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女僕依言,將東西一一擺放在柳扶風與季柚等人的面前之後,很快就離開。

季柚盯著自己旁邊的機器人端著的托盤,托盤裡擺放著一疊紅彤彤的紅蘋果,一個個油光發亮,水分十足……看著就讓人忍不住吞口水。

季柚板起臉,將視線挪開了些,然後,就對上了沈長青的眼,沈長青恰好從一道色澤誘人的甜點上挪開視線,就與季柚撞上了,沈長青舔嘴角的動作一僵,然後,臉倏地紅了。

季柚:「……」

季柚小聲道:「小青啊,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再美好的甜點,是別人家的都不要碰。」

沈長青:「……我沒想吃。」

唾液很不爭氣的流了下來,沈長青的臉,更紅了幾分。

「咳咳……」

「糖衣炮彈!別想麻痹我!我這個人最不容易上當受騙,你信不信你就是給我一噸的蘋果,那我也能倒進垃圾桶。」季柚哼了哼,立馬就對柳扶風道:「柳扶風同學,這些全是你的這個莊園盛產的嗎?」

柳扶風聽到季柚問話,淡漠之色稍稍褪去了些,點頭,道:「嗯,是星球北半球的一個山脈中種植的紅蘋果林結出來的果實,但產量十分稀少,年產量只有1000斤左右。」

「……」季柚道:「所以,我可以把你之前說給我的保護費,改成100噸紅蘋果嗎?」

柳扶風:「……」

季柚嘿嘿一笑,擺手道:「開個玩笑,你說的躍遷點,大概什麼時候可以開啟?」

柳扶風道:「啟動還有5分鐘。」

季柚計算著時間,不出意外,完全可以在明天24點前抵達第一星系納美星,於是,她也不催促了。

儘管美食在前,但季柚沒有動,楚嬌嬌、沈長青、岳棲光……所有人都沒有動,也沒有將之收起來,柳扶風身份特殊,他身上的一切都很神秘,大家對他了解真非常片面與有限。對於他莊園裡面僕從提供的美食,季柚無法確定真正的安全,因此,她絕對不會帶頭去嘗試。

雖然大概率這些物沒有一丁點問題,但是,凡事保險為前提,季柚幾個人互相對視一眼之後,都覺得這裡的所有東西沒法搞懂,大家也就決定不吃。

柳扶風似乎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僕從端來的食物被拒絕,而心生不滿,相反,僕從端過來的所有食物,他也沒有去動過一下。

時間很快轉到5分鐘之後,躍遷點啟動中,所有人重新回到飛船上,穿上了防護裝備,等待著進入躍遷點。

……

男子待還要再開口勸柳扶風,柳扶風站起來,道:「可以出發了。」

男子想說的話,硬生生地被噎了回去。

接著。

柳扶風主動走到艙室最靠邊的一處牆角的位置,緩緩地蹲下來。

男子看著這一幕,嘴角微微一抽:「親王殿下,您……」您要注意一點您的儀態,您可是銀河帝國的皇室成員,是曾經的第一順位繼承人……

是皇室的門面擔當啊。

男子內心的糾結,與臉上的無語凝噎的模樣,柳扶風全都視而不見,他冷淡道:「你退下吧。」

男子:「親王殿下……」

柳扶風輕聲道:「嚴倡,你要離開第八星系,跟我一起進躍遷點?」

男子聞言,只好躬身退下。

很快。

男子下了飛船。

見此,柳扶風臉上沒什麼表情。

季柚、楚嬌嬌……也沒有主動詢問關於莊園、管家、皇室內幕……之類的問題,大家各司其職,表現得十分的穩重與踏實。

因為是私人的小型的躍遷點,開啟一次耗費的能源量十分巨大,大家沒有耽擱,很快,飛船沖了進去。

一陣劇烈的抖動之後,飛船從另外一端出來,這一次躍遷,直接從帝國管轄的第八星系,來到了聯盟管轄的第3星系,季柚他們沒有耽擱時間,馬上從第三星系的躍遷點,轉到了第一星系。

這一路上,並沒有什麼波折,飛船順利停靠在聯盟主星納美星的土地上。

見識過了柳扶風的超豪華、朝優美的星球莊園之後,在面對著納美星上朝現代化的一切,季柚臉上的表情十分的平淡,在這裡,10個學生中,除了柳扶風這個銀河帝國人,只有季柚是第一次來到納美星,其他的8個人,楚嬌嬌、沈長青、岳棲光、岳棲元、盛清顏、路易、蘭斯、於頌,他們的戶口所在地都在納美星,是標準的納美星人。身為聯盟的主星,聯盟的行政、軍事總部星球,這裡的一切都超現代化。

停泊港附近,有一些綠化用的植被,樹木、花叢、流水……但人工痕迹十分明顯,全都是人為製造,與柳扶風的豪華綠色莊園相比,主星上面的這些綠化,倒顯得十分的簡陋。

但季柚等人是沒有心思欣賞這些的,抵達了主星之後,他們還要儘快趕往聯盟第一軍校,前往報到處抱到,超過時間沒有報道的話,就會取消比賽資格了。

大家乘坐者懸浮著,目的地直接設置成第一軍校。

很快。

懸浮車一路疾馳,迅速地帶了是,就是這麼誇ID就了,就迪達拉非常,第一軍校這邊,已經有人等候,很快就迪達拉的,大家沒有說什麼話,就巡視的行動動氣了,按照排名,一個個的前往的了報到處,道了地方,爆出自己的名字,人然後一眼下下自己的名字會後,就些好處你所有的話來,很快。

季柚在簽名處,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就迪達拉了。 一個月後,一行人到達了離落霞之森最近的落霞城。

若是沒有乘坐靈舟,光是飛行的話,她們三個月都飛不到落霞之森。

爆發獸潮的妖獸就是從落霞之森出來的。

它們會襲擊落霞城。

基本上每二十年就會有一次,最長的一次持續了三年。

「哈哈哈!好久不見啊老傢伙!」城門口,早已有人先到了。

「久嗎?不就是一百年?」夜鴻翻了個白眼。

「得,一百年沒見,還是老樣子。」江樊笑罵。

「喲,這次居然是你們先到?」一道清透的女聲響起來。

只聽聲音,就能想見對方是個絕色美人。

果然,半晌后,一名黑衣女子帶著三十來個金丹期的弟子落下來。

端的是冷酷絕美,瀟洒飄逸!

