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場下,秦中天也看出來了,十分滿意。

葉雄的橫空出世,緩解了他不少的壓力,如果不是葉雄出現,他都不知道派什麼人迎戰。

劍襲狂嘯太恐怖了,魔樓化身還沒反應過來,一道劍龍帶著萬道劍影,已經將他穿胸而過,血濺當場。

連斬四名魔族元嬰修士,全場徹底沸騰了.

正道之中,歡呼如潮。

反觀魔族,個個臉色非常難看。

(本章完) 魔界,天魔樓!

樓內大殿!

魔樓站在大殿上,神色非常難看。

作為魔仙王的左右臂之一,魔樓跟魔淵齊名,一個主戰仙魔界,一個主戰下界。

魔淵的化身遍布下界,為魔界輸送新鮮血液,讓更多的修士上來之後,投奔魔族。

他的化身遍布仙魔界,操縱著各種各樣的人物,對仙魔界的戰況,產生非常大的影響。

這一次,他處心積慮,想盡辦法,才想到這麼一個辦法,本來以為可以最大限度消滅正道的元嬰修士,但是他沒有想到,會在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遇到劍宗的傳人。

「連殺我四個化身,讓我元氣大損,我若不殺你,還怎麼服眾。」

「我現在不惜消耗元氣,將天旗的實力,升上元嬰後期,我看你還怎麼贏我。」魔樓咬牙切齒。

……

戰場之上,魔柯林,冥河鬼婆,跟黑臉的臉色都有些難看。

就在這時候,人群之中,再次走出一道人影,來到他們身邊。

此人名為天旗,原本只是半步元嬰修為,再次被魔樓化身附體。

「樓主大人,要不讓我出手,殺他斬殺?」黑臉站出來說道。

「不可,你是飛升榜第一,一旦出手,秦中天肯定會派出更強的修士出來,對你沒有好處。」

魔樓的計劃是,用最少的傷亡,減弱對方的實力,哪怕他附身的人死了,也只是死一名金丹修士,他損耗一些元氣而已,但是黑臉出手就不同了,勢必將雙方的戰局,提升到最高的級別。

「可是樓主大人,你的化身不是他的對手,我剛才看了,他的實力雖然是元嬰中期,但是已經能跟元嬰後期抗衡了。」黑臉急道。

「我已經將附身的人,實力提升到元嬰後期了。」魔樓化身道。

此言一出,周圍三人,頓時又驚又喜。

「一次殺不了,那就兩次,我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三頭六臂。」魔樓化身冷哼一聲,身影一閃,已經落到葉雄面前,再次跟他迎面相對。

「小子,你很拽啊,居然連殺我們四個人。」魔樓化身仇視地說道。

不是四個人,只是你的四個化身而已,葉雄心裡暗暗道。

只是,他當然不會說出來,今天是刷戰功的好機會,如果他說出來,讓人知道他殺的是金丹修士,到時候會不會減他的戰功,這是很難說。

「不是我厲害,是你們魔族的人,實力太差了。」葉雄淡淡地說道。

此言一出,全場一片嘩然,所有的正道人士,全都被葉雄的氣勢給點燃了。

仙魔大戰以來,正道一直都非常被動,輸多贏少,經常被壓著打,這次葉雄大勝,大大漲了正道的臉,讓正道的人揚眉吐氣。

「很好,你成功激發了我的怒火。」魔樓化身氣得渾身顫抖起來。「今天不殺你,我就不叫天旗。」

盛世狂妃:傻女驚華 魔樓化身身體湧起比前面恐怖得多的氣勢,身上的魔元,在他頭頂之上,凝成一個十分凝實的天外魔相。

紅眼,青嘴,全身散發著陰鬱之極的氣勢。

在場的人,一看就知道,此人的實力,顯然比起剛才的魔修,強得多。

「這股氣勢……他們居然派出了元嬰後期的魔修。」

「好強,比起剛才,強了三分之一還多。」

「看來被連斬四人,魔柯林臉上也掛不住了,要派名強者出來找回個場子。」

正道的人竊竊私語起來,全都為葉雄的安危感到擔心了。

葉雄是強,但是那是跟同階相比的,現在對方派出比他更高一階的修士,他的處境會非常危險。

「去死吧!」

魔樓化身一聲大吼,操縱著天旗的身影,氣勢洶洶地殺過來。

人還沒至,一股可怕的威壓,就撲面而來,彷彿將葉雄狠狠輾碎在威嚴之下。

魔樓化身頭頂的天外魔頭法相越來越大,張開黑呼呼的大嘴,彷彿要將葉雄一口吞掉似的。

周圍的人,全都為葉雄擔心起來,畢竟現在的天旗的攻擊力太強大了。

葉雄巋然不動,等天外魔頭法相差不多將自己吞噬的時候,手掌心才慢慢鑽出一把迷你小劍,正是心劍。

魔樓開始提升實力,他自然也不能壓制修為。

要麼壓制,要麼爆發,而且是爆發得徹徹底底,這樣才能夠在對方還沒反應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對方斬殺,最少消耗自己的元氣。

