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們也特別好奇花精爲什麼會帶着她老公過來找他們。

花精笑着說:“事情還非你們不可,奕霖也想修煉法術,但是他現在的年齡已經決定了他不可能再有很大的進步了。所以我過來找你們,是想讓你們煉製一些適合他體質的丹藥。”

“就這事呀,還值得你和你老公親自跑一趟,你給我們打個電話,我們就給你準備好了。”

“九窈姐,我們今天過來,除了想讓你們煉製幾顆丹藥外,還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跟你們商量一下。”

九窈見花精說話的口氣嚴肅了起來,她也不在調笑花精和她老公了,和他們一起坐在了沙發上,問:“到底什麼事啊?”

“就是子涵,現在我覺得他心裏有點扭曲了,他現在處處和奕霖作對,奕霖做什麼他都要插一槓子,現在奕霖的公司被子涵以各種手段打壓的都快不行了,而且都是不正當競爭,我想問問你們,看看有沒有什麼好辦法,如果再這樣下去,公司裏的藝人都得跑光了。”

葉小倩說:“難道他對你還沒有死心?”

“沒有呢,他現在就想搞垮奕霖,然後想讓我回到他的身邊,但是那是不可能的,現在我們也都儘量不動用法力。但是爲了以防萬一,所以奕霖纔想學習法力,萬一有個什麼事情,他也能自保或者是保護我。”

九窈就讓花精把這些天的事情說了一遍。

花精一一告訴了九窈和葉小倩。

她告訴她們,他們公司無論有什麼業務,基本上都會被子涵他們搶走,如果公司內再沒有好的作品,肯定就撐不下去了。”

葉曉倩說:“按照你所說,你們公司內部肯定出現了內奸。”

陳奕霖說:“這個我也想到了,所以我正在想辦法找出這個內奸來,已經有了眉目,但是這也是治標不治本,就算揪出來這個人,還是會有其他人。子涵總是有辦法從我們手裏搶走客戶源,而且是不管賠多少錢,他都要搶走。最近我們知道的那些有名的導演和劇本,基本上都讓子涵他們公司給搶走了,導致我們現在公司沒有什麼好的作品,所以我們也正在想辦法怎麼才能出幾部好的作品,但是沒有劇本,我們也沒有辦法。”

九窈不解地問:“你們爲什麼都要盯着那些有名的導演和編劇呢?”

“因爲有名的導演和有名的編劇是票房的保證,雖說不是百分之百的保證,但是基本上決定了一半兒以上,如果再加上一些著名的演員。那麼這部作品就肯定沒有問題啦。”

“但是現在這條路你們已經走不通了,爲何不換條路走呢?”

“九窈姐,你是不是有什麼好辦法?”花精着急地問。

“也不知道是不是好辦法?”

”你快說,你快說,說出來大家一起商量商量。”

“我認爲吧,現在既然名導和好編劇那條路走不通了,你們何不找一些普通的導演和普通的編劇,找一些有潛力的人。其實有一些作品並不是不好,而是有些名導認爲不好,所以就沒有人拍,沒有人投資,但是有的拍出來以後效果非常不錯,就像我前幾天看的那部電視劇,叫愛情公寓。

他的導演,編劇,包括演員都是新手,而且都是一幫大學生,剛畢業的。剛開始據說他們到處拉投資,都沒有人投資,他們都是借的錢買的服裝,還是在自己的公寓裏拍的這部作品。剛開始很多導演都不看好這部作品。所以沒有人拍,也拉不來投資,但是你看看放出來之後效果多好,收視率槓槓的,我都特別喜歡看,現在各個電視臺都在放這部電視劇。可見民間也是有一些好作品的。

只要你們挖掘出來,拍攝出來,我相信肯定不比那些大作品差。就看你們能不能挖掘出這些作品和人。”

陳奕霖一拍手說:“九窈姐,你說的太好了,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現在其實有一些人還有很有才華的,但是,他們沒有遇到伯樂,所以他們的才華就被埋沒了,如果我們挖掘出這些人才來,找出一些好的作品,並且把它拍攝出來,我相信一定能收到非常好的效果,而且這種作品投入小,回報大,正好趁現在子涵把那些好的作品都收過去了,估計他也沒有時間,更沒有興趣管這些民間的作品,我們正好可以趁此機會挖掘一些好東西。我們把它拍出來後,肯定會一鳴驚人,到時候子涵他們肯定會大吃一驚,絕對沒有想到,我們會在其他方面另闢蹊徑。”

