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電話中將此事與芸姐商量了之後,於是華夏地下世界再一次掀起了驚天狂瀾,久久不能平息。

皇后芸姐發出消息:即日起,天龍酒店將入駐青州首府!

僅僅只有這麼一句話,卻已經表明了天龍集團對青州的態度。地下世界諸多的大佬,巨擘也都知道這是天龍集團一貫的作風,是以沒有人會說什麼,也沒有人能說什麼,甚至不少的省城大佬還紛紛親自打電話對芸姐表示祝賀。

仔細一算,如今建立有天龍大酒店的省城分別有:江南省,東魯省,中州省,冀北省,晉中省,還有一個青州省……

整整六個省城的地域,總面積近乎達到了整個華夏版圖的三分之一,如此龐大的「集團版圖」可以說真正的是史無前例,恐怖的令人望而生畏。

六個省城呵,這是一個什麼概念?想想都足以令人興奮的顫抖,也足以令人畏懼的顫抖。這是一個以神話般的速度成長起來的地下帝國,而芸姐就是這個帝國唯一的「皇后」!

酒店中,陳天正在與芸姐通電話,而這時突然有人敲門,陳天笑著說了句:「該不會又是什麼客房服務吧?」

芸姐在電話那端啐了他一句,「德行,整天沒個正形。」

陳天咧了咧嘴,走過去開了房門。

門外是一個女人,一個打扮的非常性感妖嬈的女人。

「死犢子,怎麼不說話了,看女人看傻了不成?」芸姐在電話中玩笑。

誰知陳天還沒開口,這女人反倒先說話了,「陳先生,你好!」

芸姐在電話中一愣,「死犢子,真有女人?你最好給姐老實點,姐現在就去青州!」

「啪」,芸姐掛了電話,似乎真讓人訂機票去了。

「呃……」陳天舉著電話有些發懵,芸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可愛了。

「我是陳天,你找我有什麼事?」

「陳先生,我這兒有您的一張請帖!」女人笑的很嫵媚,說著遞給陳天一個黑色的信封!

請帖?黑色的請帖? 送請帖的女人離開了,陳天坐在沙發上握著請帖卻是神色沉凝!

黑色的信封已經被拆開就扔在面前的茶几上,信封中是一張通體漆黑如墨的邀請函。對摺的邀請函里印有兩個金色大字——黑金。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黑金,能發出如此囂張、霸氣請帖的人,除了那個神神秘秘的黑金拍賣場,還能是誰?

可是,黑金拍賣場為何要給自己發邀請函?陳天點了根煙皺起眉頭,更讓他糾結的是黑金拍賣場不但知道他在青州,而且甚至還知道他所住酒店的門牌號。

因為剛才來送請帖的那個女人,陳天已經向酒店前台諮詢過了,她並不是這家酒店的工作人員。也就是說那女人有很大可能就是黑金拍賣場在外的聯絡人。

被人家直接找上門?雖然沒有什麼惡意但依舊讓人很不爽。這說明了什麼?至少可以看得出黑金拍賣場對自己的行蹤十分清楚。

跟蹤?陳天搖了搖頭,他還不覺得自己有那個資格讓黑金拍賣場派人跟蹤,而且要想成功跟蹤陳天,恐怕也只有那個與刀魔雷震齊名的「仙女劍」親自出馬,或許才有可能躲過陳天的察覺。

偏偏,仙女劍身為黑金拍賣場的第一大殺器,不可能外出跟蹤一個人。所以,跟蹤的這個猜測幾乎完全可以放棄,不可能!

想通這一點,剩下的解釋也就只有一個了,情報網。黑金拍賣場一定擁有著一張或者一個完整系統的情報網,其恐怖程度還得必須達到那種令人髮指的地步,也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時刻掌握到陳天的動靜,行程,住址等等。

「真尼瑪吃飽了撐的。」陳天忍不住罵了一句,「老子不招惹你們,你們幹嘛非要找上老子啊。」

不管是誰,得知自己被人天天盯著后肯定都會覺得不爽。尤其是像陳天這種在地下世界的圈子裡,刀口討生活的人。地下世界的廝殺是殘酷、血腥的,有時候哪個一個情報都會導致數條人命的傷亡,很顯然黑金拍賣場對於這種情報掌握的極其準確。

