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天莫行前輩,難道這樣,也是你拍賣會的規矩?”卻是辰夜不待柳寒雙繼續糾纏,朝向石臺,笑着說道。

辰夜和紫萱,早已有人稟告過天莫行,因此對於二人,他一直在打探着,打探中,二人的實力,也是叫天莫行爲之心中有所歎服,如此年輕的高手,即便是在四大勢力之中,都算得上出類拔萃,尤其是紫萱!

聽到辰夜這話,天莫行收斂了臉龐上的笑容,淡淡道:“柳公子,這是我天之一族舉辦的拍賣會,還請柳公子請老夫一個面子。”

“不好意思!”

柳寒雙淡淡笑了聲,旋即便是雙手一鬆,靈光分形劍懸浮在了紫萱身前,道:“不管姑娘願不願意交在下這個朋友,此劍,都奉送給姑娘。”

說完,瞪了辰夜一眼,轉身而去。

果真是大手筆,他人慾求而不得的神兵,被他隨意的送人了,不愧是柳之一族的弟子,有氣魄!

“不需要!”

紫萱屈指輕彈,其身前的靈光分形劍居然出一聲低低的哀嗚之聲,旋即,猶若利箭一般,快若閃電的射向柳寒雙。

看似沒有半點殺機,可如果柳寒雙接不下來,那柄長劍,會直接將他洞穿。

而紫萱既然已經出手,自是沒有可能手下留情,因此,即使柳寒雙反應及時,可他現,以他的實力,根本不足以接得下來。

“嗡!”

便在此時,一道身影,幽靈般的出現在柳寒雙面前,一把將那長劍接住,便是冷聲道:“我家公子好心好意,你這女子,未免太心狠手辣了一些吧?”

“武叔叔,不要緊的。”

柳寒雙回過神來,壓下了心中剛剛涌現的恐懼,取過長劍,重新扔了回去:“在下送給了姑娘,就斷然沒有收回的道理。”

紫萱雙眼頓時一寒,望着那長劍掠來,探手在空間中輕輕一握,頓時,神兵品質的靈光分形劍,出一陣不堪負重的聲音來。

衆人再度譁然,這女子,竟然是想毀了這神兵,當真是暴斂天物浪費了啊!而同時,對於紫萱的實力,大家也是震驚莫名,神兵,可不是那麼容易被毀的。

“呵呵,紫萱,既然人家這麼死皮賴臉的要送,咱們就收下了吧!”

在神兵即將碎裂的時候,辰夜閃電般的掠出,隨即又是掠了回來,而那柄靈光分形劍,則是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天地洪荒塔,有着熔鍊天下兵器的能力,這些年來,辰夜算是得到了一些,神兵卻很少,眼下有人送,那就卻之不恭了。

“多謝柳公子了!”辰夜抱拳,呵呵一笑。

“原來姑娘名爲紫萱,呵呵,果然好名字,在下三生有幸,能夠結識姑娘!”柳寒雙衝着紫萱抱了抱拳,而後掃過辰夜時,面色微微一冷,旋即坐了回去。

辰夜也不在意這些,拍賣會過後,如果柳寒雙想要硬來,那就會讓他知道,即便他真的是柳之一族的直系弟子,這個身份,也保不住他的小命。

有過這一段小插曲,場中的氣氛,也是因此而減弱了一些,不過,當下一件拍賣之物出現後,這種冷場,再度被驅除,恢復了之前熱鬧。

不得不說,這次拍賣會所拿出來的物品,的確都是珍品,除卻剛纔的神兵靈光分形劍之後,各式品質很不錯的武技,丹藥,天材地寶等等,幾乎每一樣東西,都是難得一見之物。

這些東西出現,自然也是引起了在場的絕大多數人猶若菜市場買菜一樣,紛紛的出價,直接是讓得這個會場,出現一陣又一陣的熱浪。

他們出的價格,到最後,都達到了天文數字,因此,在這個時候,大多數出價之人,都是衡量着自己所需要的東西,然後拿差不多價值的東西來換。

畢竟,到了一定層次後,金錢的存在,只是一種輔助用處,更多的時候,都是以物換物。

在這樣的交易中,也是讓辰夜大開了眼界,其中很多東西,即便他的豐厚收藏,都是略略的有些心動。

不過也僅是心動而已,這些東西,還沒有達到讓辰夜競價的可能。

如此慢慢的,整場拍賣會,也是快要結束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曾想風光嫁給你 這時,天莫行再度從玉器之中,拿出一樣東西,旋即說道:“這是本次拍賣會的最後第三樣東西,名爲心蓮養魂涎”

“心蓮養魂涎!”

