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剛剛在車上時就在吃,這會吃的都有些牙疼,可看上了幾分鐘腦中就已經又一抽一抽的疼。

她白著臉,垂下頭將能力收回來,她剛剛只將徐春海說的核心位置認真仔細的看了一遍,就已經眼前陣陣發黑。

「大姐你沒事吧?」

這種工廠不會給他們提供可以坐的位置,葉回又不想被人看出什麼,就垂著頭小聲說道:「我沒事,把你兜里的糖全都給我。」

其實睡覺是恢復能力最有效的方式,但現在就沒機會讓她睡覺。

高萬國一直在圍著機床打轉,他身邊有技術人員做講解,問的問題倒是越來越專業。

一群人轉著轉著就轉到了葉回身邊,紀凡趁機走到葉回身邊,湊在她耳邊小聲說道:「等一下會去辦公樓里的會議室看紀錄片和資料,下午還有機會再過來看一次。」

有他這話葉回心裡就安定了不少,她將兜里的吃的全部吃完,又咬著牙將剩下的一半也看了個七七八八。

雖然高萬國恨不能把對方的廠子都直接搬上飛機,但這樣乾巴巴的瞪眼看著,怎麼看都有些傻。

沒過一會就德意國這邊的官員就已經準備帶他們去會議室。

出生產車間的時候,紀凡落後兩步走在葉回身邊。

「我沒事,等一下我會想辦法睡一覺,技術員談話我不參與,你讓春海跟他們多接觸。」 不是葉回想要為徐春海創造機會,而是他比這其中的所有人都要有經驗。

沒準他多問上一句,就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總裁替補愛 紀凡知道葉回最適合用睡覺的方式來恢復,所以進到會議室他就幫她在角落裡安排了一個舒服的椅子,又不知從哪裡要來一個毯子可以披在身上。

韓小雅看著葉回有些虛弱的神色總覺得哪裡不對,可她不傻。

葉回和紀凡做這一切都是悄無聲息的,她現在要做的就是盡量幫葉回擋著,讓人不會將目光落到她的身上。

葉回這一覺睡得很沉,應該說她幾乎是半昏迷的睡過去。

徐春海雖然沒坐在主力會談位置,但整場談話里就只有他的問題最多,還一直問在點子上。

尤其他那一口流利的德意語,跟這邊的技術員可以無障礙的溝通,無形中拉了不少好感,得到的答案也就更多。

他的相貌看著格外年輕,應該說他本來就不大,都還沒有成年。

所以就算他問的再多,落在旁人眼裡也不會對一個孩子產生太大的戒心。

高萬國這會就有些明白葉回之前那番話是什麼意思。

他這真算是撿到寶了,葉回這個弟弟居然也這麼厲害,就是不知道她那個妹妹怎麼樣。

要是也這麼厲害,那他就美死了。

陳勇知道紀凡的心思,知道他會下意識的擔心葉回的情況,所以會議室內外的安全部署就全部由他自己來處理。

這些對他來說本來也不是什麼難事,高萬國一年裡有大半時間會在外做國事訪問,安全部署他已經駕輕就熟。

一整個上午的討論到了午飯時間也沒結束,有徐春海從中穿針引線,夏國來的這些技術員在經過了適應期后懂德意語的就全部參與進來。

技術交流有時候也是靈感碰撞頭腦風暴,就算夏國在某些方面的技術落後,但在關鍵的研發層面還是有不少可取之處。

他們討論的激烈,忘記時間也忘了飢餓感,心裡存著小算盤的高萬國也不打斷,在德意國的官員抱歉的目光還假惺惺的表示獲益良多。

大首長都不著急去用餐,德意國的官員就算著急也沒用。

倒是睡了兩個鐘頭的葉回被肚子餓醒了,她揉著有些僵硬的脖子坐起身就聽耳邊傳來的是嘰里呱啦的爭論聲。

「葉子你醒了?你睡了兩個小時,醒的還挺及時。

「再有一會咱們該去吃午飯了,雪梅姐他們已經過去準備,你也跟我一起過去幫忙。」

不等葉回發問,韓小雅就嘰里呱啦的將她想要知道的全部說了一遍。

尤其是她們身為外事部的工作人員現在應該做什麼,她用著重的語氣講了一遍。

葉回瞭然的站起身,看了一眼會場中,又給紀凡丟了個眼神這才跟著韓小雅從後門出去了。

「剛剛雪梅姐她們都在問你怎麼睡著了,我說你前一晚有點著涼,剛剛在車間那邊被機油的味道嗆到,又有些頭暈噁心所以就一不留神睡著了。」

哪怕知道葉回這樣睡過去不合時宜又有些詭異,韓小雅還是在第一時間幫她遮掩。

葉回抱著她的手臂恨不能在她的臉上親上一口:「就知道小雅對我最好了,愛死你了。」

韓小雅抽出手臂無語的看著她,「少來這套,這種事你少做幾次就是真的愛我了。」

天知道幫這傢伙遮掩的時候,她背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濕透了。

身為一個隨團出行的工作人員,葉回之前的行為實在是有些離譜了。

她們入職時的培訓里一再的強調過,他們出門在外代表的就是國家,一切有損國格的事都不能做。

結果剛剛這個傢伙居然蓋著毯子在交流會上睡著了!

