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夏建仁雖然心裡得意,但還是有些理智的,搖頭道:「魏大人不是不送,而是在等蕭燁陽先給他送,然後他才好給他回禮。」

幕僚愣了一下,似有些不解。

夏建仁笑了一聲:「蕭燁陽雖是親王的兒子,可不管怎麼說,魏大人才是西涼最高官員,他要先給蕭燁陽送禮,豈不是告訴眾人,他低蕭燁陽一頭?」

幕僚面露恍然之色:「大人說的正是。」

夏建仁接著幽幽說道:「你說蕭燁陽好好的京城不呆,幹嘛非要留在咱們甘州衛呀?」

他現在也看出來了,蕭燁陽一時半會兒是不會離開的。

這話,幕僚沒有接。

其實,在他心裡,他是希望蕭燁陽繼續留在甘州衛的。

甘州衛這邊太窮太苦了,只有像蕭燁陽這種有身份有地位有資產的人,才有可能改變甘州衛的情況。

不說其他的,就說高產糧種,這個要是能推廣開,每年冬天肯定就不會餓死那麼多人了。

蕭夫人的坡山改造他一直在關注著,看到改造出來的梯田裡一點一點的長出綠意,他的心是振奮是激動的。

要知道,在以前荒山上是很難種出東西的。

很顯然,蕭府帶來的高產糧種耐旱且對土地的要求不高。

甘州衛有太多人吃不飽飯了,他也是當了夏大人的幕僚后,生活才稍微改善了一些,想到小時候吃草根樹皮的苦,他心裡希望蕭大人留下的意願就更加強烈了。

幕僚瞅了瞅夏建仁,夏大人對他有知遇之恩,他願意一直輔佐他,可是夏大人從未受過底層百姓的苦,心裡權衡的都是自身利益,根本不會怎麼考慮百姓的溫飽。

哎……

他知道,夏大人,以及涼都的魏大人都不希望蕭大人留在西涼,他們害怕蕭大人在這裡,會將朝廷的目光吸引過來,不利於他們在西涼的統治地位。

就在幕僚思緒飄遠的時候,夏建仁則是在想他賣出去的牧場。

如今的青陽牧場那是十分的熱鬧,每天都會有牧民過去詢問牧草種子的事。

看到牧場從原來的荒蕪一點一點的變得翠綠起來,裡頭的牛羊也越來越多,他就後悔得腸子都青了。

原本周圍的牧場也在甩賣,可知道四季糧食鋪會售賣牧草種子后,所有牧場主人都不再賣牧場了。

他現在就是想買一個牧場回來,都沒門路了。

以前的牧場是累贅,現在又開始變成香餑餑了。

夏建仁皺眉道:「蕭燁陽還是趕快離開咱們甘州衛吧,他一來,我就沒幾天高興的。」

幕僚瞅了瞅夏建仁,垂頭沒說話。

就在這時,小廝走了進來:「大人,蕭府下人給您送端午節禮來了。」

夏建仁明顯有些意外,蕭燁陽來甘州衛好幾個月了,是一口飯、一口酒,也沒請衛所官員吃過,范統那傢伙私底下沒少說這事。

「快拿過來我瞧瞧!」

夏建仁好奇的看著小廝提過來的竹籃:「這竹籃倒是挺別緻的。」說著,就將蓋子給打開了。

裡頭的東西雖尋常,可每一樣都十分的精緻。

裝酒的梅花瓷壺,小巧雅緻;

茶罐上也雕刻有寓意良好的精美圖案;

香包上的刺繡活靈活現,十分的精美;

就是裝鹹鴨蛋的竹盒子,也是精心設計過的。

夏建仁看了一眼桌岸上魏家送來的沒有任何特色的粽子和點心,和蕭家一比,頓時高下立見,他都替魏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幕僚感嘆道:「蕭家果然不愧是王府出來的,見過的好東西多,這尋常的節禮都做得這麼雅緻好看。」

夏建仁『嗯』了一聲,拿起一個粽子遞給幕僚,他自己也開了一個,咬了一口,他就後悔給幕僚粽子了。

活了幾十年,這蕭府的粽子是他吃過最好吃的粽子。

唇齒留香,回味悠長。

夏建仁將軟糯香甜的粽子咽下,見幕僚盯著竹籃里的東西看,直接下了逐客令:「那個本官突然想起還有事要做,你先下去吧。」

幕僚沒立即走,眼睛不住的往竹籃里瞧,這蕭大人府上做的粽子實在太好吃了,他想帶兩個回去給老母和兒子嘗嘗。

夏建仁看懂了他的眼神,若是以前,他多少都會給一些,可今天卻是不願意了,蕭府送的粽子也沒幾個,好東西自然是要留給自己和家人吃的。

不過一點不給也不好,夏建仁便拿了兩個都指揮使送的粽子給幕僚。

幕僚神色僵了僵,說實話,都指揮使送的粽子和外頭買的味道相差不大,最多也就是包的稍微大一些,口感什麼的,和蕭府粽子簡直沒法比。

知道夏大人不會給自己蕭府粽子了,幕僚只能遺憾的提著兩個粽子離開,而被他咬了一口的蕭府粽子又被他給重新了起來,準備拿回家給老母嘗嘗。

……

范府。

范統在收到蕭府的節禮后,就迫不及待的打開了酒壺蓋,芳香撲鼻的酒香鑽入鼻尖,這個好酒的漢子咕嚕咕嚕幾口,就將一壺黃酒給全部灌下了肚。

旁邊的范夫人看得那叫一個無語。

范統見酒沒了,忍不住嘀咕道:「這蕭大人也太小氣了,送酒也不說多送一點,這麼一小壺,還不夠塞牙縫的呢。」

「就你那酒量,送一壇過來也不夠你喝的。」范夫人走過去,一把奪過他手中的酒壺,見酒壺做的小巧精緻,笑道:「你那閨女也是個愛酒的,日後拿這個給她裝酒。」

范統咂了咂嘴:「這蕭府的酒比梁家酒館賣的都還要好喝。」

范夫人笑道:「梁家酒館只是在甘州城有點名氣,可蕭大人、蕭夫人卻是從京城王府出來的,什麼好東西沒見過沒吃過?他們手上的東西,別說梁家酒館了,就是涼都的魏家,也未必比得上。」