花錢也覺得這個辦法可行,有名的導演和編劇畢竟是少數,但是俗話說高手在民間,她相信只要他們付出努力去尋找,肯定能夠找到潛力股的。

只要把那些潛力股或作品挖掘出來,他們一定會成功的。

他們憑藉這種民間的作品和編劇,如果成功的話,那麼,就相當於狠狠地打了子涵他們一巴掌。

如果他們多找幾部,而且都成功了,相當於那些導演和編劇也是也成功了。

陳奕霖和花精就是他們的伯樂,他就不相信,這些人還都能被子涵他們挖走。

只要這些人留下來,他們再有了新作品,那麼知名度就會更上一層樓,他們公司也會更加紅火起來。

他們商量好後,花精和陳奕霖立即就付出了行動。

陳奕霖最近也一直在找那個臥底,現在也有些眉目了,但是陳奕霖剛纔和花精,九窈,葉曉倩他們商量過後,覺得還是暫時不打草驚蛇。

因爲如果把這個奸細揪出來,子涵肯定還會派其他的奸細進來,那還不如就讓這個奸細待下去。 起碼現在他這個臥底,在他們的監視下,有什麼風吹草動他們都可以知道。

如果把這個奸細揪出來,以後子涵再派另外的奸細過來,他們還要花費時間和精力去查出新的。

所以他們決定暫時暗兵不動,先去挖掘民間的高手和好的作品。

花精和九窈她們商量好,收上來作品後也讓九窈和葉曉倩幫他們把把關。

因爲回到人間以來,九窈和葉曉倩因爲無事可做,天天在家裏看電視劇,電影。

她們現在已經練成了火眼金睛,誰的演技好,誰的演技不好,哪部作品有什麼優點,有什麼缺點,他們基本上都能一眼看出來。

而且九窈和葉曉倩,也不是一般人,他們現在看過的電視劇和電影太多了,一般的作品還真的入不了他們的法眼。

如果有的作品他們能夠看上了,說明這個作品就有發展的潛力。

九窈和葉曉倩也答應了花精,先讓他們公司過一遍,再把他們過關的那些作品,拿過來幫他們看一看,最後大家坐下來一起討論選擇哪些作品。

花精和陳奕霖回到公司後,立即展開了行動。

陳奕霖召開會議,他對公司的高層領導公佈了他的決定。

公司的高管們好多都覺得陳奕霖和花精是天方夜譚,他們都勸陳奕霖還是想想辦法,去找那些名導和好的編劇再談一談,爭取把他們拉到自己這邊來。

也有一小部分人同意陳奕霖的做法。

富貴險中求!

他們現在就是處於這樣的環境中,現在也只能冒險去試一試了。

如果再跟子涵他們公司耗下去,他們將得不到一點好處,最後只能是兩敗俱傷,而且他們也都知道,不是陳奕霖的能力不足,而是子涵太狡猾了。

子涵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搶奪他們的資源。

這些高管們也佔有公司的股份,他們也不希望公司倒閉,如果公司倒閉了,他們也將變得一無所有,所以在會議上針對陳奕霖的做法就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不同意陳奕霖做法的是覺得這樣很冒險,就算找出來這些作品,也不一定能夠成功,如果不成功,只能是貽笑大方,招來更多人的嘲笑,以後他們的路就更難走了。