要不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只是高萬國默許的,葉回這會能不能還站在這裡都是個問題。

葉回摸著鼻子乾笑了一下,她也知道這樣不對,可她這不是貪心了嘛,總想著靠睡覺恢復一下,下午如果再進車間沒準還能記住點別的。

餐廳里,谷雪梅他們看到葉回和韓小雅並肩進來目光中都帶著一點複雜。

只是他們進外事部也不是一天兩天,有些奇異的事情這些年來也見過幾次,首長都能默許葉回睡覺,他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葉回只當看不出旁人的關注和打量,淡定的跟著一起準備午餐。

他們這一整日的行程全都在這裡,原本德意國定的是去工廠參觀一下,之後的時間就是技術員之間的交流討論。

他們這麼安排看著像是給足了夏國面子,但看一眼機器也沒辦法被偷走,他們這邊的技術員受過叮囑和培訓也知道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

所以他們的安排看似大方,但對於夏國來說其實沒什麼實際用處。

德意國的官員很得意的等在一旁,等著這一天的形成結束,結果午飯還沒開始來往的服務生就突然給他們送來一個信封。

信封里只有一張字條,上面用肯定的語氣寫著夏國這一行人中有人擁有特殊能力,只看一眼就能將他們的設備全部記下來。

德意國的官員捏著這張字條汗都要下來了,如果字條上面說的是真的,那他們這一次怕是要有大麻煩。

「怎麼辦?我們要不要跟總統彙報?」

「彙報,這要是真的出了問題咱們兩個誰都負不起責任。」

時間已經不早,會議室這邊就算還沒討論盡興,也還是都挪步到了餐廳。

紀凡的五感比葉回還要敏銳,守在高萬國身邊進到餐廳就察覺餐廳中氣氛似是有些詭異。

他看了葉回一眼,就見她神色如常並沒有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看來這份詭異是因著高萬國而來,可之前不是還好好的,怎麼突然氣氛態度就不對了?

陳勇沒有他這份敏銳的感知,但常年陪在高萬國身邊在某些方面經驗豐富的不得了。

他不著痕迹的引著高萬國入座后,就退到一旁將事先安排在餐廳的人叫了過去。

「剛剛首長過來前,有人給多摩爾他們送了一個信封,他們看完神色就有些不對勁,似乎還給上面打了電話。」 陳勇和紀凡對視一眼,都覺得那信封中的內容應該是對他們很不利。

不然也不會這種凝然的詭異氣氛,陳勇面無表情的去到高萬國身邊彙報情況,而紀凡則是正大光明的去到葉回身邊。

他們是夫妻關係,這在訪問團里不是什麼秘密,畢竟兩人時常見面不說,還……睡在一個房間里!

這必須是至尊無敵待遇,出門能帶著媳婦,比首長的待遇都好啊。

「剛剛餐廳里有什麼意外發生嗎?」

紀凡的問題問的葉回有點懵,她茫然的搖搖頭,她剛剛一直跟韓小雅他們在忙活,沒來得及留意餐廳內的動向。

紀凡將他和陳勇察覺到的,還有對方收到信封的事簡單的講了一遍,兩人就這樣公然的站在角落裡咬耳朵,因著相互間站的很近,看姿勢只會覺得有些親昵。

呵,也很不得體了!

葉回倒是沒想到就這麼一會的時間就有幺蛾子出來,「你的聽力不是很好嗎?這個時候你應該湊到他們附近去才對,爭取聽個一兩句。」

紀凡:「……」

他倒是想去聽壁角,可他不懂德意語聽了也是白聽啊!

