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地道戰啊?”葉知秋一愣。

“是的,它挖了十幾個出口,分佈在谷底一里多路的的範圍裏,似乎想玩狡兔三窟的把戲。如果受到攻擊,它會從其他洞口逃逸。”許兆麟分析道。

“好,我們下去看看再說。”葉知秋點點頭,和柳雪拉着手,向着谷底俯衝而去。

“師父,帶上我呀!”蔡光輝又在後面大叫。

“你自己找緩坡下來吧!”葉知秋頭也不回,早已經衝到了谷底。

谷底寸草不生,都是灰白色的石頭。想必是火龍蛛長居於此,它的毒火,讓這裏的草木無法生長,所以才這麼荒涼。「四月五號,第四更。」

四月五號,第四更。本來是中午的章節,現在提前發了,大家不會再有意見了吧?

「本章完」 譚思梅和縮頭鬼,正在谷底等候,看見葉知秋和柳雪下來,急忙上前聽令。

葉知秋看看四周,問道:“火龍蛛現在在哪裏?”

縮頭鬼說道:“這裏有十幾個洞口,誰也不知道它現在在哪裏,反正不在這個洞,就在那個洞。”

“你回答的真好,果然管用。”葉知秋翻了一個白眼。

譚思梅說道:“其實哪個洞都一樣,我懷疑這裏面是全部貫通的。”

葉知秋點點頭,由東向西走了一遍,最後回到原地,選擇了中部的一個洞口,擡手一道天雷破打了過去。

雷暴聲過後,並無動靜,火龍蛛也沒有現身。

這裏的每一個洞口,直徑都接近一米,而且都是最近開鑿挖掘的,洞口外面,可以看到新鮮的石屑。

而且,每個洞口都透着妖氣和熱氣。

葉知秋不確定火龍蛛在哪裏,便每個洞都試探了一下。

可是,火龍蛛一直沒動靜。

“妖物就躲在裏面,它一定是害怕,不敢出來。”許兆麟說道。

柳雪也點頭,說道:“火龍蛛上次吃了虧,現在不敢交手,轉爲被動防守,也是正常的。”

“可是火龍蛛躲在裏面死不出來,我們怎麼對付它呢?”葉知秋有些技窮。

說話間,蔡光輝也追了過來,湊上前查看洞口,問道:“師父師孃,妖物還在裏面嗎?”

葉知秋一笑:“蔡光輝,你來的正好。現在師父有令,讓你去打前陣,鑽進洞裏,把妖物給我引出來。”

蔡光輝也很奸詐,左看右看,說道:“師父有令,弟子自然要聽話,可是……我鑽進洞裏,妖物迎頭噴一口火,我怎麼抵擋?會不會變成烤豬啊?”

“不會的,就算你被燒死了,也不會變成烤豬的。人嘛,烤熟了也不會變成豬。”葉知秋安慰道。

“師父,我還是不敢進去。”蔡光輝搖頭,又求救似地看着柳雪,希望師孃救他一命。

柳雪搖搖頭,笑道:“算了吧知秋,蔡光輝是玩木頭的,人家火龍蛛是玩火的。木能生火,火又能克木,讓蔡光輝去對付火龍蛛,恐怕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蔡光輝大喜,連連點頭:“對對對,師孃說得很對!”

葉知秋皺眉:“那怎麼辦?難道我們在這裏住下來,跟火龍蛛耗下去?”

“我進去看看吧,我有無極符護身,不怕妖物的毒火。”柳雪說道。

“算了雪兒,還是我進去吧,讓你一個大美女爬地洞,成何體統?”葉知秋揮揮手,準備進洞。

“妖物的毒火厲害,你怎麼防護?地洞裏面狹窄逼仄,不易躲避。”柳雪說道。

“放心吧,有備而去,它的毒火傷不了我。”葉知秋一笑,就在一排地洞前結印唸咒:“天地動,日月明,罡氣起,罩吾身急急如律令!”

咒語聲過後,葉知秋的身邊,漸漸地凝聚了一層紫氣,包圍全身。

“天罡紫氣?”蔡光輝吃驚,張大嘴巴叫道:“師父果然厲害,連護體罡氣都煉出來了!有罡氣護體,火龍蛛自然傷不得你!”

“不厲害,敢做你師父嗎?”葉知秋瞪了蔡光輝一眼,一貓腰,鑽進了身前的洞口裏。

洞口比較寬敞,葉知秋可以在裏面貓着腰行走。

但是這個姿勢,也很不舒服。

走了十幾步,前方變成了一條橫道。

順着橫道走,又可以看見很多岔道,簡直就是迷宮一樣。

“孽障,我已經殺到你的門前了,滾出來受死吧!”葉知秋喝道。

身在地洞之中,葉知秋這一嗓子吼出去,回聲滾滾,來回激盪,就像深谷雷鳴一般。

火龍蛛受驚,不知道從哪裏鑽了出來,繞在葉知秋的身後,一口毒火噴出!

霎時間,地道中亮如白晝,烈焰滾滾!

