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天眼給黃色利箭一扯也跟著下去了,這次發生的事太詭異了,天眼在黃色小箭帶動下居然下探到了二百米深度才停了下來。

不過,天眼感覺一陣子扎痛。知道不能再下去了,再下去的話唐春本身就會受到損傷了。而那隻皇氣之箭居然在原地晃悠著好像很興奮似的,而下邊靈氣是越來越濃,已經凝成了毛毛雨霧狀了。

難道下邊還有什麼秘密不成?唐春心裡尋思著收回了天眼。可是那隻皇氣小箭就是不肯回來。唐春怎麼樣都控制不住它。沒辦法了,扎痛再次狠狠傳來,唐春只好先回了天眼。

當然,對於泰冬陽『送給』自己的大禮——皇氣之箭唐春是絕不會就此拋棄的。

因為,唐春漸漸的感覺到了那把皇氣之箭的厲害之處。前段時間在鄭一錢的眼睛里差點跑不出來了,最後還是那把皇氣之箭自個兒從太陽穴中出來扯了天眼一把才把唐春帶了出來。

這說明皇氣之箭就是天眼的核心,是利器。如果能升級的話沒準兒以後可以直接利用天眼進行攻擊。因為,唐春已經試過了,可以用皇氣之箭進行出人意料的攻擊的。

當然,對於皇氣之箭怎麼樣升級唐春可是一點輒都沒有。琢磨著這皇氣之箭既然是泰冬陽吸收了皇家之氣形成的。那很可能可以通過繼續吸收皇家之氣來促使它升級了。

不過這皇家之氣可是很難找到的,那只有皇宮中才有的。比如,跟皇帝極為親密的子女以及兄弟姐妹們身上估計是有皇氣的。比如,虞皇的兒子洛東海身上就有皇氣產生。

正準備想辦法時泰冬陽滋啦一下翅膀一扇居然又回來了。而且,居然把那隻母的雷虎鷹王也給『騙』回來了。

「不錯啊泰冬陽,現在學會騙母鷹了?」唐春譏諷道。

「食色性也,不管你變成了什麼不是都有公母嗎?天地還分為陰陽,更何況咱們芸芸眾生中的一隻小蝦米。」泰冬陽一點不敢到羞恥,說,「而且,陰陽融合更利於練功。

陽氣太盛於身體是不利,陰氣太足也不利。陰陽調和才是練功升級之道。

那些一味的苦練而不懂陰陽之道的人是蠢蛋,最終不小心就走入火魔甚至丟了小命,不值啊。

既能享受魚水之歡又能促進練功,何樂而不為?小子,你太嫩,不懂這個。」還真別說,泰冬陽的理論還真頗合天地陰陽之道。

「泰冬陽,別以為就你懂一些。小爺我懂得比你多得多。」唐春突然冷笑道。

「啥!你比我懂得還要多。小娃娃,老夫幾千年下來的人了,你會懂得比我多。小子,今天不講出個道道來看老夫怎麼樣修理你這狂妄到沒邊的小子了?」泰冬陽那是大怒,瞪著虎眼差點氣炸了肺。

老傢伙,中計了是不是?唐春心裡冷笑一聲,臉上卻是一幅大師之相,說道:「武學之道,陰陽之道也。《易》曰:「一陰一陽之謂道。」又曰:「天地氤氳,萬物化醇,男女構精,萬物化生。」是孤陰不生,獨陽不長,陰陽相合,方能生育。武學之道,惟採取先天真一之氣也。先天之氣,無形無象,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搏之不得,乃自虛無中來者……」 唐春這個文抄公又開始搬出『金丹大道』來忽悠平行空間的泰冬陽了。

哪想到泰冬陽突然身子一震,不久,獃獃的望著天空發愣,幾個小時過去了,老泰居然一點動靜都沒有。而且,虎眼獃獃的,貌似進入了頓悟狀況。

唐春心裡那個後悔莫及啊,本來是想搞亂泰冬陽的心神讓他再次瘋狂下去自己就有機會逃走了。

想不到莫非自己胡扯的東東居然讓泰冬陽悟到了一點修行之道,如果這老小子練成金丹大道那還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哈哈哈,小子,講得好。孤陰不生,獨陽不長,好好。」泰冬陽突然醒轉,伸開那鍋蓋大的鷹爪子一把抓起唐春騰空而去。嚇得母鷹都顫慄了一下。

