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夢裏面她像個旁觀者一樣重新看了一遍陳瀟給她講的那些事情,有些有些感觸,但也只是感觸,再多的情緒就沒有了。

她是真的什麼都忘了。

。 可怕的爆響聲響徹天地,震的人耳膜生疼,天地間的氣息更是猶如水波一般蕩漾開來。

隨之飄散開來的還有漫天的血霧!

什麼?

神都各大頂級世家的強者看着天空中爆炸開來的血霧,他們的臉色一瞬間變得極其駭然,因為葉九重已經被陳玄一拳給轟碎了身體!

當場一拳震殺!

「我滴天啊!」

天地震顫,駭然到了極點,所有人都忍不住心中的震驚,連連後退,他們的眼神,猶如看到了鬼一般,滿是不可置信。

「陳玄居然一拳就殺了開天境的葉九重,這是真的嗎?」

「雖然很難讓人相信,但這就是真的,他真的一招就殺了葉九重。」

「我滴天,太可怕了,這傢伙的實力怎麼會如此的恐怖?」

「這傢伙還是人嗎?開天境都能一拳打死!」

各大世家的老爺子心中震駭,眼前這一幕,同樣讓他們難以置信,那個少年到底有多強?

「就這麼死了?」謝家老爺子的心頭沉到了谷底,他還希望葉家佔據上風,讓他謝家也跟着出出氣了。

「麻/痹的,好女婿,你這麼猛!」皇甫老爺子目瞪口呆,都快石化了!

「九重!」

葉老爺子雙目赤紅,猶如狂暴的野獸。

這一刻,驚人的殺意衝破雲霄,葉無情聲震天穹;「小子,你竟敢殺我侄兒?」

他原本以為以葉九重的實力要殺陳玄易如反掌,暫時根本沒做出手的準備,哪知葉九重才出手就被一拳打死了,讓他出手擋下陳玄的機會都沒有。

陳玄甩了甩手上的血跡,淡淡的說道;「你的眼睛長屁/眼上了嗎?我當着你葉家的面兒殺的,如何?」

在剛才動用預言術看到未來的畫面中,陳玄知道葉無情出手阻攔了自己,讓葉九重逃/脫一劫。

所以,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改變未來,在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時候以雷霆一擊斬殺葉九重,讓葉無情毫無出手的機會。

「我宰了你!」葉九重殺意滔天,驚人的恐怖力量猶如牢籠一般將陳玄籠罩其中。

「不好,葉無情這小子要發瘋了!」皇甫老爺子臉色一變。

「哼,看來你葉家是想做那出爾反爾的小人了?」陳玄冷笑一聲。

「小畜生,今日我葉家一定會要了你的狗命!」葉老爺子氣的猶如發了羊癲瘋一樣,葉九重可是他葉家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一個絕世天才,不出意外,未來絕對能夠成為天/朝國最頂尖的強者,以保葉家百年不衰。

但是現在,這一切都被陳玄一拳給毀了!

此時此刻,葉家所有強者的身上,無比瘋狂的暴戾氣息不斷釋/放出來,讓得這片天地變得十分可怕。

「葉家要瘋了,今日這裏絕對會爆發大戰!」眾人心頭顫/抖,急忙朝着遠處退去。

「要瘋了么?」謝家老爺子眯着眼睛,不過這倒是正合了他的意。

「哼,玩不起就別玩,原來所謂的頂級世家就這點度量,不過你當小爺真怕了你葉家嗎?」

「給我殺,砍死這小畜生!」葉老爺子瘋狂的咆哮。

嗡嗡嗡嗡嗡!

葉家的諸強者紛紛動了,恐怖的氣息,猶如蘑菇雲一般朝着陳玄籠罩過來。

「都退下,本親王要親自宰了他!」葉無情聲音滾滾,如雷霆響徹,一股冰冷的殺機,已經鎖定住了陳玄。

與此同時,葉無情後方的天地間,一道道人影猶如閃電一般爆射而來。

足足有一千之眾,這些人身上的氣息無比鐵血,彪悍!

全部都是經歷過鐵血殺戮的高手!

