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夏未打了個響指:“這很簡單,餘季就是因爲了解這對情侶是多麼的恩愛,才殺死他們的,因爲強烈的嫉妒心理,這種心理我們每個人都會有,這要看你如何把握了。他看着,他們恩愛的戲碼非常的生氣,然後就把他們給殺了,這是一種典型的吃不着葡萄說葡萄酸的心態。”

這樣說來,這個餘季真是越來越變態了,曾經的朋友看不慣也殺,真的是沒有救了。

齊銘不服氣的說:“就算是情侶被殺是因爲餘季的嫉妒,那麼,南湖灣流浪漢的死,你怎麼解釋呢?一個流浪漢怎麼會認識餘季呢?”

夏未想了想說:“也許是因爲湊個人數吧!你們沒法現,餘季殺人都是一對一對的殺嗎?每一個殺手都有他特定的殺人習慣,特定的手法。”

讓夏未這麼一說,我也感覺到,非常的奇怪。餘季殺人真的是一對一對的殺,就拿這次來說,情侶是一對,流浪漢和李玉琪是一對,米海和米林是一對,米琪和王亞飛是一對,都是一對對的殺。或許,越是有能力的人越的狂妄,也越是希望別人知道他的特點,喜歡看別人抓不到他,又得意洋洋的樣子吧?

難道餘季有單數恐懼症,非得殺雙數,還是說,殺兩個人還能賺一個。

變態,通常喜歡這樣獨樹一幟。

只是,他到底還要殺多少人,纔會住手,然後停下來?

我心很亂。內心惶恐不安起來,我的父母,應該就是在他們的手上,照餘季他們現在這樣瘋狂的樣子,這個模式下去,他們還會是安全的嗎?

千萬,千萬不要,不要對我的父母下手,好麼?如果你的目標註定,終究是我的話,那麼,我束手就擒。

“那我的父母會不會很危險?”

“那倒不會,餘季在你身上,定是想得到什麼。當然你也是他的終極目標,沒有達到他的目的之前,他絕對是不會輕易動手的。”夏未一直就是這樣的冷靜,無論碰到什麼事情,都是這樣。

或許,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吧!

“希望是這樣的!不然,我倒是寧願我自己去死,也不希望我的爸爸媽媽們因爲我而被餘季殺死!”

夏未聽到我這樣的話,表情很是不自然,他擔憂的看着我,輕輕的啓動着他的脣,潔白的牙齒在我的眼前晃動着,我彷彿看到了一個個的字,從他的嘴裏飄了出來。“他不會殺你的,那日,那個厲鬼來找你,事實上,有一部分是餘季在背後操作的結果,他暗地裏加重了老太太的怨念。”

“只是,他堵着萬分之一的可能,你會是最後一個掀開老太太孝被的人。經過,你是知道的。 總裁大叔惹不起 當時,我要不是施法讓自己進入你的夢境,搞不好,餘季的陰謀餘季得逞了!幸虧我看你老不醒,強闖了進去!”

難怪,當時耳邊會傳來餘季惋惜的嘆息說“可惜了!”

當初那個高人也有說過,我會碰到一個守護神,也會經歷很多挫折,原來就是這樣的。夏未,那日想必是元氣大傷吧?

其實,我真的很感激夏未對我的……

我按捺住內心對父母的牽掛,疑惑的問夏未:“整個案子,現在就剩下一個王鑫了,他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更何況,他還直接殺了人。按照餘季的變態性格早就殺了王鑫了,爲什麼獨獨留了王鑫一命呢?”

這真的不符合常理,難道說,是因爲什麼事嗎?

夏未隨手把面前的電腦關上了,看着那深藍色的屏幕,沉思。良久,他彷彿很疲倦一般。“因爲他感覺,王鑫和他很像!”

我實在不能理解,爲什麼夏未要這麼抽象的給我解釋問題,他以爲我能夠聽得懂嗎?我又不是他肚子裏面的蛔蟲,怎麼這麼精確的知道什麼事!本來還想問問,又看到夏未那種我是老大的,非常欠扁的姿態,我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反正以後會知道的,問多了有理解不來,那太特麼的丟人現眼了,這樣的醜,本寶寶丟不起啊!

我還要臉呢!

白玉收起了平時的嬉皮笑臉,難得鄭重的說:“現在人都死了,這個案子改怎麼結案呢?我們不可能說是餘季殺了人吧!”

