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大家雖然猜到秦巖的身份高貴無比,但是卻沒有想到就連劉家的人居然都給秦巖下跪。

這裏面有一些人見過劉孟德,知道劉孟德是隱祕世家劉家的長老,其身份和地位比世俗中的劉家家主還要高。

由此可知,秦巖的身份和地位那絕對是超然的。

其中最驚訝的是劉少卿,劉少卿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的祖伯居然會給秦巖下跪。

劉少卿快步走到劉孟德身邊,不識時務的將劉孟德拉起來,然後指着秦巖的鼻子說:“祖伯,就是他剛纔打了我,你爲什麼要給他下跪?”

“混蛋,你怎麼能指着秦盟主的鼻子說話呢?我看你的手指不想要了。”

說罷,劉孟德抓住劉少卿的手指直接撇斷了。

“啊!”劉少卿淒厲的大聲慘叫起來,捂住被折斷的食指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其實劉孟德也不願意折斷自家子弟的手指,但是他深知秦巖的厲害,那可是連茅山派和龍虎山都惹不起的人。

如果劉少卿真的惹惱了秦巖,秦巖一旦計較起來,別說是折斷劉少卿一根手指,就是折斷他十根手指,甚至是要了他的命,劉家也不敢說什麼。

因爲劉家也惹不起秦巖。

如果劉家因爲劉少卿的事敢和秦巖翻臉,那劉家恐怕就會徹底的被秦巖直接抹掉。

劉孟德這樣做一是爲了保護劉少卿,二是爲了保護了劉家。

“秦盟主,實在是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冒犯了您,請您千萬不要和他計較。”

劉孟德恭敬無比的對秦巖說,心中卻害怕到了極點。

緊接着,劉孟德轉過身將劉少卿摁在地上,用憤怒的聲音咆哮起來:“趕快給秦盟主道歉,如果秦盟主原諒了你,你就可以活着從這裏走了,如果秦盟主還要追究這件事情,不用秦盟主動手,我就直接廢了你。”

說到最後,劉孟德猛然提高了聲音,並且瞪大了眼睛,用犀利如刀的眼神看着劉少卿。

劉少卿心中非常委屈,他根本不想給秦巖道歉。

但是當他看到劉孟德那殺人的眼神後,他不得不跪在秦巖腳下,大聲的對秦巖說:“秦巖,對不起,剛纔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求求你放過我吧!”

此時此刻,劉少卿也知道自己惹到了不該惹的人,否則劉孟德是不會這樣做的。

秦巖不屑一顧地擺了擺手,對劉少卿說:“滾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聽說秦巖不計較了,劉孟德立即喜上眉梢,在心中暗歎:

總算是把劉少卿和劉家都保下來了,幸虧今天是我來了,如果是劉家的其他人,那可就麻煩了。

秦巖雖然貴爲各大世家的盟主,但是各大世家的普通人根本不認識秦巖。

一旦其他劉家人代表劉家和秦巖起了衝突,那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爲了討好秦巖,劉孟德一把抓住劉少卿的頭髮,將他直接從宴會廳中扔到了宴會廳外。

不過在動手的時候,劉孟德卻使了一個巧勁,沒有使用蠻力。

只見劉少卿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穿過大門輕飄飄的落在了地上,沒有受到一點傷害。

如果剛纔劉孟德下狠手的話,劉少卿此刻早就被摔死了。

但是宴會廳裏面的賓客們卻不知道劉孟德留手了,一個個嚇得花容失色,同時在心中暗想:乖乖!劉少卿不會被摔死了吧!

他們沒有想到劉孟德爲了討好秦巖,居然將劉少卿直接扔出了宴會廳。

劉少卿也被嚇得半死,雖然穩穩當當地站在了地上,但是因爲太過害怕,最後還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到這裏,郭雨荷終於明白她爸爸剛纔爲什麼打她了。

因爲秦巖不是她能惹得起的,就連劉家爲了討好秦巖,都折斷了劉少卿一根手指,甚至將劉少卿摔了個半死。

而劉少卿可是劉家的嫡孫,未來劉家的接班人,地位要比她在家族裏面還要高。

現在看來,她爸爸只打了她一巴掌,可以說已經是非常輕的了。

郭雨荷是個心思靈巧的姑娘,她特別會見風使舵。

等她發現秦巖的身份不簡單後,立即跪在了秦巖的腳下,自動向秦巖道歉和認錯:“秦巖,剛纔實在是對不起,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千萬不要和我們小小的郭家計較。”

