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瞬間,男子手肘上的靈氣手環就發出了劇烈的聲響。

在一瞬間,所有人瞳孔都瞪了起來:「就是她!」

「滋滋滋!」

還沒等夏苒苒反應過來,就感覺一道強大的電流從背後傳來。

這時炎國最新研究的電擊槍。

由強烈的電子脈衝和精神陣法構成,無論是誰都能給你電暈,一根不夠就來兩根。

所以,為了不讓這位『大師』跑路,他們足足用了六根!

沒有意外,夏苒苒直接暈了過去。

給對方拷上契約屏蔽和超凡隔絕的手環。

幾人通過傳送能力離開了。

在凌淵家隔壁

蕭姨一臉困惑的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奇怪,苒苒這孩子怎麼還沒有回來?」 路明非連忙搖了搖頭,表示什麼事情都沒有。

古德里安教授還是一臉茫然,他看了一眼端坐著的奧黛麗,又看了一下一邊有些緊張的路明非,不明白這兩個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奧黛麗,不要欺負新同學,要照顧一下他。」最終,古德里安教授這樣說道。

「沒有什麼。」奧黛麗笑眯眯地說道,「之前他去了洗手間,出來時似乎找不到了餐廳的路,我幫他找的。

他似乎有些糾結卡塞爾學院的事情,一直在思考,沒有注意路。」

路明非再一次很感激奧黛麗幫他解圍。

「哦?真的嗎?明非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地方?」古德里安教授盯著路明非的眼睛問道,他現在很忐忑,擔心這位未來的潛力學生會拒絕卡塞爾學院的入學邀請。

「卡塞爾學院的入學機會非常難得!你千萬要珍惜啊!」他現在生怕路明非拒絕。

古德里安教授甚至想如果路明非拒絕掉,昂熱校長估計就會直接來這裡綁人了吧。

「我……我還得想想。」路明非低下頭去。

叔叔嬸嬸和路鳴澤都傻了,懷疑路明非的腦子秀逗了,天上掉餡餅他還想什麼想?人家求都求不來的,他應該張大了嘴去接才對。

古德里安教授很緊張,生怕以後看見一個被五花大綁的學生,「有什麼條件我們可以做到的,你都可以提啊!」

「沒有,」路明非搖頭,「我……」

這個時候,

奧黛麗突然站了起來,一把拉住了路明非的肩膀,沖他使了個眼神,示意他出去說話。

路明非一開始下意識的想要掙脫,但是莫名其妙的就是掙脫不開這位天使般的小姐。

這位天使小姐的手臂纖細,看上去很輕易就能折斷的樣子。可是事實卻並不是這樣。

就是這種看上去和纖細的手臂之上傳來一陣巨大的力,使得路明非連動彈一下都動不了。一瞬間,路明非有些懷疑人生。

這位看上去這麼柔弱的女孩,怎麼有這麼大的力氣,簡直像是一頭龍一樣。

路明非也只好順著奧黛麗的意思從餐廳里出來。只留下了剩下的人在餐廳面面相覷,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奧黛麗和路明非來到了走廊里。

「有什麼事情嗎?這位……奧黛麗小姐」路明非疑惑的問道。

「你是不是有喜歡的女孩子?」奧黛麗一針見血的指出了路明非心中的猶豫,「但是她沒被選上,沒有出國,你想和那個女孩子在一起?」

雖說她用的是疑問句,但是語氣確是十分的肯定。

路明非一下子慌了起來,無論是誰,自己埋藏在心底的小秘密被別人扒了出來,都會像他這樣。

一時間,他的大腦一片漿糊,一句話脫口而出:「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只是猜的而已。」奧黛麗笑意盈盈地說道。

路明非打了個冷顫,他莫名覺得自己已經被眼前這位美麗的女孩給從頭到尾看穿了。自己在這位天使小姐面前沒有任何秘密。

被奧黛麗說中了,他是因為陳雯雯。

路明非讀過一篇星際小說,叫《血染的圖騰》,說一個在外星作戰的巨型機械人偷用軍用網路和一個地球上的小女孩聊QQ,名叫「哥斯拉」的巨型機械人在鉛灰色的低空雲層下,一邊槍林彈雨打蟲族,一邊和小女孩說溫馨的話。

有一天哥斯拉在QQ上跟小女孩說我要死啦,我的電池液都流光了,我快沒電了。

小女孩說你真逗,你還以為自己真的是個大機器人吶?你不想說了就不說了唄,我們明天見。

哥斯拉說跟你聊天的感覺真好。

然後它被迫斷線了。在遙遠的行星上,一隻暴躁的小狗跳上一架巨型機械人的殘骸,用利爪撕裂了它的電路。

路明非覺得他就是巨型機械人,而陳雯雯是那個小女孩,有時候陳雯雯會把心裡很秘密的事情跟路明非說,路明非很高興,回復各種可愛的表情,表示他在認真聽。可陳雯雯永遠不明白路明非為什麼這麼做,也不知道路明非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地掛QQ等她。有一天路明非這個巨型機械人的電路斷掉了,陳雯雯不知道會不會悲傷。

