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夏,四月,丙寅,以大鴻臚九江夏勤爲司徒。

三公以國用未足,奏令吏民入錢穀得爲關內侯、虎賁、羽林郎、五官、大夫、官府吏、緹騎、營士各有差。

甲申,清河愍王虎威薨,無子。五月,丙申,封樂安王寵子延平爲清河王,奉孝王后。

六月,漁陽烏恆與右北平胡千餘寇代郡、上谷。

漢人韓琮隨匈奴南單于入朝,既還,說南單于雲:“關東水潦,人民飢餓死盡,可擊也。”單于信其言,遂反。

秋,七月,海賊張伯路等寇濱海九郡,殺二千石、令、長;遣侍御史巴郡龐雄督州郡兵擊之,伯路等乞降,尋復屯聚。

九月,雁門烏桓率衆王無何允與鮮卑大人丘倫等,及南匈奴骨都侯合七千騎寇五原,與太守戰於高渠谷,漢兵大敗。

南單于圍中郎將耿種於美稷。冬,十一月,以大司農陳國何熙行車騎將軍事,中郎將龐雄爲副,將五營及邊郡兵二萬餘人,又詔遼東太守耿夔率鮮卑及諸郡兵共擊之。以樑-行度遼將軍事。雄、夔擊南匈奴——日逐王,破之。

十二月,辛酉,郡國九地震。

乙亥,有星孛於天苑。

是歲,京師及郡國四十一雨水,並、涼二州大飢,人相食。

太后以陰陽不和,軍旅數興,詔歲終饗遣衛士勿設戲作樂,減逐疫-子之半。

孝殤皇帝永初四年(庚戌,公元一一零年)

春,正月,元會,徹樂,不陳充庭車。

鄧騭在位,頗能推進賢士,薦何熙、李-等列於朝廷,又闢弘農楊震、巴郡陳禪等置之幕府,天下稱之。震孤貧好學,明歐陽《尚書》,通達博覽,諸儒爲之語曰:“關西孔子楊伯起。”教授二十餘年,不答州郡禮命,衆人謂之晚暮,而震志愈篤。騭聞而闢之,時震年已五十餘,累遷荊州刺史、東萊太守。當之郡,道經昌邑,故所舉荊州茂才王密爲昌邑令,夜懷金十斤以遺震。震曰:“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何也?”密曰:“暮夜無知者。”震曰:“天知,地知,我知,子知,何謂無知者!”密愧而出。後轉涿郡太守。性公廉,子孫常蔬食、步行;故舊或欲令爲開產業,震不肯,曰:“使後世稱爲清白吏子孫,以此遺之,不亦厚乎!”張伯路復攻郡縣,殺吏,黨衆浸盛。詔遣御史中丞王宗持節發幽、冀諸郡兵合數萬人,徵宛陵令扶風法雄爲青州刺史,與宗併力討之。

南單于圍耿種數月,樑-、耿夔擊斬其別將於屬國故城,單于自將迎戰,-等復破之,單于遂引還虎澤。

丙午,詔減百官及州郡縣奉各有差。二月,南匈奴寇常山。

滇零遣兵寇褒中,漢中太守鄭勤移屯褒中。任尚軍久出無功,民廢農桑,乃詔尚將吏兵還屯長安,罷遣南陽、潁川、汝南吏士。乙丑,初置京兆虎牙都尉於長安,扶風都尉於雍,如西京三輔都尉故事。

