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天眼符所化的光幕之上,一陣圖像變幻,最終定格在一個略顯黑暗、光線微弱的地方。

「是誰?」在光幕中,一個渾身包裹在黑氣中的人影出現了,聲音低沉乾澀。竟是一個老者音調。

「你是誰?」許陽心頭一驚,他知道這絕不是天霧華的聲音!

「老夫天族之主,天宇真人!小子,你為何能聯絡上霧華的靈犀符?你和她什麼關係?」那天族之主天宇真人,沉聲逼問道。籠罩在他臉上的黑霧。倏忽散開。

天宇真人的樣貌並不驚人,稀疏的幾根眉毛,小眼睛,塌鼻樑,嘴巴向下抿著,給人一種不苟言笑的印象。然而即便是靈犀符傳來的虛影,許陽等人依舊能從中感受到,那股勃然未發的巔峰世尊之威,就像是一頭蟄伏的蠻荒巨獸!

「天宇真人?天霧華的靈犀符竟然在你的手裡……你把她怎樣了?」許陽反問道。

那天宇真人冷冷道:「小子,你尚未回答我的問題。不過,對於你的身份,老夫卻已經猜出了一二……如此年輕的世尊,你應該就是帝宗之主,許陽!」

「不錯,你待怎樣?」許陽夷然不懼。

「哼哼……」天宇真人陰冷一笑,「許陽,雖然不知道你尋霧華有什麼事情,但老夫已經沒興趣了解了。等著吧,很快荀籍真人就要被我等徹底鎮殺,到時候,就是你們這些帝宗餘孽的末日!」

許陽平靜說道:「抱歉,我不會愚蠢地等待。你也許不知道,我和我的盟友,已經將崑崙仙宗、蓬萊仙宗兩大宗門的秘境掃平!接下來……看來我應該去天族秘境走一遭。」

「你敢!」天宇真人稀疏的眉毛倒豎起來,大聲喝道。

許陽徑直切斷了通訊,光幕瞬間變淡消失。

***

岩族秘境,九星大磨大陣。

「許陽小子,老夫要將你挫骨揚灰!」隔著變淡的光幕,天宇真人驚怒咆哮。

「天宇道友,目前最痛恨許陽的,應該是我這個崑崙宗主吧?」第一顆大星之上,崑崙仙宗之主陸旭真人無奈說道,「許陽是故意激怒你,讓你失去冷靜的判斷,不要上當!」

天宇真人暴怒的神色平復下來,咬牙切齒地說道:「不行,我要派遣天舟長老,返回族內秘境鎮守。」

天舟長老,是天族的唯一一名七劫世尊,擁有強橫無比的實力,目前正在天宇真人身側,協助催動九星大磨。

「我也有此意……我們鬼族秘境,也難保安全。我麾下的鬼亥長老,是否可以回去,對抗許陽?」鬼族之主猶豫了一下說道。

鬼亥長老,是鬼族唯一的一名七劫世尊,地位與天舟長老相當。

「不行!」崑崙仙宗之主陸旭真人大聲說道,「你們這樣的話,就等於是中了許陽的調虎離山之計。天宇真人,相信我,許陽如果要攻打天族秘境,肯定不會提前說出來的!他的目的,就是讓我們派出強者返回宗派鎮守,分薄在岩族秘境之內的力量。」

「調虎離山?」天宇世尊冷笑一聲說道,「陸旭道友,你未免太小心了。許陽即便有著六劫戰力又如何?他調走我們麾下的幾名七劫世尊,又有什麼關係?毫不誇張地說,即便這九星大磨之陣,只剩下了我們九大宗主鎮守,也是固若金湯!許陽不來則已,來了必死無疑!」

這話倒是不錯,九大宗主都是巔峰世尊,八劫戰力,怎麼可能懼怕區區一個許陽。

「陸旭道友,就算這是許陽的計謀,我們也不能等閑視之。你的崑崙仙宗秘境,已經被洗劫過一次,短期內倒是不擔心許陽的再度侵犯。而我們的秘境,還完好無損,其中積蓄了數萬年的寶物,都是宗門前輩傳下來的。萬一被許陽大肆搶劫,叫我還有什麼顏面,去面對聖人老祖?」黃族之主,黃山真人渾厚的聲音說道。

「許陽這一手,是明明白白的陽謀。即便他是出言恫嚇,但要是我們漠然視之,不派遣強者回去坐鎮的話,那麼這虛言恫嚇,就有可能演變成現實!」鬼族之主說道。

九顆大星之上,九大宗主中,竟是有七位宗主,贊成派遣七劫高手返回秘境,鎮守門派!

