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高中時代,因為都在刻苦學習,林牧和季詩婷雖然為同桌,不過一般都很少講話交談。聰明的季詩婷很少有學習上的問題,林牧有有疑問也不會輕易去問別人。

喜歡歷史的林牧,經常會帶一些借來的歷史書籍到教室看,有一次,林牧收到同桌的一張紙條,他們的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林牧記得紙條上寫著:可以借你的《山海經》給我看看嗎?

秀麗端正的字體,散發著字墨的特有清香,令人精神一震,林牧就在那張紙上答道:可以!

順手把書也帶上給她了。

從此,林牧和季詩婷開始了在紙上一句有一句的交談,很少直接開**談。

紙張的情誼,平淡如水。

上大學了,不在同一個班級,就演化為信件了。

一直到現在,他們兩人都是用信來聯繫,這算是一種復古的信息傳遞,他們二人卻樂哉其中。

……

林牧細細讀著信件。

啊牧,你,最近還好嗎?

聽同學說,你搬出去學校外面租房子住了,專註做職業玩家了。

恭喜你啦,你對虛擬遊戲挺喜歡的,又天賦不錯,能開心專註於此,也算是完成你的一個小小目標咯!

最近輕語這死小妮子一直在嘮叨你呢,說你一直沒回上次那封信,急的都有兩天沒吃零食了呢,嘻嘻!

另外,告訴你一個秘密,國家政府可能要運營一個神秘虛擬遊戲,《神話世界》,這個遊戲裡面有驚天秘密,聽說能促進人類進化,而且聽家裡的一些長輩說,這個遊戲還與第三次世界大戰有不可告人的聯繫呢,我知道你喜歡玩遊戲,在這個神秘遊戲里,也許你心中那些夢想和目標都能實現也說不定呢,這個遊戲非常重要,切記,切記,一定要進入,而且,可以的話,努力建立自己的勢力,當一些事情發生的時候,也許有一個依靠和底氣,也是挺不錯呢。

其實,以你的目光,你肯定會進入這個遊戲的,我一直相信你!

這學期快要期末考試了,你也要好好學習,不要又考個零蛋!

真是的,你這麼聰明,為什麼不多學習一些科技知識呢,老喜歡歷史,現在當個科學家挺不錯的啊,要是一朝頓悟,發現比核聚變技術更牛的技術,那就光宗耀祖啦!嘻嘻……不過你不喜歡呢!

好啦,我就不嘮叨了,和輕語這娃子待在久了,我也變嘮叨咯!

快回信哦,不然輕語小魔女又來找你哦,哈哈!

……

季詩婷是一個外冷內熱的女孩子,對於熟悉的人,雖然表現還是冷淡點,可還是會非常關心,急切的,這是她的性格,而對待外人,就是拒人於千里之外了。

林牧知道黎輕語一直在讀林牧和季詩婷之間的信件,詩婷也知道,這個妮子,如果你不給她看,激起了心中的好奇心小宇宙,她會幹出很多搞笑惡搞的事情。林牧有時候也會被她搞得尷尬不已。

信中,主要是想要告訴林牧,政府開啟一個神秘遊戲,而這個遊戲就是《神話世界》。

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林牧對於這個遊戲都非常看重。

前世,自己在遊戲開啟的時候也是第一時間進入,因為錢途。在收到季詩婷的信后,更是激勵著他。而那時,自己就已經擁有一個領地,在華夏區,遙遙領先很多集團財團,造成很大轟動。

不過,因為那次轟動,自己提出了一些小小的要求,可就這些要求,導致最後林牧和季詩婷的親人產生一些隔膜,季詩婷不知道怎麼回事,也變化了許多,當然也有好消息,對於那時的自己,也算是正式進入她家族的視野中,也算是小有名聲,不過卻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名聲。

門不當戶不對,就是最大的鴻溝!

前世的林牧不管如何努力,都無法跨過這個鴻溝。

……

如今,自己不再是以前的自己,林牧已經發生巨大的變化,而現在,季詩婷她們都還沒變,還是一個快樂的******,做著童真的夢想!

在林牧心中,季詩婷這個暗戀的女孩子,其實也不容易,就林牧所知,她承擔很多壓力,而她的性格也發生過兩次巨大的變化,一次是大學畢業后,一次是林牧離開【牧詩軍團】,也就是離開她家族組建的勢力后。

不管前塵今生,林牧心裡都知道,其實季詩婷也喜歡或者是愛著他,只是,那巨大的鴻溝,如同天埑,橫在兩人面前!

