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種種情況下,大木博士的交際網路是很廣的,能夠認識一些船員方面的人也並沒有什麼,而這次就聯繫了一艘最近要去芳緣的船隻,畢竟有認識的人相應的照顧一下總是讓人放心一點的。

而不巧的是,這艘近期要去芳緣的船長跟大木博士是老朋友,所以就直接拜託他了。

緊接著,大木博士又是說道:「還有,到了那裡之後,記得替我跟派克船長問一聲好,最後就是,要聽派克的話,不要給人家添麻煩。」

「知道啦,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啦,我又不是沒有去過別的地方。」對於大木博士的叮囑,小陽實在是有點受不了,感覺自己就像真的是小孩子一般,好吧,現在的這具身體的確是小孩子。

雖然說這些關係挺讓人暖心的,但是聽多了,就讓人受不了了。

「好了,那我就先走啦,要不然就趕不上時間了。」小陽說道:「拜拜,老頭,還有小茂。」

「哥哥,再見。」

「記得到了之後要打電話回來···」

「知道了,知道了。」小陽一邊向外走著,一邊伸起手擺了擺。

···

「這裡是華華爾茲號,請各位登錄的旅客儘快上船,本船將在三十分鐘后出發,請各位旅客做好準備,請大家盡情的享受這次愉快的旅行。」

「···」

就在小陽來到碼頭之後,廣播中就傳來了各種聲音,而華爾德號就是小陽要乘坐的船隻。

「呼,總是到了。」在聽到這個廣播的聲音之後,小陽才鬆了一口氣,要是遲到了或者是錯過了,那可就真的有的看了。

「你好,我是大木陽,你叫我小陽就可以了。」很快,小陽就找到了來接應的人,相對於這些安排,小陽實在是覺得沒有必要,但是又不好辜負大木博士的一番心意。

「你好,我是可立克,你叫我小克就好了,因為船長現在比較的忙,所以派克船長就派我來接你,跟我來吧。」來接應的人是一個年級不是很大的人,差不多也就是十來歲的樣子。

「好的。」 陰陽天師 小陽跟著小克向著華爾茲號走去。

「你看,我們的船是不是很大?」小克有些驕傲的說著:「如果是有時間的話,我一定帶你好好的逛一逛。」

這艘船的確是挺大的,而且從造型和各種設備上可以看得出來,絕對是屬於豪華船。

說實在的,小陽實在是沒有想到大木博士會訂這樣的一張船票,想來這價格一定很貴吧,雖然都是坐船,但是還是有很多區別的,價格高的,各種方面自然是更加的好,住的地方也更加的舒服,這就像是站票和坐票的區別。

「的確是很豪華。」這艘船卻是很豪華,要是小陽是第一次坐的的話,可能還會表示有點驚訝或者震驚的表情,可惜的是,這種東西對於小陽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畢竟即使是更豪華的都看過。

「船長,您的客人到了。」船非常的大,就像是一個巨型的房子,裡面的結構更是錯綜複雜,左拐右拐,很快小克帶著小陽來到了一間房間前,門是開著的,就敲了敲門,說道。

「進來吧。」

裡面傳來了聲音,說是大木博士的老朋友,歲數肯定也不小吧,不過,語氣卻是中氣十足。

小克就帶著小陽走了進去。

「船長,人已經帶到了,我就先去忙了。」小克對著船長派克說道。

「好,你去吧。」這個時候,船長手中拿著文件,處理著手頭上的有些事情,顯然一副很忙碌的樣子,忙的連頭都沒有抬一下。 ?「那我就先失賠了哦,小陽。」小克在跟派克船長說完話之後,就對著小陽說道。

「沒有什麼關係,你忙你的去吧。」小陽點了點頭,說道,他自然是知道,水手一般都是比較忙碌的,特別是現在船馬上就要起航的時候。

剛走幾步的小克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又是轉過身,對著小陽說道:「哦,對了,小陽,如果你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來找我,我就住在302房間。」

「好的。」小陽說道。

「那個,小陽是吧。」

「麻煩你在那邊做一下,上面有茶水和一些糕點,你可以自己拿,我手頭還有點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麻煩你等一下。」

派克船長看著手裡邊的文件,一邊看,一邊用筆在上面寫著什麼,連頭都沒有來得急抬一下,看上去很忙碌的樣子。

對於派克船長的態度,小陽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就直接是坐到了一邊的桌子邊上,給自己到了杯茶,慢慢的等著,也沒有去打擾派克的工作。

一下子,整個房間又是安靜了下來了,唯有沙沙的寫字聲。

對於房間會這麼安靜,派克船長其實還真的是挺驚訝的,因為他聽大木博士說過,他孫子今年才四歲,雖然之前說過這孩子很成熟,但是在派克船長看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能夠成熟到哪裡去,還有就是,之前對於大木博士讓小陽一個人出來旅行的時候,派克船長還以為是大木博士真的是瘋了,一個四歲的小孩出來旅行,開什麼玩笑。