「如果派出七劫強者,那麼九星大磨鎮殺荀籍的預計時間,恐怕要延長很多啊……」陸旭真人仍是不死心,作最後的努力道,「諸位,這裡才是主戰場!只要我們成功鎮殺了荀籍等人,許陽就算再驕橫,又能翻出什麼大浪?」

「陸旭真人多慮了,派出幾位七劫世尊而已,影響不了鎮殺荀籍的大局!」天族之主天宇真人安慰道,「而且,派出去的這幾個七劫世尊,也應當主動出擊。或許在我們鎮殺荀籍之前,許陽小賊就已經被他們擒下了。」

最終,九大宗主協商決定,每個勢力最少派出兩名六劫世尊,返回宗派秘境坐鎮。另外,天族派出天舟世尊、鬼族派出鬼亥世尊、蓬萊仙宗派出陰鐲世尊,共計三名七劫強者,主動出擊,滅殺許陽。

蓬萊仙宗的秘境雖然被洗劫一空,但依舊派出了七劫強者。按照蓬萊宗主的意思,他的主要目的在於報復,不僅僅是報復許陽,還有劍府與正氣盟等強者。

***

帝宗秘境,主殿之內。

「許陽真人,你真的打算繼續進攻其他秘境?」葉南冠詢問道。

「不……」許陽搖頭說道,「如果我估計不錯,仙盟、蓬萊仙宗以及蠻荒諸族,肯定會派出強者,守護秘境!我的這一舉動,意在分薄岩族秘境中敵方強者的力量。」

許陽頓了頓,向一旁的梁丘露說道:「傳令給外門的情報人員,密切注意岩族秘境中,世尊高手的走向!任何從西漠迷城附近,產生的空間波動,都要詳細稟明。」

梁丘露答應一聲,轉身離開。

許陽站起身來,笑著對葉南冠、孔白兩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兩位道友,請隨我來。我的下一步計劃的重要棋子,此刻就在殿外。」

兩大世尊雖然不解,但還是跟著許陽前行。(未完待續。。) 「看樣子,天霧華已經晉陞了世尊,仙魔之路容不下她,自然就回到了天族。而在天族之中,估計她的日子也不好過……靈犀符都被收走,或許天霧華此刻,正在被軟禁在天族秘境中。」

一瞬間,許陽幾乎想直接動身,前往天族秘境,去把天霧華救出。

但隨即,許陽的理智重新佔據了上風。

「事情並沒有我想的這麼遭。天霧華在天族之中地位特殊,她即便被軟禁,也不會受到加害。而且經過我的那一番挑釁,天族應該會派遣強者返回秘境鎮守,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救援時間!為今之計,還是救出宗主之事最為緊要。」

許陽一邊走出大殿,一邊在腦海中思索著剛剛與天宇真人的短暫交鋒。關於天霧華的事情,他不好和葉南冠等兩人多談。

走出殿外,幾名帝宗玄皇強者,押送著玄力被封禁、身受重傷的陸慕、天霧凇以及陰槐等三名世尊。

「這就是許陽真人所說的三個重要棋子么?」孔白真人問道,「難道,他們願意投靠我們,背叛各自的宗門不成?」

葉南冠真人說道:「這……恐怕不可能吧。」

「哼,許陽!你想利用我們,來救出你家宗主?休想!我等絕不可能,背叛宗門!」陸慕世尊冷聲哼道。

這三位世尊,在各自的宗派,已經是老祖級的人物,自然不可能做出投靠敵營的舉動。而且就算迫於一時壓力投降,他們也絕對不可信任,一有機會就必然再度背叛。

「兩位猜錯了。我的確要用到他們,不過並不需要他們投誠!」許陽冷冷說道,「陸慕。陰槐,天霧凇!你們三個枉為人族,竟然勾結異族,背叛聯盟。我中洲人族,萬千生靈,因為你們的背叛慘遭塗炭。此罪過罄竹難書!今日,我在此以帝宗之主的名義,判決你們三人死罪!」

「什麼?!」

許陽這句話說出,頓時讓所有人一愣。

陸慕等人錯愕異常,按照他們的理解,如果許陽要殺死他們,不會這麼費力地將他們抓回帝宗秘境。許陽既然一開始留了他們的性命,肯定是有所圖謀的。可現在,許陽徑直宣布他們死罪。要將他們三人處死,這無疑出乎他們三人意料之外。

「等一等!許陽,你若是敢殺我們,將來必定死無葬身之地!」陸慕世尊色厲內荏地說道。

「這種毫無實質內容的威脅,你還是收起來吧!」許陽平靜說道,「葉南冠真人,孔白真人,接下來我的計劃。便是我與你們兩位,假扮成這三位世尊的模樣。動身前去岩族秘境!你們,可敢與我同去,一探岩族秘境的虛實?」

許陽說出的計劃,可謂是膽大包天!岩族秘境之中,有著九大宗主,每一個都是八劫巔峰強者!而且就算九大宗主不出手。岩族秘境還有著好幾位七劫世尊,十餘位六劫世尊!這種戰力,僅靠許陽和兩位六劫世尊,怎可能撼動?