同意他的那些董事們覺得,如果這種民間作品成功了,那麼將會給他們公司帶來很多的效益,效益會非常可觀,而且帶來的影響非常遠大。

這批人基本上都是年輕人,他們都有勇於冒險的精神。

而那些不同意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年紀偏大的董事們。

他們比較墨守成規,就是那種寧願沒有功勞,只希望沒有過錯的那種做法。

因爲陳奕霖是公司的大股東,所以他具有決定權。

他力排衆議,最後還是說服了廣大董事們。

如果他們公司不進行改革,那麼他們公司馬上就會倒閉。

這些董事們也都知道公司的財務狀況,知道最近他們公司,已經快要撐不下去了,如果再沒有收益,那麼很快就會倒閉。

最後這些董事們都被陳奕霖說服了。

最後陳奕霖開始吩咐負責廣告部的劉經理去晨報上做廣告,就說他們輝騰影視,招收一些民間作品,無論什麼樣的題材都可以,電視劇,電影都可以,只要被他們選中了,他們可以投資。

他還吩咐劉經理在電視臺做廣告,也發佈這樣的消息,然後讓審覈部初審,作品經過初審後,再讓他們公司的幾個導演和編劇看一看,讓他們選出一些稿子來,再交到陳奕霖這裏來。

最後再討論一下選擇哪些劇本。

陳奕霖吩咐完後,大家都下去忙着做事情了。

他們輝騰影視作爲一個影視公司,公司內部也是有導演和編劇的,但是這些導演和編劇肯定不能和全國出名的那些導演和編劇相比,但是他們也是有一定的才華的,給他們公司的一些作品把把關之類的,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

劉經理親自去晨報社走了一圈兒,和晨報的社長,談了一下他們公司登消息的事情。

因爲陳奕霖想把他們的廣告打在最醒目的位置,但是晨報最醒目的位置已經定下了。所以劉經理就親自跑了一趟。

劉經理和晨報社的社長有點交情,但是也不是特別深厚的那種。

劉經理找到社長,對他說了,他們想登在最醒目的位置。

剛開始,社長並沒有同意,說:“本來那個位置已經定下來了,而且廣告費都已經打給我們了,我們不能出爾反爾。報紙有報紙的行規。”

劉經理見社長不同意,然後他又委婉的跟社長,說能不能把那家公司的聯繫方式告訴他,他來等他們商談。

社長剛開始雖然沒有同意給劉經理換版面,但是以他和劉經理的交情,這點小忙還是可以做到的。

他當即將那家的聯繫人和聯繫方式都告訴了劉經理。

經過了解,劉經理得知對方是食品公司。

這家食品公司是新起來的,崛起速度非常快,可見也是有一定的實力的。

劉經理最後跟對方談妥,讓對方一週內先在第二版面兒登他們的廣告,然後一週後,再讓他們在最醒目的位置登廣告,這一週就先讓給他們輝騰影視。

霸道總裁深深寵 輝騰影視許諾給他們相應的賠償,最後對方同意了。

對方給晨報社社長打來了電話,告訴社長把最醒目的位置讓給輝騰影視,他們改爲下一期。

晨報社社長見他們兩方談妥了,也非常高興,這樣,他就不用兩面爲難了,既不得罪輝騰,也不得罪那家食品公司,畢竟他們做報紙的是靠這些客戶源來掙錢的。

如果得罪了他們,對他們晨報切可沒有一點好處。

晨報社社長立即給總編打電話,讓他趕緊改版面。

因爲明天的版面都已經排出來了,現在要更換版面,必須要快,否則就要來不及了。

因爲晨報都是半夜印刷,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全部印刷出來,然後發放到各個地方。 解決完晨報的事情,劉經理又去電視臺跑了一趟。

雖然他也可以讓手下去辦這件事情,但是,他有點不放心。

因爲這是陳奕霖親自交代給他的事情,如果他讓手下的人去辦,如果最後辦砸了,他這兒也不好交代,所以他決定親自跑一趟。

妃常狠毒 電視臺和報紙都是信息最集中的地方,電視臺工作人員也都聽說了輝騰影視公司的狀況,都知道輝騰影視最近被子涵的公司打壓得特別厲害,基本上沒有什麼作品啦,連一些廣告和代言,也都差不多都被搶走了。

