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大約八尺多長,通體黑色,體表流溢着寒光。

被楊傲取名“傲天刀”。

兩人越戰越激烈,那楊傲每次出刀,必須帶出一片刀光,非常駭人。

而葉楓也差不了多少,每次出劍,劍氣如匹練一般橫空。

他們每次相撞,都會傳出來一聲大響。

只見武臺上到處都是劍氣和刀光,它們相互交織,非常駭人。

而葉楓和楊傲的速度也極快,幾乎只能看見他們的影子。

他們一會碰撞在一起,一會又互相分開。

見大戰這麼精彩,大家看的如癡如醉。

只見有人說道:“這兩人好厲害,很難想象他們都才二十歲出頭的樣子。”

“可不是嘛,我在他們這個年紀,還不如他們百分之一厲害。”

“不愧是年輕俊傑,令我等難望其項背。”

在大家議論的時候,李雲三個也看的津津有味。

這樣的年輕人的精彩大戰,可不是說看就能看見的。

李雲不得不承認,這兩人真的很突出。

難怪被人稱爲年輕一代中的翹楚。 這時,李小嵐開口說道:“李雲,你說他們兩個誰會贏?”

“他們兩人的實力旗鼓相當,結果沒有出來之前,很難猜出誰輸誰贏。”

李雲心裏皺了下眉頭。

這主要是楊傲兩人的實力太相近了,幾乎不相上下。

李雲猜測,他們最後比拼的估計是毅力。

誰的毅力強,誰就會取得勝利。

要李雲說他們兩個誰的毅力強,李雲也說不準。

畢竟李雲才見過他們兩次而已,他們誰更有毅力,這從哪去知道?

“老大說的不錯,這兩人的實力差不多,現在根本無法說定誰輸輸贏。”

李子規說道。

“說的也是。”

李小嵐點點頭。

就在他們說話時,葉楓突然動大招了。

戰鬥了這麼久,他終究是忍不住動大招了。

只見他舉劍而立,劍氣在劍端快速凝聚,不一會劍尖上就多出一團白光。

“劍氣動八方!”

葉楓大喝一聲,一劍出,劍氣萬道,縱橫天上地下。

只見武臺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劍氣,極其駭人。

大家臉上忍不住露出駭然之色,不少人驚叫出來。

紅袖傾天虞美人 ,劍氣動八方,果然名不虛傳。”

“傳聞葉家的八大絕招都是八百年前流傳下來的,非常厲害,每一大絕招都可以移山填海,是這世上頂尖的武技。”

“可不是嗎?劍氣動八方,臨危觀滄海等等等等,這些都是大名鼎鼎的武技。”

見到這招劍氣動八方,連李雲也微微動容。

如大家所言,這招非常厲害。

每一道劍氣都很強,足以輕易的裂開堅石。

而這裏有不知道多少道劍氣,將整個武臺都籠罩了。

說實話,如果他換到楊傲的位置上,可能只能同時動用水龍吟和炎龍咆哮才能抗衡這招劍氣動八方。

不知楊傲會出什麼絕招來抗衡這招。

李雲心裏蠻期待的。

武臺上。

劍氣縱橫。

密密麻麻的劍氣籠罩全臺,而楊傲被劍氣包圍,所有劍氣都殺向了他。

在這種危局之下,如果換成另一個人,恐怕早已嚇的心驚膽顫,不知所措了。

但是,楊傲不同,只見他依然傲然挺立,手握傲天刀,不見絲毫慌張。

“不滅金鐘罩!”

當所有劍氣臨近身邊的時候,楊傲才大喝一聲,身上爆發出一股金光。

霎時之間。

金光向外擴張,變成金鐘的模樣,將楊傲整個人罩在裏面。

從外面看去。

一個偌大的金鐘將楊傲罩住,金光閃閃,流露出不凡的氣息。

鏘鏘鏘….

萬道劍氣一道接一道印在金鐘上,發出一陣陣洪亮的金屬顫音。

無法破開金鐘的防禦。

衆人見狀,瞪大了雙眼,都非常吃驚。

有人忍不住驚呼道:“不滅金鐘罩,竟然是不滅金鐘罩!”

“這可是楊家的六大絕招之一,絲毫不輸於葉家的八大絕招,每一招都可以移山填海,非常厲害。”

“我聽說這不滅金鐘罩是楊家六大絕招中比較難煉成的,楊家年輕一代中會這招的人如鳳毛麟角,沒有想到這個楊傲竟然學會了,不愧是武學天賦極高的俊傑。”

“不滅金鐘罩在所有防禦型的武技中都是非常出名的,想要打破它的防禦難上加難,雖然葉楓的劍氣動八方也很厲害,但是隻怕也破不了不滅金鐘罩。”

“此話有道理,除非葉楓還有其它厲害的絕招,否則破不了楊傲的這招。”


衆人議論的時候。

李雲在底下也有點吃驚。


他沒想到楊傲還會這麼厲害的防禦武技。

首席惡魔的律師妻

“這招不滅金鐘罩,楊家的年輕一代很少有人會,沒想到楊傲竟然會這招。”

見楊傲用出不滅金鐘罩,李子規同樣有點吃驚。


它在楊家待了這麼久,對於楊家的絕招如數家珍。

自然知道這招不滅金鐘罩。

整個楊家的年輕人會這招的人寥寥無幾,連楊雲兒都沒有學會。

“你們看,葉楓的劍氣動八方到底還是破不了這招不滅金鐘罩。”

這時,李小嵐的聲音傳來。

李雲與李子規擡頭看去。

果然如此!

無數道劍氣先後擊在不滅金鐘罩上。

不滅金鐘罩沒有任何反應,如泰山一般,不動如山。

唯有最後一次凌厲的劍氣攻擊,才使它動搖了幾下,鐘身上出現一圈又一圈的,像是漣漪般的能量波紋。


然後,不滅金鐘罩就停下來不動了。

這不滅金鐘罩果然厲害,即便是我出手,也很難破開它的防禦。

不知道葉楓會怎麼辦?

想到這裏,李雲一瞬不瞬的看着葉楓,想知道他怎麼破開不滅金鐘罩。

武臺上。

見楊傲用出這招不滅金鐘罩,葉楓早已變了臉色。

他緊緊地盯着楊傲,神色凝重,只見他開口說道:“楊傲,沒想到你居然學會了這招不滅金鐘罩,真是令我感到意外。”


“葉楓,你既然知道這招的厲害,就應該知道你贏不了我楊傲,趕緊認輸了,免得耽誤我的時間。”

楊傲說道。

“哼!想讓我認輸,怎麼可能!”

葉楓冷哼一聲,說道:“你會不滅金鐘罩又如何?難道我葉楓還破不開你這龜殼?”

“笑話!就憑你?再讓你回去練十年,你也破不了我的不滅金鐘罩。”

楊傲不屑的笑了笑。

“哈哈,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你以爲你楊家的不滅金鐘罩是天下第一的防禦武技嗎?還是你以爲別人就破不開你的不滅金鐘罩?”

葉楓冷笑一聲,說道。

“我楊家的不滅金鐘罩雖不是天下第一防禦武技,但也可以排進天下的前十名,區區一個你,又如何破開它?”

楊傲看着他,蔑視的笑了笑。

“那我葉楓今天就破開你的不滅金鐘罩,讓你看看。”

葉楓說着,眼中閃過一絲冷厲。

“好!我楊傲不動,任由你出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