「許陽真人,不是老夫膽怯。實在是你說的計劃,有些兒戲!即便我們能變幻出這三人形貌,也不可能瞞過守衛岩族秘境的世尊強者,因為世尊強者鑒別他人的關鍵,是在於靈魂氣息!」孔白真人說道,「想要混入岩族秘境之中,這一計恐怕不行。」

許陽搖頭,胸有成竹地說道:「兩位放心。我既然有此計劃,自然會考慮到這一疏漏。」說話間,許陽運轉鑄魂之術,靈魂氣息變化,竟是與天霧凇世尊漸漸靠攏!

於此同時,許陽控制臉部皮膜,一陣翕動,轉變成天霧凇世尊的臉龐模樣。短短几個呼吸之間,許陽就變成了另一個天霧凇,和委頓在地的那個正牌天霧凇相比,絲毫無二!

「這……果真神奇!居然能改變靈魂氣息,簡直令人嘆為觀止。」葉南冠真人讚歎道,「許陽真人,你是否要將改換靈魂氣息的玄術,傳授給我和孔白道友?這樣的話,我們三人假扮這三個敗類,肯定是天衣無縫啊!」

許陽收回幻化,變回本相,靈魂氣息也恢復如常。他搖頭笑道:「這改換靈魂氣息的秘法,乃是我從瀛洲的一處邊荒之地中學來,蘊含玄天上帝的烙印,無法轉授他人。」

「竟然是玄天上帝傳下來的妙術?」葉南冠嘖嘖稱讚。

「無法轉授……那我們還是無法偽裝成這兩人啊。」孔白真人搖頭說道。

「此事簡單。」許陽笑道,「雖然無法將鑄魂之術傳給你們,但我可以攝出其中兩人的靈魂,封入玉符之中!這一枚玉符,按照鑄魂之術的說法,名叫『鎮魂牌』!鎮魂牌蘊含著封印靈魂的氣息,你們只要將鎮魂牌佩戴起來,然後盡量收攝自身氣息,同樣可以起到以假亂真的效果。」

「攝出靈魂?不行!」陸慕臉上露出了恐懼的神色,「許陽,靈魂離體,我豈能活?」

「本來你們三人就已經是死罪,還討什麼活路?」許陽冷冷說道,同時大手探出,同時覆蓋在陸慕、陰槐世尊兩人的天靈蓋上!

一股股強橫的吸力,從許陽雙掌掌心湧出,陸慕、陰槐兩位強者,臉上的肌肉扭曲,一齊發出了慘呼!能讓六劫世尊,發出這種慘叫聲,足以見得這種抽取靈魂的過程有多麼痛苦,抽取方式是多麼霸道!

一旁的天霧凇,看到這令人無比恐懼的一幕,身軀竟然都有些癱軟。

不多時,啵啵兩聲輕響,許陽雙手猛然抬起,吸力暴涌,兩道略顯虛幻的影子,被他的雙掌吸出。

許陽心念閃動,儲物戒中飛出兩枚玉牌。許陽的心神力量湧出,凌空在玉牌上飛速刻畫,留下一道道玄奧的軌跡,猶如枷鎖一般!

在玉符雕琢完畢之後,許陽雙掌同時推出,兩名六劫世尊的靈魂,分別印上了一枚玉符!那靈魂虛影極速縮小,很快融入了玉符之中。玉符上面的一道道玄奧軌跡,自動扭曲盤結,將兩個靈魂體,牢牢捆縛鎮壓起來。

「呼,大功告成!」虛空之中,漂浮著兩塊鎮魂牌,各自散發著一種靈魂氣息,分別是陸慕世尊,以及陰槐世尊。而在地面上,陸慕、陰槐兩人的肉身已經如爛泥一般軟倒在地。現在兩名六劫世尊,還只是靈魂出竅狀態,並未徹底死亡。但靈魂如果離體太久,就會無法歸位,那時候就是真的死了,肉身也會腐朽。

「葉南冠道友,孔白道友,請各自挑選一塊鎮魂牌。」許陽說道。

葉南冠和孔白兩大六劫世尊,也被許陽這一手嚇的不輕。他們這才意識到,這位新任的帝宗之主,絕非以往荀籍真人那種寬厚長者,而是一個行事果斷,手段狠辣的新銳宗主!