隨手將邀請函扔到了沙發上,陳天望著窗外噴吐著煙霧,一個煙圈繞著另一個煙圈,緩緩升騰直至隨風消散。

單從邀請函上,陳天也猜不到這次黑金拍賣場究竟要拍賣的是什麼,又為什麼把邀請函發給自己,他現在懶得關心這些,此時此刻的當務之急是必須儘快處理了那些原先在巴特雷旗下的產業。

只有把那些產業統統處理完畢,然後把錢有效的留在國內,那麼逃到了蘇聯的巴特雷就會失去很大一筆資金。而沒有了資金的巴特雷再想雇傭殺手報復陳天,也就要量力而行了,畢竟他總不能把自己手裡的存款全部拿出去做傭金,他自己也要生活,也需要錢才能活下去。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陳天才沒有當即追到蘇聯去把巴特雷給抓回來。沒了手下勢力和金錢的巴特雷,就像一隻拔了牙齒,砍了爪子的老虎,危險程度大大的降低,已經不值得陳天為他親自殺到蘇聯。

刺客與白沐晨、槍王三人一大早就處理有關巴特雷名下產業的事了,很快三人傳回了消息,而這消息不由再次讓陳天一震,最後終於引發了他的不爽,破口大罵。

「尼瑪,巴特雷這混蛋還知道玩這一手?我說那黑金拍賣場怎麼會無緣無故給老子發邀請函,合著是噁心哥呢!」陳天很鬱悶的掐滅了煙頭,再次看了一眼被他扔在沙發上的邀請函,尤其是那兩個金色的大字——真尼瑪刺眼!

據刺客和白沐晨、槍王所說,他們原本是要找專業人士處理巴特雷名下的產業,結果在過程中遇上了另一伙人,那一伙人也是來評估這些產業總值的。

戳了,這是怎麼回事?這伙憑空而將的傢伙是從哪來的?刺客和白沐晨他們找對方想問明其身份,結果對方很是禮貌的沒人發給他們一張名片。

黑色的名片給人一種很壓抑,沉重的感覺,而更扯淡的是名片上沒有名字,沒有電話,也沒有什麼公司名稱,地址。正面與反面一樣,都印著兩個金色的字——黑金!

黑金,又是黑金!尼瑪!!!

「對不起,這些產業已經被巴特雷先生委託到了我們公司名下拍賣,所以……請你們離開。」一位黑金拍賣場的工作人員笑著說,彬彬有禮,十足的一個職業經理人!

既然有黑金拍賣場的人出面,再加上對方已經說的這麼明白了,刺客與白沐晨他們三個自然也不會胡來。黑金拍賣場的名頭,他們都聽陳天提起過,知道黑金拍賣場有黑金拍賣場的規矩,一旦被他們接手的東西,在拍賣出去之前別人休想再碰,一根汗毛都不行。

很霸道,極其囂張,但是黑金拍賣場不在乎,這麼多年他們就是這麼過來的。

更離譜的是,哪怕是拍賣委託人,一旦與黑金拍賣場簽定了合同之後,那麼如果不經過黑金拍賣場的同意也是無法終止合同的。而如果委託人想單方面撕毀合約,那麼必須一次性償付黑金拍賣場其委託物品一半的金額。

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假如巴特雷委託給了黑金拍賣場十個億的產業,那麼巴特雷要是撕毀合約,不經過黑金拍賣場私自把產業轉讓給了其他人,那麼巴特雷必須一次性付給黑金拍賣場十個億的一半,也就是五個億。

五個億,這尼瑪是赤果果的明搶啊,不過黑金拍賣場就是這麼囂張,這麼屌!就算是搶,也搶的光明正大,受法律所保護,因為這些違約條款都是在合同中有白紙黑字呈現的。

如果你不簽約,那黑金拍賣場也不為難你,可一旦簽約主動權就徹底落入了黑金拍賣場的手中。這就是霸王條款,但黑金拍賣場有這個信心,你愛簽不簽,不簽拉倒。

比如巴特雷這種情況,如果他不簽約把產業委託給黑金拍賣場,陳天會一鍋端的把他的產業全都處理掉,到最後巴特雷連半毛錢都拿不到。

這就是黑金拍賣場的生錢之道,恐怖的手段,恐怖的斂財速度!