「泰冬陽,你想幹什麼?」唐春厲聲問道。

「幹什麼,不是你講的嗎?」泰冬陽乾笑不已。

「我講了什麼?」唐春問道。

「孤陰不生,獨陽不長,老子現在就要先試煉一下。好久沒有陰陽結合了。我說這魂神怎麼越來越小了。願來是差了母滴啊。你小子給我滾到下邊好好獃著,待我先享受一番再來收拾你。」唐春差點瞠目結舌了,原來老泰猴急著跟母鷹來上一陣子陰陽結合雙修啊。

「呵呵,你如果就在鳥窩中玩陰陽修鍊的話我勸你趁早收手。不然的話,哼哼……」唐春趕緊裝得一臉淡定哼了起來。

「噢,難道還有別的講究不成?」泰冬陽明顯的一愣,翅膀停了下來在空中懸停著了。倒有點像是阿帕奇直升機一般。

「當然,這陰陽雙修之道最注重地方了。」唐春一臉高人模樣,泰冬陽趕緊落了地,問道,「難道在鳥窩裡不成嗎?那地兒怎麼感覺好像修鍊起來特別的舒服似的?」

「這你就錯了,如果是感覺特別舒服的話反倒助長了人的惰性。你想,一個思想懶散的人會積極進取嗎?一旦惰性上來,那你就光顧著舒服了而忘了練功。那你跟母鷹的雙修之道就變成純粹的色相之道,那跟你去逛窯子有何區別?」唐春說道。自然是想把泰冬陽騙離鳥窩,自己也好去探窩下之秘了。

「嗯,好像還有些道理。按你的說法那就要到極為艱苦的地方去練功才能有利於進步是不是?這個,我們從來如此的。」泰冬陽問道,老傢伙有些急迫了。

「不不不,你又錯了。」唐春搖了搖手指頭。

「又錯了,錯在哪裡?」泰冬陽問道。

「陰陽之道不能到太舒服的地方結合練功,也不能在太艱苦的環境中去。因為,太舒服會讓你失去進取之心。

但是,太艱苦的話又會讓你感覺太苦而失去陽陰結合的樂趣。這就需要掌握一個度,所以,這環境的選擇就相當的重要了。


也就是既不是特別舒服又能讓你不會感覺太苦的適中的地方練功效果更好。既能享受到魚水之歡,又能在享受中不忘了練功突破。」唐春繼續忽悠。

「哈哈哈,不錯不錯,的確有道理。我走了,找地方去啰!」泰冬陽一扇翅膀騰空而起,居然丟下唐春不管了。

「小子,別想著能擺脫老夫。老夫在你身上下得有印記。隨時都能找到你。所以,老老實實給老子活著。到時,有不明白的地方老夫還要再回來找你。去也!」泰冬陽翅膀一扇回了窩裡。

「對了老泰,你那皇氣怎麼回事?」唐春大聲的朝天喊道。

「你小子還說,害得老子好不容易從各個皇宮吸收來的一點皇氣好不容易凝聚成可以進行攻擊的小箭時居然全給你搞得沒了。這筆帳我記著的,下回碰上再算。」泰冬陽憤憤然罵著,不久,唐春看見,兩隻大鷹騰空而去了。

「它娘的,莫名其妙嘛。完蛋了,給這老小子盯上真是麻煩了。」唐春吶吶著,轉爾又是一喜,趕緊吃了一顆元石,爾後到了鳥窩下邊,才發現老泰的鳥窩居然在高達二三千米的峭壁上。這貨只好苦笑了一聲慢慢爬吧。

不久到了鳥窩之地,這貨開始往下挖了起來。當挖到三百米深度時停了下來。爾後天眼打開往下刺探下去。

發現天眼中的皇氣之箭又是唰地一聲鑽了出來,唐春也明白。這泰冬陽這種不曉得什麼境界的經過多年下來才凝聚成的皇氣之箭品質太高了,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

