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便直接斬出一刀。

沒想到來人竟然是林漠。

難道他知道自己要來,特地來接我的?

念頭至此,原本殺意四起的氛圍瞬間變得平靜無比。

而帶着這樣的想法,她命人停下了快艇。

只是當林漠上船之後。

竟是一臉蒼白,嘴角帶血,甚至胸口的衣服上,也佈滿了血跡。

竹葉青平淡的面色再度陰沉。

「你這是怎麼了?」

「被人刺殺了!」

林漠揮了揮手后,頓時放鬆了許多。

有竹葉青在,自己的安全最起碼有保證了。

而正當竹葉青打算追問其中詳情之時。

金刀使已經追到了此處。

「哈哈哈,臭小子,這次看你往哪裏跑。

呦,哪來的小娘們,長得到挺俊俏。」

一聽此話,竹葉青倒是沒有任何廢話。

提着大刀,腳下輕輕一點,便來到了金刀使得到身前。

「就你也配用刀?」

話音一落。

她直接揮動了手中的大刀。

而金刀使雖話語嘚瑟,但心中自是明白對方的實力不低。

見對方出招,他自然也揮刀相迎。

然而當雙方兵器碰撞在一起之後。

只聽虛空之中,突然驚現一道龍吟之聲。

「冷艷鋸」

驚呼一聲之後,金刀使立馬想到收回手中的赤磷金刀。

可惜已經來不及。

迎著龍吟,金刀直接斷成了兩截。 問題多著呢!

屈悠悠看了這兩人一眼,眼神一斜,輕蔑地笑了一聲,「我真的不明白莫總您為什麼能把這麼重要的項目交給一個新人呢?」

「我剛剛也說了,江枝是我的個人秘書,到時候項目更方便對接。」

莫丞州的態度還是像剛剛那樣,屈悠悠什麼都沒說,直接扭頭就走,直接到外面去。

江枝還以為屈悠悠就這麼放棄了,笑了笑,「這次屈悠悠倒是挺懂事的,看沒什麼結果就直接不堅持了。」

「可能吧。」莫丞州聳了聳肩,總覺得事情不應該這麼簡單結束。

果不其然,不到三分鐘林曦就進來報告,屈悠悠到人最多的部門,一直在大聲喊著莫丞州偏心。

莫丞州和江枝相視一眼,覺得有些無語。

「我們過去看看。」莫丞州起身,跟著林曦過去。

還沒看到屈悠悠的人,就聽見她的聲音了:「我是真的沒有想到莫總居然這麼被鬼迷心竅了。明明知道江枝只是一個新人,卻讓她負責這麼重要的任務。」

「難道莫總為了一個女人可以不顧公司的安危嗎?」

「這簡直就是偏心!無腦維護江枝那個一事無成的人!」

莫丞州握緊了拳頭,想要上去和屈悠悠理論,卻被江枝拉住,她看著莫丞州搖了搖頭。

辦公室里不少員工都被屈悠悠給說服了,一直說著江枝是個紅顏禍水,說江枝就是禍害公司的罪魁禍首。

還說莫丞州偏心,除了江枝根本就不在乎其他東西。

「這麼一大早不工作是都想幹嘛?」莫丞州和江枝討論過之後才推開辦公室的門,對著這些正在八卦的人一通痛罵。

不少人看到莫丞州之後就慫了,開始假裝工作。

只有剛剛一直在給別人洗腦的屈悠悠看到莫丞州,反倒是叉腰笑了笑,「我當是誰來了,原來是莫總帶著他的私人秘書過來了。」

她還特地在「私人秘書」四個字上咬了重音。

「你跟我來辦公室一趟。」莫丞州看了她一眼,面無表情地離開。

屈悠悠半眯起眼睛,扭著屁股跟著莫丞州離開。

來到莫丞州的辦公室,屈悠悠還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順了順自己的頭髮,「不知道莫總找我過來是有什麼事情,如果不是讓我承接項目,我覺得剩下的事情都可以不說了。」

莫丞州點頭,「就是項目的事情,到時候你、江枝還有另外的幾個人去李然那裡報備,幾個人一起負責。」

屈悠悠挑了挑眉,「我還以為你不會退讓的。」

「沒什麼不可能。」莫丞州眼睛半眯,嘴角的笑容很是微妙,「到時候你們晚上一起討論一下,八點鐘的會議,不要忘了。」

「沒問題。」

屈悠悠踏著高跟鞋離開,和江枝擦肩而過,身上濃濃的敵意讓江枝有些不可思議。

江枝看著她離開后才鬆了口氣,和剛剛那份優雅知性完全不同。

她倒在沙發上,百思不得其解,「你說屈悠悠怎麼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以前多漂亮一個美女,高智商高情商,男人見了沒有不愛的,怎麼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了?」

莫丞州說他也不知道。

「可能是因為我吧……」江枝有些感傷,「以前她很喜歡你的,可能是因為現在的你喜歡我了,她才變成這個樣子。」

莫丞州走過去把江枝摟到懷裡,「你不用愧疚什麼,如果她心地善良,就算找我不喜歡她了,她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下場都是咎由自取。」

下場真的都哦是咎由自取嗎?

