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大屏幕閃現的是局部態勢圖。

高清的,是禿鷲無人機從空中俯視拍攝的圖像資料。

電子顯示屏顯示:15個敵人成箭頭隊形朝北行走。他們穿着清一色的黑色作戰服,手裏拿着美械的單兵裝備。

敵人的動作很謹慎,每走一段距離,都會確定周圍是否安全?看他們鬼鬼祟祟的樣子,就感到十分可笑。

因爲顯示屏上的影像是直面的,不僅僅能看見敵人,而且能看見兩側的7308隊員。

敵人在中間行走,7308兩個小組在兩翼運動。中間隔着茂密的樹林和灌木。這種實況錄像,從空中拍攝的影像資料,相信任何人看了,都覺得非常有意思。 847 下達決心

847:下達決心

天目湖側,西陽崗的大帳篷內,狐狸柳葉刀李大牛幾個兵看着電子顯示屏急不可耐。

“頭兒,時間成熟了,該收網了!”

“大隊長,此時不打,何時打?”

“是時候了,揍他個狗日的!”

這是一羣年輕的士兵,年輕的特種兵,當看見敵人就在眼前時,恨不得插上一雙翅膀,飛到戰場幹掉敵人。

這次行動。我把隊伍分成三個小組。派兩個小組迎接敵人,另外一個小組留在西陽崗,隨時應付突發的情況。

聽着戰友們的呼喊,我紋絲不動。我在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辦?

黑蜂是假的。

目前,三股敵人暴露了兩股,一股被殲滅,另一股即將被我們殲滅。

思考的時候,軍區打來電話,電話那頭是個稚嫩的接線員,他說:“我們的司令員要求跟你們的大隊長通電話。”

孟鎮南這個時候打來電話,分明是有重要事情發生。

“老鬼老鬼,你那邊情況怎麼樣?”

孟鎮南的語氣很急切,他在電話那邊重重地問道。

我說:“再給我三十分鐘,三十分鐘好嗎?我們已經包圍敵人了!”

“怎麼那麼慢?三十分鐘?要這麼長的時間嗎?我以老兵的名義命令你,迅速結束這次戰鬥,有問題嗎?”

我想了想,說道:“沒有問題,但是,我想檢驗一下部隊的戰鬥力,想打一場地面戰!”

“都什麼時候了,還打地面戰?餵我想問問你,你們到底還是不是7308?用武直10吧?空中打擊,地面清理。”

我擦擦臉上的汗水,無奈地答:“是!堅決服從命令!”

孟鎮南在那邊喊:“你不要那麼含含糊糊好嗎?拖拖拉拉,可不是你的作風!老鬼,不是我說你,敵人的陰謀我們還沒有破解,第三股敵人在哪裏,我們無從知道。既然包圍了第二股敵人,應該迅速順利解決它,把精力投送到新任務上。我很着急啊!真正的黑蜂到底佈下多大個局,我一點都不知道。”

我心裏一沉,知道最大的麻煩終於來臨。現在連司令員都不知道第三股敵人在哪裏動手,接下來該如何破解呢?

根據孟鎮南將軍的指示,我下達了這樣的命令。

“直升機準備彈藥,五分鐘後起飛,轟炸敵人,給我狠狠的打,把他們轟的片甲不留!”

帳篷裏的幾個兵看着我這樣吼,都驚呆了,一個個站着不動。

還是柳葉刀機靈,最先反應過來,他跑到我身邊問:“頭兒,你不給弟兄們一個機會?”

我冷冷地問:“什麼機會?”

柳葉刀攤開雙手解釋:“頭兒您忘記了,這夥敵人殺死我們多少人?不提邊防連的那些兵,就拿我們隊裏來說,犧牲了那麼多的老兵。不親手殺死敵人,這對我們公平嗎?”

我紅着眼盯住柳葉刀。咆哮道:“不找到其它的敵人,對我們更不公平!我們是軍人,不是綠林好漢,我們打的是戰爭,不是報仇雪恨的私人行爲。我們打仗不是爲了發泄心中的怒火,而是爲捍衛國家的尊嚴與安全。你就那麼把握,打地面戰的時候,我們沒有一絲一毫的損失?我告訴你,我是7308的頭,是這場戰役的負責人,我有責任把損失降低到最低限度,甚至零傷亡!明白嗎?士兵”

“明白!首長!堅決服從命令!”

柳葉刀看見我發怒了,嚇得臉色發白,朝我敬了一個軍禮,立刻溜走了。

五分鐘之後,兩架直升機飛抵指定位置,在黃土坡的引導下,對敵人發動兇猛的攻擊。

地毯式轟炸!

兩架直升機在空中發出幾百枚火箭彈。

那是一種怎樣的場景?

簡直是人間煉獄!