天莫行話未說完,辰夜那臃懶的身子,立即如箭般的立直天莫行手中託着的,乃是一株植物!

這植物,一眼看上去,應該是朵蓮花,但與普通蓮花有所不一樣的,是這蓮花的根部,天莫行手託之處,好似一個人的心臟,在有頻率的顫抖着。

這般輕微的顫抖中,一股獨特的氣息,便是徐徐的散出來,離之最近的貴賓席上衆人,尤其是辰夜,更加清晰的感應到,這股氣息,對魂魄,有着極佳的作用。

心蓮養魂涎,辰夜聽說過!

這種植物提煉出來後的汁液,對於魂魄,有着絕佳的恢復療效,不管魂魄受了多重得傷,心蓮養魂涎,都是可以讓魂魄恢復如故。

在辰夜心中,心蓮養魂涎對他自己的用處,絕對不是它的療效之用,而是,心蓮養魂涎,在某種程度上,魂魄若是吸收了心蓮養魂涎的精華,能夠讓魂魄,有着成長的效果。

所謂魂魄,本命魂魄!

人類,妖獸,與生俱來,便是有着魂魄,靈魂之力的強弱,便是取決魂魄的強和弱,一般來說,世間之人,要想魂魄壯大,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xiūliàn。

隨着武道的精進,魂魄會隨之壯大,因此,實力越強大者,靈魂之力就越強大,便是這個道理。

但凡天材地寶,或許對魂魄的恢復有療效之物,雖不多見,世間也是擁有,可讓魂魄能夠壯大的奇物,那機會是少之又少,一般都只存在於人們的傳說之中。

古帝曾記載過,天地有蓮花,名爲心蓮養魂涎,他在魂變化形層次,突破達到登堂境界時,藉助的,就是心蓮養魂涎的功效。

對於這種蓮花,辰夜心中很明白,天地間都不知道有沒有存在,所以,儘管辰夜一直很渴望得到如此的寶物,讓他魂變層次,達到另外一個境界,從而更加快的去觸摸大成之境界,卻也從來不敢太過的奢望。

萬沒想到,居然這次拍賣會上會出現,以心蓮養魂涎的寶貴,真不知道,天之一族,怎麼捨得將它拿出來拍賣。

任何人服用了心蓮養魂涎,都是會促進魂魄的壯大,而帶來的最直接效果,在魂魄壯大的同時,令得xiūliàn度,都會隨之增長,這對武者來講,比任何的靈丹妙藥都要來的好處多上許多。

畢竟,那些靈丹妙藥只能用上一次,而心蓮養魂涎的作用,卻是一輩子的。

“怎麼,心動了?”看見辰夜蹦直的身體,紫萱輕聲道。

“這心蓮養魂涎,我要定了!”辰夜正容的說道,那目光,分外堅決!

聞言,紫萱略是沉聲道:“想得到,只怕沒那麼容易,你看貴賓席的所有人,看他們的樣子,很明顯,都是衝這最後幾樣拍賣品來的。”

“不礙事,這裏是公平競爭!”

辰夜微微放鬆了一些,古帝殿中所擁有的東西,即便是四大勢力合起來,都不一定能夠與之相比,在拍賣會上,他不懼任何人。

當然,若是在其他地方爭搶,辰夜同樣不懼!