江枝不知道,但是現在靠在莫丞州懷裡,她只覺得安全。

晚上的討論會上,江枝落座后陸續來了幾個人。

除了早上剛加入的屈悠悠,還有另外三個人小張、小李、老吳,都是公司的高管,同時也是白天莫丞州發布消息下去。

這次的項目,如果有誰想要負責的,就可以過來報備神情,這次他不會完全安排。

「你就是江秘書吧,早有耳聞。」小張過來和江枝握了握手,「我是小張,負責後勤的。」

江枝皺著眉笑了笑,「原來是張經理。」

兩個人客氣了一會兒,江枝讓他先坐下,等人齊了一起討論討論項目的事情。

「那是,不就是屈總監還沒來嗎?再等等。」小張靠在椅子上,突然若有所思,「我聽說這次和E城阿里集團的合作要拿出我們的機密文件來做籌碼是嗎?」

江枝挑了挑眉,「你這是從哪裡聽說的。」

「聽別人說的,我這不是覺得不太靠譜,才過來問你嗎?」小張笑了笑,眼神有些閃躲。

江枝嘆了口氣,「說實在的我也不太清楚。」

小張看了江枝一會兒,「江秘書不是莫總身邊的紅人嗎?連江秘書都不太清楚?」

「是啊,這次雖然是我來主持這個項目,但是基本上什麼信息莫總都沒有告訴我,我也有些雲里霧裡的。」

江枝沒打算和小張繼續說下去,只是假裝自己也是十分糊塗。

問不出來有效信息,小張自然也就不問了。

等到屈悠悠來了之後,大家也就進入了討論的狀態,商量著到時候和人家阿里集團的合作怎麼談判。

江枝大致觀察了一下今晚在討論會上的幾個人。

那個小張說的最是起勁,而且對阿里集團的了解也要比她們剩下的幾個人要多;小李相對來說比較沉默寡言,但是也提供了很多信息。

剩下的屈悠悠還是和白天的狀態沒什麼區別,動不動就陰陽怪氣地嘲諷別人。

只是那個老吳,是所有人中最老成的,做事也比較穩妥,總是在她們忽略一些細節的時候點出來。

除了這些,其他的倒是沒看出來什麼東西。

「那我們今天就討論到這裡,下次再討論吧。散會。」江枝起身,準備回家,身後的小張跟了上來,說是還有點事情想要問她。

「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還是覺得這次可能有些東西不是很靠譜,難道莫總真的什麼都沒準備?」 只見蜿蜒的白色過道之上,『飛』過了兩輛紅與藍的賽車,朝着不遠處的前方的黑色區域,駛去了……

聽說。很多人,都沒有通過這一關卡,那些人,也是在這一關卡,被嚇的失去了神識,變成了腦死亡的植物人。

「呵呵……小鬼,害怕嗎?」看着那個恐怖的黑紫色漩渦,宛如一隻張開了血盆大口的巨獸,猙獰恐怖,兩個空洞之上,頓時散發着悠悠的暗紫色光芒。

「怕?呵呵……我字典里,根本不存在這個字!」郭曉飛自信滿滿的道。

說實話,說這句話之前,郭曉飛還是甚是恐懼的,他有宇宙(黑暗)恐懼症,眼前這一幕,不禁令他心中,為之不寒而慄。

黑洞扭曲了星際的軌跡,強大的引力吸引著周邊的小型星,無數的行星,都海納百川的納入了黑洞之中,讓其無比巨大!

「看來,我們是死路一條了!」雷破天看着前方的那些被扭曲的星際軌跡,呈不規則的螺旋狀,隨之納入了黑洞中。

「呵呵……你怕了?」郭曉飛反問。他道,「嘁,我不擔心。我聽說,這一個,沒有任何的道具,全憑你的車技,要是車技甚差,或者心怯,下場你也知道……」

是的,郭曉飛知道。

「我相信,我的車技;我也相信,我的膽量。」雷破天自信滿滿的說,「至於你,不要比賽結束后,再訛我一通。雖然我不差錢,但我可不想背你這黑鍋……」

「呵呵……你這個半吊子都相信自己,我這個全能車手,又怎能敗北?放棄吧,你的激將法沒用,這隻會讓我對之更加的充滿探索慾望……」

當他說完那句話之後,感覺有些舒暢了。畢竟,還有這個傢伙與自己聊天,還算不上,自己一個人踽踽獨行。

「喂!」雷破天呼喊一聲,「我可要衝進去了……」

「呵呵……」郭曉飛冷笑一聲,擺了個手勢,就把剩餘所有的核源晶灌輸進了賽車之中,先行沖入了黑紫色的漩渦之中。

「這小子……」雷破天緊隨其後,橙色火焰斑紋的紅色跑車,輪對驟轉,刺耳的摩擦聲,只見車體化作一道光,沖了進去……

黑洞之中,是一個了無星恆的混沌空間,賽車的白色軌道,頓時已然消失不見,「喂,這要人怎麼跑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