直升機在空中懸停,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火箭巢瘋狂地轉動着,發出一枚枚紅色的彈體。

火箭彈冒着刺眼的白光,呼嘯而出,在空中拖出一條條白色的光線,朝敵人逃竄的地方砸去。

轟隆隆!

天崩地裂!

一排排松樹在劇烈的爆炸聲中嘩啦啦倒下,冒出一股股黑煙。

隨即,黑煙被沖天的火光代替。

在科學技術面前,那些古老的叢林還是太無力了,才幾十發火箭彈,敵人逃跑的地方就被熾烈的火焰,猛烈的爆炸所籠罩。

樹林裏到處飛着撲面而來的彈片。那些黑黑的彈片帶着火光,像流星一樣穿過。所過之處,樹林倒下,樹葉燃成灰燼。幾個奔跑的敵人躲閃不及,在烈焰中奔跑着,跳躍着,發出淒厲的喊叫

在直升機面前,所有的躲閃都是無用的。

無論敵人怎麼奔跑,怎麼隱蔽,都被席捲而來的滾燙的鋼鐵割成碎片。

武裝直升機真不愧是戰場收割機,不到十分鐘,將敵人隱藏的敵人夷爲平地。戰鬥結束後,直升機撤出戰場,留下幾百平方米的焦土讓兩支7308小隊搜索。

搜索的結果可想而知,什麼也沒得到。什麼也沒留下。除了十幾具燒焦的屍骨,幾乎沒有什麼有用的線索。

帳篷內,我們七八個兵呆呆的看着大屏幕。

儘管對這個場景有充足的預計,可親眼目睹敵人被炸死的慘狀,心中還是有些嘆息。

直升機分隊在空中呼叫,請求返航。

“回來吧?順便搜索周圍的山林!”

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明白!”

直升機飛回之後,黃土坡過來彙報。

“頭兒,15名敵人全部被炸死。”

我看了看黃土坡,說:“哦,知道了。”

黃土坡垂着頭,快步走出帳篷。走到門口,我朝他說道:“別急,還有機會的。”

黃土坡站住,不自然的笑了一下,說道:“沒事,首長,反正敵人被我們全部消滅,我們打了一個勝仗。”

這回輪到我不自然了。我說:“好的,回去休息吧?”

第二股敵人被殲滅的消息很快飛到阿拉古山一連。孟鎮南得到消息後,隨即發佈命令。

“叫老鬼過來!有重要事情商量!”

接到命令的時候,我就知道孟鎮南將軍心裏想着什麼。他還是不放心啊!

他在擔心其它的殘敵。

而這些敵人又在哪裏呢? 848 精忠報國

848:精忠報國

直升機飛到阿拉古山頂時。.pb.深山老林的邊防部隊已經在撤回的路上了。

根據程楓留下的情報,只有兩股敵人在邊境地區滯留。現在這兩股敵人被消滅了,就不用大費周章再在這裏折騰的天翻地覆。畢竟,維護邊境地區的穩定,是每一個人的心願。

直升機在一連營區門口的操場上降落,颳起漫天灰塵。

我和柳葉刀狐狸幾個特種兵跳下飛機,成戰術隊形朝營區走去。一個兵飛奔而來,像只小鳥撲向我們。

“首長,司令員在後山等你!”

士兵說完,又迅速飛走了。跑到營區門口站崗放哨,站得筆挺筆挺的。一看就是優秀的戰士。

這是一連的兵。小胸脯挺的這麼高,像是對我們示威。

我對狐狸幾個兵說:“原地警戒,我去後山一下。”

“是!頭兒!”

去了後山。

後山鬱鬱蔥蔥,修建了一條水泥地,把所有的烈士墓串聯到一起。周圍種上了菊花,還有松柏。

如此的情景,看上去更像一個正規的墓園。

兩個身穿禮服的士兵手握鋼槍站在墓羣前面,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站在我父親的墓前自言自語。

“這種戰術我太熟悉了,我懷疑他沒死,老艾,他一直是我們的對手。國除了他,還有誰能使用這麼精湛的心理戰法?老艾,你對他最熟悉了!告訴我,是他嗎?”

“我一直懷疑這件事,爲什麼每件事情都指向阿拉古山?指向我們的特種兵?除了30年前的那場糾葛,還有誰耿耿於懷?黑蜂是他的兒子,當時,黑蜂剛剛出生。他們兩個幾乎沒打上照面,戰爭就發生了!黑蜂的特種戰術跟他的作風如出一轍,特別是這次的戰鬥。跟他原來的戰法一模一樣!”

“三四十年了!還有誰能這樣做?能做到這種的極致….除了他,還有誰?我想,不管他如何狡猾,我們終歸會抓住他。並且,這次他策劃的陰謀也不能得逞。相信我老艾!我們一定會笑到最後!幾十年前的那場戰爭,他們失敗了!這次他照樣會失敗!”

“勝利一定屬於我們!”

