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大小姐,大小姐——”門口的一個侍衛衝忙的跑了進來,看見鳳知雅,這才緩了一口氣,現在府裏面都由小姐做主,小姐在,那事情就有轉機了。

“什麼事?”鳳知雅瞧着一臉汗漬的侍衛,淡然問道。

“聽說……”侍衛立刻跪倒在地上:“聽說丞相大人被皇上扣在了皇宮裏,現在宮裏面來人,請小姐跟夫人進宮。”

“扣留?” 重生之盛寵嫡妃 鳳知雅擰了擰眉,清淡的面孔沒有任何變化。 冷王獨愛:嬌柔小師姐 “哪裏來的消息?”揮了揮手,示意他起來。

“回小姐,丞相府宮裏面有人。”侍衛這才緩了口氣,站直了身子。“現在公公已經在大廳等候了。”

棄婚媽咪:天才兒子小小媽 鳳知雅心中冷嘆,估計又是些暗中爭鬥,自己的爹卻成了其中一顆棋子。但是,既然認準了這個家,她就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一個人受傷。

“管家,你跟我走。”鳳知雅朝大廳走去,管家連忙跟了上來。

剛走過花園,就傳來了喧鬧,像是女人的哭泣聲。

鳳知雅腳步一頓,轉身問:“什麼事?”

“回小姐的話,是二夫人吵着要進宮去見丞相。”一個侍衛低頭回答道。

“胡鬧!”鳳知雅小手冷漠一揮,這時候能少一個人進宮就多一份安全。清冷的小臉蛋上一片肅殺。“把她攔住!要是我在宮裏面見到二夫人,你們提頭來見我。”

小小的身軀迸發難以言語的霸氣,身後的侍衛立刻單膝跪地。“是,小姐。”

鳳知雅等人走進大廳內,就看見一個着青衫,手執拂塵的太監。他皮膚白晰,身材不高,臉上布着皺紋,看起來約五六十歲。身後還站着幾個宮裏的侍衛。

“他是皇上身邊的公公,叫裴公公。”管家悄聲對鳳知雅道。

鳳知雅打量着太監幾眼,跟小說中的公公一樣,一副曲意逢迎的模樣。

“公公,這便是我們的三小姐。”管家走上前爲裴公公與鳳知雅介紹道。

裴公公點了點頭,雙手拉開聖旨,尖細的聲音正要響起,但卻被鳳知雅打斷了他的話。

“裴公公,既然本小姐已經知道事情了,那我們就進宮吧,別爲了讀聖旨耽誤時間了。”鳳知雅聲音淡淡的,不見任何一點起伏。

裴公公挑了挑眉。其他人跪在地上也着急,這根本就不符合規矩。雖說小姐一向傲然,目空一切,但這種事情不是耍個性的時候。

鳳知雅嬌小的個子站在原地,冷漠的回頭。“你不走嗎?”

管家一看冷汗都從後背上溢出了,趕緊在裴公公耳邊說了幾句話。裴公公才面色不悅的揮揮手。“那現在就走吧。”

------題外話------

下一章寫的是宮鬥,咱真的努力了,要是宮鬥沒寫好,大家要諒解,咱不擅長寫皇宮中的鬥爭,~(_ 015 “寡婦難嫁”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一年一度的皇宮盛宴,宮內張燈結綵,各路官員攜帶家眷,各個衣着光鮮,笑容滿面而來。舒硎尜殘

在差不多所有的車輛都快進了皇宮時,一頂精緻的轎子停在了南門口。

“鳳小姐到了。”裴公公手上的拂塵一揮,轉身朝着鳳知雅說道。

兩名丫環上前將轎簾掀開,一道身影便探出身,鳳知雅走出了轎子,只見她只是梳了一個簡單的髻,身穿淡黃色的裙衫,整一張面孔淡淡的,沒有什麼神情。裙衫垂落在地上,卻與衆不同的飄逸。

宮門外的侍衛一見是裴公公,想着來人肯定是有來頭的,趕忙恭敬的鞠躬。

鳳知雅卻只是淡淡的問了一句:“我爹呢?”

“丞相大人跟皇上在御花園飲茶呢,奴才帶你過去吧。”

鳳知雅點了點頭,想必在皇宮裏皇上也不敢明着對爹怎麼樣,微微放下了心。“那就請公公帶路。”

此時御花園中一片熱鬧,正中軒轅帝軒轅浩明正襟危坐,一襲繡飛龍的錦袍顯得格外的器宇軒昂。坐在對面的正是丞相鳳皓,眉似利劍,風度翩翩,神色卻略微僵硬。

衣着光鮮的官員坐到左右兩邊,因爲是宴會無需拘禮。品酒賞月,互攀交情,場面甚爲熱鬧。

鳳知雅眼神從鳳皓身上一掃,嘴脣一勾。果然,不出意外父親確實被控制住了。當下沒說話,安靜的坐下,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以靜制動。

“太后到,離王到!”