兩人想不到適合的辦法,大部隊已經進到餐廳,葉回努努嘴,示意他該幹嘛幹嘛去。

陳勇已經安排人繼續去跟在德意國官員的身邊,力圖能聽到點什麼邊邊角角。

午飯吃的很簡單,就是廠區里最尋常的伙食,只是考慮到夏國人的飲食習慣,在通心粉意麵的基礎上,又加了一份炒飯。

葉回跟韓小雅他們坐在一起,周圍都是同事。

她拿著勺子炒飯才吃了兩口,就感覺有視線落在她的身上,她神色不變的繼續吃著。

她這份能力升級后對旁人的注視又敏感了幾分。

之前還只能感受到有人在看到她,現在已經能敏銳的察覺到對方所在的方向,而且就算離得遠也能被她發現。

她側著頭跟韓小雅一邊吃飯一邊說笑著,說到有趣的地方還放下勺子跟對方打鬧一番。

打鬧間她趁著身子扭動的瞬間飛快的看了眼遠處,視線一直落在她身上的那個人微微愣了一下就別來視線。

她心下一陣怪異感襲來,皺了皺眉又若無其事的轉回身吃飯去了。

葉回當然不能由著別人這樣公然的算計她,她飛快的吃完就給紀凡丟了個眼神。

小夫妻間已經有了一點旁人無法體會的默契,用餐時間還沒結束,紀凡就已經將人帶走去緊急審訊。

他現在就感嘆還好離開前突發其感,將各種常用的東西全都備了一份帶出來。

對方顯然沒想到自己會這麼快暴露出來,他消息都還沒來得及全部送出去。

紀凡審完就知道葉回的身份怕是要暴露了。

他們因為藏得深沒想過會泄露身份,所以跟德意國官員遞的情報才只是含糊的一句,後續的套路還沒來得及展開。

他們後續要展開的行動交代的很快,整個審訊過程幾乎沒什麼阻礙,但在問到同伴是誰時,他就不管在藥物控制下如何難受,硬是咬著牙一個字都沒有說。

夢入紅樓 紀凡將葯又加重分量給對方服下,依舊沒能問出他的同夥是誰。

他陰沉著臉回到工廠這邊,德意國那邊因為這封匿名信而引發的驚疑也已經體現出來。

他們不好因為一封信就輕易取消下午的安排,但想到他們的設備很有可能會被偷走,德意國的官員就肝疼的厲害。

學術交流結束,在高萬國提議再去看一眼設備時,對方沒有拒絕,但也只允許高萬國帶幾個近身的人進去。

這個要求就有些微妙了,如果高萬國不同意,那就意味著夏國這次出行確實是存著不可見人的目的。

但若是同意了,他帶進去的人也會變成活靶子,列入重點關注目標。

沒準這幾個人都活不到上飛機,就會在這邊遇到這樣那樣的意外。

高萬國沉吟著,他們已經被人將了一軍,這個局必須要想辦法破掉。

紀凡隔著人群對著葉回微微搖頭,示意她不要輕舉妄動,他來不及將實情告訴她,但攔著她不讓她再進車間卻是可以。

葉回吃午飯的時候在發現了那個偷看她的人後,心裡就一直隱隱有種感覺。

這種感覺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強烈,尤其在知道這一次不能所有人進工廠后升到了頂點。

她的直覺告訴她,她不能再進去,不然一定會有危險。

她對上紀凡的目光,眨了下眼。

身為錦鯉,她在照應別人的時候,首先要保證的是自己的小命!

婚久必合 高萬國做首長多年,已經是個資深的老油條,對於這種突髮狀況解決起來沉穩大氣。

只將陳勇和幾個保鏢連同他的隨行翻譯叫走後,再其他人就全都沒有帶進去。

他表現的格外坦蕩,對方既然擺出忌憚的舉動,那他就坦然的讓他們放心。

他們總不會認為他的保鏢也有問題吧,這幾個保鏢都至少在他身邊跟了兩年,身份背景早已經被各個國家的相關部門扒了個底朝天。

高萬國表現的光棍又坦蕩,讓德意國這邊也有寫摸不清頭腦。

他們現在又有些懷疑那個給他們匿名信的人的最終目的。

他們這一次會咬著牙同意夏國的這次訪問,就是擺出要交好的態度,夏國為了這次的參觀也是讓出了不少好處。

結果他們這算是臨時翻臉了吧。

德意國的副總統滿身是汗的趕了過來,對著高萬國這個老東西好一通忽悠。

兩人皮笑肉不笑的打了許久的太極,看的葉回都覺得好累。

「這次的出行有不少意外,夏國周邊的幾個國家全都不約而同的下手,咱們此行最終目的被人猜出來了。

「那人把計劃全都交代了,但他的同夥到底是誰他說什麼都不肯說,這一點有些棘手。」

紀凡現在不知道那人的同夥是否知道葉回的身份,如果知道那就很麻煩了。

葉回摸了摸心口,唔,之前那份異樣的感覺已經徹底消散。

「隨便他們吧,我覺得我可以安全平穩的回到國內,嗯,希希還在等著咱們。」

紀凡:「……」

這是拿他的話堵他啊! 葉回是真不覺有什麼不可控的意外,對方能露出一次馬腳就會露出第二次。

除非在回國前他們都老老實實、安安分分,不然就一定能被抓出來。

以她和紀凡這份野獸一般的直覺,她現在就怕對方對她不夠關注,不會多看她幾眼。

「之後的行程會有變動嗎?」

紀凡搖頭,此行的主要目的就在是天的工廠一行,之後的行程雖然看著很緊湊,但都是作秀的成分居多。

「你上午來得及將機床都記下來嗎?」

「來不及,原本想下午再將一些邊邊角角看一下,現在只能讓首長去找人想辦法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