謁者龐參說鄧騭徙邊郡不能自存者入居三輔,騭然之,欲棄涼州,併力北邊。乃會公卿集議,騭曰:“譬若衣敗壞,一以相補,猶有所完,若不如此,將兩無所保。” 我的嬌媚總裁老婆 公卿皆以爲然。郎中陳國虞詡言於太尉張禹曰:“若大將軍之策,不可者三:先帝開拓土宇,劬勞後定,而今憚小費,舉而棄之,此不可一也。涼州既棄,即以三輔爲塞,則園陵單外,此不可二也-曰:‘關西出將,關東出相。’烈士武臣,多出涼州,士風壯猛,便習兵事。今羌、胡所以不敢入據三輔爲心腹之害者,以涼州在後故也。涼州士民所以推鋒執銳,蒙矢石於行陳,父死於前,子戰於後,無反顧之心者,爲臣屬於漢故也。今推而捐之,割而棄之,民庶安土重還,必引領而怨曰:‘中國棄我於夷狄!’雖赴義從善之人,不能無恨。如卒然起謀,因天下之飢敝,乘海內之虛弱,豪雄相聚,量材立帥,驅氏、羌以爲前鋒,席捲而東,雖賁、育爲卒,太公爲將,猶恐不足當御;如此,則函谷以西,園陵舊京非復漢有,此不可三也。議者喻以補衣猶有所完,詡恐其疽食侵淫而無限極也!”禹曰:“吾意不及此,微子之言,幾敗國事!”詡因說禹:“收羅涼土豪傑,引其牧守子弟於朝,令諸府各闢數人,外以勸厲答其功勤,內以拘致防其邪計。”禹善其言,更集四府,皆從詡議。於是闢西州豪桀爲掾屬,拜牧守、長吏子弟爲郎,以安慰之。鄧騭由是惡詡,欲以吏法中傷之。會朝歌賊寧季等數千人攻殺長吏,屯聚連年,州郡不能禁,乃以詡爲朝歌長。故舊皆吊之,詡笑曰:“事不避難,臣之職也。不遇-根錯節,無以別利器,此乃吾立功之秋也。”始到,謁河內太守馬-曰:“君儒者,當謀謨廟堂,乃在朝歌,甚爲君憂之。”詡曰:“此賊犬羊相聚,以求溫飽耳,願明府不以爲憂。”-曰:“何以言之?”詡曰:“朝歌者,韓、魏之郊,背太行,臨黃河,去敖倉不過百里,而青、冀之民流亡萬數,賊不知開倉招衆,劫庫兵,守成皋,斷天下右臂,此不足憂也。今其衆新盛,難與爭鋒;兵不厭權,願寬假轡策,勿令有所拘閡而已。”及到官,設三科以募求壯士,自掾史以下各舉所知,其攻劫者爲上,傷人偷盜者次之,不事家業者爲下,收得百餘人,詡爲饗會,悉貰其罪,使入賊中誘令劫掠,乃伏兵以待之,遂殺賊數百人。又潛遣貧人能縫者傭作賊衣,以採線縫其裾,有出市裏者,吏輒禽之。賊由是駭散,鹹稱神明,縣境皆平。

三月,何熙軍到五原曼柏,暴疾,不能進;遣龐雄與樑-、耿種將步騎萬六千人攻虎澤,連營稍前。單于見諸軍並進,大恐怖,顧讓韓琮曰:“汝言漢人死盡,今是何等人也!”乃遣使乞降,許之。單于脫帽徒跣,對龐雄等拜陳,道死罪。於是赦之,遇待如初,乃還所鈔漢民男女及羌所略轉賣入匈奴中者合萬餘人。會熙卒,即拜樑-度遼將軍。龐雄還,爲大鴻臚。

先零羌復寇褒中,鄭勤欲擊之,主簿段崇諫,以爲“虜乘勝,鋒不可當,宜堅守待之。”勤不從,出戰,大敗,死者三千餘人,段崇及門下吏王宗、原展以身-刃,與勤俱死。

徙金城郡居襄武。

戊子,杜陵園火。

癸巳,郡國九地震。

夏,四月,六州蝗。

丁丑,赦天下。

王宗、法雄與張伯路連戰,破走之,會赦到,賊以軍未解甲,不敢歸降。王宗召刺史太守共議,皆以爲當遂擊之,法雄曰:“不然。兵兇器,戰危事,勇不可恃,勝不可必。賊若乘船浮海,深入遠島,攻之未易也。及有赦令,可且罷兵以慰誘其心,勢必解散,然後圖之,可不戰而定也。”宗善其言,即罷兵。賊聞,大喜,乃還所略人;而東萊郡兵獨未爭甲,賊復驚恐,遁走遼東,止海島上。