尖銳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原本熱鬧的場面瞬間安靜。

鳳知雅側過頭去,只見一位端莊華貴的女子走來。面色和藹,一襲素衣錦袍,甚是高貴,想必是太后。

鳳知雅收回目光,那是不是像電視劇裏,看上去越和藹的人卻越有毒呢。

忽然間周圍響起了一些官員子女的倒吸聲。身後一抹藍色的身影出現在衆人的眼底,軒轅淵深藍色的蟒袍加身,妖豔的面容格外奪目,舉手頓足間勾魄人心。

鳳知雅暗自好笑,這個男人到哪裏都是妖孽。

宴會正式開始。

軒轅浩明微笑的轉身問太后:“母后對於今天的宴會有什麼看法?”

皇太后笑容可掬的朝着軒轅浩明說,眼睛卻閃過精光。“皇上,外面傳言鳳丞相之女以劍舞聞名,七言詩也格外出色,哀家今天到想要藉此見識一番。”

“是聽說有這麼件事情。”軒轅浩明表情柔和的迴應着。“這雅公主的才藝也出衆,不如讓兩人現場比試一番,助助興如何?”

“臣覺得這個主意甚好。”軒轅淵妖孽一笑,手上的酒杯一揚,一飲而盡。

鳳知雅抿脣喝茶,脣角冷意微濃,擺明了是想要找自己的麻煩。但那隻狐狸居然還跟着看戲,還真是無聊。

鳳知雅轉身站起身來,行了個禮:“民女是鳳府鳳知雅,祝太后皇上身體健康。”

“雅雅祝父皇太后身體安康。”一個女子緩緩站起身來,一襲橙紅紗裙落地,雅緻的玉顏上畫着清淡梅花妝,便是軒轅雅。

軒轅雅朝着鳳知雅淺淺一笑,便彎了彎腰,優雅的笑容中卻暗藏凌冽。

鳳知雅暗自側過眼簾,她什麼時候又得罪這位公主了。

“雅雅特地準備了一首詩,想爲此助興。”軒轅雅朝太后舉杯相迎,曖昧的目光掃過軒轅淵的面孔。

卻不想軒轅淵壓根沒看,反而朝着鳳知雅露出一個妖豔的笑容。無聲中吐出一句話,我期待你的表現。

期待個屁!

鳳知雅暗自避開那道光線,卻感覺到軒轅雅的眼神更惡毒。

原來又跟這隻狐狸有關。

“好,好。”皇太后舉杯同飲,眼睛流露出母親的慈愛。

“那我就獻醜了。”軒轅雅淺笑盈盈道。

“傻灑落落真詩豪

女幾山頭春雪消

進登玉陛調鼎靦

宮闕萬年星斗高。”

話語一出,臺下就傳來低低的笑聲,鳳皓的臉色也沉了下來。誰不知道之前鳳家嫡女是傻子,沒想到雅公主居然會當衆用藏頭詩來回應。暗示傻女進宮。

“好,真是好!”太后滿意點了點頭,鳳皓不識相,軒轅雅能幫自己出口氣,她自然高興。

“是很好!”鳳知雅纖細的手指拂過酒杯。

這個女人居然想要佔她的便宜,那她最好有心裏準備。

豪門老公很不純 無形的粉末滑落在杯中,鳳知雅淡然的揚起手。“雅公主,我敬你一杯。”

軒轅淵低頭抿了一口酒,無聲中的笑意淡化在酒中。這個丫頭果真一點虧都不肯吃。

軒轅雅顯然一怔,接過了鳳知雅的酒杯。“謝謝。”便一飲而盡。心中暗笑,這個鳳小姐還真是傻子。

卻不想剛喝下酒,整個嗓子就劇痛起來,發不出聲音。她頓時瞪大了眼睛看着鳳知雅,她在酒裏面下了什麼?

鳳知雅平靜的目光淡淡掃過她的面孔。她鳳知雅雖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會害人,那藥不過讓她幾天不能說話而已,也算給個教訓。

“民女也想要送一首詩給雅公主。”

清冷的聲音飄蕩在花園中。

“雌鳳孤飛女龍寡

殷勤爲報樑家婦

只在人心不是難

待我休官再婚嫁。”

話語一出,頓時滿桌驚歎!