奚淺心底讚嘆不已,這位前輩肯定是名劍修。

這氣勢,唯獨劍修可有。

「就差我神丹門了吧!」一道溫潤的身影緊隨其後。

「得,誰都不差,咱們一起!」江樊笑呵呵道。

「笑得太假!」一身黑衣的秦若顏嫌棄的吐槽。

「辣眼睛!」夜鴻鄙夷道。

「呵呵!」梅蒼雲似笑非笑。

江樊一噎,百年沒見了,這些老傢伙,還是這麼討厭。

「走吧!還等著請吃飯?」夜鴻翻了個白眼。

率先進了落霞城!

「見過四位尊者!」落霞城的城主已經在城門等著了。

這是慣例,每次獸潮,四大宗門都會帶弟子過來,一為歷練,二也是援助。

「不必多禮!」江樊笑道。

「百年不來,落霞城換城主了?」夜鴻嘴巴很快,直接問了出來。

落霞城的城主,也就是才元嬰初期的楚落笑容一頓,復爾又恢復過來「夜鴻尊者說笑了,師尊四十年前就仙逝了。」

說著,楚落的臉色閃過苦澀!

「你看你,說錯話了吧!」江樊就是個笑面虎。

「抱歉!」夜鴻也沒有覺得給一個晚輩道歉有什麼。

「尊者嚴重了,這件事知道的人也不多。」

「嗯,先進去吧!」

「各位尊者請!」楚落在前面帶路,做足了晚輩的姿態。

……

終於,一番折騰后,她們各自安頓下來。

「沒想到那城主年紀輕輕,竟然就接任落霞城四十多年了!」溫仙瑤感嘆。

此刻她和沈新菏都在奚淺的房裡。

「你查看了她的骨齡?」奚淺挑眉。

「……那啥!我不是故意的。」溫仙不好意思的埋下頭,她確實不是故意的。

「那你說說她多少歲了!」沈新菏八卦的湊過來。

「七十六!」

「……那她三十六歲就當了城主?」沈新菏吞了吞口水。

奚淺挑眉,著實厲害啊!

她現在七十六歲是元嬰初期,那麼四十年前,她最多金丹中期。

金丹期的城主,還是落霞城這樣危險的大城。

三人感嘆了一下,就丟開了,畢竟和她們沒關係。

「對了仙瑤,今日那些都是四大宗門的人?」奚淺倒是憑感覺和眼力,認出了他們分屬哪一宗。

但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不錯,他們都是四大宗門密地里的弟子」回答的是沈新菏。

「哦?」奚淺和溫仙瑤豎起耳朵。

「最開始和夜師叔打招呼的那個笑面虎,是逍遙宮的江樊尊者……」

。 現在的陸知辰讓喻言從心底感覺到害怕。

總覺得這次見到他有些地方不一樣了,但是具體是哪裏,她還說不清楚。

這次,陸知辰又是明目張膽的上來,恐怕並帶着什麼好目的。

陸知辰並不介意喻言的狀態,反倒是目光變得非常的不善。

尤其是他的目光一直都坐落在她的肚子上。

難倒是拿不到陸知衍公司的權利,就要對她肚子裏的孩子下手么?

「喻言,你這懷孕幾個月了?肚子看起來怎麼也得有八個多餘了吧!」

陸知辰說話間,就已經到了喻言的身邊,並且伸出了自己的魔爪。

就在陸知辰的手馬上就要落在喻言肚子上的時候,被喻言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並且怒斥道,「陸知辰,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喻言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手上的力氣用的非常的大,以至於陸知辰的手背在剛打下去的時候,就已經紅了。

陸知辰並沒有在意手背上的痛意,反倒是彷彿手臂上沒有知覺一樣,繼續朝着喻言的肚子方向下手。

「我能做什麼?當然是好好關心我的前未婚妻,我的好弟妹了。」

陸知辰一手拉住喻言,強制讓她坐在自己的身邊。

他不過是摸摸肚子而已,用得着害怕的到處亂跑么?

如果不是沈一心,他現在也會有了孩子,說不定已經在享受着有孩子的生活了。

沒想到,不過幾個月的光景,竟然陰差陽錯的錯過了這麼多。

「我勸你,還是不要和我動粗,不然傷了孩子,可就不怪我了。」

喻言聽聞也卻是沒敢在動彈,一臉恐慌的看着陸知辰。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孩子是無辜的。」

陸知辰對他們夫妻的恨意,她很清楚。

畢竟沒有一個男人能夠接受自己的女人給自己帶了那麼大的綠帽子,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這麼久,但是流言蜚語還會存在的。

所以,他現在報復他們,她也能夠理解他。

只是無論陸知辰想要做什麼,她都不會反對,但千萬不要動她的孩子。

這孩子是她最後的期待了,她失去任何東西,都不能夠失去這個孩子。

陸知辰也正是看中了孩子的這一點,才無論如何都要拉着喻言上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