無數的壓力與阻礙。讓他和她痛苦不堪!迫不得已的她,發生了很多變化,林牧心中不會怪她的,永遠不會,只是表面上需要分開冷靜,直到自己重新來過!這輩子,那些事情自己也會搞清楚,也會阻止它們的發生!

……

看完信后,林牧輕輕的嘆了口氣,也笑了笑,這輩子,你就是我的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能阻止!要是阻止我,把你們連根拔起,讓你們也嘗嘗一無所有的滋味!

林牧心中頓時激發一種衝動,非常想要衝到詩婷的身邊,呵護著她。

這輩子,詩婷,你就不需要為我們而改變了!讓我來改變吧,這輩子,不是我們適應這個世界,而是讓這個世界適應我們!

……

輕輕地把信貼身放好,林牧繼續等待著。

林牧以為自己會放下,其實沒有,一直沒有,所謂的放下,就只是把它埋藏在心底最深處,不願意想起而已。

又想起那個秋天,與她相遇,那個靚麗的倩影又浮現在心頭,清純與冷淡的身影繚繞於腦海中,混雜在一起。

……

不過,林牧沒有發現,其實現在的他,早已經不是當初的他,略帶霸氣與自信,而且,神話世界裡面的經歷,也潛移默化地改變著他,他也慢慢走在成為諸侯霸主,天下共主的路上,雖然現在還是很稚嫩。 大約半柱香的時間,林牧就看到黎輕語輕快的身影,邁著輕盈的步伐走了過來,身後跟著一個不慢不急的倩影。

她就是季詩婷。

季詩婷是校學生會的副主席,竟然今天沒有參加那個所謂的茶話會,也沒有上台講話,林牧之前也微微奇怪,不過沒有深究,以她的性子,很可能拒絕了校方的邀請,在這種無聊的場合,還不如在遊戲中奮鬥一番呢。

林牧也是這樣的人,要不是班長大人親自通知自己,林牧是真的不想來,林牧都連學校的期末考試也準備不參加了,畢不畢業,對於自己意義真不大。

自己領地還很忙呢,領地最後一座城鎮還沒處理完畢,這座城鎮,聽說還是應龍谷地內最有底蘊、最有價值的,據說能給自己領地帶領不可估量的發展,林牧深信不疑,這些可都是天地神獸應龍前輩說的,不會有假。

……

裡面穿著淡粉色衣服,外面套著一件白色的休閑女士外套,挺拔的雙腿著裝的是可愛的熱褲,套著厚厚的雪白絲襪,沒有絲毫粉飾點綴的秀氣臉蛋,雙峰挺拔,可愛中深深隱藏著性感與嫵媚!!

不要激動,這個是黎輕語。

冬天裡穿熱褲,看來她在宿舍裡面也是這樣隨意穿著了。

對於穿著,相見於熟悉的人,黎輕語和季詩婷都是一樣的態度,隨意,自然,但卻不失典雅美麗,而如果去見外人,穿著反而正式。

跟著黎輕語身後的女孩,同樣邁著輕盈的腳步,緩緩走了過來。

皮膚白皙如雪,身穿著手工製作的精緻的格子服外服,配搭嬌嫩雪白雙腿上的雪紡裙子,青春靚麗,淡雅清純,一頭如瀑布般的烏黑頭髮,慵懶地飄在兩肩和圍巾上,臉蛋紅潤,那漂亮的臉龐兩旁,竟然飄起了兩朵紅潤嬌嫩的紅暈,低垂著眼眸,竟有些害羞之意。

柳眉不畫而黛,紅唇不點而朱,衣裝不綴而襯,容貌不飾而傾城。

這就是季詩婷,魂牽夢繞的佳人!

兩人走到林牧面前,林牧全身微微顫抖,鼻子一酸,眼眶熱氣一起,喜悅,深愛,陶醉,迷戀,熟悉又陌生等等各種複雜情緒交織在一起,林牧神色非常複雜。

望著面前傾國傾城的還是溫婉賢淑的女神,還單純可愛的女孩,林牧的笑意還是忍不住浮現在臉上。

「好久不見了呢,阿詩!看你氣色,還是這麼漂亮迷人!」阿詩,是林牧獨一無二的稱呼季詩婷的,而季詩婷稱呼林牧為阿牧,這是從很久很久以前就開始的。

「嘻嘻,我怎麼發現林牧好像變了啊,變的油嘴滑舌,變的會誇讚女孩子了呢,快說,你是不是被哪位仙人渡劫被劈死後,重生在你身上?嗯?!!」旁邊的黎輕語不閑事大,唯恐天下不大亂。

「……」林牧無語,姑娘,你這猜測,是看多了嗎?怎麼這麼厲害!