紫萱旋即說道:“我這裏,也有天魔宗歷代所留下的豐厚之物”

“不用的,我這裏的足夠了。”

辰夜笑了聲,旋即目光灼灼的看着石臺那裏的天莫行,此時此刻,貴賓席上的所有人,也全都是這樣的舉動,顯然,都在準備着全力以赴了。

瞧見一衆人的表情,天莫行會心的一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否則的話,無人問津,不僅白白的讓別人知道了自己擁有好東西,又換不來所需要的東西,那就不好了。

儘管天莫行很自信,這世間中,還真沒有多少人,敢搶天之一族的東西。

“還是老規矩,心蓮養魂涎,以物換物,當然,並不是誰拿出來的東西最珍貴,就一定是誰的,一定要符合此物主人的心意,老夫纔會同意換取。”

看着衆人,天莫行笑道。

這東西,竟然不是天之一族的,可即便是這樣,如此珍貴的傢伙,天之一族,難道就拿不出擁有心蓮養魂涎那個人所需要的東西?

看來,這東西的主人,所需要的東西,不但珍貴之極,同樣也非常的偏門,不然的話,這麼好的東西,可捨不得拿出來賣。

武道世界中,增加修爲,能夠輔助xiūliàn,保命的東西,永遠都是最爲珍貴的,而這三樣中,最值得他人珍惜的,自然就是能夠輔助xiūliàn的東西,畢竟,其他東西,都只能用上一次。

“天老,不知心蓮養魂涎的主人,到底需要什麼東西,你先明示一下吧,這樣的話,我們也好有所考量,不然,也是白廢了時間和口水。”柳寒雙揚聲說道。

天莫行點了點頭,道:“很簡單,此物主人,xiūliàn中走火入魔,傷了根本,隨即又與仇家大戰一場,所以體內頑疾難以怯除,他想要的是,能夠補回根本的丹藥一枚。”

“原來是這樣!”

辰夜雙眼頓時亮了一亮,所謂人之根本,那就是生機!

心蓮養魂涎的主人傷了根本,也就是說,他的生機被阻斷,難以爲繼,時間常了,就會有生命的危險,只要讓他生機繼續,所謂頑疾,自然也是藥到病除。

不得不說,這個人也夠強悍的,走火入魔後,都還能與仇**戰一場,並且全身退走,此人的實力,可見強大的很離譜了。

深宮魅影之賢后難當 讓生機繼續,這種丹藥倒的確也不多見,至少辰夜就沒有,不過,他擁有地精之心,只要這人的生機還沒有徹底的斷絕了去,那麼,辰夜都是可以,讓這個人恢復如初。

只是,在衆目睽睽之下,可不能透露出這件事情來,不然的話,就會馬上成爲衆矢之的,大地本源,那可是任何人知道了,都會無比覬覦的。

“辰夜,怎麼了?”見到辰夜的皺眉,紫萱馬上說道:“你別擔心啊,這種丹藥,我有的,你待會盡管出口就是。”

“等會再說!”

倒不用太着急,等其他競價的人,把東西說出來後,再去衡量一下,如果紫萱所擁有的東西,品質比不過的話,那也只能動用地精之心了。

聽到了天莫行的話後,貴賓席上的一些人,立馬就沉默了下去,顯然,要補回生機的丹藥,他們沒有。

柳寒雙仍然是一臉的篤定,左右看了眼一後,淡笑道:“靈霄續命丹,號稱只要還有一口氣,即便半隻腳踏進了閻王殿,服用此丹藥,都是能夠將之救回,相信,這枚丹藥,很符合心蓮養魂涎的主人使用的。”

其餘的一些人,原本也想競爭一二,可聽見這靈霄續命丹之後,便也不在說話了,他們都知道,他們所擁有的丹藥,無法與之相比。

既然是這樣,就沒有必要拿出來,免得被人給惦記上了。

眼見沒有人與之爭搶,柳寒雙笑容越加的濃郁,正待催促着天莫行一錘定音的時候,突然一道淡淡的清脆聲音,徐徐響徹!

“破魔丹,只要生機未曾斷絕,都可以延續。”

“恩?”

柳寒雙順着聲音傳來方向看過去,見到是紫萱在競爭後,那笑容,變得更加柔和了,當即便是說道:“姑娘,你如果需要這心蓮養魂涎的話,在下拍賣下來後送與你便是,就沒必要與在下爭搶了,再說,破魔丹,在下似乎從未聽過”

“那是你孤陋寡聞!”