我和齊銘臉上都露出了非常爲難的神色,一時之間,真還不知道怎麼辦。

夏未看到我們的這個樣子,緩緩開口道:“這個還不簡單,死人是最聽話的,死無對證,我們現在就說人都是米琪和王鑫殺的,米琪對她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並且畏罪自殺。”

還能夠這樣嗎?警察不是要求公平公正的嗎?齊銘和白玉也沒有反駁他,用沉默表達了他們的立場。

很多時候,不妨糊塗一點,更要看怎麼處理,纔是最完美的。

然道,真的來句:“鬧鬼啦!”

況且,如果如實報道出來,網絡這麼發達的今天,網絡的力量可是無窮的,完全不能夠去估算的。如果官 方真的直接來個鬧鬼,搞不好會引起恐慌,人心惶惶啊!那還不如,明面上先結案,暗地裏面好好調查?

君不見,那些個叫囊着要搞什麼燒炭自殺,什麼什麼自殺的,瞬間就引起了好多觀衆,有人勸解,更多人起鬨。當人家豬腳在好心人們的勸解下,準備放棄自殺的時候,可是引起了好多人的謾罵。

結果,最後他的結局,依然是直播死亡……

想想,就覺得恐怖呢!

既然這樣做是最佳的方法,我也就不做這個出頭鳥了,免得被夏未這隻冰冷的子彈打成重傷,無法享受這美麗的世界。

這個事過去了以後,警局這幾天沒發生什麼大事,只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特別多,連齊銘和白玉這種響噹噹的刑警,都被抓去做壯丁了。

看着齊銘走得時候,那幽怨的小眼神,可把我給樂壞了。齊銘也有今天吶!

快活了還不到半個小時,辦公室的電話就‘滴零零’的響個沒完,我一猜就是又發生了什麼民事糾紛,磨磨蹭蹭的不願意去接。

就在那和夏未耗着,以爲夏未會去接,沒想到,夏未兩耳不聞窗外事,像尊大佛似得坐在那,就是不去接電話。

我無奈只好去接了這催命的電話,不出意外的聽到值班警察說:“在X大附近的學府小區裏面發生了一起婆媳糾紛,想找我們去調節一下。”

都已經接到內線了,好能讓我怎麼辦,只好忍着悲痛,用非常歡快的語氣答應了他,放下電話的時候,我已經淚流滿面了,悲痛無法言表。

只是,婆媳糾紛,不是社區民警的地盤,歸他們管,好歹也是他們的事情啊!

怎麼會這樣,直接就越級接線到外我們這裏了呢?刑警隊天天去管這些芝麻綠豆大的事情,哪裏還能提高呢?

估計,社區民警,或者派出所的同事們解決不了,上報領導,經過請示以後,纔派單到我們這裏的吧? 第3551章

竟然也是一面黑色一面白色,黑白相間的寒潭水都在翻滾著,黑色想要吞噬白色,白色想要吞噬黑色,相互爭奪的排擠著……

而上空的一男一女,手裡的攻擊卻沒收回,此時才發現,與其說他們是在攻擊,不如說他們是在往寒潭水內輸入靈力!

源源不斷的黑白攻擊,不斷的輸入寒潭中,也讓整個寒潭沸騰翻滾的更加厲害了,似乎寒潭水都要飛上天似的!

紅衣女子手裡打出的是黑色靈力,而黑衣男子手裡打出的則是白色靈力!

如果墨九狸在這裡,她強悍的神識就會發現,寒潭的最深處,竟然封印著一黑一金兩個大小不同的光團!

黑色的光團比較小,金色的光團比較大,而此刻金色的大光團卻幾乎整個擋在黑色的光團上面,上面兩個人的攻擊,通過寒潭直接落在下面的光團上面!

被金色光團護著的黑色小光團,安穩平靜的躺在那裡,沒有收到絲毫的折磨,反而是護著黑色光團的金色大光團,卻因為上面的攻擊,身上的金色光芒,正在慢慢的變弱,變小著……

時間大概過了兩個多時辰,上空的一男一女,直到他們額頭紛紛冒汗,堅持不住的時候,才紛紛收回了手,金色的光團也變得跟和黑色光團差不多大了!