「呵呵,好了,輕語,啊牧他啊,本來就有點貧,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詩婷輕輕牽著黎輕語的小手,望著林牧說道,林牧複雜的神情,季詩婷看的清清楚楚,心中冒起點點疑問,眉頭微皺。

「果然不出我所料,林牧還真是一個悶騷的人,哈哈~!!」

「……」看著她們兩個的配合,林牧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不過經過黎輕語這麼一攪合,林牧發現季詩婷已經沒有剛來的時候那種羞澀感了,彷彿放開了。

望著熟悉而又感覺非常遙遠的絕世臉龐,望著一點也沒有變化的眼眸,林牧竟然一時呆住了。

「喂喂,回神啦,看到女神,就一副豬哥的模樣,真是的,本少女也年輕貌美,閉月羞花,怎麼就沒見過你看呆過啊,哼!真是情人眼裡看別人低。」黎輕語看到林牧發獃,不服氣道。

「輕語也是傾國傾城的大美女,招蜂引蝶的大美女,阿牧是個木頭,你就不要擠兌他啦!」季詩婷捂捂嘴開玩笑道。

「算你還識相,咦,不對,你竟然說我招蜂引蝶,啊,我跟你拚命!!!你別跑!站住……」一聽還好,不一會,黎輕語反應過來,原來自己的閨蜜在調侃自己呢,不可饒恕!受死吧,女神!

兩人,圍著林牧在追逐,一片清伶笑語,整個世界彷彿也因為她們的笑語而變得更清新,更清澈,更光明!

和熟悉的人,季詩婷一直都是活潑開朗,沒有像平時那樣清冷,一個典型的外冷內熱的女孩子。當然,這是她還沒有發生改變之前。

想了想最近遇到的女孩子,林牧發現原來自己以前真的錯過了很多東西。

張馨文,靚麗活潑,知書達理,熱情大方,國民班長。

季詩婷,傾國傾城,開朗清純,外冷內熱,國民女神。

黎輕語,清秀容貌,八卦好奇,刨根問底,國民閨蜜。

……

一番打鬧后,黎輕語停留下來,一副我暫時放過你的樣子。

「哼哼,詩婷,林牧人家還在等你呢,你們快去約會吧,不要耽擱了!」黎輕語雖然一副我暫時放過你的樣子,但是嘴裡卻也開始調侃著季詩婷,還把約會兩個字重音緩慢念道。

果然,在她說出這些后,季詩婷竟然又有些羞澀之意。

看到如此,黎輕語彷彿戰鬥勝利的戰鬥雞,昂首挺胸,嘴角笑意連連,恩,還是一隻美麗的戰鬥雞。

「呵呵,阿詩,我們去咖啡館坐坐吧,我們也很久沒有相對而坐,聊天了。我也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說呢!」林牧也尷尬道,雖然自己重活一世,但是有些東西還暫時一時放不開,需要時間。

「恩,好!也有些東西想要給你」經過一陣羞澀后,季詩婷的女神屬性發動,很快就神色如常,不過臉上的紅暈還是沒有消退而已。

季詩婷手裡抱著一些資料,應該是要給林牧的。

阿牧在高中畢業后,彷彿變了,變得更呆,就如木頭一樣,不過,現在他看起來竟然有些變化,說起話來,也沒有那種隱藏很深的畏畏縮縮的感覺,而是,更自信了,對,自信了,阿牧竟然變得更自信了,難道最近他遇到什麼事情嗎?不過也好,這樣的阿牧挺好的。唉,希望阿牧在神話三國中能立下一番事業,不然……

兩人談妥后,肩並肩一起往目的地走去。

不過,在走之前,兩人不約而同望向黎輕語,把她都盯的有些畏畏縮縮的:「你們兩個看我幹嘛,你們放心,我不會去偷聽的,我一個美少女,怎麼會幹猥瑣下流的事情呢,要相信我的人品!」越說,聲音越低,做賊心虛。