在郭雨荷看來,女孩子向男孩子求情,男孩子一般都會選擇原諒。

不等秦巖說話,劉孟德反手一巴掌打在了郭雨荷的臉上。

郭雨荷“嗖”的一聲被抽的倒飛了出去,趴在了地上,嘴裏面吐出了大口的鮮血。

“長輩說話你有什麼資格插嘴!”劉孟德瞪大眼睛,冷冷的看着郭雨荷。

原來劉孟德打郭雨荷是因爲郭雨荷將他們劉家牽扯了進來。

如果剛纔不是他卑躬屈膝的向秦巖求情,說不定他們劉家就因爲郭雨荷而被秦巖給滅了。

其實劉孟德之前還是很喜歡郭雨荷這個小姑娘的,覺得她和劉少卿是天作之合,只是出了這件事情後,劉孟德看到郭雨荷就討厭。

看到自家閨女被打了,郭瑞祥憤怒不已,可是他卻不敢指責劉孟德。

因爲他們郭家根本不是劉家的對手。

這個時候他只能打碎牙嚥進肚子裏。

打完郭雨荷,劉孟德一改剛纔憤怒的樣子,臉上盪漾起溫馨的笑容:“秦盟主,屬下不知道您來了帝都,實在是罪過,爲了給您接風洗塵,我馬上命人擺滿酒席給您慶賀慶賀。”

不等秦巖說話,劉孟德轉過頭對身後的兩個劉家人說:“趕快把我們所有的劉家人都叫來,立即給秦盟主接風洗塵。”

兩個劉家人不敢違抗,立即點了點頭,然後恭敬無比地離開了。

劉孟德雖然不是他們的家主,但是劉孟德卻是隱世劉家的長老,地位可比他們家主高多了。

緊接着,劉孟德又轉過頭向郭瑞祥看去:“郭瑞祥,這個宴會廳今天我們劉家借用了。” 聽到劉孟德的話,郭瑞祥愣住了。

什麼?要借用這個宴會廳?你用了我們的宴會廳,那我爸爸的八十歲大壽在哪裏過?

更何況這裏是我們家啊! 名流追妻也瘋狂 你這也太霸道了吧。

郭瑞祥心裏面雖然這樣說,但是卻不敢說出來。

劉孟德才不管郭瑞祥願不願意,指着宴會廳的背景板霸道無比地說:“對了,把狗屁八十歲大壽的條幅和背景板趕快給我撤掉,並且立即給我換上新的條幅,新的背景板。上面要寫恭迎秦盟主來帝都視察等吉祥的話,聽明白了沒有?”

說到最後,劉孟德瞪大了眼睛。

劉孟德知道惹到了秦巖的是郭家,所以他準備借用郭老太爺的宴會廳爲秦巖舉辦接風大宴。

這樣既可以拍秦巖的馬屁,又可以幫秦巖羞辱郭家。

其實所謂的羞辱郭家也是在拍秦巖的馬屁。

不管怎麼說,劉孟德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把秦巖拍好了,伺候高興了。

只有這樣秦巖纔不會再和他們劉家斤斤計較,說不定還會提拔他們劉家。

聽到劉孟德的話,所有的來賓都傻了,他們沒有想到劉孟德居然會這麼做。

“劉家這分明是在羞辱郭家,郭家好可憐啊!”

“是啊,明明自家老太爺的八十歲大壽卻變成了別人的接風大宴,無論是誰都會氣死的。”

“沒辦法,誰讓郭家惹到了他們不該惹的人。”

“這就叫因果報應啊!”

郭瑞祥沒有想到劉孟德這麼卑鄙無恥,不但霸佔了他爸爸過生日的宴會廳,居然還要撤掉條幅和背景板,這已經不是欺人太甚了,這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但是郭瑞祥卻不敢說不,因爲他惹不起劉家。

更何況如果他反對了,也就相當於得罪了秦巖。

秦巖可是比劉家還厲害的巨無霸,他們得罪誰也不能得罪了秦巖。

郭瑞祥面帶微笑的對劉孟德點頭哈腰:“當然可以啊,在這裏給秦大師接風洗塵我們十分樂意,劉老您放心,我們一定把所有的東西都佈置好了!”

別看郭瑞祥說的輕鬆,其實心裏面把劉孟德恨透了,早就將劉孟德十八代祖宗問候了一遍。

“既然樂意還愣着幹什麼?趕快打掃衛生,趕快換條幅!”劉孟德瞪大眼睛對郭瑞祥惡狠狠的說。

郭瑞祥趕忙點頭:“是是是,我馬上吩咐人去辦。”

“我還有事就不在這裏逗留了。”

既然事情已經有眉目了,秦巖懶得再留在這裏,站起來準備離開這裏。

他相信,經過劉孟德這樣表態後,別說是郭家,就是其他家族八大家族以後也不敢再找他們的麻煩了。

“秦盟主,您怎麼能這樣呢,我好不容易見您一次面,您總要給我一個面子吧!”

劉孟德笑哈哈的將秦巖又按在太師椅上,從別人手中拿過茶杯給秦巖斟茶。

秦巖盛情難卻,只能留下了。

不一會兒,從門外走進來四五十個郭家人,他們開始收拾地上的碎碗碎碟以及破桌子破椅子。

與此同時,新的桌子椅子也被搬進了大廳內。

癡纏不休:我的極品冷少 而且郭老太爺八十歲壽辰的條幅以及背景板也被換掉了。

劉孟德嘻嘻哈哈的奉承着秦巖,和秦巖講着最近世俗中發生的一些事情。

原來自從秦巖殺了崔俊洛後,經常有幾十名,甚至是幾百名陰兵路過世俗,捲走了無數的孤魂野鬼。

“哦,有這種事?”秦巖好奇的問,不太明白這代表了什麼。

“秦盟主,您或許不知,這種情況在百年前也發生過,這說明鬼域蠢蠢欲動,想要對我們到道家開戰了。”

秦巖擰起了眉頭,他也知道鬼域一直對他們開戰,但是他們一直沒有藉口。

“你的意思是鬼域要對我們出手了?”