秋,七月,乙酉,三郡大水。

騎都尉任仁與羌戰累敗,而兵士放縱,檻車徵詣延尉,死。護羌校尉段禧卒,復以前校尉侯霸代之,移居張掖。

九月,甲申,益州郡地震。

WWW◆ tt kan◆ ¢〇

皇太后母新野君病,太后幸其第,連日宿止;三公上表固爭,乃還宮。冬,十月,甲戌,新野君薨,使司空護喪事,儀比東海恭王。鄧騭等乞身行服,太后欲不許,以問曹大家,大家上疏曰:“妾聞謙讓之風,德莫大焉。今四舅深執忠孝,引身自退,而以方垂未靜,拒而不許,如後有豪毛加於今日,誠恐推讓之名不可再得。”太后乃許之。乃服除,詔騭復還輔朝政,更授前封,騭等叩頭固讓,乃止。於是並奉朝請,位次三公下,特進、侯上,其有大議,乃詣朝堂,與公卿參謀。

太后詔陰後家屬皆歸故郡,還其資財五百餘萬。

孝殤皇帝永初五年(辛亥,公元一一一年)

春,正月,庚辰朔,日有食之。

丙戌,郡國十地震。

己丑,太尉張禹免。甲申,以光祿勳潁川李修爲太尉。

先零羌寇河東,至河內,百姓相驚,多南奔渡河,使北軍中候-寵將五營士屯孟津,詔魏郡、趙國、常山、中山繕作塢候六百一十六所。羌既轉盛,而緣邊二千石、令、長多內郡人,並無守戰意,皆爭上徙郡縣以避寇難。三月,詔隴西徒襄武,安定徙美陽,北地徙池陽,上郡徙衙。百姓戀土,不樂去舊,遂乃刈其禾稼,發徹室屋,夷營壁,破積聚。時連旱蝗饑荒,而驅蹙劫掠,流離分散,隨道死亡,或棄捐老弱,或爲人僕妾,喪其太半。復以任尚爲侍御史,擊羌於上黨羊頭山,破之,乃罷孟津屯。

夫餘王寇樂浪。

高句驪王宮與-貊寇玄菟。

夏,閏四月,丁酉,赦涼州、河西四郡。

海郡張伯路復寇東萊,青州刺史法雄擊破之;賊逃還遼東,遼東人李久等共斬之,於是州界清靜。

秋,九月,漢陽人杜琦及弟季貢、同郡王信等與羌通謀,聚衆據上-城。冬,十二月,漢陽太守趙博遣客杜習刺殺琦;封習討奸侯。杜季貢、王信等將其衆據樗泉營。

是歲,九州蝗,郡國八雨水。

孝殤皇帝永初六年(壬子,公元一一二年)

春,正月,甲寅,詔曰:“凡供薦新味,多非其節,或鬱養強孰,或穿掘萌牙,味無所至而夭折生長,豈所以順時育物乎!《傳》曰:‘非其時不食。’自今當奉祠陵廟及給御者,皆須時乃上。”凡所省二十三種。

三月,十州蝗。

夏,四月,乙丑,司空張敏罷。己卯,以太常劉愷爲司空。

詔建武元功二十八將皆紹封。

五月,旱。

丙寅,詔令中二千石下至黃綬,一切復秩。六月,壬辰,豫章員-原山崩。

辛巳,赦天下。

侍御史唐喜討漢陽賊王信,破斬之。 重生之展翅高飛 杜季貢亡,從滇零。是歲,滇零死,子零昌立,年尚少,同種狼莫爲其計策,以季貢爲將軍,別居丁奚城。

孝殤皇帝永初七年(癸丑,公元一一三年)