路明非想著想著就很難過,有種胸口裡流淌著電池液,周身電路噼里啪啦作響的悲劇感。

文學社的群里安安靜靜的,陳雯雯不在,絕不會有人討論什麼文學。大家討論文學的美,主要還是因為繆斯的美,繆斯穿著白棉布的裙子坐在陽光里,長發披散,這才是文學的美。

「是你的初戀嗎?我知道了。」奧黛麗還是那副完美的讓人無法生出厭惡之心的表情,「我不會告訴他們。」

路明非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說什麼。

「你可以回去再考慮考慮,卡賽爾學院會隨時等待著你的答覆。」奧黛麗繼續道,「或者你去向你的初戀女友告白,如果成功了的話,你可以向卡塞爾學院申請和她一起出國留學。

你是我們學校看中的重要人才,學校應該會答應你這種小小的請求的。」

奧黛麗的語氣不急不緩,但說出來的內容卻意外的令路明非心動不已。

「……」

路明非依舊沉默著,他想反駁一下,說陳雯雯並不是他的初戀女友。

可是僅僅是初戀這個詞就引起了青春少年的無限幻想,象徵著美好的青澀的愛情。

聽到奧黛麗的話,路明非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去幻想那他成功向陳雯雯告白時候的場景。

在宴會上,路明非穿著得體的西裝,步履穩健,捧著一束玫瑰,深情的向陳雯雯告白。然後陳雯雯也紅著臉,接受了玫瑰,在陽光之下,白裙子的文藝女孩是那麼的美好。

陳雯雯答應了他的告白,並答應和路明非一起到美國,去卡塞爾學院留學。

路明非想入非非,內心沒來由的湧現,出了一股虛幻的勇氣,慫恿著他向陳雯雯告白。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衰仔,他之前可沒有這種勇氣。

奧黛麗在旁邊看著,依舊保持著完美的微笑。

……

他們又回到了餐桌旁邊,奧黛麗低聲對古德里安教授說了什麼,然後這個小老頭瞪大了雙眼,看著奧黛麗。

然後又扭過頭去看著路明非,嘴巴大張:「……你有女朋友?」

剛剛幻想進入佳境的路明非一瞬間回過了神,打了個哆嗦,連忙搖頭。路鳴澤的耳朵立刻豎了起來,叔叔嬸嬸也都投來狐疑的目光。桌上忽然寂靜無聲。

奧黛麗也無語了,開口解釋說:「他沒有女朋友,只是對美好的初戀有著嚮往。」

所有人不約而同地呼出一口氣來,古德里安教授也如釋重負。

「我們明非不會談戀愛的,是吧明非?」嬸嬸蠻欣慰,路明非沒瞞著她偷偷找女朋友,這個讓她覺得她在家裡的領袖地位還沒被動搖。

而且她也有點覺得不該有人那麼瞎眼兒看上路明非,路明非那學校里的女孩都是大家閨秀,哪裡輪得到他?

「誰要我啊?」路明非叼著一根蘆筍嚼啊嚼,這樣他的嘴始終在動,就不用偽裝什麼表情了。

「學生就該學習為重嘛。」叔叔說。

「你在升三級基地。」奧黛麗忽然說。

路明非心裡一顫,蘆筍掉到了盤子里,他忽然想起了天使小姐最初的自我介紹。

…………安雅不明所以,靜靜看着她,心裏莫名有些緊張。

「你倒是挺會替我打算。」

「雖然他回江城才兩天,但是這流言蜚語已經遍地飛了,誰都知道他是沖着您來的,我也是真心想為您分憂。」安雅總覺得他話裏有話,像是對她有了什麼戒心,她只能趕緊解釋。

……

《粉墨》第346章照片不見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陸細辛去衛生間洗了洗手,回到卧室時,突然察覺不對。

立刻抬手想要去開燈,卻被一隻大手重重按住。

黑暗中,一個男人忽然靠近,呼吸急促,握着她手腕的大手滾燙如烙鐵。

「別動。」聲音低啞性/感,男人灼|熱的呼吸噴在她耳根,讓陸細辛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房間里怎麼會藏着一個人?

陸細辛蹙眉,身體慢慢放鬆,然後不著痕迹地蓄力想要甩開對方。

她身手確實不錯,但是在真正的練家子面前就不夠看了。

而且男女體力差異明顯,硬碰硬着實不是個好法子,得觀察時機,然後出其不意。

陸細辛尋了個空,踩在對方腳上,側身向旁邊閃去。

可惜,她動作雖快,對方卻更快。

陸細辛只感覺太陽穴一涼,一個冰冷的東西抵在上面。

——是倉!

「說了讓你別動,怎麼還動,真是不聽話。」男人低笑一聲,湊過來,嘴唇在她耳根輕輕摩蹭,「我中了葯,你幫我解。」

陸細辛不說話。

男人又湊近了些,低聲:「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

說着,左手扯過陸細辛,將她摔在床上,壓了上去。

「解開!」男人抓住陸細辛的手放在腰帶,是不容人質疑的堅決。

陸細辛垂眸,溫順地解開腰帶,細白的指尖帶着淺淺的涼意。

夜斯年心臟不自覺地顫了顫。

說來奇怪,他一直不喜歡女子近身,嫌棄她們身上的氣息。

但是黑暗中的這個陌生女子,身上並沒有其他女子身上奇怪的香水味,反而帶着一股淡淡的果香,聞起來讓人心湖微起波瀾,忍不住靠過去,索求更多,

男人眼皮一跳,突然不敢直視女子。

還沒等他想明白這種震顫代表着什麼時,就感覺身體驀地湧上一股酸麻,緊接着身體一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