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醫院中,甄家一家子人還在急症室外焦急的等待。

甄沁寧我們一行人出如今醫院,便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甄治良的聞聲望來,目光鎖定我之後,一張臉不由得暗下。

我一身深青色的束腰修身的禮服,身型曲線玲瓏。原本精美的五官,略施粉黛,更顯得完美動人。他開始上下端詳我,那目光彷彿要把我的身子看穿。

甄治良肯定萬萬沒料想到,這曾經那不施顏粉的我,如今搖身一變變成他觸及不到的女神級別,竟然會這樣時尚跟漂亮。

啟稟王爺,狂妃有喜! 他看呆了,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一時當中收不回去。

可此時,他卻收到了華禹風挑釁的目光。 豪門逃妻:總裁我不婚 這道目光,太灼人眼,甄治良定是感觸到了無盡的壓迫力。

我的心中生出一絲凝重來。

「爺爺還未出來么?」甄沁寧擔憂的問道,凝重的目光望向她的父親。

沁寧的父親眉心深深的皺起,就似不可以撫平的溝壑。隨後,搖了搖頭,面上依舊是一片愁雲。

正奶奶看見美歡,神色中生出一陣激動。可她發覺,美歡卻一個陌生男人牽著。

霎時皺眉。

剛要斥責,甄治良盯著華禹風,嘲諷的聲響便響起。

「喲!這是誰呀?這不是HOMO集團的總裁么?額,不對,我怎麼忘掉了呢!華總如今已然不是以前的華總了。」

華禹風不動聲色,沒搭理。

我卻不禁微微蹙眉,心中隱隱擔憂著。目光落在華禹風面上,卻見他一臉雲淡風輕,我霎時放下心來。

挑釁沒得到回應,甄治良不甘心,暗自白了華禹風一眼,轉眼望著美歡。

面上露微笑。

「美歡,到爸爸這兒的來。」

他一邊說著,一邊緩緩蹲下,雙掌伸向美歡。

甄治良知道,在自己背後,正奶奶一直都在望著。還有自個兒的父親,包括叔叔一家。

因此,美歡的身份必須得到肯定。他定是認為,如今華禹風已然不是HOMO集團的總裁,自己沒啥好怕他的。

可是他的剛一伸出來,便被華禹風踢了回去。

華禹風還未來得及出聲,美歡便開口反駁:「正叔叔,我的爸爸不是你。」

美歡一臉認真,烏黑眼珠子轉轉悠悠,又長又卷的睫毛忽閃忽閃,靈動可愛,人見人愛。

可美歡卻收到了來自正奶奶的怒吼:「什麼你的爸爸不是他,是不是這賤貨教你如此講的。我跟你說,你的爸爸就是甄治良。即便他們離婚了,你父親也永遠都是甄治良。美歡你給我記住了,聽見沒?」

她氣的伸掌指著我大口罵道。

正奶奶的聲響非常大,無疑把美歡嚇一大跳。她撇了撇嘴,拽著華禹風的手,往他的背後挪了挪。

三歲孩子的心無疑是敏感的,他們已經懂事了,會看人的面色。

華禹風把美歡抱在懷中,暗自咬緊牙關根。雙眸中迸出怒火。盯著甄治良:「這神經質的瘋婆子是你家的么?快些帶走!」

聽見這話。我眼眸中的凝重,霎時被驅散幾分。我跟華禹風的意見相同,壓根不想讓美歡看見這類滿口髒話的人。

雖然是不夠尊老,但正奶奶如此的老人。壓根不值得尊重,站立在邊上那程徑直傻眼!

甄沁寧非常想笑。但無可奈何對方是自己奶奶,因此,她只可以憋著。

「華禹風。你講話放尊重點。」甄治良怒斥。他的父親也霎時站到了他的身側。

「人尊重我,我才尊重人。人若犯我,決不饒人。倘若你這類人連這道理都不懂的話。乾脆還是別混了,簡直丟臉!」華禹風全身散發出威嚴跟凌厲。

這樣強大氣場,要我感到了濃濃的安全感。美歡的神色也好瞧了幾分。

我是真的怕他們嚇到美歡,到底她還是個孩子。基本可以瞧出來我們是不友好的,因此為她的心靈擔憂。

正奶奶火冒三丈,扒開諸人護住自己兒子跟孫子,怒指華禹風:「你算哪根蔥呀!居然敢罵我瘋婆子,你是不想活了罷?」此時,她轉向我,嘲諷的說道:「賤貨,這便是你勾惹的新男人唄?呸,賤蹄子!居然帶到這兒來使騷,賤貨!」

