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羅陽看來,或許這兩個是妹妹,他熟悉的那個張靜是姐姐。

從小至大,可能是由姐姐照顧兩位妹妹,自然姐姐就在別人眼裡成了「媽媽」。

不過矛盾的是,三個「張靜」的年歲幾乎一樣,就算是姐姐也照顧不了兩位妹妹什麼。

聽花襲伊的意思,好像這種「張靜」還不止3個。

但還沒有向花襲伊求證過。

心裡一大堆疑問,沒幾個找到答案的。

左一看,洪佳欣正在默默低頭吃早餐,想起她的事很棘手,羅陽輕輕吁一口氣。

右一瞧,祝子姍和谷家三姐妹的事更麻煩。

個個都是令人垂涎的美人,可是若知道要幫她們做什麼事,恐怕連上帝都會畏縮。

羅陽真心實意已承諾了的,就是要幫洪佳欣找回爸媽。

至於祝子姍失蹤了的爸爸,羅陽也願意幫她打探消息。

谷家三姐妹胸懷大志,羅陽特別怕她們。

不單要讓萬魂宗東山再起,還要幫她們報血海大仇。

換了誰,在這種壓力面前,真的會喘不過氣來。

眼看就要去尋找血煞子了,若真找到了,是否能順利拿到手,依然是個未知數。

機會,羅陽已創造出來了。

只是能否把握好機會,把心愿變成現實,還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玉成。

明天晚上就要跟日苯忍者易生步撥打擂台,今日若找不到血煞子,那就回宏海縣。

花襲伊不容易糊弄,稍有大意,便會讓她看穿把戲。

正在心念電轉間,忽然聽見花襲伊的手機鈴聲響了。

花襲伊拿出手機看了看,便走出門口接聽電話。

由此可知,事情非同一般。

羅陽伸長了耳朵,想要偷聽講電話的內容。

電話那頭的人說什麼,在不開揚聲器的情況下,羅陽是聽不見的。

花襲伊若走的不遠,她說的話,只要音量足夠,羅陽能聽見。

不過她好像沒什麼要說的,只在聽電話。

最後只聽她說了一句「骷髏堡的人也來了」。

說完,便走進大堂。

那句話,羅陽感覺花襲伊是故意說的,在他看來,極有可能是說給花花公子等人聽的。

骷髏堡又是什麼存在?

羅陽腦海里浮起一個大大的問號。

在身邊的美人,洪佳欣自然不知骷髏堡的底細。

祝子姍或許知道,但從她一臉好奇可以看出,她也聽到了「骷髏堡」這三個字,只是不清楚是什麼。

再用眼角餘光瞥谷家三姐妹,從她們平靜的神情來看,說不定她們對骷髏堡有所了解。

只是不方便問,羅陽只好先藏起好奇。

吃了早餐,花襲伊說道:「呵呵!也該去幹活了!」

說著,轉頭笑對羅陽和祝子姍。

去不去找血煞子,祝子姍聽羅陽的命令,她向他投去詢問的眼神。

當時羅陽對無為子說血煞子最有可能藏在兩個地方。

一就是祝子姍的家,二則是冰湖下面的祭壇。

現今局面,對羅陽而言並不算壞。

如果運氣好一點,將血煞子拿到手的勝算還是挺大的。

日後想要再輕易進祭壇,則沒那麼容易了。

祭壇里潛藏著的危險比血煞門明面上的力量威脅更大。

如今可借無為子的幫助進祭壇,那方便許多。

灰色水晶鞋 經過權衡利弊,羅陽說道:「咱們去祭壇找吧。應該在那裡。」

知道了具體位置,花花公子冷道:「不用那麼多人去,藏在哪兒,告訴我,我一個人去就行了!」

看他的樣子,那是勢要獲得血煞子。

「呵呵!你一個人去?當血煞子是你的了?呵呵!」花襲伊冷笑。

可知花花公子對血煞門的祭壇也不了解。

不然,估摸他不敢信口開河。

「請聽我說一句,祭壇裡面特別危險,進去恐怕不容易出來……」

無為子的意思是想讓花襲伊等人在外面等待,他帶羅陽和祝子姍進去,若找到了血煞子,那立時用假的調包。

畢竟花花公子和花襲伊都沒見過真的血煞子,比較好糊弄。

請記住本書域名:。 森林山巒之間,一隻巨大的魔猿正趴在空地上沉睡,某一刻它驚醒,從地上跳了起來。

它看向天空,看到了那浩瀚的血紅刀光。

「這股氣息?」

「是他!」

魔猿眼中有驚懼之色,那個人族的味道它是不會忘記的,但為何僅僅只是半個月,這個人族的力量就增長到了這等境界?!

這也太難以置信了吧?

咬咬牙,魔猿朝著那刀光沖了過去。

這片地域可是自己的領地,好不容易才安定下來,怎能被這人族給輕易破壞了!