當然,黑金拍賣場敢這麼做也是因為這麼多年來他的信譽保障一直不錯。一旦委託人把產業交給了黑金拍賣場,那麼如果這些產業在沒有拍賣出去之前出了問題,黑金拍賣場會一力承擔,按照市場價賠給委託人。

在此期間,如果有人想對這些產業動手,也就等於直接面對面的與黑金拍賣場幹上了,這時不需要委託人出面,黑金拍賣場就能擺平所有事。

基於以上種種原因,巴特雷才把他旗下所有產業都委託給了黑金拍賣場,如此一來即便他跑路到了蘇聯,他也不用擔心自己的產業被陳天給吞了,更不用擔心沒錢拿,有黑金拍賣場這個神秘的存在頂著,他還害怕什麼?

而只要一等黑金拍賣場把他的產業拍賣出去,那麼巴特雷在蘇聯就坐等著收錢就行了!

當時巴特雷與韓孟虎逃跑準備去蘇聯的時候,巴特雷沒有更換手機號也有這方面的原因,因為那個時候他跟黑金拍賣場還有些事情和手續沒辦完,所以不能斷了聯繫。可惜韓孟虎不知道這些,也因此而斷送了他的性命!

其實,陳天所不知道的是,黑金拍賣場給他的這張請帖,其中除了有黑金拍賣場的意思之外,也有巴特雷的意思。

巴特雷就是要藉此噁心一下陳天,就像是在故意告訴陳天哪怕你奪了老子的地盤,也奪不走老子的產業,一毛錢都拿不到。

所以,陳天很窩火。而他窩火的願意還有另外一點,現在巴特雷的產業都掛到了黑金拍賣場名下,那麼除非陳天阻止黑金拍賣場把這些產業賣出去,否則巴特雷一定會拿到錢。有了錢的巴特雷,對陳天而言是一個不小的威脅。

阻止黑金拍賣場?這無疑是要黑金拍賣場對著干,而哪怕不管黑金拍賣場的神秘背景,但是一個足以媲美刀魔的「仙女劍」,就已經夠人喝上一壺了。

不到萬不得已,陳天不想與黑金拍賣場爆發出不愉快,是以阻止黑金拍賣場這個想法是根本行不通的。

而不想與黑金拍賣場衝突,要解決此事的辦法就只有從巴特雷身上下手。

「扯,到最後還是要去蘇聯一趟。」陳天有些無語,因為他忽然想起來了浮圖公走的時候留下的那些話,還特意叮囑陳天去蘇聯的時候小心點。

這事……現在想想怎麼那麼玄乎啊。老傢伙是不是早就察覺到了什麼?或者猜到了什麼?

想了又想,陳天完全搞不懂老傢伙的思維,最後也只能不了了之。反正在他的印象中,一直以來老傢伙都是神神叨叨的,說他是耍猴的他又整的跟神棍似得,可要說他是神棍吧似乎也不太像,活脫脫一老裝逼犯! 機緣這東西,說不清道不明,存不存在也沒什麼科學的依據。但有時候吧在某些事上的確很玄乎,很扯淡。

就拿陳天與黑金拍賣場而言,當初陳天要收購羅爾德風投集團,在湖東路與美女公寓兩條街的地皮,結果羅爾德風投集團的總經理葉偉庭,也曾想把兩條街的地皮委託給黑金拍賣場。

最終,陳天用自己的手段,從心裡上瓦解了葉偉庭對羅爾德風投集團的忠誠,阻止了葉偉庭與黑金拍賣場的合作。那一次,陳天也得以避免與黑金拍賣場起衝突,白白賺了二十多個億。

可是現在,巴特雷把產業委託給了黑金拍賣場,陳天又一次站在了這個神秘拍賣場的對立面,兩者也再次產生了交集。

你說這事兒蛋疼不蛋疼,似乎冥冥中自有天註定,非要陳天與黑金拍賣場針鋒相對的廝殺一番才甘心。

以情挽婚 可是陳天是真心不想與黑金拍賣場起衝突,不是害怕而是沒必要。尤其是黑金拍賣場還藏有仙女劍這柄大殺器!