上空的兩人攻擊停下的瞬間,金色的光團就滾到了黑色光團的身邊,光芒都暗淡了很多,不像黑色的光團,光芒那麼晶瑩極致又神秘!

寒潭上空,紅衣女子疲憊的靠在黑衣男子身上,語氣有些擔憂的看向寒潭問道:「哲哥哥,這樣真的可以嗎?我們現在每隔百年就要來壓制對方的神魂一次了,如果她回來的話……」

「盈盈,你放心好了,如今這神界的一切,都是我們說的算,別說沒有這神魂,她無法徹底恢復記憶,根本不記得自己是誰,就算她的記憶恢復了,沒有這神魂,她也恢復不了實力!」

「只要她的實力恢復不了,帝溟寒為了保住她的神魂,就無法醒來,我們縱然不能把現在的帝溟寒如何,但是只要墨九狸踏入聖地,我們就能第一時間感應到她的存在,到時候我們兩個人都不需要出手,隨便一個人都能滅的墨九狸魂飛魄散……」

「等到墨九狸死了,帝溟寒也就不足為懼了,沒有了墨九狸的帝溟寒,完全不是我們的對手,現在我們只要百年來這裡壓制一次便可,只要不讓這下面的神魂被墨九狸發現,一切都在我們掌握之中……」黑衣男子十分自信的說道。

「可是,哲哥哥,畢竟她才是真正的……」

「盈盈,我早就說過了,從墨九狸哪個賤人隕落後,你就跟我一樣,是這世間真正的神謫了!哪個賤人有的你有,哪個賤人沒有的你也有,別忘了你的身體內流的是當初墨九狸的神之血液,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腹黑萌寶:大佬甜妻寵上天 黑衣男子打斷紅衣女子的話說道。

「哲哥哥,對不起我只是擔心墨九狸回來!」 我沒好氣的踢了踢還坐在椅子上的夏未,咬着牙說:“還坐在這幹嘛!幹活去了,剛纔值班警察說,在X大附近的學府小區裏面發生了一起婆媳糾紛,讓咱們去調節一下,我已經答應了。”

在我想要吃人的目光下,夏未慢悠悠的合上了卷宗,輕輕的將封面撫平,有條不紊的整理好,放到了抽屜裏面,鎖上。

夏未慵懶的伸了個懶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無比愜意。他站起來非常傲嬌的看都不看我一眼:“走吧!”

看着他那瀟灑地背影,我嗤之以鼻,裝什麼裝,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是什麼貨色,還想玩豬鼻子插大蒜——裝象啊!

夏未很自覺的去開車了,我當然是求之不得啊,整個人感覺疲倦,也是不願多走那幾步路,左右衡量了之後,決定大門口等他。

今天的天氣真的不錯,遠遠地看着花池裏面火紅的月季開得正旺,隱約的還能看到幾隻蝴蝶在上面翩翩起舞。

可能就是因爲這幾隻蝴蝶的原因吧,讓我感覺到,警察局也不是那麼的冰冷,還有一絲絲夢幻城堡的感覺。

夏未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開車到了我的身邊了,也不鳴笛,只是靜靜地看着我,沉默,沒有說一句話。

我也靜靜的看着花兒,沒有說話。難得的靜謐,難得的蝶戀花兒,不好好的欣賞一下,待會可是又要燒腦傷身了。

這時候的夏未也不知道在哪裏弄來了一副蛤蟆鏡,架在筆挺的鼻樑上面,有一種武打動作片中,冷酷電影明星的感覺。

我像個花癡一樣的瞧着夏未,夏未的目光好像也是定格在我的身上的,只是他戴了一副拉風的墨鏡,我看的不太清楚。

我站在陰涼的地方,不知從哪裏吹來了一陣風,夾帶着濃郁的百合花的香味,鼻間充斥着百合花的香味,微風也輕輕地吹動我耳後的幾絲頭髮。

時間彷彿在此刻靜止了。

我沉浸在夏未給我布的這個局之中,不能自拔。一個不自覺的聲音打破了我的想象。

“小白,你到底是走不走啊,人家小夏在這裏等你好長時間了,你們不是還有任務需要去執行嗎?可別耽誤的任務!”