「就是太相信你的人品,才要防備你偷聽!」兩人默契一起說道。

「喂喂,你們兩個還沒有談戀愛呢,怎麼就一致對外了哈,哼,一起欺負我,等我找到男朋友,也一起對付你們,你們等著!」說完,不管林牧和季詩婷,又一溜煙跑了。

林牧:「……」。

季詩婷:「……」。

……

南方的冬天,不太冷,沒有北方的千里冰封的浩瀚雪景,也沒有北方的粗狂乾燥,南方的冬天,只是氣溫有些低,偶爾還有些冬風吹拂,穿上兩件衣服足以。

在冬天裡散步,冬日暖和,也頗有一番滋味。更何況,是與自己相愛的人……

……

比翼雙飛咖啡館,在星海大學的宿舍群那邊,離體育館挺遠的,不過季詩婷的指揮系女生宿舍卻離體育館挺近的。

時間在對影成雙的漫步中流逝,林牧和季詩婷慢慢走到咖啡館。

路上,倆人也是相談甚歡。

談起過去的事情,談起過去的同學、老師、校友等等,不過兩人都默契般盡量避免談起他們之間的經歷,就算提到,也點到為止。

季詩婷雖然平時一副平淡的樣子,不過卻很樂觀向上,林牧就是被她這種樂觀積極所吸引,當然,傾國傾城的容貌也是原因之一。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人之常情。

過去的林牧對於季詩婷來說,也沒有死皮賴臉纏著她,也沒有非常露骨要求什麼,嘗試什麼。一直都是用一種心中熾熱無比而臉上卻平平淡淡的態度對季詩婷。

和林牧表面相同的是,季詩婷在這方面也有意疏遠,交談都只是以一個舊同學的身份在講,不過,在寫信的時候,在信件中,季詩婷卻表現得有些親昵,不管如何,她畢竟是自己的初戀,林牧一直都包容她。

前塵,林牧經歷甚多,世上之事,十有**,不如你意,而那個世界也慢慢改變了很多人,包括他自己,包括季詩婷。

季詩婷和高中的那個她有些許變化,變化在哪裡,林牧心中一目了然。

不過,前塵已經逝去,頗多經歷的他,很多東西看得更清楚。季詩婷會改變,是因為家族、因為林牧,因為未來。林牧一直都理解她,不管她變得如何。

如今的林牧很是平淡,不再是像以前那樣表裡不一。不會再畏畏縮縮,而是直言面對,自信淡然處之!

彷彿能體會到林牧的變化,季詩婷微微蹙眉,似乎有些疑惑,阿牧最近遇到什麼了?難道是家裡的人找過他,還是他有什麼奇遇?

以前還能體會到他的心中的思念,然而如今卻平淡如水,看不透了呢?不過以自己對他的了解,有些東西不會輕易改變的,如對自己的感情。

林牧更樂觀開朗了,也更自信了!看著林牧發生細微的變化,季詩婷心中隱隱有些疑惑,也有些期待,彷彿心中失去了某樣東西,永遠找不回了,而又感覺收穫到不可言明的東西,矛盾而不可言傳。 在季詩婷和林牧走進咖啡館的時候,裡面的很多同學都看到了,一些八卦的男生甚至驚呼起來:「啊,是那個校花榜第二的女神,季詩婷,想不到她會來這種情侶咖啡館,旁邊的那個男生是誰?難道女神戀愛啦?哦,我的天啊!榮我拍張照!」

……

「女神身邊的男生是誰啊,竟然和女神一起,不是流傳詩婷女神與那個什麼司馬鷹在一起嗎?現在這樣,不是給那個可惡的傢伙戴綠帽子嗎?哈哈,這個話題好,榮我斟酌一番,發到校園網上,嘿嘿,大爆料啊!」

……

「哼,這個狐狸精,在我們司馬學長身邊徘徊,欲縱故擒的,想要提高自己的身價而已!」一些嫉妒的不知道季詩婷家世的女學生挖苦道。

「是啊,她哪裡配得上司馬學長,只有我這樣的花容月貌,傾世傾城才能配的上,季詩婷就配的上這個男生吧!」

……

不管咖啡館裡面學生的低聲細語,八卦爆料,林牧和季詩婷都不是腐儒小氣之人,不會走上去和她們理論爭吵,以維護自己的名聲。

對於他人的看法,倆人出奇的默契。

在一處安靜的角落,林牧和季詩婷相對而坐,倆人點了同樣的咖啡。

咖啡熱氣裊裊,氣氛漣漪。

「阿牧,這是我收集的一些資料,包括我自己的猜測,和家族的參謀部戰略部的參謀,另外有三國到以前的歷史資料,正史、野史、、影視等等,還有三國時期之前,各個國家戰役信息、地理、地脈、城池等資料,希望能幫助你!」季詩婷把手中的資料輕輕遞給林牧。

林牧聽到她的解釋,也瞬間明白了,原來是這份資料!

