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多方打聽,南天聯繫上,之前,在枯山主星有一面之緣的妙馨。

妙馨,悄悄地告訴南天了,天音閣總部密室的所在。

而且,現在,平日裏頭負責給李樂音送飯的,都是妙馨。 妙馨和李樂音的關係很好。

得知了,南天的心思。

南天和妙馨祕密地聯絡了後。

妙馨一口答應了南天,要幫南天去解救李樂音。

爲了保證解救行動,萬無一失。

南天還打開了,索伯大帝的空間戒指的第二層。

在空間戒指的第二層裏頭,放了一個玉瓶。

玉瓶裏頭有三枚丹丸,

在玉瓶旁邊,還附贈了一張紙條。

紙條上,寫着這丹丸名爲:大帝征戰丹!

一旦服用,就會擁有大帝征戰天下的無上偉力,並且可以持續一個時辰。

由於,這種丹丸,是索伯大帝留下來地,之前又經過大帝的精心調製和實驗,所以,這種丹藥,基本上,沒有任何副作用。

說是極品仙丹,也不爲過分!

“這丹藥,在必要之刻,服用而下,的確很好!”

“馬上,就要去營救樂音了,在這天音閣的總部,戒備森嚴,強者如雲,能夠增添一分實力,就多一份保證!”

南天,喃喃低語着,小心翼翼地將玉瓶收好。

現在,唯一南天所擔心的就是,這丹藥,畢竟是傳承自索伯大帝的那個時代。

距今已經是過去了無數歲月,滄海桑田,誰知道,這藥效,還剩下多少?

“罷了,有總歸比沒有好!”

南天只好安-慰自己。

南天還將四大將軍,給提前放了出來。

其中,明殺將軍一出來,眉頭就一直緊鎖着。

“少主,這裏有高手。有不弱於,那個千葉親王的存在!”

明殺將軍,緩緩地說道。

“千葉親王?”

想起當初,接走的灤灤。

南天亦然是有些頭皮發麻。

千葉親王實在是太強大了,那一日,還故意留手了,不想要在人族領地,展現太多。

否則的話,千葉親王一旦施展開手腳,天知道,他有多強大。

南天自己估計了一下,現在,自己底牌盡出,也不是千葉親王的對手。

哪怕四大將軍齊齊上陣,也是依舊不行。

“特使,有人打上門來了!”

被南天提拔上來,委以重任地硌茲,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打斷了南天的沉思。

“又有人打上門來了?”

“嗬,這天音閣總部,怎麼這麼危險!”

南天眉頭一皺。

“這些天,都屬於天音閣的開放日,各大勢力,都可以過來。相對起來,比較混亂。”

硌茲解釋道。

“走,我們去看看!”

“我們現在,也是代表着銀河軍,我們自有風範和氣度,可不能弱了!”

南天一邊說着,一邊跟着硌茲走了出去。

四大將軍,想要跟出去。

南天搖了搖頭,用暗語傳聲,叫四大將軍,暫時不要出來,保持着隱蔽。

四大將軍,是幫助南天去營救南天的主力軍,可不能現在暴露了。

“特使出來了!”

“南天特使!”

人死茶涼,史特使死了,他的舊部下,大都不是精忠之士。

他們對南天都表現出,特別的恭敬和奴顏婢膝。

尤其是,衛黃。

元氣少年 衛黃,雖然沉默寡言,看起來,比較木訥。

但是,他也不傻。

對於南天,也是盡力表現出一副順從和恭順,以此來抵消之前的交惡。

“特使,有一羣人,過來了!”

“點名道姓,找你!”

“看他們的服裝,已經是黑焚煞谷的弟子。不過,應該不可能是弩焚公子,他被聖女下令,不允許再踏入天音總部。黑焚煞谷不如我們銀河軍,沒有了弩焚公子坐鎮,基本上就是一羣飯桶!”

“衛黃,有個不情之請!”

衛黃對着南天,恭敬地單膝下跪。

南天笑了,先前對自己,還趾高氣揚地衛黃,不屑一顧的衛黃,現在,已經是跪倒在自己的腳下。

這就是權利的作用。

古人有云: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正是此道理。

“說!”

南天冷冷地說道。

Wшw¤ ⓣⓣⓚⓐⓝ¤ ¢Ο

南天對衛黃,自然沒有什麼好感。

他是史特使的舊部,過些日子,等時機成熟,南天已經打算將他發配走。

“屬下,願意成爲特使大人的利劍,將門外,叫囂之人,全部拿下!讓那些黑焚煞谷的弟子,全部付-出-血-的代價!”

衛黃極力想要立功,來彌補自己在南天的心目中的地位。

總裁哥哥太邪惡 衛黃可不傻,他知道,自己如果再不立些功勞,自己肯定會被南天給貶謫掉。

畢竟,現在南天的身份地位可不同了。

脣情:總裁的九個契約 又有一個樞密使當靠山,武力又是如此強大,衛黃根本無法與南天鬥了。

“速去速回!”