決定了要去蘇聯,陳天把槍王、白沐晨、刺客也都喊了回來,任由黑金拍賣場的人對巴特雷旗下的產業進行評估,整理,準備拍賣。

晚上,青州這片草青青,天藍藍的人間天堂,走了一個暴虎巴特雷,迎來了一位更加恐怖的重量級人物——皇后,芸姐!

芸姐在電話中說,她晚上就到青州。原本陳天以為是個玩笑,沒想到這事還真發生了,而且芸姐下飛機的時候沒打電話讓陳天去接機,而是直接坐車來到了陳天入住的酒店。

當芸姐活生生出現在陳天面前的時候,某貨愣了!

「妹兒呦,你還真來了?」

「哼,不歡迎?」芸姐眼珠子一番,推開擋住房門的陳天,直接走進了房間,然後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看似隨意的問:「怎麼?我在電話里聽到聲音的那個女人,沒留下過夜?」

「呃呃……哪能啊,哥一向潔身自好誓為皇后忠貞到底,那種齷齪事哥干不出來。再說了,人家也不是那什麼客房服務,只是來送東西的。」陳天把門口的洪艷萍也讓進了屋,同時一邊解釋說。

皇后也是女人,是女人就會吃醋,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

「送東西?什麼東西?」

「喏,你下面坐著的就是。」陳天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芸姐沒在意,伸手還真抽出了一張黑乎乎的東西,「邀請函?不對呀,這邀請函不是一般的邀請函啊。連個邀請人的名字都沒有,被邀請人的名字也沒有。黑金?黑金是誰?」

有關黑金拍賣場的事,陳天之前並沒有對芸姐說,因為他覺得天龍集團與黑金拍賣場完全沒有交集,對芸姐說不說都無所謂,免得這個女人平添煩惱。所以芸姐並不知道黑金拍賣場的存在,也不知道拍賣場中還有這麼一個大奇葩。

隨後,陳天向芸姐將此事解釋了一番。芸姐聽完之後,俏臉忍不住多了一份凝重,「天兒,這黑金拍賣場是什麼來路,聽你說起來怎麼感覺怪怪的,比地下世界的巨擘還囂張,還霸道。」

陳天咧了咧嘴,「看吧,就知道把這些告訴你,你又瞎擔心。沒什麼,有哥在你身邊,你只需要快快樂樂的過日子就行了,再然後就尋思著怎麼給哥生個白白胖胖的小皇子,剩下的全包在哥身上了,嘿!」

芸姐幸福的又白了某貨一眼,那一瞬間的風情萬種,秋波暗送,直看的某貨食指大動,恨不得一個猛虎下山先撲上去努力耕耘一番再說。

豪門女傭:惡魔總裁寵上癮 不過,此時卻是不行,旁邊還有一個洪艷萍呢!

「虧你們一個狼王一個皇后,說這些話麻不麻?也不怕傳出去丟了份兒,我這個旁觀者都不好再呆下去了,我的房間準備好了沒,我要睡覺!」洪艷萍果然有點小抱怨。

陳天嘿嘿直笑,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聳肩說:「咱一開始又不知道你們要來,哪會準備什麼房間,萍姐要是不介意,晚上留在這屋兒一起睡得了。床大……呃,床大也不行,沙發挺軟和的。」

芸姐沒說話,不過卻是「嬌笑」著剜了某貨一眼,如果眼光能夠像刀一樣犀利,估計某貨身上最低也得掉兩斤肉。

陳天一邊回答一邊趕緊撥通了酒店前台的電話,又在他房間的隔壁開了一間房。

這時,房間都開好了,洪艷萍也不好再鬧下去了,最後哼了一聲出了房間。 清晨的陽光頑皮的像個孩子,趴在窗戶邊想要一窺屋內床上的旖嫙風光,卻不料被窗帘擋住了視線,於是忍不住一番的垂首頓足!

屋內,床上!

某貨斜倚著床頭,嘴角叼著一根香煙,呃……這不是「事後煙」,否則折騰一夜也太瘋狂了!