「我警告你呀,這蕭家是又買牧場,又改造荒山,擺明了是要常在這邊呆了,你在衛所里,可不許和蕭大人對著干。」

范統撇了撇嘴:「我哪敢呀,別看蕭燁陽那傢伙年紀不大,可一身的本事卻是不小。」

「前幾天,他在糾正一個小兵的訓練動作,我想趁機摸了摸他的底,你猜怎麼著?好傢夥,我還沒近他身,他就一掌給我拍了過來,到現在我膀子都還疼得厲害。」

丈夫這些天左肩膀使不上力氣,范夫人也知道,知道他是自找的,頓時氣得不行:「你還真是活該!」

說完,就提著竹籃要走。

范統見了,連忙搶了個粽子和鹹鴨蛋。

等到范統嘗過粽子和鴨蛋的味道后,飛快的朝著范夫人追去,然後,還沒到端午節,范統和家裡的人就將蕭府送來的東西給全吃了。

……

董家。

劉曉曼笑眯眯的吃著紅豆紅棗粽:「母親,弟妹人真是好,知道我喜歡吃他們家的糕點,這次又送了這麼多過來,我都不好意思了。」

和別家相比,董家的禮物要厚重很多,稻花也清楚董家現在生活有些艱難,所以特意多送了一些吃食。

董夫人聽到兒媳的話,一邊整理稻花送過來的節禮,一邊笑道:「怡一給咱們家送了禮,咱們也得回禮。昨天你父親給你送來的甜瓜,我瞧著不錯。」

「那是岡山百戶所那邊的特產,怡一應該沒吃過,給她勻一籃子過去,你看怎麼樣?」

劉曉曼點了點頭:「應該的,不能只咱們吃弟妹的,母親,你就看著送吧,要是弟妹喜歡吃,我再讓我爹送就是了。」

董夫人笑著點頭:「蕭府送來的都是好東西,正好節禮比較多,等會兒我分一份出來,給你父母送去,讓他們也嘗嘗。」

劉曉曼頓時笑眯了眼:「謝謝母親。」

……

邊軍軍營。

當幾輛載滿粽子的馬車駛入軍營時,軍營里的將士們都涌了過來圍觀。

軍帳里,蕭燁陽正在和曹丹、蘇弘信,以及其他將領,商量甘宣軍鎮防禦的事。

經過近三個月的修建,甘州衛第一個軍事重鎮已初步建成。

甘宣鎮全部實施軍事化管理,如今蕭燁陽正在和眾將領落實各項規章制度。

聽到外頭傳來喧嘩聲,蕭燁陽看了一眼得福。

得福快步走出帳篷,沒一會兒,就帶著得壽進來了。

「奴才給主子請安,見過各位將軍。」

蕭燁陽讓得壽起來,問道:「你怎麼來了?」

得壽笑道:「明天就是端午節了,夫人讓我來給各位將軍和將士們送端午節禮的。」

聞言,軍帳里的將領先是面露詫異,隨即臉上都露出了喜色。

他們這些人駐守在甘州衛,最少的,都有好五六年了,往年端午節的時候,軍營這邊也就會吃頓帶葷腥的,還從來沒有官員給軍營送過節禮呢。

蕭燁陽眼裡浮現出了笑意:「把禮物拿進來吧。」

很快,幾個小廝就提著一個個竹籃進來了。

得壽笑道:「這些是給各位將軍的,都是府里自己做的,帳篷外的那幾車粽子,是給其他將士們的。」

軍營里數萬將士,光靠蕭府的下人,根本包不出這麼多的粽子,就只能從外頭買了。

西涼這邊很少吃大米,糯米就更少了,所以,粽子在這邊的售價也不低,對於軍營將士也是稀罕的吃食。

得壽接著說道:「夫人說了,明天端午節,也讓將士們都吃上粽子。」

曹丹心裡有些動容,起身向蕭燁陽行了一禮:「多謝大人和夫人,還想著我們這些軍漢。」

其他將領見了,也紛紛起身道謝。

蕭燁陽站起來扶起曹丹:「你這是做什麼,沒有你們守衛邊疆,就沒有大夏的安穩,你們是大夏的功臣,內人送些吃食過來表達感謝,是應該的。」

蘇弘信見氣氛有些沉重,連忙站出來打圓場,笑著拿過一個竹籃:「大家快看看,蕭夫人都給我們都送了什麼好吃的?」

和衛所官員不同,邊軍將領的竹籃里多了一塊鹵羊肉,稻花知道將士飯量大,粽子也包得格外大了一些。

得福和得壽收到蕭燁陽的示意,連忙將竹籃發給了每個將領。

軍隊的人可沒有那麼多規矩,大家拿到竹籃后,都紛紛打開了蓋子,大笑著議論了起來。

曹丹見手下亂糟糟的,苦笑著看了看蕭燁陽。

蕭燁陽搖了搖頭,表示沒事,率先拿起一個粽子吃了起來:「大家都嘗嘗吧。」

隨即,軍帳里就響起了一陣爭論聲。

「這酒真不錯!」

「酒有什麼好喝的,這滷肉才爽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