一股比先前大戰之時,還要強一倍的紅色氣勢,從葉雄身上衝天而起來。

《梵聖功》的元氣辨別度太高了,金光四射,太容易被認出來,所以葉雄操縱的是四層的《焚天功》。

雖然比不《梵聖功》,但是他的底蘊在那裡,而且四層《焚天功》也不簡單,頓時他就像化身火神一樣,衝天而起,強大的紅色氣勢,點燃了整個太空,彷彿火燒雲一樣。

「心劍道第四式,天劍神斬!」

一道帶著太陽火的紅色劍芒,彷彿火神降世,直斬出去!

整個天地之間,彷彿都被這一劍,劈兩成半。

天外魔影夠高,高達千米,但是這劍芒更高,有幾千米。

這一劍,直接就將天外魔影法相斬成兩半。

「這混蛋在故意隱藏修為。」魔樓化身瞬間明白過來了。

可惜,已經遲了。

葉雄這一劍,蓄勢已久,豈會再給他任何機會。

劍芒將天外魔頭法相斬破之後,趁魔樓化身還沒反應過來,去勢不減,直斬而落,將天旗的身體斬成兩半。

周圍。

一片靜寂。

連風吹過的聲音,都能清晰聽到。

這一劍速度太快,幾乎是雷霆之勢,整個過程不到一秒鐘。

一些實力弱的,甚至還沒反應過來,天旗就被斬殺了。

活脫脫的秒殺!

半晌之後,正道之中才響起潮水般的歡呼聲。

氣勢,徹底被點燃了。

(本章完) 「好,好,很好,真是太好了!」秦中天哈哈大笑起來,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對身邊的人說道:「大智若愚,深藏不露,裝瘋賣傻,這傢伙是天才啊,一步步將對方拉入自己的陷阱之中,人才啊!」

連斬對方五名元嬰期修士之後,秦中天忍不住開懷大笑起來。

現在,他算是徹底看清了,葉雄根本就不是笨,只是一直在裝傻而已。

正魔大戰有兩條戰線,這一條戰線一直都被正道關注著,就是現在這一場的大戰,不知道有多少修士用水鏡傳播出去,說不定現在的大秦皇,還有各個勢力的一域之主,都在通過水鏡觀看著這場大戰。

這一場大戰,算是為他掙回了面子。

「查到他的身份沒有?」秦中天小聲地問身邊的謀士葉謙。

「回大統領,我已經查到了,他剛註冊成為抗魔員沒多久,才幾天時間,代號9527,除了代號之外,任何資料都沒有。」葉謙說道。

「推舉人是誰?」

「推舉人叫洛連君,是皇衛隊的,現在恰好也在這裡。」

「馬上將她找過來。」秦中天連忙吩咐。

他有種預感,面前這個傢伙如果此次不死的話,肯定會名震天下,到時候大秦皇可能會詢問到自己,這個傢伙是什麼身份,叫什麼名字,如果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不被罵得狗血淋頭才怪。

所以,他必須以最後的速度查出他的身份,到時候自己才不置於啞口無言。

「洛連君過來,大統領找你。」葉謙作為軍師,這一點他早就準備好了,當下朝背後一名女子喝道。

洛連君連忙上前,戰戰兢兢地問:「屬下洛連君,見過大統領。」

「戰前免禮了。」秦中天揮了揮手,免去客套,直入正題,指著場上的葉雄問:「此人你認識吧,他叫什麼名字,到底是何人?」

洛連君搖了搖頭,說道:「屬下不認識。」

剛才的大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她自然也看在眼裡。

由於葉雄化了妝,所以她認不出來。

「他不是你舉薦的嗎?」

「我舉薦?」洛連君一臉茫然。

「我們剛才查過了,他的代號叫9527,是三天前由你舉薦成為抗魔員的。」葉謙提醒。

洛連君看了眼場上的人,頓時恍然大悟。

難怪她剛才見他出手的時候,有種熟悉的感覺,居然是他。

「回大統領,他化了妝,所以我沒認出來。」洛連君說道。

「化妝,難道是什麼知名人物?」

「洛連君,他的真名叫什麼?」秦中天問。

洛連君猶豫了一下,突然想起葉雄交待過,不讓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份,當下說道:「大統領,不好意思,他告誡過我,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份。」