紫萱手掌輕輕一動,一枚漆黑丹藥出現,而伴隨着此丹藥現出,空間中,頓時有着無比濃郁的生機涌現。

紫萱旋即輕彈,破魔丹化成閃電,掠向天莫行:“前輩可以檢查一下,這丹藥,是否合心意。”

合不合心意,夠沒夠資格,在破魔丹出現的剎那,在場衆人心中,其實就已經有所明白,這樣做,紫萱無非是要甩柳寒雙一個耳光而已。

果然,即使柳寒雙對紫萱,有着無比渴望得到的心,三番兩次在衆目睽睽之下,被後者如此無視,並這樣對待,他的臉色也不好看了。

“原本,姑娘想要,在下絕不會與你爭搶,只是這心蓮養魂涎,姑娘拿到並不是給你自己用,而是給你身邊這個廢物用的,對吧?既然是廢物,那也就沒必要享用了。”

柳寒雙冷然一聲,道:“靈霄續命丹一枚,另外神心丹一枚,前者續命延伸生機,後者培元固本,令那人根基更穩,如此之下,相信會讓那個人更加的心動,天老,你覺得如何?”

滿場再度驚訝了一聲,無論是靈霄續命丹,還是神心丹,那都是極爲罕見的丹藥,常人若得其中一枚,都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上一句,未來之路,勢必會更加的平坦。

以二比一,顯然,柳寒雙的條件更加的好,除非那紫衫女子能夠拿出倆枚破魔丹來,可衆人瞧見她的神色一變就知道,後者並沒有倆枚破魔丹。

щшш▲ttκa n▲c○

“既然是這樣”

天莫行手掌輕揮,破魔丹便是向着紫萱飛掠過去,隨即繼續說道:“心蓮養魂涎的歸屬之人,乃是”

“等等!”

辰夜慢慢的站了起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千金重生:獨寵腹黑冷嬌妻 “等等!”

當衆人瞧見辰夜站起身來,都有些愕然,難道這年輕人身上,還能有什麼,比柳寒雙拿出來的東西更好?

辰夜無視周圍目光,對着天莫行拱了拱手後,說道:“天前輩,小子想單獨與你說上一句話,因爲小子不想被人知道,我所擁有的是什麼,可以嗎?”

“這個?”天莫行頓了一頓。

說實在的,就在紫萱拿出破魔丹的時候,天莫行心中已經屬意了,不提別的,單是這倆人的神祕,以及,與當代龍皇,居然都有很好的關係,並且,還是傳說中,青帝傳人是非常好的朋友,天之一族,都不會怠慢二人,儘管還無法確定,那瘋魔到底是不是。

奈何,柳寒雙拿出來的,以二比一,的確更加的好,這裏是拍賣會,公平之極,天莫行也沒辦法,否則,將落得個不好的名聲,這是無法接受的。

柳寒雙也是微微一怔,旋即冷冷笑道:“小子,想故作玄虛?”

辰夜看着天莫行,再道:“我僅僅只是想與前輩單獨說上一句話而已,或者,是想轉告一句話,並無其他意思,本也不想這樣,實在是,有些人,我信不過!”

“小子,你什麼意思?”柳寒雙頓時怒,這話,明顯指的是他。

“這位公子,我們這裏是拍賣會,既然東西已經拿到了這裏,就不存在任何其他的所謂私交等等,一切,看貨拿物!”沉吟片刻後,天莫行正色說道。

“我知道,所以,我可以在這裏先保證,擁有心蓮養魂涎的主人,他所受得傷,我有百分百的把握將之醫好,並且,一點兒後遺症都沒有。”

辰夜淡淡道:“相信在座的諸位都是行家,所以都清楚,丹藥或許也可以做到,但外物畢竟是外物,或多或少,都會有一點點麻煩,這點麻煩,就會1ang費一些時間,而我的方法,任何1ang費都不會有,效果還會出奇的好。”

“若是有半點虛言和做不到的話,小子甘願承受任何的懲罰。”

說話的同時,辰夜曲指一彈,一縷淡到了極致的能量匹練,朝向天莫行之後,快若閃電般的掠去。

能量匹練之中,夾雜着地精之心的氣息,辰夜相信,心蓮養魂涎的主人,既然生機已經被阻,都bèipò拿出此等之物來交換,那麼,這個人,一定就在這裏。

話音一落,場中諸多之人皆是面色緊了緊,這裏的人,可都不是平常人,自然都很清楚,辰夜剛纔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公子所說的,屬實?”天莫行問道。

還未等辰夜回答,柳寒雙便是陰惻惻的說道:“小子,想裝神弄鬼,滾到一邊去,少在本公子面前像狗一樣的叫喚着。”

“不用多說了,老夫相信這位小兄弟的話,天莫行,請他進來!”