春,二月,丙午,郡國十八地震。

夏,四月,乙未,平原懷王勝薨,無子;太后立樂安夷王寵子得爲平原王。

丙申晦,日有食之。

秋,護羌校尉侯霸、騎都尉馬賢擊先零別部牢羌於安定,獲首虜千人。

蝗。

孝殤皇帝元初元年(甲寅,公元一一四年)

春,正月,甲子,改元。

二月,乙卯,日南地坼,長百餘裏。

三月,癸亥,日有食之。

詔遣兵屯河內通谷衝要三十三所,皆爲塢壁,設鳴鼓,以備羌寇。

夏,四月,丁酉,赦天下。

京師及郡國五旱,蝗。

五月,先零羌寇雍城。

秋,七月,蜀郡夷寇蠶陵,殺縣令。

九月,乙丑,太尉李修罷。

羌豪號多與諸種鈔掠武都、漢中、巴郡,板-蠻救之,漢中五官掾程信率郡兵與蠻共擊破之。號多走還,斷隴道,與零昌合,侯霸、馬賢與戰於-罕,破之。

辛未,以大司農山陽司馬苞爲太尉。

冬,十月,戊子朔,日有食之。

涼州刺史皮楊擊羌於狄道,大敗,死者八百餘人。

是歲,郡國十五地震。

孝殤皇帝元初二年(乙卯,公元一一五年)

春,護羌校尉龐參以恩信招誘諸羌,號多等帥衆降;參遣詣闕,賜號多侯印,遣之。參始還治令居,通河西道。

零昌分兵寇益州,遣中郎將尹就討之。夏,四月,丙午,立貴人滎陽閻氏爲皇后。後性妒忌,後宮李氏生皇子保,後鴆殺李氏。

五月,京師旱,河南及郡國十九蝗。

六月,丙戌,太尉司馬苞薨。

秋,七月,辛巳,以太僕泰山馬英爲太尉。

八月,遼東鮮卑圍無慮;九月,又攻夫犁營,殺縣令。

壬午晦,日有食之。

尹就擊羌黨呂叔都等,蜀人陳省、羅橫應募刺殺叔都,皆封侯,賜錢。

詔屯騎校尉班雄屯三輔。雄,超之子也。以左馮翊司馬鈞行徵西將軍,督關中諸郡兵八千餘人。龐參將羌、胡兵七千餘人,與鈞分道並擊零昌。參兵至勇士東,爲杜季貢所敗,引退。鈞等獨進,攻拔丁奚城,杜季貢率衆僞逃。鈞令右扶風仲光等收羌禾稼,光等違鈞節度,散兵深入,羌乃設伏要擊之,鈞在城中,怒而不救。冬,十月,乙未,光等兵敗,並沒,死者三千餘人,鈞乃遁還。龐參既失期,稱病引還。皆坐徵,下獄,鈞自殺。時度遼將軍樑-亦坐事抵罪。校書郎中扶風馬融上書稱參、-智能,宜宥過責效。詔赦參等,以馬賢代參領護羌校尉,復以任尚爲中郎將,代班雄屯三輔。

懷令虞詡說尚曰:“兵法:弱不攻強,走不逐飛,自然之勢也。今虜皆馬騎,日行數百里,來如風雨,去如絕弦,以步追之,勢不相及,所以雖屯兵二十餘萬,曠日而無功也。爲使君計,莫如罷諸郡兵,各令出錢數千,二十人共市一馬,以萬騎之衆,逐數千之虜,追尾掩截,其道自究。便民利事,大功立矣。”尚即上言,用其計,遣輕騎擊杜季貢於丁奚城,破之。