就在門衛老大爺還想絮絮叨叨的說話的時候,我滿頭黑線的轉過身,憂怨的看了他一眼,丟下一句:“馬上走!”就迅速鑽進了車子裏。

夏未也並沒有拖泥帶水,而是非常果斷的一踩油門就衝出去了。

我在後視鏡還能隱約的看見門衛老大爺還站在門口,好險,如果被他逮到,非得拉着你去他的警衛室去品嚐一下,他的美味的茶葉不行。

就在前兩天,我剛剛領教了這位門衛老大爺。那天正逢隊裏面也沒有什麼事,午飯吃的有點飽,就沿着牆邊的陰涼處來回的逛遊,打算消消食。

走到大門口的時候,門衛老大爺非常迅速從警衛室裏面出來,笑眯眯的對我說:“你就是小白吧,早就聽說咱警局來了一位大美女一直沒有見見,正好大爺這裏有好茶,坐下來聊聊天。”

剛一開始,我被門衛大爺這矯健的身姿,着實給嚇了一跳,轉身欲逃,後來看大爺這麼和藹、友好,我就點了點頭,跟着他進了警衛室。

後來才知道這是個錯誤的決定,真是讓我欲哭無淚啊!也不是因爲什麼大事,也不是大爺的茶不好喝,究其根本原因,門衛大爺是個不折不扣的話嘮。

自打他把我忽悠進了警衛室,我就陪着他一直說,其實也不是在聊天,只是門衛老大爺自己在那裏說,我根本插不上話,就一直在那裏微笑點頭,阿夢說過,無論別人說什麼微笑點頭總是沒錯的。

大爺就從太陽正當空一直說到太陽落山,快吃晚飯的點。茶水也從一開始的深綠色滿滿變成了淺綠色,現在都快沒有顏色了,臉上的微笑早已經僵硬了。

這個大爺真是拉着個人就東南西北的亂扯,要不是我極力的攔着,上廁所都差點跟着我去了,怕我半路上跑了,我在三保證,才放我獨自去上廁所。

看着窗外越來越黑的天空,我在隊裏就這麼沒有存在感嗎?我都失蹤大半天了都沒有人出來找找我,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就在我快要絕望的時候,白玉急匆匆的跑到警衛室,神色非常慌張的對我說:“你怎麼在這啊,我們幾個都找了你大半天了,快跟我回辦公室,有個緊急文件需要你處理一下。”

看着白玉那慌張的小眼神也不像是作假,我剛想開口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白玉就朝着我擠眉弄眼,我瞬間會意。

門衛老大爺狐疑的看着我們倆:“真的?你們可別合起夥來騙我啊,我可不吃這一套。”

我神色非常的慌張,緊張的我都快哭了:“大爺,我真的是有急事,今天下午陪您在這聊天,聊得挺盡興,就把這件事給忘了,剛剛白玉一說,我突然又想起來了,我現在要回辦公室處理那個文件,去晚了,要出大事的。”

都快聲淚俱下了,我都佩服自己這演技,我不去演戲,真是演藝界的一大損失,我這樣的還不得拿獎拿到手軟啊!

門衛老大爺彷彿也被我無可挑剔的演技給擊敗了,做了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沉重的點了點頭,放我們走了。

在門衛老大爺點頭的那一刻,我差一點破功了,還好白玉眼疾手快,及時的提醒了我。

不過,事實上,他真是一個熱心,善良的好老人家,完全不像那日裏追着我索命,感覺要吃掉我的餓死鬼。

呸呸呸!

我真是鄙夷自己,這麼好的老爺爺,我居然還攬着和那隻鬼做比較,真是太沒有良心了。我感覺自己都要看不起自己啦。

在回去的路上,不用白玉多說,我也知道,我以後一定要遠離警衛室,那裏就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狼窩。

從後視鏡抽出視線,我的眼神不自覺的就匯聚到夏未的身上,夏未的嘴角微微上翹,非常的狡黠,像極了一隻偷吃到肉的小狐狸。

夏未嘴角的弧度不斷地在加深,充滿笑意的聲音響起:“帥嗎?”

“帥!”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一陣懊惱,我居然沒有聽出夏未剛剛聲音裏面調侃的意味。我的腦袋可能被門擠了,也有可能今天出門根本就沒有帶腦子,才說出這麼滅我方氣勢,助長他方囂張氣焰的話來。

好丟人呀!

怎麼辦?都怪我自己動不動就犯花癡,動不動就腦殼進水,講話不經過大腦!我覺得此刻我的臉怕是紅成了一個大蘋果了吧?