前世她也給過自己,對自己非常有幫助,因為很多史料中的隱秘信息自己無法查詢到,還是需要財閥勢力花大代價去收集整理,普通人有些資料永遠也接觸不到!

不過,林牧現在已經不需要了,自己腦子裡面的資料,那是更先進,更詳細,更價值連城!

但,林牧還是輕輕地接過來,小心保存著。季詩婷為了這些資料,肯定吃苦頗多,雖然沒有太大用處,不過還是需要珍藏起來,因為這是她的心血。

「謝謝你給我收集的資料啊,這些資料對於我在遊戲中有很大的幫助!對了,你在遊戲中是叫季詩婷嗎?」林牧問道,林牧知道前世她在神話三國中就叫本名,和林牧一樣,因為起本名,會省下很多麻煩。

「咦,你怎麼知道我遊戲裡面起本名的,猜的嗎?」季詩婷一愣,想不到阿牧竟然知道自己的遊戲名。在虛擬遊戲中,是很少有人起現實中的名字的,一般都是起另類的名字,想不到啊牧竟然猜到。

「哈哈是猜的!」林牧訕訕道,難道我會告訴你我重生回來的,不可能!這個秘密林牧準備誰都不告訴,永遠埋葬在心底,這樣對誰都好。

「嘻嘻……」心有靈犀嗎?

「那你遊戲裡面叫林牧?」季詩婷一愣后,一個念頭閃過,追問道。

「哈哈,沒錯,我在裡面也是叫本名林牧!」林牧對於自己的遊戲名字不會隱藏,也無須隱藏,以後再和原住民,和玩家交流的時候都需要用林牧這個名字,雖然有暴露的威脅,但給原住民留下欺騙的印象那就遭了。

至於系統的公告,真龍村的領主,這些暫時能隱藏就隱藏吧,等自己勢力成型,實力增加,終有一天還是會公之於眾的。

對於自己目前的領地,林牧也暫時不能告訴季詩婷,想到她背後的勢力,神通廣大,很可能從一些蛛絲馬跡中推斷出自己,就算沒有十分把握,也會冒險一試的,對於他們那些人來說,寧可殺錯一萬,不可放過一個!

不過在適當的時候,林牧也會給一些隱藏攻略她,甚至支持,增加她在家族的話語力。

林牧知道,在畢業后,都全力進駐神話世界,自己因為有奇遇,得到建村令,建立的領地非常早,優勢非常大,但後來全部都給了她,但季氏家族,也只是因為知道自己與她有些牽連,故而迷惑自己,把領地轉讓給季氏家族,而答應的條件卻一直都沒有實現。

自己用這個領地為條件,想要正大光明成為季詩婷的男朋友,可惜,當他們完全接管領地后,翻臉無情,還想要與司馬家族聯姻,可惜季詩婷非常強烈的反對,而且明面上,也怕自己把真相公布出影響他們的信譽,所有暫時就沒有提,彷彿一切風平浪靜,而自己,就只是進了季詩婷手下當個小卒。

而季詩婷,就在那時變化了,變得更渴望權利了!因為權力能讓她得到自由吧,自己也一直支持她,無論如何!

……

「看來你直覺也不錯嘛!聽家裡的人說,這個遊戲不凡,裡面的npc很智能聰明,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非常恐怖,而且,還隱約透露出,這個遊戲世界與現實世界有一定的聯繫,具體是什麼暫時就不知道。所以起與現實一樣的名字,對於以後相交有一定的好處。」季詩婷滿臉笑意說道。

「恩恩,謝謝你!」林牧誠摯說到,為她,也為自己。

「你什麼時候這麼客氣啦!」季詩婷笑道。

「你在遊戲發展的怎麼樣?等級達到多少了?」林牧輕輕問道。

……

之後倆人就談論遊戲,談論歷史,臆測遊戲有什麼神秘,林牧也在旁邊無意引導,希望能給她一些幫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