千米刀光如果落下,引發的後果絕對是難以想象的,甚至是毀滅性!

雙臂在迅速地變粗變壯,魔猿宛如一座暴怒的火山,氣息更加磅礴,它體型變大了一倍,來到刀光落下的地點,舉起了雙手,迎向刀光。

轟!

交觸之際,魔猿瞳孔驟縮,恐怖的力量自刀光內傳遞而下,讓其雙腿猛地跪在了地上!

方圓五百米內的森林地域,像是受到了轟擊,頓時下陷數十米!

無數的碎石,樹木被震飛,漂浮在空中,然後狠狠砸在地上。

千米刀光,血氣四溢,壓在魔猿的肩膀上,讓其皮膚龜裂,鮮血汩汩流出,幾乎是眨眼之間就染紅了地面。

「怎麼…可能!」

魔猿嘴裡全是血,一字一句地說道,它微微抬頭,眸光死死地看向了雲層,那裡兩道人影慢慢走了下來。

血氣為階,宛如通天階梯,神靈降世。

易林緩緩走下,露易絲則站在了他的身後。

「我說半月,那便是半月。」

易林負手而立,眸光漠然。

「不可能的!」

魔猿依舊無法相信,半個月前被自己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人族,此刻卻輕而易舉地主宰了自己的命運!

這絕對是幻覺!

自己可是五星級的魔獸!

宗師級的強者啊!

「這隻手我隨手的一刀,你尚且無法接住,倘若是全力,你現在已經是一具死屍了。」

易林腳尖一點,落到了魔猿的鼻子上,他看著魔猿,右手喚出了魔刀,「宗師級的魔獸,想來味道應該不錯。」

「不!」

魔猿頭皮發麻起來,背脊寒氣直冒,它連忙求饒,「我願奉你為主,永生為奴!」

魔猿好不容易修鍊到現在這個境界,豈願輕易死去,只要活著,哪怕為奴,也不是不可以的。

「連我一刀都接不住,要你何用?」

易林搖頭,魔刀甩下。

然而露易絲卻是開口了。

「易林,畢竟是宗師級的魔獸,留著當做打手也是可以的。」

魔刀止住,距離插進魔猿體內,只有一毫米的距離。

魔猿滿頭大汗,大氣都不敢出,它能感受到這魔刀中傳遞出來的貪婪情緒,這刀想將它吞噬殆盡!

「對對對!人族,不對,主人!留我一命!我好歹是宗師級的魔獸,無論是在海域,還是在大陸上,都是排得上名號的強者,您有什麼瑣事都可以交給我去處理!我保證辦得穩穩噹噹的!」

魔猿連忙說道。

易林沒有理它,而是看向露易絲:「你確定要留它一命嗎?」

「恩。」

露易絲點點頭,不過隨後又搖搖頭,「如果你不喜歡的話,那就殺了吧,我不希望你不開心。」

魔猿趕忙用求饒的眼神看向易林。

易林沉吟一會,將魔刀收了回來。

他一揮,散去了千米刀光。

魔猿頓時大鬆了一口氣,但它不敢有絲毫地異動,因為易林還站在它的鼻子上,現在惹誰,都不能惹這煞星!

「交出你的本源心血,奉她為主。」

易林離開了魔猿的鼻子,踏空而立,漠然說道。

「啊?」

魔猿一愣,不是奉你為主嗎?

「恩?」

易林皺眉。

魔猿嚇得差點甩自己一個耳光,愣什麼啊,找死嗎?

腹腔鼓動,魔猿剖開自己的腹部,取出了一枚晶瑩的血珠,放到了露易絲的面前。

「易林,它做你的奴隸就行了,我不需要的。」

露易絲擺手,「這可是宗師級的魔獸,你留在身邊,會有大用的。」

「連我一刀都接不住,能有何用?倒是你,大師級的實力在這海域中太弱了,有這麼一頭魔獸陪在身邊,安全許多。」

易林搖頭。

媽賣批,我好歹是宗師級的魔獸啊!

怎麼被你說得如此一文不值!

一般的強者,我還是可以虐殺的,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變態啊!

魔猿心中腹誹,臉上還是不動聲色,保持著恭敬。

「那好吧,的確,這麼弱跟在你身邊,也不合適,戰鬥中會拖你後腿的。」

露易絲點點頭。

豪門情劫:囚婚老公太殘忍 魔猿:「……」

露易絲也擠出自己的本源心血,與魔猿簽訂了主僕契約,從此這隻宗師級的魔獸將會是露易絲一輩子的奴獸,除非露易絲身死。

「安心為奴,日後好處少不了你,但如果心存歹意,那就別怪我出手無情,我會讓你連冥界都去不了!」

易林警告道。

「主人,您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露易絲小姐的!」

魔猿雙膝跪地,恭敬地說道。

「那便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