皇氣之箭又往下鑽了進去,把唐春的天眼扯得往下鑽了二百米左右距離之時停了下來。眼前居然有一道神秘的黃色光霧好像磨砂玻璃一樣形成一道霧之膜狀物。

天眼往裡探了探,不過,馬上給光霧給反彈了回來。而皇氣利箭卻是顫慄了一下。

唐春知道,這個應該是一個結界。難道裡面有已死的高手?唐春頓時興趣大增。

這廝馬上收回了天眼,可是皇色小箭不肯回來。唐春也不管它了,開始動手挖了起來,足足又挖了二天才挖了下去。彎月刀都快給唐春挖成鈍刀了。

唐春終於到了那個神秘的光霧地帶,想看清楚裡面根本就是不可能。

而且,唐春發現,光霧周遭的靈氣居然形成一道道水膜狀貼在了光霧周圍。但唐春並沒發現靈脈之類的東西,倒是顯得頗為詭異。唐春感嘆著,就地坐下來開始修鍊周天星辰訣。

如沐春風啊,感覺全身好像跌進了『舒服』作的池子里。全身經絡,穴位都張開了吸收著這純濃的靈氣。

唐春能清楚的感覺到功力在嚓嚓上升著,按這種速度的話估計需要三年才能突破的階位半年就能突破的。

練累了,唐春雙眼獃獃的看著那靈膜狀東西,突然心裡一動。杭嘯天的『大般若轉血術』如果用在這裡改為吞噬這靈膜狀東東不曉得效果怎麼樣?

這傢伙也膽大,說干就干。施展開了此術,嘴張開一吸就把一些靈膜狀物給吸進了肚皮里。感覺並沒什麼**反應,這傢伙膽子更大了。全力放開吸噬了起來,好像喝綠茶一般吸喝了起來。

樂極生悲啊。

正在這傢伙感覺全身飄飄然欲上九天渡劫時身體中突然轟地一聲炸響。頓時,全身血液往外噴去,一下子就給靈膜吸收了進去。

不久,那貼在黃色光霧上的靈膜居然給唐春的鮮血染成了淡淡的紅色。漸漸的這紅色浸入到了黃色光霧之中,連光霧都給染得更黃了,再不久,唐春感覺自己是不是快完蛋了。

因為,他感覺自己身體彷彿在這一刻已經碎成了跳棋珠子大小的碎片給光膜吸收了進去融入了黃色光霧之中。

而一旁的皇氣之箭在劇烈的抖顫了起來,而整個山洞也開始劇烈的震動了起來,好像坐在小木船上一般。

嚓!

皇氣之箭終於顫慄完畢,一把狠狠戳向了光膜。卟哧一聲,光膜給戳穿了。再往裡戳向了黃色光霧,唐春感覺自己全身丹田居然在此刻詭異的騰飛了出去跟皇氣之箭融合在了一起。

刺刺刺…… 也不曉得刺了多久,卟……

黃色光霧給唐春的鮮血染成了金燦燦的黃色,好像面前成了一堵黃金之牆。不過,皇氣之箭終於穿透了黃色光霧,轟地一聲炸響。金黃之霧跟靈膜一起炸開形成塊塊碎片跟唐春的身體融為了一體。

長鯨吸水……

唐春全身沐浴在黃燦燦的光霧之中洗髓著自己,不久,光霧全給唐春吸收進了身體之中。唐春腦中那條彗星狀飄帶翻騰了起來,漸漸的,裡面多了一絲黃金之氣。

唐春睜開了眼,心裡頓時狂喜。因為,唐家的『大伏魔雲天功』已經突破到九段位,而鍊氣方面也到了第七層。

只不過周天星辰訣並沒能多開闢出丹田來,還是處於凝星境初階,不過,已經達到頂峰,就差一點就能突破到凝星境中期了。如果要到中期那需要造出18個外掛丹田才行。只不過這第16到18這三個丹田已經若隱若現,還沒凝實罷了。