“自己審時度勢!”

南天吩咐一聲。

衛黃欣喜若狂:“屬下,定然不會叫特使大人,失望!”

說罷,衛黃氣焰囂張的,衝向了門外黑焚煞谷的弟子陣營裏頭。

衛黃上前叫陣:“你們這羣黑焚煞谷的渣子,竟然敢找南天特使的麻煩,真是自尋死路,不自量力!”

“今天,我衛黃,就要當南天特使大人的手上利刃,將你們全部消滅掉!”

衛黃傲然一笑。

黑焚煞谷的衆弟子們,擡着一個轎子。

轎子裏頭,赫然坐着弩焚公子。

因爲,他被天音閣的聖女,明說過,禁止在過來。

弩焚公子,也是一個好面子的人,自然不好意思,公然前來,就讓手下擡着一個轎子過來。

弩焚公子,坐在轎子裏頭,這樣,就不會引人懷疑。

不過,現在,衛黃上前過來喝罵黑焚煞谷的衆人。

弩焚公子,拉開簾子,瞥見了是衛黃。

一個自己手下敗將,連自己的半招都接下來的廢物!

他何來的勇氣,如此囂張跋扈,耀武揚威?

衛黃繼續喋喋不休地,叫罵着,好在南天表現一番。

在衛黃看來,這羣黑焚煞谷弟子,最強的不過是聖境九品,八品。就有一兩個是聖境七品。

衛黃自信滿滿,自己一個人,就可以全部幹掉他們!

轎子裏頭的弩焚公子,已經忍不住了!

“轟!”

弩焚公子,驀然間飛出了轎子。

弩焚公子,雙眸噴火,怒焰沖天!

“就你在叫罵我黑焚煞谷?”

衛黃直接嚇傻了、。

“是弩焚公子!”

“小人,我,,,不敢,,,,我不罵了!”

衛黃頓時唯唯諾諾,害怕至極!

“找死!”

“弓弩來!”

弩焚公子,毫不客氣。

一支火焰弓弩,席捲着,恐怖的火焰力量,直接是貫穿了衛黃的腹部。 腹部中箭,衛黃痛苦地捂着自己的傷口。

鮮血不停地流淌着,甚是怕人。

不過,衛黃也是聖境,生命力頑強。

弩焚公子也還是留手了。

“這是第二次,再有下次,事不過三!否則的話,我頃刻間,斬掉你的小命!”

弩焚公子,傲然一笑。

衛黃這個普通的六品機甲戰聖,在他的眼中,根本不是對手。

“快快叫南天,出來!”

“你們銀河軍,都是一羣廢物!”

弩焚公子,不在藏-頭露尾,聲若洪鐘。

南天也不在耽誤,昂首踏步,飛了過來。

南天朝着衛黃,冷喝一聲:“滾出去!丟臉!”

旋即,有幾個監察員,上前過來,將衛黃給扶走了。

“你這個雞鳴狗盜之輩,不知恬恥,還敢在我們這裏,亂吠什麼?”

南天冷眼看着弩焚公子,絲毫不懼!

弩焚公子暴怒無比,瞪着南天吼道:“你再說什麼?”

南天哈哈一笑:“我在說你,趕快滾蛋!有什麼資格,嘲笑我銀河軍!”

“之前,被樂音打跑了,並被禁止,不允許踏入天音閣總部,現在又違背誓言,踏入而來,真是好不要臉!”

南天-脣-舌-不讓。

弩焚公子,一張俊俏的臉蛋,瞬間,氣-得-火-紅-色。

“我要殺了你!”

弩焚公子,渾身氣勢大漲。

殺氣逼-人。

弩焚公子,這個四品機甲戰聖,也有不是吹噓得。

名門老公壞壞噠 “呵呵,弩焚公子,我天音閣總部,禁止私鬥,先前,你出手,老嫗,就容忍了。但是,不代表,我天音閣沒有規矩!”

先前,處死秋白長老的蒼嵐長老,飄然而來。

“咚!”

蒼嵐長老手上的柺杖,往地上,輕輕地一駐。

“當!”

弩焚公子之前的囂張氣焰,就全部消散了。

弩焚公子,也是神色蒼白,畏懼地看了看蒼嵐長老,不敢造次。

“蒼嵐長老!”

弩焚公子,拱了拱手。

“我天音閣裏頭,有一處生死臺。可以肆意私鬥,不受管束,你們且去哪裏!”

蒼嵐長老,冷冷地說道。

“好!”

弩焚公子大喜。

他還真怕,南天就一直縮-在天音閣裏頭。

這樣的話,他還真的沒有辦法,去下手了。

“小子,你可敢跟我去生死臺一戰?”

弩焚公子挑釁似的,瞥了瞥南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