他們都特別好奇,輝騰影視的劉經理爲什麼這個時候來到電視臺。

當他們聽說輝騰影視要在民間收一些作品的時候,他們都特別驚訝。

像輝騰影視這種大公司一般都不會在民間收作品和找人,他們一般都有自己的渠道,都是找的那些大牌導演和編劇。

工作人員們也紛紛討論着,難道輝騰影視已經窮途末路了嗎,居然從民間開始招收作品了。

劉經理針對廣告的播放時段和費用和電視臺的領導,討論了起來。

輝騰影視這種大公司,以前一般都是電視臺的高層領導接待。

只有那種小型的公司,或者沒有名氣的單位,電視臺一把都會派出中層的領導出來洽談。

因爲越是大公司,廣告費用就越多,涉及到的費用,折扣,時間段等等,一般的小領導還真做不了主。

這次接待劉經理的是電視臺的二把手。

他姓牛,人們都叫他牛總。

原來輝騰影視找電視臺合作,都是電視臺的一把手來接待他們。

現在劉經理親自過來,電視臺居然讓二把手牛總過來接待他,這說明電視臺對他們輝騰影視,也並不看好。

由此也能看得出來,電視臺對他們輝騰影視公司已經不像以前那麼重視了。

劉經理看到牛總,心裏也是憋着氣,但是他並沒有表露出來,因爲,他也知道輝騰影視不比以前了。

像以前他們公司到電視臺來洽談工作,根本就不用他親自出面,他派他手底下的人過來他就行了,而且電視臺接洽他手底下的人,基本上也是二把手。

他要是親自過來,都是一把手。

他在心裏也暗暗替輝騰影視着急。

如果這次再沒有效果,那麼他們輝騰影視也許就會徹底完了。

牛總作爲電視臺二把手,也是老油條了,他明知道劉經理心裏不痛快,但是他和劉經理一樣,都沒有表露出來。

他笑呵呵的說:“劉經理,你好,你好!”

劉經理也同牛總打了招呼。

他們坐在了沙發上。

牛總直接切入了主題:“不知道劉經理親自過來,有什麼事情?”

“我是想跟你們談談,插播一條廣告。”

牛總在知道劉經理過來的時候,他就心裏思量着,劉經理爲什麼要過來。

按理說,一般像他們這種影視公司過來找電視臺,都是給影視作品做宣傳,但是,牛總也聽說了輝騰影視最近根本沒有什麼作品問世。

像以前輝騰影視派人過來,電視臺的人都知道他們要插播什麼廣告。

因爲輝騰影視的動向,他們電視臺出了哪些作品,他們電視臺都知道,等到了一定時間的時候,他們肯定是要給作品造勢的。

“你想聊什麼?”

這次劉經理過來,牛總還真是沒有猜出來到底是爲了什麼。

而且現在輝騰影視也不比以前了,他們的財務狀況,只要是業界的人都有所瞭解,越來越緊張,所以牛總認爲,劉經理他們也不可能拿出多少錢來做廣告。

劉經理也沒有廢話,直接把他的來意告訴了牛總。

牛總聽說後特別詫異。

他就問劉經理:“你們公司怎麼想起來做這種廣告了,我覺得沒有什麼意義,你們這樣做只能是浪費時間和金錢,還不如從其他方面再想想辦法。”

一般像影視作品,不是名導,名編劇,和名演員拍出來的電視作品或者影視作品,再加上如果沒有後臺的話,連播出的機會都沒有,如果連播出都播出不了,那麼前期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費了。

豪門纏情:情挑殺手總裁 牛總作爲電視臺的二把手,他深知這裏面的道道。

因爲以前就有很多作品,雖然拍攝出來了,但是根本就播放不了。

這裏面的水深着呢。

一個是權利,一個是金錢,一個是人脈,各方面的關係都有。

一部作品,裏面的演員如果出現了醜聞,還會影響這部作品,何況如果一部作品是普通人寫出來的,那樣根本沒有什麼號召力。

牛總和輝騰也算是很久的合作伙伴了,所以他現在是打心眼兒裏勸說劉經理,不希望劉經理他們付出的努力和金錢都打了水漂。

劉經理也從牛總的話裏面聽出了一點真心,知道牛總是真心爲了他們,不希望他們做無用功。

但是他也不能跟牛總談論太多公司內部的事情,他只能是官方式的,對牛總說:“這都是我們陳總的決定,我作爲公司的一個員工,也只能是按照陳總的命令去辦事,至於其他的事情,那就不歸我管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