誰人不是軒轅雅曾經的夫君病逝,再加上前不久離王拒婚,她鳳知雅居然還敢用藏尾詩來暗示“寡婦難嫁!”

鳳知雅迎上她的眼睛,目光如同利劍般直射軒轅雅。

得罪她的人,她絕不會放過,更何況,在這樣的盛宴裏,也沒有人敢翻臉。

軒轅雅臉色難看,但因爲發不出聲音,臉氣的通紅。當下一拳打在了桌子上面,全無公主的風範。

“砰——”

“噗——”兩道聲音同時發出,一條水霧從軒轅淵的口中噴出。遮蓋住了軒轅雅的聲音。

軒轅淵單手遮住笑臉,這丫頭可真夠直接。他隨即揮揮手:“本王失態了,公主跟鳳小姐可真愛開玩笑!皇上,你說是嗎?”

軒轅淵故作正經的說道,一雙妖豔的眼眸還朝着鳳知雅擠了擠眼睛。鳳知雅卻擡頭懶得擡一下,要不是因爲他煽風點火,哪會有這麼多事情。

無聊——

“確實很有意思,賞!”軒轅浩明朝着裴公公揮了揮手。這太后也太着急了,居然會用這種幼稚的辦法,當下臉色就沉了下來。

“確實,還行。”太后感覺到軒轅浩明的不高興,當下也沒反駁,臉上也恢復一片慈祥。

“謝皇上。”鳳知雅優雅的扶了身,拋給鳳皓一個寬慰的眼神,就坐了下來。鳳皓這才安下心來,知雅什麼都不知道,卻陷入了此局,如若說有人要傷害她,他會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她。

“既然時間也差不多了,不如就散了吧。”軒轅浩明擡手間,複雜陰冷的眼眸掃過鳳知雅,陰冷的面色又恢復溫和。

鳳知雅手上的酒杯一轉,嘴角勾出冷意,看來真正的殺機現在纔開始。

不過,既然來了,那她就會讓他們終生後悔!

------題外話------

求收,小高潮就要來了,雖然下一章有點武俠的感覺,但卻是楠竹女主間情感的大變換哦

還有,別掉收藏了,行嗎。~(_ 016 七浦圖(上)別具一格的暗殺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黑幕籠罩,深黑的夜暖風習習,唯獨留下星星耀眼的光芒,奪目閃耀。舒硎尜殘

宮廷內的人羣漸漸散去,鳳皓不能夠離開那是必然的。鳳知雅坐在馬車上,脣邊勾笑。她雖然不知道皇宮裏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她註定已經成爲他們要挾鳳皓的一枚棋子。

而皇上,絕對想要將她控制在手中!薄脣清冷一吐:無聊——

管家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整個人坐在馬前一直都瑟瑟發抖。忽然間一雙溫暖的手緊緊握住他顫抖的手掌,他才發現小姐注視他已經很久了。

“小姐……”

“有什麼可怕的?”鳳知雅露出半個清淡的面孔,依舊是漫不經心的口吻,緊閉的雙眸卻無聲中睜開。

來了。

無聲中的煞氣漸濃,數十個的人朝着這一個方向衝來,人雖不多,但卻各個都是高手。

鳳知雅嘴角冷笑,既然來了,那就別想安靜的回去。

“你們留在這裏,不要走動!”鳳知雅慢悠悠的吐出了話語。甚至不給管家思考的時間,整個人輕盈一揚,朝着那個方向飛去。

既然帶來的人都不會武,她自然不會拿他們的生命開玩笑。

身影穩穩落在了前方。寧靜的月光鋪落在了她的身上,鳳知雅整個人如同一隻慵懶的貓般半躺在樹上。靜靜聆聽着腳步聲不斷的逼近。

逼近……再逼近……

鳳知雅睫毛微動,散漫的口吻如同致命般誘惑:“離王,是想要看到我的屍體嗎?”

果然黑暗中一抹藍色的身影優雅的飛落在身邊,軒轅淵勾魄人心的笑出聲來:“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長臂熟練的朝着鳳知雅一伸。

鳳知雅不動神色的避開,這個狐狸就喜歡動手動腳。她有些無趣的撩了撩頭髮,似乎有些困了:“既然你答應了我爹,就應該別讓這些殺手出來。”

就算再不了皇宮中的內幕,但也看的出自己的父親站在離王這一方。

薄脣無聲的冷吐,麻煩。該死的狐狸。

鳳知雅閉上了眼睛,她才懶得管這些呢,要是狐狸的人連這些殺手都處理不好,那還留着幹嘛?