就四歲的熊孩子,不要說照顧自己什麼的了,不給人添亂就不錯了。

而現在,派克船長顯然是已經領教了大木博士所說的成熟性格,如果是一個正常的四歲小孩,能夠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等那麼長時間就怪了。

所以期間派克船長抬頭看了一下小陽,覺得沒有什麼問題之後,又是低頭繼續工作了。

大概? 惑愛 了一段時間之後,派克船長終於是處理好了手頭上的事情,就站了起來,走到小陽這邊,說道:「你就是大木博士家的孩子吧,真是讓你久等了。」

「沒事,船長老頭。」小陽看上去很禮貌的樣子,其實向來都是很隨意的。

「老頭!?我有這麼老嗎?這性格,果然真是···夠了。」在聽了這稱呼之後,派克船長頓時僵硬在了那裡,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樣,看了看自己后,感覺自己不是很老啊。

雖然聽大木博士說過一些關於小陽的事情,但是親眼見過之後,果然還是不一樣的感覺。

「有。」小陽故作很認真的看了看派克船長,而後一本正經的說道。

「好吧,老就老吧,果然現在都是年輕人們的天下了啊。」派克船長感慨般的說道。

派克船看上去確實是挺老的,不過,比起大木博士來說要好一些,人長的也沒有人們想象中的帥氣,而是長的胖胖的,臉上上滿是黑白相交的鬍子,戴著一副眼鏡,頭上一頂帽子。

「走走走,我帶你出去逛逛。」派克船長拉著小陽,說道。

「你不是船長嗎?」小陽好奇的說道。

因為在小陽的印象中,船長不就是所有船員的頭頭,工作不是應該更加的忙碌才對嗎?

派克船長自然是聽出了小陽話中的意思,就解釋道:「現在我已經老了,現在自然是要交給年輕一輩的,今年帶帶新人就可以了,過些歲月,我就差不多要退休了,到時候,也該享享福了。」

「原來如此。」小陽露出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

「雪成那傢伙最近過得怎麼樣?」派克船長問道。

雪成是大木博士的名字,全名叫大木雪成。

「還是老樣子,天天忙著做研究,一做起研究就什麼事情都能忘記,一副狂熱的樣子,而且天天吃泡麵,怎麼說都改不了那性子。」小陽雖然才能大木博士呆上一個多月的時間,卻已經是足夠了解大木博士了,一想起大木博士那模樣,小陽還真是挺無奈的,都一把歲數了,還是對研究這麼熱情,要不是自己來了,或者是花子阿姨偶爾會來照顧一下,可能接下來的人生飯點都是在吃泡麵,真真是夠了,這年級了,怎麼能整天吃這些?

「哈哈哈,雪成還是老樣子啊,不過,有一個這麼操心的孫子,我還真是替他高興。」在聽了小陽的話之後,派克船長不由的笑了笑,他們畢竟是老朋友,怎麼可能會不了解大木博士的性子。

說到這裡,小陽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就對著派克船長說道:「哦,對了,老頭說,替我跟你問聲好。」

「那傢伙真是···不過,你對你爺爺還真是不客氣。」派克船長說道。

小陽沒有說什麼,只是聳了聳肩。

「我先帶你去你的房間看一下,然後帶你船上其它地方看看,怎麼樣?」派克船長一邊走著,一邊對著小陽說道。

「好。」

小陽點了點頭,說道。

派克船長帶著小陽先是去了要住的房間,從這裡到芳緣地區還是有很長一段距離的,可能要好幾天才能到,住的地方是必須的。

「怎麼樣,還算不錯吧。」派克船長帶著小陽來到一個房間之後,說道。

「恩,非常的不錯。」

小陽看了看房間之後,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個房間看上去比較的簡潔,地方也是比較的大,沒有小陽想象中的差,反而看上去有點奢華的樣子,各種行頭都非常的整齊。

畢竟這是豪華的輪船,要是一些普通的船的話,這種房間可能已經算是豪華間了,正常來說,房間其實是比較小的,畢竟空間有限,又要住下這麼多人。

「滿意就好。」派克船長可是知道小陽家裡環境的,算是很有錢的人家,房子自然是比較奢華的那種,所以說,以現在船上的條件,自然是有點不一樣的,剛剛還怕小陽一時間住不習慣,特別是小孩子。