太后聞虞詡有將帥之略,以爲武都太守,羌衆數千遮詡於陳倉崤谷,詡即停軍不進,而宣言:“上書請兵,須到當發。”羌聞之,乃分鈔傍縣。詡因其兵散,日夜進道,兼行百餘裏,令吏士各作兩竈,日增倍之,羌不敢逼。或問曰:“孫臏減竈而君增之,兵法日行不過三十里,以戒不虞,而今日且二百里,何也?”詡曰:“虜衆多,吾兵少,徐行則易爲所及,速進則彼所不測。虜見吾竈日增,必謂郡兵來迎,衆多行速,必憚追我。孫臏見弱,吾今示強,勢有不同故也。”既到郡,兵不滿三千,而羌衆萬餘,攻圍赤亭數十日。詡乃令軍中,強弩勿發,而潛發小弩;羌以爲矢力弱,不能至,並兵急攻。詡於是使二十強弩共射一人,發無不中,羌大震,退。詡因出城奮擊,多所傷殺。明日,悉陳其兵衆,令從東郭門出,北郭門入,貿易衣服,迴轉數週;羌不知其數,更相恐動。詡計賊當退,乃潛遣五百餘人於淺水設伏,候其走路;虜果大奔,因掩擊,大破之,斬獲甚衆。賊由是敗散。詡乃佔相地勢,築營壁百八十所,招還流亡,假賑貧民,開通水運。詡始到郡,谷石千,鹽石八千,見戶萬三千;視事三年,米石八十,鹽石四百,民增至四萬餘戶,人足家給,一郡遂安。

十一月,庚申,郡國十地震。

十二月,武陵澧中蠻反,州郡討平之。

己酉,司徒夏勤罷,庚戌,以司空劉愷爲司徒,光祿勳袁敞爲司空。敞,安之子也。

前虎賁中郎將鄧弘卒。弘性儉素,治歐陽《尚書》,授帝禁中。有司奏贈弘驃騎將軍,位特進,封西平侯。太后追弘雅意,不加贈位、衣服,但賜錢千萬,布萬匹;兄騭等復辭不受。詔封弘子廣德爲西平侯。將葬,有司復奏發五營輕車騎士,禮儀如霍光故事。太后皆不聽,但白蓋雙騎,門生-送。後以帝師之重,分西平之都鄉,封廣德弟甫德爲都鄉侯——

國學網站推出 【漢紀四十二】 起柔兆執徐,盡閼逢困敦,凡九年。

孝安皇帝元初三年(丙辰,公元一一六年)

春,正月,蒼梧、鬱林、合浦蠻夷反;二月,遣侍御史任-督州郡兵討之。

郡國十地震。

三月,辛亥,日有食之。

夏,四月,京師旱。

五月,武陵蠻反,州郡討破之。

癸酉,度遼將軍鄧遵率南單于擊零昌於靈州,斬首八百餘級。

越-徼外夷舉種內屬。

六月,中郎將任尚遣兵擊破先零羌於丁奚城。

秋,七月,武陵蠻復反,州郡討平之。

九月,築馮翊北界候塢五百所以備羌。

冬,十一月,蒼梧、鬱林、合浦蠻夷降。舊制:公卿、二千石、刺史不得行三年喪,司徒劉愷以爲“非所以師表百姓,宣美風俗。”丙戌,初聽大臣行三年喪。

癸卯,郡國九地震。

十二月,丁巳,任尚遣兵擊零昌於北地,殺其妻子,燒其廬落,斬首七百餘級。

孝安皇帝元初四年(丁巳,公元一一七年)

春,二月,乙巳朔,日有食之。

乙卯,赦天下。

嬌妻誘惑太深,解藥拿來 壬戌,武庫災。

任尚遣當闐種羌榆鬼等刺殺杜季貢,封榆鬼爲破羌侯。

司空袁敞,廉勁不阿權貴,失鄧氏旨。尚書郎張俊有私書與敞子俊,怨家封上之。夏,四月,戊申,敞坐策免,自殺;俊等下獄當死。俊上書自訟;臨刑,太后詔以減死論。

己巳,遼西鮮卑連休等入寇,郡兵與烏桓大人於秩居等共擊,大破之,斬首千三百級。

六月,戊辰,三郡雨雹。

尹就坐不能定益州,徵抵罪;以益州刺史張喬領其軍屯,招誘叛羌,稍稍降散。

秋,七月,京師及郡國十雨水。

九月,護羌校尉任尚復募效功種羌號封刺殺零昌;封號封爲羌王。

冬,十一月,己卯,彭城靖王恭薨。

越-夷以郡縣賦斂煩數,十二月,大牛種封離等反,殺遂久令。

甲子,任尚與騎都尉馬賢共擊先零羌狼莫,追至北地,相持六十餘日,戰於富平河上,大破之,斬首五千級,狼莫逃去。於是西河虔人種羌萬人詣鄧遵降,隴右平。

是歲,郡國十三地震。

孝安皇帝元初五年(戊午,公元一一八年)

