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堂堂西方地下世界的冥王,他秦穆然何時有過害怕?

秦穆然冷冷一笑,言道:「既然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那我也就跟你們攤牌吧!」

聽到秦穆然的話,波塞冬和宙斯等人神情一愣,神情都有些好奇。

冥王到底在搞什麼鬼?

他到底還有什麼底牌,居然敢和三大神殿叫板?

「冥王,事情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你就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到底想怎麼樣吧!」

宙斯徑直問道。

秦穆然悠然坐在座位上,翹著二郎腿,愜意點上一根香煙,笑道「虧你們還是西方地下世界大佬級別的人物,難道,你們就都不想想,我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撤走我冥王殿的主力嗎?你們就不想想,如果我們冥王殿的主力現在不在這裡,他們會出現在哪兒嗎?」

聽到秦穆然的話,宙斯和波塞冬以及雅典娜臉上,笑容都瞬間有些僵持。

秦穆然說的很對,冥王殿的主力現在會在哪兒?

他們當然會像一把鋒利的刀鋒,此刻,正遞在另外三大神殿最脆弱的位置。

此刻。

會廳內陷入一片沉寂當中,出奇的安靜。

「哈德斯,少在這裡裝腔弄事,不管你們冥王殿的主力在哪兒,你都不是我們三大神殿聯手的對手。」

波塞冬信誓旦旦地說道。

他說的很對,如果三大神殿強強聯手的話,在這份實力面前,冥王殿確實不是對手。

但是,即便如此,秦穆然也有辦法讓他們付出沉重的代價。

此時此刻。

三大神祗,他們並不知道,整個西方地下世界,正在發生巨大變化。

冥王殿的主力,已經悄然出現在了三大神殿的本土地盤,並且完成了開戰部署和安排。

五殿會談。

在此前夕,秦穆然已經預料到了太陽宮的小算盤,他已經做好了力敵三大神殿的威脅。

冥王殿的全部主力: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暗衛……

他們已經全部進入一級備戰,全部逼近三大神殿的本土地盤。

三大神殿,為了在五殿會談之上,能夠靠武力恐嚇冥王殿,他們幾乎帶來了所有主力和屬下高手,本土防禦極其空虛,一旦三大神殿真敢動武,他們或許可以輕鬆佔領巴比亞城和格蘭塞堡城,但是等待他們的最終結果卻是,各大神殿的本土被徹底摧毀,丟失大本營。

對於這種結果而言,三大神殿為了區區一點兒利益,丟失本土權益,即便戰勝,也只能算是慘勝。

會廳內。

海皇波塞冬身後一名屬下,突然接到了本土發來的告急信息,他神情一愣,立刻低聲向波塞冬彙報說道:「海皇大人,剛剛得到我們海皇殿本土消息,冥王殿的青龍主力,突然出現在我們本土之上,而且已經將槍口對準了我們……」

「What?」

波塞冬驚訝一聲,自己本土地盤居然出現了冥王殿的主力?