「好,既然許陽真人已經做好了謀划準備,我二人豈能落後?」葉南冠等兩位世尊,各自接過一塊玉牌,仔細端詳。葉南冠選擇的是陸慕的鎮魂牌,而孔白選擇的是陰槐的鎮魂牌。

「許陽……許陽真人!許陽宗主!老夫知錯了,求你不要將我抽取靈魂,煉製鎮魂牌!」天霧凇被這恐怖的一幕嚇壞了,六劫世尊的威嚴,完全拋諸腦後,低聲下氣地向許陽懇求道。

即便是六劫世尊,在面臨死亡威脅,尤其是靈魂都無法歸入陰界的威脅之時,也難免會有這種苟且求活的舉動。不止是世尊,即便是聖人,或是仙人,也難脫這種人性最原始的弱點——懼怕。


仙人高高在上,但如果有遠超仙人力量的存在出現,動念間便可決定仙人生死,那麼那些高傲的仙人,也會伏地求饒。放眼宇內,唯有力量才是真理。


許陽想起了天霧華,微微皺眉說道:「我給你一個機會。把你所知道的,有關仙盟的所有情報,全部說出來!」

天霧凇連一絲猶豫都沒有,開口道:「好,好!許陽宗主,仙盟是崑崙仙宗牽頭,聯絡了我們天族,還有黃族、星辰院等四家,建立起的攻守同盟……」

「這種廢話,就不用多說了,」許陽擺手道,「我來問你。仙盟是什麼時候建立起來的?」

「這……大概一百年前,我們四家就有了初步的盟約,只不過尚未浮出水面而已。」天霧凇說道。

「仙盟背後的仙人,又是什麼來頭,可曾現身過?」許陽繼續問道。

「許陽宗主,以我的地位,怎麼可能見過仙人……不過,我們四家的聖人老祖,都曾經見過仙人的影像,這個絕對做不得假。」

「那麼……仙人下過什麼命令?他暗中操控仙盟,有什麼企圖?」許陽問道。

「仙人的命令,我是絲毫不知。全都是聖人老祖領受仙人諭令之後,轉而命令我們去做事。」天霧凇道。

一旁的孔白真人點頭道:「仙人的層次,距離天霧凇應該很遙遠,兩者不可能直接接觸過。」

許陽默然。以天霧凇的地位,的確無法接觸到仙盟的核心機密。仙盟的核心機密,恐怕只有四大宗主級數的強者,才有可能知道。(未完待續。。) 「那麼換一個問題。天霧華如今在何處?」許陽問道。

天霧凇臉色微微一變,道:「霧華世尊如今就在我天族秘境之內啊。」

「嗯?」許陽道,「休得瞞我,她如今情況如何?」

天霧凇急忙說道:「霧華世尊因為反對天族加入仙盟、背叛人族聯盟的計劃,因此被宗主施加禁制,安置在了她長年閉關的洞府之中。」

許陽心中暗想,如此說來,天霧華短期內應該沒有生命之危,不由稍稍放下心來。


揮了揮手,許陽命梁丘露等人上前,將天霧凇押下去嚴加看守。如今天霧凇受了重傷,更是被許陽下了禁制,只能勉強維持性命,根本就不可能脫困。而帝宗秘境,羽化凡傷勢已經好轉,如今正可以在帝宗秘境內坐鎮,自然不擔心天霧凇這個階下囚。

「兩位道友,近幾日,你們就在帝宗秘境之內準備一番。想要模仿陸慕、陰槐兩人,除了我的鎮魂牌模擬其靈魂氣息之外,他們平素的言語神態,說話方式,都要好生模仿,方能騙過敵人。」許陽開口說道。

「可是……我兩人往常並未見過陸慕和陰槐,對他們的說話方式、言語神態並不熟悉,該怎麼模仿?」葉南冠說道。

「這個簡單……只要投射出一股心神力量,進入鎮魂牌中,就可以直面這兩名世尊的靈魂體。在鎮魂牌內,你們可以盡情觀摩。」許陽說道。

當下,葉南冠和陰槐兩人,便在帝宗秘境駐留下來,每日進入鎮魂牌內,模仿陸慕和陰槐的行為舉止。以求以假亂真。

***

「宗主!有消息了,岩族秘境中,有數股強大的氣息出現,隨即連續出現了高階世尊級數的空間波動!其中,甚至還有三股巔峰世尊級數的氣息。」

帝宗秘境,湖心島宮殿之中。梁丘露從偏殿匆匆進入,稟報許陽。

「巔峰世尊……應該是派出了七劫戰力!好,兩位道友,我們去會一會他們吧?」主殿之內盤坐的三人之中,主座上許陽睜開雙目,微微笑道。

客座上,葉南冠也睜開眼睛,點頭笑道:「不錯,我正想見識一下。到底仙盟與蠻荒諸族,派出了那幾位七劫世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