我站在一棵松樹下,聽着孟鎮南話,有些恍惚。

沒有證據表明,孟鎮南跟幾十年前的那場戰爭有關係。這是我原來的看法。

因爲,孟鎮南一直表現的很鎮定。

我父親的遺骸找到的時候,安葬的時候,孟鎮南將軍只是作爲嘉賓出席。沒看見他有其它的動作,也未見過他有特殊的表情。並且周政委在世的時候也沒提過他。

還有,樑司令員也從來沒說過孟鎮南跟我父親是戰友。現在陡然看見這一幕,聽到這些話,讓我頓時傻了。

原來,原來他們也是戰友啊!

也就是說,孟鎮南也經歷過那場殘酷的邊境戰爭。

可疑問也來了。爲什麼孟鎮南隱藏的如此之深,隱藏的滴水不漏。從來沒聽人提過他參加過那次戰爭。

我也是太傻了。以孟鎮南將軍的年齡,以他的職位和軍中的經歷,應該跟那場戰爭有關。

或許,他發現了什麼祕密?

我的腦子裏轟隆隆的響着,想起各種困惑的問題。大多跟黑蜂,跟父親,跟三十多年前的那場戰爭有關。

我的思緒很簡單,把三十年前的那場戰爭跟現在對接。

戰爭的硝煙沒有散盡,戰爭的煙雲仍然籠罩在軍人的頭上。

忘戰必危!時時刻刻想着打仗,這是軍人的職責!

無論何時何地,軍人的信條中,應該是打仗,打勝仗。

否則,迷戀於鶯歌燕舞、和平年代的舒坦日子,軍人身上的血性終究會退去,對我們的民族將會是很大的傷害。

我在思考的時候,孟鎮南突然走到我跟前。

望着我迷茫的雙眼,孟鎮南將軍用手在我眼前晃着。

一雙蒲扇般的大手在我眼睛前面來回晃。

“老鬼,你怎麼了?”

我楞了一下,終於醒了。答:“沒沒什麼?”

“我想問一下,你認識我父親嗎?”我望着孟鎮南不滿血絲的雙眼說道。

將軍搖搖頭,很淡定的答:“不認識。”

我怔怔地說:“可你站在我父親的碑前。”

將軍爽朗地說道:“你父親是個英雄!作爲軍人,尊敬他,崇拜他,拜祭他,有什麼不對嗎?”

我低下頭說:“沒,我不是這個意思。”

孟鎮南很快把話題轉移開。

“程楓走了,你認爲,他去幹什麼了?”

我想了想,答:“應該去了那邊!”

“他不怕暴露嗎?”

“他已經志在必得了!”

“爲什麼?”

“如果敵人全部被我們殲滅,那麼就掩護了他的行動。”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粉碎了敵人的陰謀,程楓的安全就會得到保證!這個程楓,他本來可以功成名就的,可以重新回到部隊的。可他放棄了這個機會。”

“他是一個真正的軍人。是我們中間的楷模!”

“精忠報國,忍辱負重。真是難以想象!這次幸虧有了他!”

“首長,你叫我來這裏,不是專門談他吧?”

“我想找你談談,敵人到底有什麼陰謀?”

“肯定是聲東擊西!”

“你的意思是說,這邊的兩股敵人,是爲了掩護其它的敵人!”

我想了想,說道:“是!這是黑蜂一貫的作風!既然黑蜂沒有死,那麼他會把這種戰術繼續下去。”

當天就留在阿拉古山。跟孟鎮南將軍在指揮所研究敵人。

13號地區,公主嶺,這兩個地方是黑蜂的滲透路線,已經被我們掌握。

爲了防止敵人繼續滲透,軍區派遣了精銳的兵力埋伏在附近。一旦發現敵人,就地予以殲滅。

但黑蜂不可能這麼傻,在暴露的路線派遣兵力過來。

這就給我們的下一步計劃帶來麻煩。

剩餘的殘敵在哪裏呢?他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真是一頭霧水!

傍晚5點,段喬山突然打來電話。

接線員直接把話筒給我,說有人找。

接通電話,段喬山焦急的話語就傳了過來。

“好難打啊!首長,我打了近一個小時纔打過來,你們那邊一直佔線!” 849:迷霧重重

我回應道:“有事嗎?”

“有!”段喬山喊。

我望了望孟鎮南司令員,拿着話筒說:“你可以給司令員彙報!”

誰知段喬山不買賬,直直地說:“我就找你。就找你!我跟你說,那個—-那個周嫺失蹤了。帶了十幾個人走了!”

“什麼?周嫺失蹤了?查啊!趕緊查!”我慌了!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阿拉古山前線的戰鬥打的如火如荼。敵人或許會在後方突然動手。

後方的敵人已經被我們全部控制住。即使有少數幾個沒有抓捕,那也是任務需要。留着做誘餌,放長線釣大魚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