正在這時,一道蒼老之極的聲音,徐徐的傳了出來,光從這聲音中,就讓人聽出,有着極度的虛弱,可即便如此,仍給人強大之感。

這個人,在全盛時期,必定是會聖玄級別的高手!

如此高手,即便是柳寒雙,都不敢隨意的得罪,因此,在聽到這話後,也只能隱忍了下來,不過看向辰夜的目光,越的冷冽了起來。

辰夜此時笑了笑,看了一眼柳寒雙,淡淡道:“柳公子是吧,你今天很囂張。”

“你又能奈我何?”柳寒雙輕蔑的一笑。

不可否認,那紫衫女子很強大,這個年輕人也不錯,不然,也沒辦法坐在這貴賓席上,但是這些,都還不足以讓他們有資格,與自己叫板,在平時,連對話的資格都沒有。

“放心吧柳公子,我會讓你知道,你在這裏的囂張,會讓你痛上一輩子的。”

說完,再不理會這柳寒雙,辰夜縱身一掠,來至天莫行身邊,隨後在他的帶領下,消失在了那扇牆壁之後。

“讓本公子通上一輩子?”

柳寒雙不由獰然一笑,轉而看向紫萱,道:“姑娘,你的這位朋友,說話,真的很有意思,我本不想難爲他的,只是這話說的,呵呵,你如果想救你的朋友,我可以給你這個機會。”

紫萱實在懶得理會柳寒雙,在她心中,他已經是個死人,沒有人,在侮辱了辰夜後,還能活得很好!

翻過牆壁,後面是一個寬敞的客廳,客廳中,坐着一位氣息很是混亂的老人,看樣子,應該就是心蓮養魂涎的主人。

由於生機被阻,這個老人連呼吸都顯得極是困難,坐在那裏,都彷彿隨時要去見閻王似的。

“公子,這是燕山老人”

“見過前輩!”辰夜抱拳道。

“小兄弟就別客氣了。”

那燕山老人擺了擺手,似很勉強才把眼睛張開,然而,如此一個快要死去的老人,眼神中,卻是爆出連天莫行都無法比擬的精光,注視辰夜片刻後,道:“老夫能不能存活下去,就看你的了。”

“爲了得到心蓮養魂涎,我一定會全力爲之。”

辰夜笑了聲,也不多話,來到燕山老人身手,雙掌抵在他背上,說道:“前輩,不管生了什麼,你都不要覺得驚訝。”

“小兄弟放心!”

辰夜點了點頭,旋即心神一動,意識空間中,本命魂魄操控着地精之心,順着辰夜的手掌,閃電般的進入到了燕山老人體內。

浴火王妃 這一剎,在不遠處注視的天莫行固然不知道辰夜到底做了什麼,卻是感應到,一股磅礴,並且無比純正的生機氣息,在這個時候,猶若狂風一般的暴涌了出來。

“難怪年紀輕輕,便是有着這等修爲和實力”

天莫行驚歎着說道,一個人的生機越加濃郁,那也意味着,本身的不凡,可他怎會知道,辰夜有今天,可不全是地精之心的功勞。

當地精之心進入到燕山老人的身體中後,純正的生機,猶若流水般,迅的流淌在他的經脈,骨骼,以及肉身各處。

在如此生機的牽引之下,燕山老人,那隱藏着的本源,也是被緩緩的帶動起來,然後,仿若是飢渴了許久的人,貪婪的吸收着這些生機。

只要等燕山老人的本源吸收了足夠的生機,那麼,他的狀況,就會恢復如故,而這種生機,來自大地本源,所以根本不用擔心,會留下什麼後遺症,這是丹藥所無法比擬的。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約莫半個時辰之後,便是天莫行,都感應到了,燕山老人的狀態,在一點點的恢復着。

“小兄弟,可以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