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大多數地產公司,都是以這樣的方式瘋狂擴張的。

沈氏集團如果想要以這種方式擴張,那速度會更加的快。

只需要短短几年的時間,沈氏集團的版圖將會擴展到整個江省。

不過,那速度還是太慢了啊!

沈風等不了幾年。

曹思悅也等不了幾年!

所以,破局的關鍵在於併購。

而他的併購計劃,在半個月之前就已經開始了。

看了一眼辦公桌上的那份併購計劃,沈風大步起身朝外走去。

半個月的時間,他默默的將范氏集團市面上遊離的股票一掃而空,成為范氏集團第二大股東!

如今正是混亂的范氏集團對此毫無感覺,還在那爭權奪利。

而現在,是他該出場的時候了!

沒錯!

沈風要併購的集團,就是范氏集團。

一家江省的龍頭地產集團,巔峰時期市值五千多億的龐然大物!

如今,雖然管理混亂,制度僵硬,因此股票大跌。

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如今的范氏集團,仍然是一尊龐然大物。

沈氏集團想要併購范氏集團,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可這一次,沈風卻非要坐那驅蛇吞象之人!

吞了范氏集團,那他就可以跳出這牢籠,逃出這天地!

剛走出辦公室,沈風就迎面撞上了一道柔軟的身軀。

看著完全趴在自己身上的韓芸汐,沈風一時間有些尷尬。

「你……」

沈風剛想要說些什麼,韓芸汐卻是面色一變,狠狠的瞪了一眼沈風捂住了他的嘴巴。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緊接著,沈風一臉懵逼的被韓芸汐拉著跑到了一邊的角落裡。

「你怎麼在這?」

韓芸汐直直的盯著沈風質問道。 「你要幹什麼?」

「剛剛我們約定好的!」

范雪彤向前一步,一臉緊張的大聲開口質問道。

「嘖嘖!看來你對你的小情人挺在乎的啊?」

「約定好的?我這個人最喜歡的就是撕毀約定!」

「要怪,就怪你那個小白臉自己找死!」

范陽不屑一笑,指著沈風揮了揮手。

一群黑衣保鏢立刻大步朝著沈風走去,而此時一直靜靜站在沈風背後的黑衣男子也是一臉冷色的向前一步。

「嗯?你帶的也有保鏢?」

范陽微微一愣,一臉的戲虐之色。

「不過,我的保鏢可是經過專業訓練,專門學習過格鬥的,可不是普通的保鏢能比的!」

「而且,你這一個也不中用啊?」

范陽不屑一笑,根本沒把沈風的保鏢放在眼裡。

「你快跑啊!」

范雪彤焦急的看向沈風。

好漢不吃眼前虧。

沈風如果落到范陽手裡,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放心!」

沈風嘴角輕笑的搖了搖頭。

「你!」

范雪彤剛想瞪著沈風再說些什麼,另一邊那黑衣男子已經和范陽的一群保鏢接觸了。

這群保鏢根本就沒把黑衣男子看在眼裡,兩個人朝著黑衣男子走去,其餘人則是直接走向沈風。

而就在此時,黑衣男子動了。

面帶冷色的一步跨出,下一秒一隻手迅捷無比伸出抓在一個保鏢的肩膀上。

沒見他的手掌有任何的動作,只聽到咔嚓一聲脆響,那保鏢直接喪失了行動能力倒在地上。

瞬間,一群保鏢就是一愣。

而就在他們愣神間,那黑衣男子如同狼入羊群一般縱橫無敵,出手狠辣一招制敵。

短短半分鐘的時間內,范陽口中那些訓練有素的保鏢,全部都喪失了所有行動能力倒在了地上,一個個一臉驚恐的看著那黑衣男子,如同在看魔鬼一般。

做完這一切,黑衣男子臉不紅氣不喘站在那裡,隨即扭頭看向范陽。

轟!

一瞬間,范陽只感覺渾身冰冷,一股涼氣從腳底直衝天靈蓋。

在那黑衣男子的眼中,他感覺到了一股名為殺氣的東西。

幸好,那黑衣男子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隨即就默默回到了沈風身後。

「走吧。」

沈風扭頭看著范雪彤微微一笑說道。

「啊?」

范雪彤愣愣的應了一聲,還有些沒反應過來。

在她看來,那黑衣男子一個人,范陽那裡一群人,而且看上去都很壯。

那黑衣男子肯定很快被打倒,然後就是沈風被抓走才對。

可她……剛剛看到了什麼?

以一敵十幾?

