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夏桃在旁邊趕緊給滿上。

沈老爺開始說出他的想法:「藍兄弟,與我沈府也是有緣,要不要考慮來我這做個長期護院呢?讓你衣食無憂,平時還管吃飽飯。」

藍雲聰可是現代人,談薪酬才不能稀里糊塗。

「那,沈老爺您打算給我開什麼價格呢?」

沈老爺大氣地說:「每月二兩銀子!」

管家都驚呆了,這可是跟他一樣的薪酬啊!

藍雲聰在腦子裏跟系統問:「我對這裏的錢沒概念,二兩銀子大約是我們那個年代多少錢呢?」

「兩千塊吧。。。」

藍雲聰聽得系統提示完,再對照自己以前的現代收入,沒有兩萬哪能過日子?

藍雲聰篤定了沈老爺想讓自己來當護院的心很急迫。

於是開口跟沈老爺說:「沈老爺,我想每月二十兩。而且我要先預支半個月的薪酬,十兩銀子!剩下的每個月月底結清。您要覺得合適我就來,不合適的話,您就另請高明。」

管家聽了這話,差點蹦起來!

這?

二十兩銀子?一個月?!

二十兩銀子他么是一個管家將近一年的收入!他一個毛頭小子,竟然獅子大開口!

「姓藍的!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啊!」

管家還是壓住了火,作勢要攆他走。

「慢著!」

沈老爺笑着站起來,去拉藍兄弟的手:「小兄弟,我同意,戌時來,護院到卯時,今晚就來,可以么?」

為了自己千金的安全,沈老爺肯下本兒!

這可給管家氣得一直跺腳!

太不公平了!

藍雲聰點頭同意。

「晚飯之前我回家要照顧老娘,晚上來咱們這護院,都不耽誤,合適!」

沈老爺更是大方起來:「昨天約好的那小豬和雞,讓管家現在就領你認一下去,什麼時候想領走,都可以!」

確實不差錢的大戶人家,藍雲聰一陣竊喜,又能多賺錢升級系統了!

管家給他拿了十兩銀子,然後不情不願地領他去了牲口棚,但他可不敢當面發難,藍雲聰的武力值太高了,誰敢當面給他穿小鞋!?

藍雲聰揣著十兩銀子,又讓系統確認了這幾隻豬和雞,今晚就給它們拽到空間里來。有飯吃,有錢拿,心裏樂開了花,照顧老母親的過好日子指日可待了!

等他們回到正廳,沈家一家老小也都還在。

沈小姐這才上前來單獨謝恩。

「書瑤多謝恩公相救!」

這溫柔又悅耳的聲音,聽得人渾身每個毛孔都舒服。

藍雲聰這才有機會仔細打量這天姿國色的沈小姐。

標準的鵝蛋臉,露出來的皮膚都雪白雪白,細細彎彎的眉毛,一雙鳳眼如星星閃亮,櫻桃小口,紅唇飽滿欲滴,一米六的個子,長發及腰,嬌小可愛。

尤其是那前凸后翹的曲線。

最起碼C杯以上了!

藍雲聰看了都咽了口口水。看過沈小姐,方才那俏丫鬟已經索然無味了。

據說縣太爺家的千金更美?!這沈小姐已經是閉月羞花了!比她還漂亮的,有空要去品鑒一下!

恨自己怎麼沒穿越成男人啊!這美嬌娘!花前月下,小酌一杯,吃着自己做的美食,得多有福氣!

「主人,你確認想當男人?好好掙錢給我升級,以後真可以給你做變性手術!只要肯花錢,沒有辦不到!」

系統又在實時地跟藍雲聰做思想溝通。

「不,容我再觀察觀察!畢竟,我還垂涎那帥哥了呢!」

藍雲聰性取向很正常,她是女的,她喜歡男的,只不過別人都以為她是一個小夥子,這沒辦法,一時半會兒也別告知天下了,女扮男裝出來行走確實方便。

「沈小姐您不用客氣,沈老爺是付給我報酬的,我這也是正常打工收錢。」

藍雲聰說這話,確實是現代了,人家付錢,我賣力氣,這是正常勞動所得。

可沈小姐是沒聽過這種調調的,一時驚為天人。

一個護院小哥,說出來的話,連她的父親都不一定能總結得這麼透徹。

看他,中等身高,精瘦的身材,一雙桃花眼微微含情,讓人羨慕的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皮膚被曬得略有些黝黑,特別給人安全感。

沈小姐不由得有些心動。

都是情竇初開的年紀,見到這眉清目秀的異性,難免有些心神波動。

沈家夫人是過來人,趕緊拉住自己閨女。縱使這小兄弟再有武力值,窮得叮噹響,也不能高攀自己家這千金的!