「這些人就是葉家老三從邊境之地帶回來的雄兵!」各家老爺子紛紛盯着這支力量,單憑氣息,他們就知道這支千人力量猶如虎狼一般可怖!

見到這一幕,陳玄冷笑道;「怎麼,你們當小爺沒人是嗎?都給我出來!」

下一刻,在陳玄這話剛剛說完。

周圍的這片天地,瞬間變得更加可怕,更加壓抑了!

而後在周圍眾人驚駭的目光注視下,一道道人影,猶如鋪天蓋地的蝗蟲一般,從不遠處的天空之上迅速的移動過來。

那黑壓壓的一片,看的讓人觸目驚心!

無比恐怖的氣息將方圓十里內的天地都給籠罩了!

「不好,快走!」

所有人神色大駭,急忙朝着遠方跑去,他們知道,這裏接下來必定會爆發出一場可怕的戰爭,稍有不慎,他們這些圍觀者都會被波及!

「老爺子……」皇甫長風看向皇甫雄。

皇甫老爺子沉吟了下,說道;「先離開這裏,一旦這小子有危險咱們再出手也不遲。」

「死胖子,還看個屁啊,走啦!」沈秋鳳拉着韓沖就朝遠處跑去,這裏的氣息,讓她感覺猶如身處地獄一樣,太恐怖了!

頃刻間的功夫,天王殿十二營在陳楚皇、陳六鼎、陳磐山等十二位門徒的帶領下紛紛出現在了陳玄後方的天空之上,上萬人凌空而立,把大地都籠罩出了一片巨大的陰影,場面壯觀到了極點!

已經跑到遠方的眾人看到這一幕,更是心頭震顫,雖然他們這些人早就知道陳玄的身後有一支超過兩萬人的神秘力量,但知道是一會兒,眼下親眼看到,那種震撼絕對是難以言述的!