與此同時。

另外三大神殿,也都同樣接到了本土發來的消息,在自己本土地盤上,受到了冥王殿成建制主力軍的威脅。

一旦開戰,三大神殿根本沒有任何回援的機會。

「快,讓我們的主力,立刻回援本土,本土可是我們的大本營,絕對不能丟失……」

波塞冬幾乎快要蹦了起來。

「海皇大人,現在已經來不及了,如果我們現在和冥王殿真的開戰,我們本土防禦薄弱,根本堅持不到我們主力回援……」

三大神祗。

海皇波塞冬,神王宙斯,智慧神雅典娜,他們臉上都寫滿了陰沉和冰冷。

「哈德斯,你,你到底背地了做了什麼?」

奪心99次:霸道BOSS寵妻無度 宙斯冷聲逼問道。

秦穆然神情淡然,微微一笑。

「沒什麼,你們三大神殿不是想玩兒嗎?我只是提前做好了陪你們好好玩玩兒的準備。」

「各位剛才,不是都還很自信的嗎?」

「現在這是怎麼了?」

秦穆然笑道。

「哈德斯,命令你的人,趕緊從我們的三大神殿的地盤兒上撤退,否則,我們三大神殿聯手,一定要滅了你們冥王殿……」

海皇波塞冬冷聲恐嚇道。

秦穆然不以為然地一笑,目光冷冷抬起,看向海皇波塞冬。

「好啊!」

「那就開戰吧!我冥王殿創立至今,還沒有怕過誰,只要你們三大神殿承擔得起這個後果,秦某奉陪到底。」

秦穆然語氣毅然地回道,語氣之中,霸氣側漏。

面對三大神殿,能夠說出奉陪到底這句話的人,放眼整個西方,再無第二人。

「哈德斯,你,你真的打算開戰?還是同時跟我們三大神殿一起開戰?你瘋了!」

波塞冬冷聲說道。

其實,三大神殿今天提兵到此,他們只是為了爭奪更多的權益罷了。

他們根本沒有想過真的要跟秦穆然開戰,畢竟,那樣下來,自己也會損失慘重,得不償失。

欲品秀色須漫步 秦穆然冷冷一笑,語氣一轉,冰冷說道:「雷凱,下達冥王令!」

一聲令下,站在秦穆然身後的雷凱,立刻神情恭然。

「是,請冥王下令!」

雷凱厲聲說道。

「命令我冥王殿前線各大主力,如果三大神殿敢有異動,就讓他們放開了打,大不了玉石俱焚,魚死網破!」

秦穆然冷聲說道。

「明白!」

雷凱言罷,立刻下達命令,而且,是以冥王令的形式下達。

波塞冬等人應該清楚,冥王令是冥王殿的最高指令,秦穆然既然動用了冥王令,那他絕不是在開玩笑。 “輪迴者,怎麼愣住了?不出手了?那麼換我了!”

仙瞥到趙小川錯愕地表情,冷笑說道。

太子殿下你正經點 趙小川臉色一沉,剛想要反駁兩句。

就在此時,他臉色大變,連忙在空中移動自己的身體躲避。

嘶~

仙一指點出,一道光刃從他的手指尖射向趙小川,擦着趙小川的額頭,削過他的髮絲。

轟!

趙小川躲過了這一擊,但光刃卻射在了他身後的泰山之頂上。

泰山一顫,一道百丈長的裂縫出現,無數的山石從上面滾落下來。

趙小川心中一驚,剛纔若不是他躲得快,就算他不死也要脫層皮。

然而還沒等他鬆口氣,他眼前頓時一花,看到仙倏然出現在他的眼前。

趙小川瞳孔一縮,看到仙向他打出一拳。

剎那間,一拳化百萬,整個世界中彷彿除了拳頭在沒有什麼。

不出意外,趙小川的臉上被拳頭砸中,狠狠地飛了出去。

他猛然吐出一口鮮血,臉上傳來的疼痛讓他感覺唄一座巨獸全力衝撞。

他驚異仙的速度和力道,不明白上次爲何仙和他對決時那麼弱小?是隱藏實力?還是在逗他玩?

轟!轟!轟!轟!

他根本沒有時間思考,因爲在他剛剛生出念頭的瞬間又感到全身各處傳來那種相似的疼痛。

臉上、頭部、胸口、腿上、胳膊、各處關節!

趙小川可以想象到自己的所有的身體部位似乎都被拳頭擊中,那種痛感一開始讓他撕心裂肺,但是到了後來,只剩下來沉重的喘息和麻木。

他甚至連一絲反抗的念頭都來不及生出,只有深深地絕望。

而在外人的眼光中,則是看到仙倏然出現再去趙小川的身前,打出一拳。

趙小川被擊飛後,仙再次消失,出現在他的背後再次打出一拳。

那速度太快,讓人眼花繚亂,也彷彿一個死循環,而趙小川只能像是一顆皮球,在仙的折磨下苦苦掙扎。

到了最後,趙小川整個人被仙的一片拳影籠罩,從天上打到地下,從地下打的嵌入了泰山之中。

泰山震顫,弱水翻騰!