「書瑤回自己房裏待着吧。我跟這藍兄弟交代幾聲。」

「好的,母親。」

沈書瑤粉紅的雙頰低低垂下,不舍地退回自己閨房。

沈夫人示意藍雲聰跟她來。

來到沈小姐的閨房前院,有一間清幽的屋子。

「藍兄弟晚上就在這個房間守夜吧。有什麼需要就找我和老爺要,只要能護我這寶貝女兒周全。」

一張桌子,兩張椅子,一個炕,兩床絲綢棉被。

「好的夫人,晚上我會過來。那我先回家給老娘做飯,她眼睛不好,需要我照顧。」

沈夫人點點頭,是個孝子,可惜太窮了些。

藍雲聰離開位於城東的沈家大院,奔自己的城南破院而去。

「娘,待孩兒回來,請你吃雞!」 這個世界真的太瘋狂了!

一夜之間,蕭何由人人敬仰的大英雄,變成了人人唾棄的民族敗類……之所以會這樣,全都是因為,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將一些不實的舉報材料,上傳到了網上!

然後龍國的人就瘋狂了,根本就不去查詢,這些材料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假……總之現在,蕭何守護龍國立下的汗馬功勞,全都被他們忘記!

他們現在就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蕭何不死他們不會善罷甘休……

於是他們紛紛上書請命,要至蕭何與死地!

這真的是一種諷刺,一種悲涼!

……

龍都,帝宮!

一個幽靜的小院子裏,兩個年過半百的人正在對弈!

其中一人,正是龍國帝主。

他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股威嚴,讓看到的人,無比拘謹!

與他對弈之人,正是他的秘書長,龍國的實權人物——君臨!

帝主捻起一顆黑子,放在棋盤上,聲音平靜的詢問:「網上關於他的那些東西,你都看了嗎?」

「帝主說的他是誰?」君臨捻起一顆白子,思慮許久,然後在放在棋盤上!

「蕭何!」帝主的聲音,已經有些不悅,君臨明顯是在故意迴避這個問題。

「已經看了!」察覺到帝主聲音之中那股不悅的情緒,君臨不敢在裝糊塗,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帝主:「輿論已經擴散到了整個網絡,所有人都知道了,龍王蕭何貪污受賄,強取豪奪,殺人如麻……我們想控制輿論,已經不可能!」

帝主冷漠道:「那你的意思是……」

君臨抬頭,直視帝主的眼睛:「可能……只有給天下人一個交待了!」

給天下人一個交待,自然是……除掉蕭何!

不管關於蕭何的流言是真是假?總之現在,儘快將蕭何除掉,平息民怨才是最重要的。

帝主沉默不語,捻起一顆黑子,又放在了棋盤上。

君臨不敢在多說話!

帝主心思深沉如海,沒人能猜透……所以他現在,要是在多說話,可能就會犯了帝主忌諱。那時,他可能也會跟着蕭何一樣倒霉。

這裏的氣氛,立刻變的無比沉默,壓抑!

很長一段時間,兩人都沒在開口說一句話!

直到一個人到來,才打破這裏僵局沉默的氣氛。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一心想至蕭何與死地的皇主王。

皇主王手裏拿着一摞厚厚的文件,他走到帝主身邊恭敬道:「稟告帝主,執法部門,收到幾萬封舉報蕭何的材料……我們實在壓不下來了,所以這件事情,還是請帝主定奪該如何處置吧!」

皇主王將手裏文件送到了帝主的手裏。

帝主隨意打開看了兩份,然後問皇主王:「你覺得這些舉報材料是真是假?」

皇主王道:「一大半以上都是實名舉報,所以真實性很大!」

「還有,很多舉報內容都能查到!」

「比如在雲城,蕭何強取豪奪魔傑新城,殺四大家族的人,殺謝家滿門……還有在邊城,三十八國賠償了幾萬億,蕭何卻只將一半上繳國庫,其餘全都中飽私囊……所以,蕭何可能真的是罪大惡極!」

帝主面色不變,依然平靜的問道:「那皇主王覺得該如何處置蕭何?」

這個問題,十分耐人尋味!

整件事情背後,就是皇主王在推波助瀾!

他要是跟君臨一樣,直接跟帝主說,處置蕭何,那不是不打自招了嗎?

如此陷害同僚,帝主肯定不能容他。

所以他現在,必須跟當婊子還立牌坊似得裝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