「我尊重你是老人,因此不跟你計較,但這並不代表,你可以隨意詆毀我、罵我!」我站出,面對正奶奶,面上是冷峻:「我們之因此會來,是由於念及正爺爺的好,因此,才帶著美歡來瞧他。以後,也請你不要拿美歡來要挾甄沁寧。我跟甄治良已經離婚了,因此,如今我們跟甄家沒任何關係。請你講話放尊重點兒,我沒義務聽你講的這些廢話!」

「呸!賤蹄子!」又是一口口水噴到我的腳邊。

「誰稀罕你?但美歡你必須送回來,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的!」正奶奶此刻絲毫不顧及這兒是在醫院,她大聲吼道。

「美歡跟甄家無關,這事不可能,你也不要再想了。」我心下一沉,選擇把話說開。

甄家的態度,要我心中不由得擔憂。我不可能時時刻刻都可以守著美歡,萬一甄家干出什麼癲狂的事來,只怕我是會追悔莫及。

「甄治良心中清晰,美歡壓根便不是他的女兒。」

「你少來這一套。」正奶奶面色透出一絲煞白,但還是不肯接受:「不是甄治良的?莫非是你在外邊偷人生的?賤貨!都此時了,還想帶走我們甄家的孩子,沒門兒!」

正奶奶是舊社會農村婦女,講話粗俗,直戳我的心窩子。

「吳青晨,你想說啥!」甄治良目光陰寒,盯著我,面上是前所未有的狠厲。

我正要再一回肯定時,華禹風拽了下我的胳臂。我回首,恰好看見華禹風沉重的神情。

此時,急救室的門推開,護士一臉不滿的走出。

「你們要吵出去吵,這兒是醫院,不是你家。都什麼人呀?還有沒公德心了。」

一聲厲斥,所有人都安謐下,可是我的心中,卻被纏上了一縷烏雲。

凝重的瞧了一眼華禹風,見他依舊沒任何神情,我默默的把心中的異樣給壓下。 正奶奶重重的瞠了我一眼,終是輕聲斥責了句:「你今天不把話說清晰,不要想帶美歡走。」

說著,便要伸掌去攬過美歡,美歡嚇得往華禹風的懷中一躲。

「我不要離開爸爸跟媽媽,我不要。」

聲響雖然非常稚嫩,但卻非常堅定。

甄治良目光一凝,剛要反駁,急救室的門打開了,醫生一臉疲憊的走出。

「手術非常成功,病人沒事啦!」

我們一行人趕忙湊上去。

「醫生,我爺爺方才是如何回事?」甄沁寧惶張的問道。

醫生神色凝重。

「突發腦溢血,往後一定得留意,不可以受刺激,也不可以太激動。」

護士推著正爺爺出來,他面色蒼白,可是一對眸子卻恢復了神采,面上略顯疲憊。

「美歡……」一發聲,喉口便是干癢,可是這些都沒能阻止他面上的喜悅。

「太爺爺。」美歡甜糯的聲響響起。

「誒,乖……」

正爺爺被安頓到病房中,在兒女的幫助下,他坐起。目光落在華禹風跟美歡身上,那一刻,他目光微閃。

肯定是在道:這一大一小,太像啦!

美歡的樣子確實像極了華禹風,他的優良基因美歡都繼承下。自小便可以瞧出,美歡長大了鐵定是個美人坯子。決對不比電影明星差,就沖華禹風的容貌,美歡都錯不了。

正爺爺心中霎時一沉,但隨即唇角綻放出一絲笑容。

待諸人噓寒問暖,一陣紛紛攘攘之後,我終究上前去,關懷的說道:「爺爺,你年歲大了,要留意保重身體。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下回有空再帶美歡來瞧你。」