幾個瞬息之間,整座泰山因爲承受不了仙的拳力崩成了一塊塊拳頭大小的碎石塊,弱水更是因爲不斷地飛濺,下降了兩尺。

“呼~”

仙長吐一口氣,頭上的汗液成一片蒸騰的霧氣繚繞在他的頭頂。

他身後的虛影漸漸消失,而眼中也多了一絲疲憊。

“能接住我的全力攻擊,還能保持着肉身不壞,看樣子第一世在你的身上果然下來不少血本,但你今天註定要死在這裏!”

仙冷冷的看着在崩壞的泰山底部碎石中氣若游絲的趙小川,冷笑一聲,然後高高舉起手掌。

風雨色變,雷海陣陣。

無數靈氣匯聚在仙的手掌,他的上空一道道暗紅色的閃電雷鳴,帶着滾滾雲氣化作一個直徑數萬裏的漩渦不斷盤旋。

漩渦越來越快,閃電越來越急,而仙的那隻手中則越來越亮。

趙小川躺在地上看着頭頂的仙,看着他的手掌四周的空間不斷地崩壞又重建,臉上一片絕望。

“若曦,來世再見!”

趙小川眼前彷彿浮現了曾經李若曦的容顏,嘴脣蠕動,低聲自語。

他自然不想死在這裏,但仙剛纔的攻擊已經將他全身二百零六塊骨頭全部打的粉碎,而且仙的拳頭上似乎有種奇怪的力量,不斷地削弱着他的輪迴之力。

戰到此刻,他發現自己的輪迴之力已經消耗殆盡,肉身更是使不出一絲力道。

“死吧!”

仙臉上浮現一絲冷笑,對於趙小川他是蔑視的。

趙小川的力量是強大的,這點他承認,但這力量卻不是他自己本身的,而是第一世通過十世的積累傳給他的。

換句話說,趙小川不過是第一世和其他各個時代的輪迴者們的傑作罷了!

“不過是一個傀儡,從沒有嘗試過自己獲取力量,只不過是藉着其他輪迴者賦予你的力量而存活在世間,眼中除了女人什麼都沒有,你如此的不成熟,甚至連體內力量的十分之一都沒有挖掘乾淨,果然只不過是一個失敗品!”

仙譏諷地看着趙小川說道:“就這樣死去吧!你放心,你的女人我會爲你好好照顧的!”

話音剛落,仙的手掌下揮,空間崩騰的雷電瞬間一頓,然後化作一條條雷龍齊齊向着仙的手掌中飛出的那道光柱匯聚而去。

剎那間,萬龍咆哮,不斷凝聚在一起,最後和光柱融合,化作一道黑色的光柱向着趙小川射去。

趙小川苦笑,黑色光柱所過之處空間崩塌,一切皆化爲虛無!

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他知道自己躲不過去!

於是,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來臨。

“不要啊!”

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趙小川聽到這個聲音,不由身體一顫,咬着牙強忍着疼痛扭過頭去,正好發現賈靈瑤在自己不遠處梨花帶淚地看着自己,而賈志文則拉住賈靈瑤,阻止她靠近自己。

“就這樣,就這樣,賈志文,一定要阻止她過來,不要讓她靠近,否則我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你的!”

趙小川不知從什麼哪裏生出的力氣,張口對着賈志文大聲吼叫道。

仙沒想到賈靈瑤會出現在這裏,臉色微變,那黑色光柱的威力減少幾分。

“不要,小川哥哥,不要!我是若曦,我全部想起來了,全部想起來了!你不要就這樣離開我啊!”

賈靈瑤雙眼蓄滿淚水,大聲地對着趙小川喊道,想要突破賈志文。

一品毒妃 不過賈志文卻好像一座雕塑,臉上一片冷冰冰地僵硬,將賈靈瑤攔在他的身前。

“很好,就這樣,就這樣……你要一個人好好地活下去,爲我活下去!”

趙小川聽到了賈靈瑤的話,淚如雨下,低聲自語,然後緩緩地閉上了自己眼睛。

“喲,就這樣放棄了麼?哈哈,小川,這可不像你的性格!”

正當黑色光柱距離趙小川還不足五丈,趙小川已經決定放棄時,一陣輕笑聲響起。 「冥王,真是一個瘋子,瘋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