而現在看來,顯然是沒有這種問題。

對於這種房間,小陽並沒有什麼在意的,畢竟以前差的不是人住的地方都住過,現在這不算什麼,簡直是奢華。 ?「接下來我們去···」

接下來派克船長就帶著小陽在各個地方轉了轉,優先的地方自然是餐廳,以及救生艙那邊,畢竟要是真的發生點什麼,也好讓他該知道怎麼做。

「對了,接下來的話,你可以去船頭轉轉,或者是去休息一下,等一下就差不多可以開飯了,中午的話,差不多十一點就開飯了,最遲到十二點半,所以說,你可不要錯過吃飯的時間,要不然就沒飯吃了,只能是等晚餐了。」派克船長雖然說不是特別忙的樣子,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就沒有事情做,不可能整天都陪著小陽的,而且看小陽的樣子,也不需要陪。

「好的,你忙去吧,我會自己照顧好自己的。」小陽點了點頭,說道。

「哦,對了,聽雪成說你的實力很不錯。」派克船長本來是要離開了的,在走了幾步之後,突然是想起了什麼,就說道。

「還可以吧。」小陽說道。

「嗯,是這樣的,近些天內,船上可能會舉行一場神奇寶貝大賽,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參加一下,前三名的獎品可是很豐富的哦。」派克船長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

「好。」

「如果你想訓練一下神奇寶貝,可以去船頭,那邊常常都是訓練家呆的地方,很多人會在那裡進行神奇寶貝對戰。」派克船長想了一下,對著小陽說道。

「知道了。」小陽點了點,說道。

小陽看的出來,派克船長可能根本就沒有在意大木博士所說的『實力很不錯』的意味。

整天呆在船上的確是挺無聊的,對於舉行的神奇寶貝大賽肯定會有很多人參加的,即使是實力不怎麼樣,眾在參與嘛,打發打發時間也是好的。

就算是不參加,光光是看比賽也不失是一種樂趣。

其實,在船上還是有很多設施的,只事感興趣和不感興趣的問題。

告別了派克船長之後,小陽就來到了船頭,船隻本來就大的驚人,所以船頭的空間很大。

在小陽來到這邊之後,就可以看到很多人聚集在這邊,無論是曬太陽,吹吹風還是神奇寶貝對戰的,都有。

「小茜?」小陽走了過來,並沒有直接找某些人進行對戰,說實在的,這裡大多的人都是業餘的,實在是沒有動力跟他們進行對戰,並且,看小陽一副小朋友的模樣,恐怕別人也不會主動上來要求對戰吧。

不過,看看別人的對戰還是很有意思的,在轉了一會兒之後,小陽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是一個有著粉紅色扎著雙短辮的女孩,看上去差不多才出發旅行的模樣,雖然沒有幾年後那麼成熟,但是小陽還是一眼就認出這個女孩了。

小茜相比幾年後相對還是稚嫩了很多,整個相貌都還沒有長開來。

現在她正在跟人進行著對戰,對手是一個中年大叔,穿著西裝戴著禮貌,挺著個大肚子,看上去像是一個比較富有的大叔。

小茜的神奇寶貝是狗狀白色的神奇寶貝,頭上的形狀就像是戴著一頂帽子,尾巴頂端有著綠色的畫料,看上去就像是一個畫家一樣,這是神奇寶貝圖圖犬,而對方則是一隻比較尋常的神奇寶貝,關東家門鳥比比鳥。

而在小陽過來是,這邊的戰鬥早就已經是開始了。

對於圖圖犬這種技能不是很多的神奇寶貝,很少會先開始進攻,而現在的情況也的確是如此。

「比比鳥,先下手為強,用啄。」

大叔沒有絲毫的猶豫,在對戰開始后直接就進行攻擊了。

「比~」

原本在天空中飛行著的比比鳥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是接到了攻擊的命令,但是還是停頓了一下,然後在叫了一聲之後,在空中快速的煽動了幾下翅膀,直接是俯衝了下來,精銳的嘴喙直衝圖圖犬而去。

比比鳥的種種行為對於一些不是很犀利的人當然是看不出來,小陽卻是看的真切,儘管說才只有一個動作,就已經是反應出了種種,這隻比比鳥,說實在的,沒有一點靈氣可言,看上去反而是顯得有點獃獃的,好像是出了故障的機器一般,反應有些遲鈍。

不過,雖然是這樣,但是比比鳥的速度已經是非常的快,鋒銳的嘴喙散發著寒光,直衝而去。

「啊,圖圖犬,快避開來,然後使用寫生。」小茜的行為顯然還是一副小女孩的做派,在看到對方攻擊過來之後,顯然還是有些慌亂的,不過,很快依舊是做出了反應。

圖圖犬看著氣勢洶洶衝過來的比比鳥,顯然是有點慌亂的,而後又很快的做出了反應,堪堪躲了過去。

比比鳥一擊沒有得逞,直接是和圖圖犬交叉而過,再次的升空,調整好狀態。

相對來說,圖圖犬的實力比比比鳥差了很多,但是這是比比鳥的種種動作實在是有點僵硬,這點還是可以彌補了兩則之間的差距。

不過,一個能在天上飛,一個不能,這還是有些差距的。

相對於這個大叔來說,小茜的指揮能力還是太差勁了,即使是相比起一些剛出發的訓練師可能也好不到哪裡去吧,看到這種情況小陽還是挺意外的。

「比比鳥,使用高速移動后使用翅膀攻擊。」

大叔之前的攻擊顯然只是試探對方,在看到對方實力實在不怎麼樣之後,直接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全力展開了攻擊。