這世界上,真的能有人如同電影中那麼厲害?

看著沈風,范雪彤的目光有些複雜。

沈風就如同一個黑洞,身上蒙著一層又一層的面紗,是如此的神秘。

「謝謝…」

深深的看了一眼沈風,范雪彤面色複雜的轉身離去。

沈風眉間閃過一絲的思索之色,猶豫了一下追了上去。

一旁,范陽幾人瑟瑟發抖的看著沈風離去,屁都不敢放一個,完全不負剛剛那囂張至極的模樣。

直到沈風和那黑衣男子的身影消失不見,范陽才深深的鬆了一口氣,無力的癱軟在地上。

……

「范家的人為什麼這麼針對你?」

追上范雪彤,沈風忍不住開口問道。

范樂成那邊陷入僵局,沈風也是一籌莫展。

他並不想利用范雪彤去做些什麼,面對范雪彤的時候,他總是感覺有些不自然。

可……范雪彤或許就是破局的關鍵所在。

他必須要把握住這個機會。

「我和他們范家,沒有任何關係!」

范雪彤聲音平靜的說道。

不過沈風卻觀察到,在范雪彤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拳頭緊緊握起。

顯然,她的內心並不是如同她的表面那麼平靜。

就在此時,范雪彤突然一臉冷漠的扭頭看向沈風。

「沈先生,這次雪彤多謝先生為我解圍。」

「只是……你我之間本就沒有任何的關聯。」

「雪彤,實在不好意思多麻煩先生。」

江山如畫:執子之手 「今日之恩雪彤無以為報,若有來世做牛做馬報答先生之恩。」

「只是,我們之間還是不要再有任何糾葛了。」

「先生或許也聽到了,雪彤已經懷孕,我和我男友近日就準備結婚,我未婚夫這個人比較喜歡吃醋,我怕我們走的太近他會誤會。」

「先生,雪彤告辭!」

說完,范雪彤也不管沈風是什麼面色,轉身大步離去。

可在她轉身的剎那,眼淚卻如同斷了線的珍珠一般往下落。

她……不是那水性楊花的女人!

她……也從未想過,用孩子去綁架沈風什麼。

她只是想要,在沈風的面前,保留最後一絲的尊嚴!

背後,沈風眉頭微微皺起,聽到范雪彤懷孕要結婚,他莫名的感覺到一陣的不舒服。

隨即沈風就好笑的搖了搖頭。

他和范雪彤又沒什麼關係,他有什麼資格去不舒服?

幽幽一嘆,沈風繼續想著破局之法。

或許范雪彤可以破局,但他沒有任何資格去要求范雪彤為他做些什麼。

……

半個小時候,沈風再次回到了沈氏集團。

坐在寬闊的辦公室內,沈風凝神思索。

如今范氏集團內亂不斷,股價一疊再跌,他花了八十億的資金,再加上從銀行貸款的三十億,通過操控震蕩股市,一共收購了范氏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

百分之十的股份,就已經是第二大股東,可想而知范氏集團的股份分散到了什麼地步。

國手棋醫 不過,這百分之十的股份,卻沒有任何的決策權。

也就是所謂的同股不同權。

這也是大多數上市公司慣用的手段,上市發行AB股,A股是分紅股,可以參與公司分紅,但沒有任何的決策權。

而B股不參與分紅,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控制集團,也被稱之為決策股。

大部分股東購買A股的時候,都要求附帶一部分的決策股股,這樣至少有投票權。

但沈風是在股票市場上掃蕩的股票,這類股票全部都是A股。

所以,即使他現在是公司的第二大股東,但也只有旁聽董事會,提出建議的權利,連一張投票權都沒有。

而范樂成雖然只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但他卻牢牢的掌控者百分之五十三的決策股。

再加上范家其他人手中的空決策股股,以及他的一些忠誠下屬,范樂成可以控制集團百分之七十的決策股。

決策股達到百分之五十一,就可以掌控公司成為董事長。

不過即使這樣,一些重大決策也需要和股東商議投票。

而決策股達到百分之六十七,就可以百分百的完全掌控公司,下達的政令在整個公司暢通無阻,沒有任何股東可以提出抗議。

也就是說,如果沈風擁有百分之六十七的決策股,他就可以提出沈氏集團併購范氏集團的計劃。

而且,沒有任何人可以反對!

否則,他就算是將范氏集團的股份全部收購,手中決策權不夠,也無法完成驅蛇吞象。

「決策股!」

沈風低聲自語。

決策股才是關鍵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