葉知秋急忙回頭,卻只見烈焰,不見火龍蛛。

柳雪等人在外面看着,只看見十幾個洞口都有火光閃現,熱浪噴出,可見火龍蛛的火威。

“師父小心啊,千萬別變成烤那啥……”蔡光輝在外面叫道。

“閉嘴!”葉知秋大罵,藉着天罡紫氣護體,向前急衝,尋找火龍蛛的所在。

可是火龍蛛的地道工事太複雜,縱橫交叉,簡直就像龐大的迷宮。

葉知秋兜兜轉轉,沒找到火龍蛛,自己卻反倒迷路了!

而火龍蛛總是神出鬼沒,時不時地偷襲一下葉知秋。

葉知秋的天罡紫氣漸漸消耗,有些頂不住,只得尋路而回,兜兜轉轉地鑽了出來。

柳雪急忙迎上,問道:“怎麼樣了知秋?”

葉知秋的一張臉被火烤得通紅,恰似剛出爐的烤鴨,渾身都帶着熱氣,揮手道:“不行不行,裏面的地道工事非常龐大複雜,沒有一個團的兵力,恐怕都打不進去!”

蔡光輝湊到葉知秋的身前,吸着鼻子說道:“師父,我聞見肉香了,如果撒一點芥末粉花椒粉,一定味道不錯……”

“滾你大爺!”葉知秋氣不打一處來,擡腳把蔡光輝踢到一邊!

柳雪忍不住一笑,又蹙眉說道:“火龍蛛的地道複雜,我們還是要將之引出來纔好。”

葉知秋定定心,開了天眼窺探,手指東北方的一個洞口說道:

“那孽障就在這個方位,潛伏在‘米’字型地道的中間點上,進退自如。想引她出來,恐怕不容易,不如我們慢慢來,將它的地道,一寸寸地毀去,讓它最後無處可藏!”

許兆麟說道:“老大,這樣的話,工程量太大了。地洞都開挖在山體裏面,要是一寸寸毀去,得多久才能辦到?而且火龍蛛不是死的,我們毀地道,它繼續開挖地道,恐怕一年半載,我們也難以抓住它。”

葉知秋沉吟不語,老鬼的話,也有道理,看來不能蠻幹。

柳雪走了幾步,忽然眼神一亮:“有了,我有辦法了!”

“雪兒有什麼辦法?快說!”葉知秋急忙問道。

柳雪扯着葉知秋,走開一段距離,這才低聲說道:“我想起來了,火能克金,火龍蛛最喜歡金氣。如果我們有一堆黃金的話,就可以把火龍蛛引出來。” “一堆黃金?一堆是多少,多大的一堆啊?”葉知秋愣了一下。

“大概要這麼大的一堆……反正,越多越好吧。”柳雪比劃了一下,又說道:“蜈蚣精送給我們的金條,如果有兩百根,我覺得就差不多了。”

葉知秋皺眉:“這麼多金條,要不少錢啊。就算去買,也得好幾天的時間。”

買這麼多的金條,要去大都市。一來一回,加上購買的時間,恐怕要好幾天。

宋公子做的是黃金珠寶生意,就算讓他送過來,也得好幾天的時間。

柳雪搖頭一笑:“不花你的錢,別怕。”

“雪兒別誤會,我可不是怕花錢,賣一顆鑽石,也能買個幾千兩黃金了。”葉知秋說道。

“也不用去買黃金,蜈蚣精不是說,這裏有一窖金嗎?我們把那一窖金找出來,也就夠了。收拾了火龍蛛以後,還可以把黃金帶走,發個小財啊。”柳雪笑道。

葉知秋這纔想起一窖金的事,問道:“難道蜈蚣精說的是真的,這裏真有一窖金?”

“應該有吧,那兩根金條就是證明。”柳雪說道。

“可是一窖金在哪裏?”

“不着急,等我算一算。”柳雪一笑,又說道:“讓鬼童子繼續留在這裏監視吧,等我們拿到黃金,再來收拾火龍蛛。”

葉知秋點點頭,吩咐鬼童子繼續留守,然後和柳雪一起立開山谷,回到山頂上。

蔡光輝還是被丟了下來,自己尋路上山。

回到山頭上,柳雪找了一個乾淨安靜的地方,立刻開始推算。

因爲手上有兩塊金條,柳雪可以利用通靈術,讀取裏面殘存的一些信息,所以推算起來比較簡單。

一炷香以後,柳雪說道:“藏金之地,應該在正南方向的一片墳場裏,距離不超過五里路。”

“好,我們連夜過去看看,先把黃金挖出來再說。”葉知秋說道。

柳雪點頭,和葉知秋一起向南搜尋。

半路上,蔡光輝趕了過來,在葉知秋和柳雪的身前開路。

這時候已經到了夜裏十二點,月色昏黃,夜風悽悽。

走了十來分鐘,山勢漸漸走低,地勢趨於平緩。

正前方有山峯,眼前也出現了兩條岔路,一條繞過山峯向東南,一條向西南。

“岔路口到了,師父師孃,向左還是向右啊。”蔡光輝問道。

葉知秋還沒回答,忽然聽見右側傳來一個幽幽的聲音,冷笑道:“你們從那邊,別從我這裏走,否則,我吃了你們!”