絞盡腦汁的在想接下來的應對套路,夏未肯定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的。

等了這麼長時間,夏未很沒有說話,我猶豫的擡起頭,一擡頭,就看見夏未那張放大版的禍國殃民的臉。

他的眼睛好像是一潭深水,還是看一眼便會陷進去。我呆呆的看着夏未,鼻間隱約的聞見洗髮水的清香,說不上來是哪種洗髮水,這種味道非常的好聞,也很迷人。

一時之間,我竟失了言語。

夏未突然勾了勾嘴角,就在下一秒,我的呼吸被奪去!清香又帶有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溫潤柔軟的脣緊緊壓迫我,輾轉廝磨,這次的吻跟上一次不同,這次帶有很強的佔有慾。

我完全被夏未的氣勢鎮住了,呆呆的愣住了,等緩過神來,雙手掙扎使力,想要推開他,這時候才知道原來男女的力氣差距這麼大,一時竟推不開他。

我怎麼可能就這樣乖乖就範呢?在腦袋中搜刮各種套路以防不測,,這個傢伙不會就想在這裏,就給我來玩玩吃幹抹淨的戲碼吧?

“你可以閉上眼睛”這時候夏未突然開口了,那聲音低沉並且富有磁性,我羞答答的低着頭,不敢說話。

他的聲音有一種蠱惑人心的力量,我聽話的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倏然,他擡起手掌猛地扣住我的後腦,另一隻手攔腰擁住我,隔着布料,微微的摩擦着我纖細的腰肢。

夏未離着我也是越來越近,身體貼上來。跟夏未靠的這麼近還是第一次,有一種眩暈的感覺。

我們的脣緊緊地貼在一起,夏未異常的柔然,嘴裏充滿着純男性的味道,淡淡的香菸的道味,但是極具佔有慾。

在夏未異常猛烈的氣勢下,我的不適感漸漸浮出來,呼吸也滿滿的變得急促起來,就好像花兒在陽光雨露的滋養之下,奮力的綻放,美豔欲滴。

在雨露的滋潤下,花兒芯裏面的花粉,都無法的再隨風飄揚,吸引那些蜜蜂或者是蝴蝶來採摘蜂蜜,還有花粉。

就在我快要窒息的情況下,夏未的脣悠然的離開,輕輕的,蜻蜓點水一般的,可就在那一瞬間,我居然希望夏未的不要離開,我真是瘋了!

這樣的感覺,果真是讓人意亂情迷啊!

夏未嘴角噙着笑意,好像回味般的舔了舔嘴脣,看着夏未嚴重戲謔的笑意,我竟有些不好意思,低着頭。

一陣刺耳的汽車鳴笛聲過後,圍繞在車廂內的曖昧氣息也隨之消散,我們所有的曖昧,意亂情迷的下一步,都變成了天邊的白雲,抓都抓不住。 第3552章

紅衣女子急忙解釋道。

「我知道,不用擔心,一切有我在!」黑衣男子道。

億萬妻約,總裁慢點追! 「哲哥哥,難道聖地之巔的帝溟寒,和這噬神潭裡面的神魂,我們一點辦法都沒有嗎?」紅衣女子還是有些鬱悶的問道。

「噬神潭是我們神族的剋星,加上這噬神潭內,又被帝族和墨族的那些罪人用靈魂獻祭過,如今誰也拿這噬神潭沒有辦法,只有帝族和墨族的血脈能進出其中!」

「聖地之巔也是一樣,都是因為帝族和墨族那些賤人的關係,變得跟噬神潭一樣,成為了我們無法靠近的禁地……」黑衣男子聲音冰冷又煩躁的說道。

「那墨九狸呢?難道我們也無法阻止她回到神界嗎?我們沒辦法派人找到她現在的下落嗎?」紅衣女子聞言不甘心的問道。

「找不到,我們是神族,之前我們派下去的人,失去了殺死她的機會,帝族和墨族那些賤人的殘魂,在回到噬神潭的時候,將墨九狸在世間的痕迹,抹掉的十分徹底!」

「後來帝溟寒又蘇醒過來,更是把關於墨九狸的氣息,徹底掩蓋,如果不是我一直派人監視著噬神潭和聖地之巔,得知帝溟寒蘇醒,趁著他的分身離體,我們兩人及時出手鎮壓了噬神潭內的神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