比比鳥眼神中沒有什麼波動,或者說是沒有什麼靈動感,就像是一個機器一樣,在空中遲疑了一下,而後還是展開了攻擊。

比比鳥的身影快速的在空中晃動著前進,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棕色的流光,在飛到距離圖圖犬一般距離的時候,棕色的翅膀突然就亮起了白光,正對著圖圖犬,直接是俯衝了下來,攻勢凌厲。

「圖圖犬,躲開···不,使用啄。」面對著突如其來的變故,小茜實在是有些慌亂了手腳,不知道該怎麼命令才好。 ? 亂世卿臣:將軍,請寬衣! 在接到命令之後,就直接是使用出了剛才從對方身上描繪過來的技能,只見圖圖犬有些慌亂的揮動著尾巴,一個嘴喙就出現在了面前,向著俯衝過來的比比鳥攻擊了過去。

兩則相互使出了技能,兩者相交而過,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止住了一般。

而後,沒有絲毫的意外,圖圖犬突然就倒了下來,雙眼中冒著圈圈。

「啊,圖圖犬。」看著圖圖犬倒下來之後,小茜馬上就跑了上去,抱住了圖圖犬,關心的叫了一聲。

「小姑娘,這不是你的實力太差,而是你的神奇寶貝太差了,像我這隻比比鳥就比你厲害很多。」大叔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情緒,然後對著小茜說道。

「是嗎?可是爺爺說我還是太差勁了,其實···我···我···」在聽了這話之後,小茜不由自主的低了低頭,顯然是有些沮喪,一想起爺爺的話,小茜還是有些不服氣的,覺得自己還是不錯的,而後她爺爺就叫她出來看看,經歷多了總是會成長的,所以正好芳緣地區有個比賽,就叫她過去參加看看了,算是開開眼界吧,人總是需要經歷多了才能明白很多事情的。

「所以說,你要不要跟我交換神奇寶貝呢,這樣的話,有一隻實力強勁的神奇寶貝,你一定會比現在厲害的。」大叔看時機似乎是成熟了,眼中閃過一絲狡猾的神色,臉上和話語卻顯得很有自我犧牲的模樣。

在看到這幅嘴臉之後,小陽都快是要吐了。

「可是···可是···」小茜看著手中抱著的圖圖犬,不是知道該怎麼坐車決定才好,顯然,她和圖圖犬的感情還是很好的,要她放棄,一時間怎麼可能會捨得。

看著小茜有些意動的樣子,大叔嘴角不由閃過一絲笑容,而後又是說道:「沒有什麼可是的,為了有強大的實力來證明自己,這種犧牲不是都值得的嗎?你說呢?」

「可是大叔你···我···」顯然小茜是有一些意動了,慌亂的有些不好做出什麼決定,低著頭,有些不敢說話。

「沒有關係的,大叔我可是很強的,除了這隻比比鳥之外,我還有很多其它厲害的神奇寶貝,你不用擔心。」大叔好像是很了解這種沒有多少見過世面的女孩子的心裡,就這般說道,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

「我···」

看著就要得逞的模樣,大叔的嘴角不由的快要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的樣子。

而就在這個時候,小陽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我草,一天的好心情都被這個噁心的大叔給破壞了,就直接是出聲道:「喂!」

小陽的聲音表現的有些冷,一方面是被大叔噁心到了,一方面還是對小茜的表現不是很滿意,儘管說對方現在還是一個小孩子,而且還是沒有見過世面的那種,但是,對於這種行為,小陽還是有些不能忍,還是不能原諒這種愚蠢的行為,要是這個人是小茂,他一定會打的他下不了床,他才不會管對方是不是沒見過世面,還是本身就愚蠢,做錯了就是做錯了,無關緣由。

一直以來,經歷過種種事情,對於他來說,神奇寶貝才他最值得信任的夥伴,對於為了強大的實力而放棄夥伴,不相信夥伴的這種行為,還是讓他感覺這種行為很是刺眼。

這時,兩人才發現小陽的存在,顯然小陽在這裡已經很久了。

「你,是在叫我嗎?」見小陽望著這邊,小茜遲疑了一下,說道。

「呵呵,你還真是一個天真的傻子,為了強大的實力就要放棄自己的夥伴,難道夥伴在你的心裡價值僅僅只是換取實力那麼簡單嗎?那我還真是替它感到悲哀。」小陽沒有回答小茜,只是這般冷冷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