“何方魑魅魍魎,居然要吃人?”葉知秋轉臉看過去,卻見一個精瘦的老鬼,潛伏在右側的草叢中,距離岔路口大約三丈多遠,賊眼閃爍,幽幽發光。

蔡光輝也看見了那個老鬼,嘻嘻一笑:“師父師孃,這個鬼東西交給我,我來收拾他!”

對付一些普通的鬼魅,蔡光輝自然毫無壓力。

葉知秋點點頭:“去吧,把那個鬼東西給我拿下!”

“得令!”蔡光輝嘿嘿一笑,向着右側岔路走去。

老鬼從從草叢裏飄出來,張開手大叫:“站住!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柳雪和葉知秋都笑了,莫非這老鬼生前是個強盜,死了以後還不忘舊業?

蔡光輝猛地一揮衣袖,打出一道掌心雷:“老鬼,不知道我是強盜祖宗嗎?竟敢打劫我?”

老鬼閃身躲開,揮手打出一道道陰風,撲向蔡光輝。

蔡光輝道行不低,自然不害怕老鬼的陰風,頂風上前,不斷地打出掌心雷。

老鬼不敵,且戰且退,叫道:“罷了罷了,我打不過你,不過你還是走那條路吧,我可以給你們錢!”

說罷,老鬼一揮手,空中落下一大把銅錢,叮叮噹噹落地。

葉知秋大笑:“老鬼,你不是攔路搶劫嗎?怎麼卻反過來給我們錢?”

“我打不過你們,只好花錢請你們高擡貴手了!”老鬼氣咻咻地說道。

柳雪從地上拾起幾枚銅錢,在手裏仔細看。

銅錢都是宋錢,品相不錯,銅鏽不太多。

“這點錢就想打發老子走,把老子當成叫花子了?”蔡光輝欺負老鬼道行不高,繼續追着打。

“蔡光輝住手。”柳雪制止了蔡光輝的追擊,走上前,惦着手裏的幾枚銅錢,問那老鬼:“老鬼,你爲什麼不讓我們走這條路?”

“沒有爲什麼,這裏兩條路都可以繞到山峯後面,你們走那邊也是一樣的。”老鬼說道。

“那我偏偏要走這邊呢?”柳雪笑着問道。

“那就是欺負人!”老鬼說道。

“你要是不說出原因,我就欺負你,就要走這邊。”柳雪笑道。

“好吧好吧,我說。”老鬼猶豫了一下,說道:“我的屍骨在這邊的路上,被人踩中,我就會渾身痛疼。所以,你們別走這邊,還是繞路吧,求求你們了。”

葉知秋知道這老鬼在撒謊,笑道:“原來如此。不如這樣吧,我做個好事,把你的屍骨挖出來,重新找個地方埋了,行不行?”

“不行不行,我的屍骨都化在泥土裏了,挖不起來。”老鬼連連搖頭。

葉知秋還要再說,柳雪卻一把扯住,笑道:“既然老鬼這麼可憐,我們就繞道吧,君子有成人之美嘛。”

葉知秋知道柳雪有安排,便點點頭,招呼蔡光輝回來,轉身走向另一條路。

“謝謝幾位好人,謝謝了。”老鬼在後面感謝。

柳雪忽然一笑,說道:“老鬼不用謝我,說不定,我們走那邊的路,就會發現藏金的地方。”

“藏金?什麼藏金啊?”老鬼吃了一驚,嗖地一下跑過來,攔在柳雪等人的身前。

“一窖金啊,我聽說這裏有人藏了一窖黃金,所以來找找,把黃金挖走。”柳雪說道。

老鬼慌了,把住左側的路口,說道:“你們要找黃金,那就從右邊走吧,左邊沒有黃金。”

葉知秋斜眼問道:“走那邊,踩到你的屍骨,怎麼辦?你不痛了?”

“你們要找黃金,只有走那邊,我忍一忍就過去了。”老鬼說道。

柳雪忽然冷笑:“老鬼你別玩花樣了,此地無銀三百兩!我認得你,你就是看守一窖金的守財鬼!”

今天有加更,上午兩章,晚九點還有兩章。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老鬼變色,嗖地一下飄出兩丈遠,瞪眼大叫:“你認錯了,我不是守財鬼,這裏也沒有一窖金!”

葉知秋也明白過來了,哈哈大笑:

“原來這老鬼虛虛實實,擋着右邊的路不讓走,實際上,是想故意引我們去..lā誰知道雪兒看破了他的伎倆,真的選擇了左邊,所以老鬼急了。如此看來,藏金之地就在左側。”

柳雪含笑點頭:“確實如此,老鬼剛纔撒出來的銅錢,就是藏金窖裏的。他就是守財鬼,負責看守這裏的一窖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