“很有可能,所以我們劉家派我出來調查了,順便看看世俗中的劉家發展的怎麼樣了。誰能想到居然遇到您了!真是我三生有幸啊!”

薄情後夫別動我 說罷,劉孟德露出了被神眷顧的表情,似乎遇到了秦巖就像遇到了玉皇大帝一樣。

看到劉孟德諂媚的樣子,秦巖一陣無語。

他萬萬沒有想到劉孟德居然這麼善於拍馬屁。

不過好話誰都願意聽,秦巖同樣被劉孟德拍的十分舒服。

“對了,盟主,不只是我們劉家派人來了,其他家族也都派人出來了。”

“聽說百年前那場大戰十分激烈,死了不少人啊。”秦巖對之前的事情充滿了興趣。

劉孟德嘆了口氣說:“何止是不少,是太多的人,我真不希望這種事情在發生,不過有些事情不是我們能夠左右的。希望到時候我們劉家人能少死一些。”

說到這裏,劉孟德眼中閃過狡黠的精光,他一改哀婉的口氣對秦巖笑眯眯的說:“秦盟主,萬一我們道家和鬼域真的打起來,到時候希望您能照顧照顧我們劉家,不要讓我們劉家衝在最前面。”

一旦鬼域和道門開戰,那可是兩軍對壘的大戰,衝在最前面的往往都是死的最快的,劉孟德可不希望劉家的人衝在最前面,那樣就會變成炮灰。

秦巖很隨意的點了點頭:“好,到時候再說吧!”

就在這時,宴會廳大門外突然涌進來二十多個劉家的人。

這些人都是劉家的核心人物,有的是商界的大佬,有的是政界的大佬,還有一些是軍界的大佬。

當他們看到秦巖後,紛紛跪倒在地向秦巖磕頭問好。

秦巖點了點頭,示意他們可以站起來了。

這些人立即站到了秦巖兩邊,而且一個個顯得特別恭敬。

劉孟德指着劉家的人一個個給秦巖介紹起來,想讓秦巖多認識認識他們劉家的人,好在以後能幫他們劉家一把。

劉孟德介紹到半中間,一個郭家的保安突然走過來,趴在郭瑞祥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郭瑞祥聽完後,立即點了點頭,並且示意他可以走了。

“秦大師,外面有人找您,說是叫夏雪尼!”郭瑞祥對秦巖說。

“吵吵什麼呢?沒有看到我正好秦盟主說話嗎?”劉孟德狠狠地瞪了一眼郭瑞祥,因爲郭瑞祥打斷了他和秦巖的對話。

“讓這個夏雪尼在外面等着!”劉孟德不耐煩地說。 郭瑞祥不敢和劉孟德頂嘴,點了點頭,準備吩咐下去讓夏雪尼等着。

“等一等!”秦巖叫住郭瑞祥,“把她叫進來。”

聽到秦巖的話,劉孟德臉色速變,他覺得這個夏雪尼肯定是秦巖非常在乎的人,否則秦巖是不會把她叫進來的。

像秦巖這樣的人,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一般情況下是不可能見人的。

“秦盟主,莫非這個夏雪尼是您的親朋好友?”劉孟德笑眯眯的問。

秦巖點了點頭:“她是我的一個好朋友。”

“秦盟主爲什麼不早說,她既然是您的好朋友,當然要請進來了。”劉孟德轉過頭對劉家的家主說,“劉建成,你去把秦盟主的朋友請進來。記住了,儀式一定要搞的大一些。”

劉建成點了點頭,帶着十幾個劉家人走出了宴會廳,準備大張旗鼓的將夏雪尼迎接進來,好像他們在的是自己家,而不是郭家。

看到劉建成喧賓奪主,郭瑞祥十分惱怒,可是他卻敢怒不敢言。

原本郭瑞祥想待在宴會廳中伺候秦巖,不過他突然腦中靈光一閃,覺得去迎接夏雪尼要比呆着這裏更能接近秦巖。

如果他能巴結上夏雪尼,讓夏雪尼在秦巖的耳邊說幾句好話,只要秦巖稍微提攜提攜他們郭家,他們郭家以後飛黃騰達的日子就到了。

想到這裏,郭瑞祥也趕快叫上郭家的一些年輕人向宴會廳外走去。

不一會兒,劉家的人和郭家的人就一起來到了郭家莊園的門口。

郭瑞祥看到門口站着三個人,兩女一男。

我給反派造金屋 其中一個女孩二十五六歲的樣子,長得傾國傾城,絕對是美女中的美女。

另外兩個人二十一二歲,一副學生的打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