軒轅淵慵懶的笑容從脣邊溢出,也就這個丫頭纔會在這種情況下,還有這等的閒心。手掌在空氣中響亮拍了幾下,瞬間數十個黑色衣着的男子從黑暗中飛出,迎上了剛殺過來的黃衣男子殺手。

黃衣?軒轅淵深邃的雙眸暗發危險的信息。此時黑暗中廝殺聲此起彼伏的響起,兩路人馬絲毫沒有哪裏方佔有上風。

月光無意間照亮了一個黃衣男子的面孔,雙眸毫無任何的焦距。

軒轅淵手指緊緊扣住樹幹,沒想到自己從小帶到大的皇上居然真的會出動皇宮中的死士,對於一個毫不相干的人都想要置之死地!

無數的血液佈滿眼球,軒轅淵身影剛要一動,卻不想一雙小手緊緊扣住了軒轅淵的手臂。“等等。”

鳳知雅不知道何時睜開了眼睛,那雙清澈的眸子看到眼前的血腥,卻絲毫沒有任何的畏懼。

“閉上眼睛!”軒轅淵下意識想要遮住鳳知雅的雙眸,太過於血腥,他甚至不想要她看見。

“別動!”鳳知雅輕輕的推開了他的手:“沒什麼可怕的!”前世她見過太多,這些不過是生命中的必要。勝者爲王,敗者爲寇。

軒轅淵眼中閃過詫異,那種神情分明是飽經風霜,經歷了無數磨難纔會有的。她這麼小的年紀到底經歷過了什麼,纔會變成這樣?他甚至忘記下面還在廝殺,手無意識想要拂過鳳知雅的面孔。

“你到底……”

話音還沒有落下,忽然間地面上響起了狂妄的笑聲。黑暗中一個黃衣的男子被幾個人高舉頭頂,狂妄道。“要是還敢阻攔,拿命來!”

領頭的黑衣男子不屑道:“有本事就來!”鳳知雅認識,是之前見過面的浮塵。

地面上黃衣人身影迅速流動起來,無形的陣法頓成。

鳳知雅伸手拍去了軒轅淵的手,“別走神!看看這是什麼?”這個男人這個時候抽什麼瘋呀!

軒轅淵纔回過神來,他暗自好笑,自己怎麼會突然做出這樣的舉動。目光再次落在地面上,頓時臉色劇變!他脫口而出:“是七浦圖。”

鳳知雅聽到這個名字,不由一怔,她雖然不瞭解什麼圖,在現代時,她就時常研究這類的陣法,沒想到在古代居然還能夠看到。

果然厲害!

眼下的七個黃衣人身影如同劍一般飛舞在四周,幾個人頓時形成無形中的一張網,緊緊的將黑衣人罩在了裏面,如同困獸般的廝殺,讓人震撼。

“糟糕!”軒轅淵大喝一聲,沒想到皇上爲了抓鳳知雅來威脅鳳丞相,居然會連軒轅國四大陣法之首的七浦圖都拿出來。 師叔無敵 他雖然不精通陣法,但也絕不能讓手下的弟兄就這麼死。闖一闖還有生機!

鳳知雅早已注意到了軒轅淵的臉色不對,嘴角微微一勾,“怎麼?很厲害?”雙眉一揚,那是不是該慶祝她還挺被重視的。

“你坐在上面別動,我去幫他們。”軒轅淵整個人如同劍一般飛了下去。

鳳知雅目光緊緊盯着地面上的陣法,無聲的笑容從脣間溢出。

挑戰?她最喜歡了!她還不信什麼樣的陣法能夠困住她!

小小的身影如同鬼魅般飛到了軒轅淵的身邊。

“你來幹什麼?”軒轅淵臉上徹底暴怒起來,伸手想要將鳳知雅推出去:“你簡直就是找死!”

他自己一個人都不能保證全身而退,她一個小丫頭還來湊什麼熱鬧,這不是玩!

鳳知雅清淡的面孔中劃過笑意:“你也會擔心人?”既然他那麼擔心自己的份上,那就幫一次忙吧。

小小的身影落在了軒轅淵的懷中,“抱我,我有辦法破解!”語氣卻是不可置疑。她破這個陣法,不過是缺少一個移動座椅,來加快自身的速度,如此而已。

------題外話------

因爲是女強文,所以偶爾要彪悍一下,如果說有親不喜歡,我會減少武俠上的描寫,多點宅鬥,多點宮鬥! 017 七浦圖(下)我對你感興趣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軒轅淵伸手毫不猶豫的將鳳知雅抱在了懷裏,眼下也沒有什麼辦法,不能退,只能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