我的話中話外,都是客氣。這兒甄家人太多,我不想久待。

「想走,沒那麼容易。」

說著,正奶奶便拽住了我的裙子。我的身上是禮服長裙,非常容易便被拉住。

「把美歡給我留下!」

我步伐猛然頓住,回頭一看,不禁窘迫萬分。

裙子本是一字肩長裙,被這樣一拉,剎那間有變成抹胸長裙的趨勢。此刻,我非常失措,衣裳跟美歡不曉得顧哪頭好了。

「你放開。」我使勁一扯,想要擺脫鉗制,無可奈何正奶奶抓的太緊。

華禹風手中抱著美歡,不好出手,可是他方才把美歡放下,正奶奶眼疾手快的便把她拉去。

這反應速度,完全不似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

逃離修仙魔法囚籠 可是,美歡不依,她自小便不喜歡這位太奶奶。

美歡伸掌拉住了華禹風的褲腳,可是正奶奶使勁一扯,她便被拽去。

華禹風伸掌,卻被甄治良攔住。

「讓開!」華禹風厲斥。

「你當是如今你還是HOMO集團的執行總裁么?你覺得我如今還會怕你么?省省罷!」甄治良笑著輕鄙。

此時,美歡慌張的聲響,在我耳際響起。

「我要跟爸爸媽媽在一塊,你放開我。」

可是任憑她怎麼犟來犟去,都被正奶奶禁錮在懷中,無法脫離。

「美歡……」我霎時也慌張了,沒料想到,正奶奶竟然會來如此一手。

我曉得甄家這一代,如今唯有美歡如此一個孩子,正奶奶是不可能放過美歡的。

甄沁寧大驚:「奶奶,你幹嘛,你趕緊把美歡放下。」

此刻,美歡被正奶奶胡亂禁錮著,已經脹的一臉通紅。

那程哥想要上去幫忙,但顧忌對方是女性,又是老人,他模稜兩可不好出手。

華禹風看美歡狀況不妙,徑直抬腿。重重的一腳踢在了甄治良的身上。

大約是用盡了全力。

甄治良吃疼蹲下。口中發出疼呼。

「甄治良!」正爸爸還未來得及反應,兒子便被打了。

他霎時攔在華禹風的跟前,呵斥道:「你竟然打人,還有王法么?」

華禹風握拳。手指頭關節『噌噌』作響:「你要是不想死便給我讓開。」

「我便不信你今天敢打死我。」

美歡的哭鬧,牽引著我的心。我不再顧忌。因為,我不可以讓甄家的人,再一回傷害美歡。

恰在此時。我提起裙子。來到正奶奶跟前,剛伸出手去,正奶奶趕忙向後退了幾步。

可能是懷中美歡犟的太厲害。因此,她重心不穩,腳下一個趔趄。整個人向後倒去。

終究是年邁的老人,身體跟不上。

「美歡……」我驚呼出聲,想要去撫住正奶奶已經來不及。

驚慌之下,我伸掌拉住了美歡。正奶奶倒地,美歡被我拉入了懷中。此時,我的心才稍稍放下,美歡終究回至我的身側了。

『咚』的一聲暗響,緊接著是正奶奶呼天喊地的疼呼聲,「呀!你打我?」

正爸爸還在跟華禹風周旋,甄沁寧的父母趕忙上前,去把正奶奶撫起。

「媽你沒事罷?」甄沁寧的爸爸著急的問道。

正奶奶甩開他的手,一臉煎熬又滿是不耐煩。

「有事沒事你自個兒不會看么?」一聲呵斥之後,她伸掌摸了一把腦後,再拿過來時,手掌沾滿了鮮血。

「血!」她大驚,正要再一回提氣來呵斥我,話剛到喉口,臉前一陣暈眩,不由得伸掌撫上了額頭。

「奶奶你怎麼了?怎麼流如此多血。」

又是一個不速之客,賴幸妍出現了,她急切的驚呼,神色中裝的是滿滿的擔憂。

坐在地下的甄治良蹙眉,他望著賴幸妍。

「快叫醫生呀!」又是一聲大喊,賴幸妍扭身來,狠厲的盯著我:「你怎麼就如此心狠,對一個老人下毒手呢?」

我從震驚中恢復過來。

賴幸妍眼眸中潛含的那抹得意被我捉住了,莫非今日的事,都是她的陰謀。她這妖婦,究竟要幹嘛?

「別裝模作樣,你這樣非常令人反胃。」我反駁著賴幸妍的話,這是由於我曉得,賴幸妍本就是存心為之,解釋壓根無用。

「是么?你做的事,要我更反胃。」賴幸妍湊到我耳際,輕聲說道。

此刻,氣氛愈來愈惶張,火藥味非常濃。

「吳青晨你這賤貨,竟然把我害成這模樣。」

有賴幸妍在前邊鋪墊,正奶奶霎時順桿爬上。分明是自己跌倒,如今卻變成被我害的。

我蒼白的笑笑:「我沒害你,倘若你硬要一個解釋的話,可能就是報應。」

說著,我轉眼望向躺在病床上的正爺爺。

「你,賤蹄子,你說啥?報應?」正奶奶忍著頭的巨疼大怒道:「即便有報應也應當報應你,不要臉的賤蹄子,帶著我甄家的孫女,管野男人叫爸爸。」 我面色一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