「呵呵,想欺負人,你們夠格嗎?」天空之上,陳六鼎看着對面葉無情身後的一千雄兵,滿臉不屑。

不過葉無情絲毫沒有退步的意思,其冰冷的說道;「很好,今日/本親王便要讓天下人好好看看,王族做不到的事情,本親王可以,今日/你這小畜生必死無疑。」

「哼,葉無情,就憑你也想殺我?」陳玄冷笑一聲,他轉頭看向天空之上十二營上萬門徒,朗聲問道;「這葉家傻/逼要殺我,你們答應嗎?」

「屠滅葉家!」

震天動地的整齊聲音從一萬多人的口中傳出來,天地變色,即便是神都的人都能聽到。

「很好。」陳玄轉過身來,他一臉冷冽的看着葉無情說道;「別以為老子不知道你葉家在憋什麼屁,聯合了一群傻/逼就想殺我?都給老子滾出來!」

。 第794章南玉清到月陽

扎特爾輕輕撫摸著公主的臉,目光柔和。

「南玉清不是個不守信的人,這兩日便該到了,你一定要堅持住,我一定能治好你。」

公主望著他的眼神溫柔又不舍,還有點點遺憾。

「這毒是從小就下在飲食中的,如今都二十多年過去了,我們也不是沒找過大夫,每個大夫都說毒已經入了肺腑,無法再拔除了,我不想再看了,我們回西漠吧。」

扎特爾皺起眉頭,看著面前這個面容憔悴的女子,手指撫摸她眼瞼下的青紫痕迹,聲音溫柔。

「玄琳,不要放棄希望,南玉清那人說話肯定就算話,我們再等等,如果……」

他說到這裡,眼神微黯了一下。

「如果真到了那時候,我回把你送回故土。」

這一句話,他說的非常艱難,說完后,已經垂下了頭,握著公主的手力氣大的驚人,玄琳公主感覺到疼痛,可是她卻什麼也沒說,只是溫柔的望著扎特爾。」

過了一會兒,扎特爾的情緒穩定下來,面對公主時,他的眼神依舊堅定。

「好了,你再休息一會兒吧。」

公主搖搖頭,「不躺了,躺了一天了,我想坐一會兒。」

傍晚時分,兩個人騎馬進入了月陽城,兩人速度很快,湛一雖然不知道他家殿下為何如此著急趕路,但他只要跟著殿下服從就可以了。

進城之後,兩人並未進客棧,而是直接去了一家賣山貨的店鋪,掌柜的看到南玉清,眼神頓時一亮,但是卻並未表現出多熱情,用招呼客人的態度問道。

「兩位要點兒什麼?」

「歇歇腳。」湛一道。

掌柜給夥計使了眼色,便帶著南玉清跟湛一去了後院。

一進後院,他立刻恭恭敬敬的跪下,給南玉清磕頭。

「見過世子殿下。」

南玉清擺擺手,「起來,這些日子可有人來找我?」

掌柜的趕緊道,「回殿下,有的,看起來像是西漠人,長的五大三粗的,而且好像很急。」

南玉清淡淡的嗯了一聲,他知道扎特爾這段日子會來南陵,是他送信讓他來月陽的,自然不能讓他撲個空。」

「殿下,那人說,他住在景泰客棧,說您要是來了,去那裡找他。」

南玉清接過湛一送上的茶,喝了一口問道。

「世子妃現在在哪兒?」

說到蘇招娣,掌柜的神色有些古怪,遲疑了一下才說。

「世子妃在城南邊租了一個院子住下了,不過她身邊跟著幾個人,而且……」

見掌柜的有些疑惑的神色,南玉清直覺自家娘子可能又鬧出啥事了。

「說吧,她沒受傷吧?」

掌柜的趕緊道。

「沒有沒有,雖然有些能折騰,但沒有受傷,世子妃很機靈的。」

說到自家娘子,南玉清的唇角都變得柔和了。

掌柜的都能感覺到殿下身上那股冷意似乎消失了,膽子也大了些。

「只是,世子妃不知道為何救了一大群書生,都養在一個三進的大院子里,最近這些日子,我們可沒少幫著趕窺伺的人。」

見南玉清眼神有異,掌柜的趕緊把月陽最近的局勢跟南玉清一五一十的稟報清楚。

「天殘教抓書生?」

掌柜的點頭,「是,據說是因為他們要找什麼人,可是那人卻好像失蹤了,一個書生知道下落?還有傳言是書生聽到了關於那個人的消息,所以便要抓他。」

南玉清眯起眼睛,手指下意識的輕叩著桌子,噠噠的響聲似乎有某種魔力,讓人不敢開口打擾。

掌柜的跟湛一把呼吸聲都放輕了很多。

噠噠聲一停,南玉清抬眸再次看著掌柜的。

「還有其他事嗎?」

「還有就是最近月陽多方勢力出現,除了西漠人,北照人,還有東元。」

南玉清眸光一寒,「東元也來了?」

他只這麼一句話,掌柜的就趕緊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報彙報。

兩人從鋪子出來時,天已經黑了,湛一問道。

「公子,我們是否是去找夫人?」

南玉清搖搖頭,「去景泰客棧。」

因為最近官府來景泰客棧鬧過兩次,所以這客棧生意多少也受了影響,所以南玉清他們夜晚來,也還有房間。

兩人在二樓開了房間,便回了房間。

收拾一番之後,南玉清出門去找扎特爾。

他就住在景泰客棧,而且兩人住同一層,也沒幾步路。

扎特爾自來到南陵,就一直很低調,如果不是有事,很少會出房間。更不會有不識趣的人來敲他的房門。

今日公主的情況不太好,他本就心煩意亂,聽到有人敲門,自然沒什麼好臉色。

不過當他看到門口站著的南玉清時,眼神一下子就便,一把抓住南玉清的胳膊把他拽進了屋。

「你怎麼才出現?你說幫我找神醫的?人呢?這月陽亂的很,哪兒有什麼神醫?」

玄琳公主慢慢坐起來,有些驚訝的看著扎特爾。

扎特爾是個很冷漠的人,少言寡語,她若不是足夠活潑,肯定無法贏得他的心,她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能說,而且還是以這種語氣。

見公主要坐起來,扎特爾趕緊過去扶著她,又溫柔的給她被枕頭墊在後背上。

「你累就歇著,不用管他。」

熟識的語氣讓炫琳公主能感受到他有些愉悅的心情,她柔聲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