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在看到自己旁邊老哥那一臉希翼的目光之後,陸瓷硬生生將自己的狂喜壓下,轉而抱起雙臂,傲嬌的嬌哼一聲。

「我就說他會來的吧?我告訴你,你妹妹我的魅力,那可是無敵的!」

……

場內,葉飛幹掉了華臻。

華臻的身子被劈成兩半,鮮血內臟鋪滿地面!

入先天三十年的華臻,此時此地,死不瞑目!

所有人從最初的震撼與狂喜中醒轉過來!

他們愣住。

面色各不相同。

但是每個人心頭都有相同的念頭!

那就是要變天了!

真實記錄在冊的九十九位先天武者,死了一位!

這是那些人絕對不會允許的!

哪些人?

將這九十九位先天武者編輯成冊的那些人!

同時眾人看向葉飛。

心裡一個可怕的可能性衍生出來!

二十歲的先天武者!

看葉飛模樣只有二十歲。

而就在剛才,他幹掉了一位先天武者!

這說明了什麼?

不言而喻!

二十歲的先天!

就在他們面前!

拉攏!

討好!

絕不放過!

這是他們的機會!

這是人類最大的財富!

二十歲達到先天,他以後的時候還有很多?

在武者這條路上,他又能走多遠?

會很遠嗎?

後天最脫俗,先天才無敵!

先天之上呢?

所有人起立,他們望向葉飛。

深呼一口氣。

然後高喊!

「葉大師!!!」

聲音回蕩四周,響徹雲端!

葉飛站如長槍,萬眾矚目之下,望向了陸家的包廂。

包廂中的陸瓷,面色發紅,不斷的抿著小嘴,只差那麼一點,她就要笑出聲來了!

可她卻突然的哭了。

喜極而泣。

哭成了孩子一樣!

陸子楓一見自己妹妹哭花了臉,頓時就是急得手忙腳亂,也不知自己該怎麼勸慰。

只好在一旁張牙舞爪,像個無腦大漢。

可是陸瓷最終還是忍不住,哭著哭著就笑了。

還好還好。

他來了。

「不來也沒關係。」陸瓷噘著嘴嘟囔著。

「反正地球離了他,又不是不會轉了。」

……

王凱旋在包廂中神色震撼,廖大康站在後面一臉得意。

沒想到自己亂打正著,找來了一個寶。

可他緊接著一拍腦門。

早知道這葉飛是這麼了得的人物,他當初就應該痛快點,給他留一個好印象。

「記得留住他,我要親自跟他見上一面。」王凱旋對廖大康說道。

廖大康開懷笑著應了下來。

……

因為華臻這段插曲,是這裡的氣氛達到了高潮!

幾乎是有史以來最受人矚目的一屆拳賽!

在這場拳賽中,一名先天強者,沒了!

轉而又是一位二十歲的先天強者出站了!

主持人已經無話可說了!

他不知自己該笑還是該如何。

站到葉飛身旁,他三番兩次欲言又止,最終還是灰溜溜的走掉了!

葉飛是所有人的主角!

他挺直身子,望向陸家的包廂。

陸友臣愣了一下。

隨即葉飛指著那個包廂說道:「江南陸家,我是葉飛。」

陸瓷興奮的差點暈過去!

真的是……太帥了!!

不愧是本姑娘看上的男人!

陸子楓尖叫一聲,嚇了其他人一跳!

不愧是老子的妹夫!

太霸氣了!

「陸家?葉大師是要如何?」 大妖通靈 有人不解問道。

其他人也是齊齊望向陸家包廂。

帝尊強寵:驚世大小姐 不知道葉飛是打了一個什麼算盤。

陸友臣站起身來。

往前儘可能的欺出身子。

「你想怎樣?」 長相思 陸友臣聞到。

他看著葉飛。

心思出現了一抹恍惚。

許多年前的某一日。

那個人也是如此時的葉飛這般,指著自己,嘴裡說著天地都不容的話語!

「聽說你家有個貌美如花的姑娘,我娶了她可好?」葉飛如是說道。

話音一落。

山呼海嘯。

排山倒海!

所有人沸騰!

歡呼不絕!

古家少爺一臉陰沉,他死死盯著葉飛,生平從來沒有過一次,如這次一般迫切的想要一個人的性命!

古家家主呵呵一笑,「不要急,是你的終究是你的,陸家不敢的。」

王凱旋咳嗽一聲,嘴角一咧。

「事情變得有意思起來了。」

陸友臣聞言眼睛一瞪。

差點氣的吐血!

實在是葉飛這話太過分!

當著如此多人的面,說出這樣不給他們陸家留絲毫退路的話來!

此時,江南有頭有臉的人物,有哪個不知道,他們陸家的閨女,要嫁給古家少爺?!

這葉飛如今把這話擺到明面上來講,這不是存心打他們陸家的臉??

陸瓷聽到葉飛這話,興奮到極點,直接一翻白眼倒在了陸子楓懷裡。

她俏臉血紅,呼呼的喘著粗氣。

不難想象,葉飛如果在她面前,她怕是要馬上以身相許了!

「葉飛!你不要欺人太甚!」陸友臣從包廂中大吼。

葉飛冷哼一聲,馬上反駁過去。

「你閨女我看上了!你從也得從!不從也得從!」

陸瓷從陸子楓懷裡站起來,跑到包廂邊上,「我從!我從!我現在就從!」

惡魔的極品辣妻 「葉飛!我算是看出來了!你就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渣男!當初本姑娘就應該硬上了你!」陸瓷如是喊道。

她這話讓所有人都是忍俊不禁!

很難想象,陸友臣那麼冷漠的一個人,怎麼會養出這麼一個肆無忌憚的女兒來。

聽到陸瓷這口無遮攔的話,陸友臣差點就氣炸了。

他狠狠瞪了陸瓷一眼,「成何體統!給我滾回家去!」

因為葉飛的原因,陸瓷突然變得硬氣起來。

「你敢罵我?!信不信我讓我老公揍你!」陸瓷一口對著陸友臣咬了回去。

之後陸瓷湊出身子來,對著葉飛大喊:「老公!我現在跳下去,你能接住我嗎?!」

下面葉飛咳嗽幾聲,差點吐血。

他神色滿是無奈,捂著臉笑的極為苦澀。

這笑,更像是哭……

失策啊失策!

就不應該聽穆修己那混蛋的話! 陸瓷高興的過頭,將之前的情緒完全拋之腦後!

此時此刻,就算是葉飛要帶她上天,她也會奮不顧身的跟了去。

她本就對這個陸家完全的失望了,如今有了葉飛這個救星在,她就什麼都不怕了!

說要跳下去那當然是假的,她可不想給葉飛惹上麻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