臂彎內,芸姐還在熟睡,慵懶的像只貴婦貓,有些凌亂的秀髮則顯示出了她昨晚的筋疲力盡,也確實是筋疲力盡,不知連續攀上了幾次雲端,又多少回的死去活來,否則也不可能連收拾頭髮的力氣都沒有了。

一根煙完畢,陳天看著懷裡的可人忍不住笑了。這丫頭在外人面前是個合格的大姐,在自己面前就變成了一個十足的小女人。

芸姐此次來青州,當然不是為了查看陳天有沒有與「客房服務」的那點事,而是真正有大事兒要辦的,不然也不會帶著洪艷萍一起來了。

上籤引,風華如你 青州目前已經是屬於天龍集團旗下,那麼不管是對新一任地下大梟的任命,還是與青州官場上的交談,芸姐都免不了得操心。或許地下大梟這個位置還好一些,如果實在沒有合適的人選,就把金燕派過來震守一段時間。

至於官場上的事,才是芸姐此行的目的。天龍集團的第三根支柱已經開始架設,那麼對於青州新到手的盤子自然是刻不容緩,有了官場上的支持,就算金燕來了在處理事情上也會更加得心應手。

芸姐把洪艷萍喊來,也是這個意思。在與官場上的人物打交道的時候,洪艷萍比芸姐更能勝任,這也是當初陳天邀請洪艷萍加入天龍集團時看中的一點。

不過除了這些事,陳天昨晚還是「狠狠」教訓了芸姐一番。當然,這次的教訓不是把芸姐壓在身下的那種,那隻能叫性福。

這次陳天的確有點發火,發火的原因也很簡單,芸姐這次出遠門竟然身邊一個保鏢都沒帶,這不是要了親命了么。陳天最害怕的就是自己身邊的人出事,而現在又是多事之秋,可芸姐還是這麼的「不小心」,實在太讓人生氣了。

對此,芸姐笑了笑也沒有生氣,自己的男人關心自己,那是一種幸福的感覺?何氣之有。

「好啦,姐又不是故意的,你都說了三遍了。不是告訴你了嗎,是蒼狼和肥龍把姐直接送到了飛機上,在飛機上還能出什麼事,你別太擔心了!」芸姐軟玉認錯道。

話雖這麼說,陳天還是有點不放心,還好現在的青州已經沒有了巴特雷,否則指不定出什麼亂子呢。

所幸,一路無事。芸姐和洪艷萍也安全到了陳天身邊,不過這種情況陳天可不允許再出現,於是他親自給金燕和肥龍打了電話,讓兩人到青州一趟。肥龍留在青州處理事情,金燕則陪芸姐辦完事回去。

對於這樣的安排,芸姐吐了吐舌頭,像個可愛的小女孩。

到了九點,陳天與芸姐一起吃了早飯,然後他就開始準備著手下一步的計劃了。而當芸姐一聽陳天又要去蘇聯,終究還是忍不住有些擔心。不過她也知道陳天也是迫不得已,不解決了巴特雷那麼青州也就不徹底的安穩,甚至是連蘇杭老巢都會受到波及。

天知道一旦巴特雷把產業通過黑金拍賣場賣出去,拿到錢之後會怎麼報復陳天!

「以前你說自己是個忙碌命,姐還不信。現在想想倒還真是的,你剛從島倭回來這才多少天,又得出國了。當初要是早猜到你會這麼忙,咱們就應該只守著蘇杭,其他什麼江南,東魯全都不要。姐只要你陪在身邊就好。」芸姐有些感概的說。

