耗了這麼多的體力是時候給補回來了。」

「我也覺得是。」陳鸞笑眯眯的說道,「你不說還好,一說我就覺得好累啊。」

「走吧走吧。」

顧培風帶著她們去了一家檔次很高的餐廳,裡面服務超級棒,當然這也是和價格成正比的。

「你們想要吃什麼?」顧培風把座位拉開讓江淮做好,然後問道。

「嗯……牛排吧。」江淮想了想,說道。

陳鸞就沒有想著有誰會給她拉開椅子了,自己很自覺的拉開,剛剛想要坐下去就發現有一道銳利的眼神在盯著她。

她顫巍巍的回頭看了一眼,正好對上了易和冰冷的的眼神。

陳鸞莫名其妙,這又是哪裡得罪他了。

她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落在了她的椅子上,最後陳鸞好像是想明白了一點,她默默的走到另一邊把椅子拉開,然後說了一聲,「您請坐!」

本來這些都是服務員來做的,可是顧培風知道江淮從來都是不喜歡麻煩別人,也就是留下了一個點菜的,其他的全部是讓他們離開了。

易和也不客氣,直接是坐了下來,心安理得的享受陳鸞的服務。

陳鸞默默的在心裡鄙視他,但是面上不顯,只是當做什麼事情都是沒有發生的樣子。

「陳鸞你要吃什麼?」江淮看陳鸞坐好了之後就是問道。

「和你一樣吧。」陳鸞隨口說道。

「好的。」江淮利索的和顧培風說,「我和陳鸞都要牛排,七分熟的。」

「那就四份牛排吧。」顧培風點了點頭,把菜單拿回給了服務員。

「小辣妹,你還要點其他的什麼嗎?」顧培風笑眯眯的說道,「反正我有錢,你可以隨便的揮霍。」

「是嗎?」江淮瞪他一眼,「可是我不喜歡花男人的錢。」

顧培風只是稍微的頓了頓,然後反應很快的說道:「哦,沒關係,你把我當成愛人就好了。」

江淮:「……」

陳鸞在一邊看的是津津有味樂不思蜀,她一臉崇拜的說道:「顧總,我沒有想到你怎麼會撩啊!」

「沒辦法,這是天賦。」顧培風禮貌的笑笑,半開玩笑的說道。 易和一看就不太舒服了,涼颼颼的說道:「會撩也不是撩你,瞎激動啥?」

陳鸞的反唇相譏,「我也沒有說我要怎麼樣啊,你瞎關心啥?」

「嘖嘖嘖,陳鸞你想死是吧?」易和當下臉就沉了下來,冷聲道。

「不想。」

「好了啊,你們兩個吃個飯也可以吵起來。」江淮看差不多了就岔開話題,感覺再不來阻止的話兩個人可以幹起來。

陳鸞特別的委屈,「江淮,我本來都沒有想和他吵,他自己沒事就來招我。」

「好吧好吧,你沒吵。」江淮順著她的話來說,「你想要喝什麼飲料?」

「橙汁吧。」

「你喝橙汁的話那不就是x自相殘殺了嗎?」易和聽到這個憋不住的笑了,難得打趣道。

陳鸞:「……」這貨想的可是真的多。

「你應該慶幸的是我沒有想要喝你。」陳鸞冷笑一聲,說道。

「我?你喝的起嗎?」易和也是冷嘲熱諷,「再說,你能和我的什麼?牛奶嗎?」

陳鸞:「……」

她剛剛還沒有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的時候臉都紅了。

江淮也是詫異的看著他,想來也是發現了什麼,最後乾脆玩手機什麼事情也不管了。

顧培風則是輕笑,也沒有說什麼,他們兩個人調情和他有什麼關係,看個熱鬧罷了。

陳鸞臉紅了一大半,最後壓低了聲音,飛快的說了一聲,「你能不能要點臉?」

「我說什麼了嗎?」易和一臉的無辜,「你是不是思想齷鹺啊?想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還賴在我身上。」

「好的,我不和你說話了。」陳鸞對於易和的毒舌也是深有體會了,反正怎麼說也是說不過,乾脆就是不說了。

「怎麼?」易和冷冽的聲音響起,「和我說話那是你前世修來的福分,不識抬舉!」

「我還就樂意了,那是我前世的孽緣。」陳鸞假笑道,「好了,說了不說話那就是不說話,好的,閉嘴吧你。」

「你!」易和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有被嫌棄的一天。

這個感覺還真的是不好受。

「好了,你已經遭到別人的嫌棄了。」顧培風勾了勾唇角,露出邪魅的笑容,「那就閉嘴吧。」

「你幫誰的呀?」易和不滿了。

「幫理不幫親。」顧培風神色自若。

易和:「……」我怎麼就怎麼不信呢?

四個人打打鬧鬧時間也是一下子就過去了。

吃完午餐之後,江淮她們又是想要去逛街,易和肯定是沒有興趣的,但是想了想也是煩躁的跟上了他們的步伐。

江淮實在是沒有什麼心情,只是隨便的看了看,心思一點兒也不在這裡,而且不知道是怎麼了,一個上午都是心神不寧的感覺。

可能是沒休息好吧。

江淮心情不好,但是陳鸞的心情好呀,她現在是什麼事情都過去了,唯一會讓她頭疼的事情就是易和什麼時候簽離婚協議書了。

但是吧,這個陳鸞也不是很在乎,反正離婚協議書易和遲早會給她簽的,這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一點兒也不需要放在心上。

就這樣,陳鸞宛如一個小太陽,成功的讓江淮開心了一點兒,起碼不是愁眉苦臉的樣子了。 「江淮,你想要買什麼嗎?」陳鸞看著櫥窗里琳琅滿目的商品,興奮的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