抬頭往裡看去,唐春頓時一驚。發現黃色光霧破開后裡面居然有一全身穿著龍袍,頭戴寶石皇冠的威武老者。

老者應該死了,不過,估計身體在這結界之中倒也栩栩如生,就連生前的威儀也能感覺得到。

而皇氣之箭居然圍繞著老者發出輕輕的嗡鳴之聲,不久,皇氣之箭豎在了老者面前還向老者點了點頭,彷彿是在膜拜一般,看得唐春差點震掉了下巴。

不過,唐春感覺到,自己貌似對這老者有種莫名其妙的親切感。彷彿見到了親人一般,這怎麼回事,唐老大在心裡疑惑著這一切。

「唉……少主……終於來了。」一道威嚴霸氣的聲音傳到了唐春耳里。唐春差點暈乎了,老者居然叫自己少主。

「前輩是?」唐春這種事也見過幾次了,所以,倒也不驚。

「曹浩西夜。」老者說道。

「咱們從沒見過面,前輩,你肯定是叫錯了,請叫我唐春就是了,少主這個稱呼我可是不敢當。」唐春趕緊說道。

「唉……你的記憶被封了。因為,你走了。不過,你又回來了。西夜在這裡苦苦等了你二萬年之久。」曹浩西夜嘆了口氣。

「我不明白你在講什麼?」唐春更是給搞糊塗了。

「以後慢慢你就會明白的。」曹浩西夜說道。

「你能告訴我嗎?」唐春問道。


「不能。」曹浩西夜說道。

「為什麼?你既然稱呼我為少主,總要拿出理由是不是?」唐春有些急了。

「每臨大事須靜心,少主,你還是不夠啊。還需要磨礪心性啊。」曹浩西夜說道,「噢,我倒是忘了,你才十六歲。已經不錯了,不錯了。」

「暫時不能告訴你,而且,老夫我已經撐不住了。這一切都得等你自己去探尋去挖掘了。而且,你功力太低,不能說不能說。」曹浩西夜說道。

「為什麼不能說,說了也能讓我早有個準備是不是?」唐春問道。

「那將是害了你,如果你能找到武王蓋世風華的秘密突破到氣通境下一個境界你就可以去找回你失去的東西了。

這個秘密來自遙遠的大東王朝,它在天之邊際。當然,如果沒有圖標指示,你是永遠回不到大東王朝的。

而圖標之一就在武王手中。這一切,等你能查出武王的秘密才能一步步去完成。

而且,這事牽扯很大。廣大的浩月大陸只是一個小角落。天之大還需要大神通者去探尋。

你功力太低,告訴你於你無利。所以,不可說。」曹浩西夜說道,聲音相當的飄渺。

「又是武王,此人好像在牽動著浩月大陸的神經。你知道他的一些秘密嗎?」唐春激動了起來,不過,一想到老者所講的『每臨大事須靜心』這一句后這傢伙馬上吸了口氣又平復了下來。

「我不知道,這一切都需要你去找尋。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我等你這麼久就是為了完成皇靈之體。」曹浩西夜說道。

「皇靈之體,那是什麼東西?」唐春問道。

「皇靈之體不是東西,那是一種霸氣跟豪氣以及上位之氣的融合體,皇者就要擁有霸視天下之豪情。

要擁有能裝得下萬萬個浩月大陸的遼渺胸襟,要有……但是,因為你轉生之後出身於平民家庭。所以,你失去了皇者之氣。

而要成大事,開創一世英業沒有皇者之氣是不成的。所以,你機會重重,現在又重新的融合了一絲皇者之氣。

再加上我在這裡布置的『連環十八重』聚靈陣相助,把這裡的靈脈之氣跟皇者之氣融合在一起讓你吸收了。並且,重新洗髓了你的身體。

所以,你現在已經漸漸的擁有了皇靈之氣。也就是皇氣跟靈脈的結合體。這種身體比單純的皇者之氣更為厚重跟威儀。

而我也是靠這種皇靈之氣才把身體跟魂神保存到了現在。不過,我已經不行了。我只有十分鐘時間了。

此後,我將徹底消失於天地之間。連轉世投胎的機會都失去了。因為,你來得太晚了。如果你能早到一百年,也許我還有一線希望保住一點殘存的魂神。

本來我一直在培養那隻雷虎鷹王。想借它的身體暫時保存下來。不過,我想了想最後放棄了。因為,我也是大東王朝皇室珍貴的族人之一,我寄身於鷹之體那成什麼了?


那只是一隻鳥,我不屑為之。所以,我放棄了。最後倒是給泰冬陽撿了個便宜。不過,你要想辦法收復泰冬陽。它將成為你蓋世的坐騎。

因為,那隻雷虎鷹王已經活了幾百年了。它下一階段就可以進階為一等靈鷹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