「連我也不能知道嗎?」秦中天冷哼,非常不高興。

洛連君見大統領發怒,頓時如芒在背,但還是咬了咬牙道:「屬下答應過他,他才同意加入抗魔隊的,請大統領諒解。」

「世外高手,不想被人知道身份很正常,知道了,你回去吧!」葉謙連忙揮了揮手,讓她退下去。

「屬下告退。」洛連君這才鬆了口氣,感激地看了葉謙一眼,退了下去。

找了個視錢好的地方,洛連君目光看著面前那個引爆全場的男人,一時之間,有些發怔。

……

魔樓怔怔地站在大殿之中。

通過水鏡,看著戰場之上,半空之中,備受萬眾矚目的葉雄,瘦長的臉上露出十分不甘之色。

魔柯林跟冥河鬼婆,黑臉,站在水鏡的另一邊,三人都不敢說話,怕得罪了他。

哪怕隔著水鏡,三人依然能從魔樓的臉上,感覺出他內心憤怒地火焰。

「樓主大人,要不……讓我出手?」黑臉再次試探地問。

大家都知道,對方的實力,已經不是魔樓的化身能夠對付的。

魔樓雖然強大,但是他的化身,再強大也只能到這種地步,哪怕再派化身過來,也是殺不死葉雄的。

「魔柯林,讓斷刃出手。」魔柯林吩咐。

「我正在此意,讓斷刃出手綽綽有餘,不需要黑臉出手。」魔柯林說道。

「你告訴斷斷刃,讓他無論如何,也殺把給殺了。」魔樓命令。

「是,樓主大人。」

魔柯林朝人群之中喊了一聲:「斷刃,出戰。」

馬上從魔族人群之中,飛出一名體格高大的男子。

男子穿著短背心,露出健碩的體格,塊塊肌肉隆起,一頭微曲的短髮,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威風凜凜,氣勢不凡。兩隻眼睛不大,咪起來之後,眉頭凝成一個川字,殺氣騰騰。

此人一出,正道之中,一片嘩然!

「居然出動了斷刃,看來魔族真是沒辦法了。」

「我就猜測,魔族會出動他,除了他之外就是冥河鬼婆跟黑臉,這個劍宗傳人,還沒有資格讓這些人出手。」

「斷刃被稱之為正道殺手,死在他手下的正道元嬰修士,至少幾十個,此番他出來,這下麻煩了。」

「短刃可是魔樓旗下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希望劍宗的弟子能扛過這一關吧!」

背後的修士,在討論著,紛紛猜測這一戰的結果。

這些話,秦中天自然也聽在耳朵,當下小聲對身邊的葉謙說道:「傳令下去,準備大戰。」

葉謙輕輕一笑,說道:「大統領,你跟我想一塊去了。」

「什麼不死不休,跟他們魔族還講承諾嗎?」秦中天冷哼一聲,說道:「一會劍宗的弟子,一旦出現危險,咱們馬上出手,一定要把他救了。」

「此人對於咱們正道來說,氣勢影響太大了,如果他死了,會深深打擊正道抗魔的信心。」

「所以,他一定不能死!」秦中天對身邊的人,下了死命令!

「大統領,我馬上傳命下去。」葉謙點了點頭。

……

場上,葉雄跟斷刃迎面相對。

斷刃剛出場,他就知道此人不簡單。

一個人的實力,可以從他的勢頭上體會出來。

斷刃身上散發出來的可怕氣息,給他一種非常大的威壓,估計再壓制實力是不可能打敗他了。

除非暴露出自己的身份,釋放出底牌。

關鍵時候,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大不了打了一架之後,馬上離開這裡,不讓人找到自己。

「小子,能連殺我們五個元嬰修士,你就算死,也死得其所了。」斷刃冷冷道。

(本章完) 「想殺我,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葉雄冷笑道。

「你很快就會知道,我有沒有本事了。」

斷刃從身上拿出一把銘文大砍刀,刀身斷了一截,只剩下半截。

刀柄很長,哪怕斷了一截刀身,刀柄立在地上,還有一人高,看起來虎虎生威。

斷刃操起來大刀,一招橫掃!

一道十分恐怖的刀芒,橫誇星空,直斬而來。

比起一般元嬰後期修士,這刀芒,強大得多。

斷刃雖然是魔族的人,但修鍊的卻是正道的功法,身上並沒有魔元。

面對斷刃,葉雄自然不能像對付一般的魔修那麼輕易,心劍落入手中,同樣一劍擊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