春,三月,京師及郡國五旱。

夏,六月,高句驪與-貊寇玄菟。

永昌、益州、蜀郡夷皆叛應封離,衆至十餘萬,破壞二十餘縣,殺長吏,焚掠百姓,骸骨委積,千里無人。

秋,八月,丙申朔,日有食之。

代郡鮮卑入寇,殺長史;發緣邊甲卒、黎陽營兵屯上谷以備之。冬,十月,鮮卑寇上谷,攻居庸關,復發緣邊諸郡黎陽營兵、積射士步騎二萬人屯列衝要。

鄧遵募上郡全無種羌雕何刺殺狼莫;封雕何爲羌侯。自羌叛十餘年間,軍旅之費,凡用二百四十餘億,府帑空竭,邊民及內郡死者不可勝數,並、涼二州遂至虛耗。及零昌、狼莫死,諸羌瓦解,三輔、益州無復寇警。詔封鄧遵爲武陽侯,邑三千戶。遵以太后從弟,故爵封優大。任尚與遵爭功,又坐詐增首級、受賕枉法贓千萬已上,十二月,檻車徵尚,棄市,沒入財物。鄧騭子侍中鳳嘗受尚馬,騭髡妻及鳳以謝罪。

是歲,郡國十四地震。

太后弟悝、閶皆卒,封悝子廣宗爲葉侯,閶子忠爲西華侯。

孝安皇帝元初六年(己未,公元一一九年)

春,二月,乙巳,京師及郡國四十二地震。

夏,四月,沛國、勃海大風,雨雹。

五月,京師旱。

六月,丙戌,平原哀王得薨,無子。

秋,七月,鮮卑寇馬城塞,殺長吏,度遼將軍鄧遵及中郎將馬續率南單于追擊,大破之。

九月,癸巳,陳懷王竦薨,無子,國除。

冬,十二月,戊午朔,日有食之,既。

郡國八地震。

是歲,太和徵和帝弟濟北王壽、河間王開子男女年五歲以上四十餘人,及鄧氏近親子孫三十餘人,併爲開邸第,教學經書,躬自監試。 玥影橫斜 詔從兄河南尹豹、越騎校尉康等曰:“末世貴戚食祿之家,溫衣美飯,乘堅驅良,而面牆術學,不識臧否,斯故禍敗所從來也。”

豫章有芝草生,太守劉祗欲上之,以問郡人唐檀,檀曰:“方今外戚豪盛,君道微弱,斯豈嘉瑞乎!”祗乃止。

益州刺史張喬遣從事楊竦將兵至-榆,擊封離等,大破之,斬首三萬餘級,獲生口千五百人。封離等惶怖,斬其同謀渠帥,詣竦乞降。竦厚加慰納,其餘三十六種皆來降附。竦因奏長吏奸猾,侵犯蠻夷者九十人,皆減死論。

初,西域諸國既絕於漢,北匈奴復以兵威役屬之,與共爲邊寇。敦煌太守曹宗患之,乃上遣行長史索班將千餘人屯伊吾以招撫之。於是車師前王及鄯善王復來降。

初,疏勒王安國死,無子,國人立其舅子遺腹爲王,遺腹叔父臣磐在月氏,月氏納而立之。後莎車畔於-,屬疏勒,疏勒遂強,與龜茲、於-爲敵國焉。

孝安皇帝永寧元年(庚申,公元一二零年)

春,三月,丁酉,濟北惠王壽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