這就是芸姐,再多的財富和地位,都比不上心愛的男人陪在自己身邊能讓她安心快樂。

陳天咧了咧嘴,沒說話。

與芸姐的重聚,溫存時間很短,連一天都不到。就在芸姐來到青州的次日,她僅僅只與陳天共度了一晚良宵,陳天就帶著白沐晨與刺客還有槍王一起出發了。

這一次四人完全是採用私人的身份前往蘇聯,化裝成了幾個在邊境做生意的商人,然後很順利的越過了邊境到了蘇聯境內。

青州與蘇聯接壤,來回在邊境線上的生意人很多,陳天等人能做到這點並不奇怪。

到了蘇聯境內,陳天等人的第一個目的地是一個叫做「克拉斯諾卡緬斯克」的小鎮,屬於外加貝爾邊疆區,當地有蘇聯最大的鈾礦。

這個小鎮並不是很繁華,人口也只有幾萬,但卻是距離華夏邊境最近的一個能落腳的地方。當時負責邊境線華夏軍人說,成功逃到蘇聯境內的兩人,其中有一個中槍受傷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陳天猜測著那兩人會先到這個克拉斯諾卡緬斯克的小鎮處理傷口,然後才會再上路去找蘇聯沙皇。

雖然此時距離巴特雷逃到蘇聯已經過去了幾天,但目前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先碰碰運氣試一試了!否則總不能直接殺到蘇聯沙皇的老巢里去吧,即使陳天再藝高人膽大,這麼做也無疑於找死。

到了克拉斯諾卡緬斯克小鎮,幸運的是這裡只有兩家醫院,其中一家是一個私人診所,另一家是正規的小型醫院。

想了想,陳天四人先來到了那個稍微大一點的醫院,一番詢問后得知這幾天並沒有受槍傷的人來他這裡治病,也沒見過什麼華夏人,如此一來,這家醫院可以排除,剩下的就只有那個診所了。

到了診所,陳天才發現這家診所的主人竟然是華夏人,聊了幾句之後,那個華夏人醫生告訴陳天前幾天的確有兩個男人來這裡治病。其中一個華夏人,受傷的那個是蘇聯人,也就是沙皇的手下。

聽到這個消息,陳天不由有些感概。巴特雷這混蛋還真是命硬,沙皇派出人接應他,結果只有一個人成功逃出了華夏,結果還中了一槍,而與巴特雷一起跑路的韓孟虎也死了。如此看來,反倒就剩下巴特雷一個人毛是沒有,真尼瑪是禍害遺千年!

確定了巴特雷還活著,那麼陳天也必須得再深入蘇聯了。

「大叔,那你知道那兩個人離開你這裡後去哪了嗎?」陳天遞過去一根香煙,又問。

那華夏人醫生接過煙點燃,不由破口罵道:「當然記得,那兩個王八蛋在我這裡住了兩天,穩住了傷勢之後才離開。醫藥費沒給我不說,還他娘的把老子的車給搶走了,他娘的混蛋。」

「呃……還真夠混蛋的。」陳天附和了一句,又問了問巴特雷和沙皇的人去了哪,以及那輛車的車牌號,之後陳天給那華夏人醫生留下了一千華夏幣就離開了。

同是國人,在外生活都不容易,能幫忙的多少就幫一點。何況巴特雷被逼出境其中也有他陳天的原因,雖然這是兩碼事,硬說到一起也有些牽強,不過陳天反正也不在乎錢,他身上就帶了一千的現金,所以等於是全都給了那個華夏人醫生。

一千塊雖不能幫那醫生再買輛車,但好歹算是彌補了一點他的損失。

「總算有個好消息,巴特雷他們在這裡呆了兩天,而且還是開車去的赤塔市。赤塔市距離這裡差不多有500多公里,如果他們車速不快,走走停停差不多得一天,萬一那個中槍的傢伙要是再中途換藥,那一天時間估計還到不了呢。我們現在趕過去,應該還有機會。」陳天坐在車上說。

車是陳天他們到了蘇聯境內后臨時弄來的一輛二手車。雖然車是爛了點,但也算是有了個代步工具,而且以陳天的駕駛水平,爛車也是能玩出漂移的,嘿!

車子瘋狂的猶如脫枷猛獸,沖著赤塔市的方向一路狂飆,此時夜色也開始漸漸降臨,一點點的籠罩了大地。

又是一個星星閃閃的夜晚,路邊沒有了閃爍的霓虹,只有快速倒退,一閃而過的朦朧景色,以及無邊的死寂。

「天哥,有一點我怎麼也想不明白。你說巴特雷那混蛋已經不是青州大梟了,也幫不了沙皇在華夏的走私生意,那沙皇還為什麼派出那麼多人闖到華夏搭救巴特雷?」刺客忍不住開口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